第十六章 出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乾阳 书名:千年寂灭
    原魔界的魔城,四周的城墙将魔城包裹的水泄不通。到处是异常厚重的浓雾,铺天盖地的浓雾,几乎将城内的建筑全都笼罩了进去,天地间到处是白茫茫一片。魔城内影影绰绰的建筑,在浓雾里显得肃穆庄严,见此景,仿佛是来到了梦魇里面。魔城中心的魔宫外,五千卫军保护在魔宫周围,整个魔宫被保护的如铁桶一般严实。占地约有三千平米的魔宫建得恢宏大气,虽然没有原天界的峥天宫那般规模,但也相差无几。魔宫内的四周,整齐的林立着几十座偏。主名为血如其名,由内而外全都是血红的颜色。无论靠近还是走进去,都会让人觉得进去了血海一样。那种惨烈恐怖的氛围让人不寒而栗。血内,玄靖坐端在白色王座上,一脸严肃的看人下面的人。血内的穹顶雕刻着群魔乱舞浮雕,四周血红色的墙壁上,镌刻着又似文字又似某些不知名的动物。那些奇异的符文,闪耀着惨白色的光芒。看到这里,不难让人联想起森罗地狱,在那猩红的场景中,再加上那些酷似白骨般的符文,关联在一起真可谓是相得益彰。把森恐怖的氛围衬托得无懈可击。玄靖的王座两端扶手上,雕刻着恶魔的头像,张开着的血口森寒无比。血面积约有二百平米,王座前面是宽二十米左右的过道。两旁站立着无极大千界的各大官吏。细看血内的装饰和风格,非常酷似原天界中峥天宫的主神王大

    玄靖头戴黑玉魔王冠,穿玄金色王袍,腰中一条紫色宽丝绦,王袍上绣着众生朝拜图。脚下穿着紫绸龙鳞靴,靴子前端微露着龙头状的刺绣。玄靖依旧是那副睥睨众生的气势,看他的脸上,似乎多了一丝沧桑。玄靖王座的左右,四大护法分立于两旁,面无表的看着前方。“叩见魔皇,愿魔皇永世长存……福寿无疆……”这时,下面的群臣们齐刷刷的跪在地上,齐声高呼道。“都起来吧。”“谢魔皇陛下……”看着众人都站了起来,玄靖问道:“黄泉嶣,那三个小子的下落,你查的怎么样了?”人群中的黄泉嶣听到玄靖叫自己,急忙来到中间躬施了一礼,说道:“回禀陛下,三天前,微臣曾派家将熊霸,到圣元学院去捉拿紫玄,可是后来不但人没捉到,还被圣元学院里神秘的龙吼声震伤。至于其他两人微臣暂未找到,不过他们,很有可能分别在刑天和德鲁兰诺边。”“龙?圣元学院居然会有龙?!”玄靖惊讶道,他真是没想到,小小的圣元学院,居然还是个‘藏龙卧虎’之地!这也让他暂且忽略了天克和烈修。“回陛下,微臣所奏句句属实,绝不敢欺瞒陛下。”黄泉嶣惶恐的说道,玄靖惊讶的表里还透着一丝怀疑,所以黄泉嶣必须要把话咬定。“看来咱们都小看了圣元学院了,唉……这三个小子一不死,我就一不得安生啊……那么,众位卿谁还有办法抓住紫玄?”玄靖突然说道,他是想看看也没有人和他的想法一致。“启禀陛下,微臣有本要奏……”这时,人群中走出一名书生打扮的人,躬说道。他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文质彬彬、一脸的和善。虽然他表面看上去一脸的人畜无害,事实上,整个无极大千界里,这个人的狠毒辣几乎无人能及。俗话说——人不可貌相,这个比喻用在他的上,是最恰当不过了。

    此人名叫西门飘袂,原本是一只原妖界的白狐,经过几千年的修炼,最终修成人形。此人因为险歹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且这个人特别工于心计,说白了就是一个机关算尽的谋家。他在原妖界中,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由于他的计谋,曾经剿灭了好几次叛乱。最终此人被玄靖注意到了,后来将他招到了皇都里委以重用。“哦,西门卿有何妙计?”看见是西门飘袂,玄靖倒是有些期待了,很想听听他是怎么说的,是否和自己想的一样。“回陛下,世人们最喜好的不外乎美色、钱财。若能利用其中一点,定可成事!”西门飘袂一脸自信的说道。“哦……此话怎讲?”听完他的话,玄靖顿时笑了。真不愧是足智多谋之人,只字片语就道破了其中关键。但是玄靖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挑明,他是想让下臣们说出来。要是什么事都由他来出主意,那大臣们是吃闲饭的吗?另外,作为一个当权者,必须给下属们表现的机会,这样才能让他们更加忠心、更加卖力。这就是驭人之道!“微臣的意思是说,紫玄的边不可能没有朋友,而他边的朋友也不可能都是谦谦君子,肯定会有贪财好色之徒。只要能利用上一个这样的人,那抓到紫玄就指可待了。”“哈哈……妙,西门卿此计甚妙。你真是我无极大千界的栋梁之才啊!哈哈……”听完西门飘袂的一番分析,玄靖是拍手称快、连连夸赞。就连下面的大臣们,也是一个个面带钦佩的议论起来。“陛下言重了,微臣愧不敢当。能为陛下分忧是微臣的荣幸。”虽然西门飘袂嘴上这么说,可心里早就飘飘然了。“紫玄的事已经有了步骤,那么其余两人该如何解决?”玄靖当然不会没忘记天克和烈修的事,于是眉头一皱,眼光扫向群臣问道。西门飘袂没有再出声,而是退到了人群中。就算他知道解决的办法,他也要适可而止。什么功劳都被他抢去,那别人吃什么?其他人会怎么看他?常言道——枪打出头鸟。他是聪明人,不会傻到时时去显露自己而成为众矢之的。

    “启奏陛下……”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中年模样的人。他的相貌可谓是文秀儒雅,穿着一青色长衫。这个人也是一员重臣,名叫林泾州,是玄靖麾下著名的军师。他和西门飘袂的作风虽然相似,但却不是一个质。西门飘袂善于谋诡计,只要能达到目的,管他是伤天害理还是下流龌龊,他都会去做。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而林泾州虽然也是善于谋略之人,但是他做什么事都有一个尺度,不像西门飘袂那样不择手段。两个人虽然处事的风格不同,但是并没什么太大的矛盾。充其量是互相看不惯了罢了。“林卿有何良策?”玄靖问道,今天玄靖可真是轻松坏了。只要把问题一摆出来,下面立马就会有人解答。有时候他就像个甩手掌柜,什么事根本不需要自己太过于费心,下面的人就给办的妥妥当当的。虽然重大事件还得他拿主意,可是现在七界一统,还能有什么天大的事?别看玄靖有时候像个甩手掌柜,可是什么事他都是心知肚明。虽然大臣们都对他忠心耿耿,可是这些人一个个精明的要命!都是些活了好几百几千年的老怪物,摆弄他们也很伤脑筋的事。“回陛下,微臣认为那八卦符咒现在紫玄手中,而且据微臣所知,八卦符咒里还残留着他们三人的残魂。所以微臣觉得,只要捉住紫玄后,再在八卦符咒上做些文章,那其他两人也会束手就擒的。”林泾州恭敬的说道。听完他的话,玄靖是一脸的不自然。因为当年自己最失败的地方,就是没有料想到,八卦符咒会将他们三人的灵魂带走,并转世投胎。斩草未除根!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但每每提及此事,他还是耿耿于怀。“林卿所言虽然有理,可是那八卦符咒早年可是伏羲所造的十方俱灭!而且在伏羲失踪之前,还将十方中的其中两方给封印了。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所封印的是哪两方。而且紫玄是八卦符咒的传承者,只有他才能参透其中奥义,所以想要在那上面做文章……难啊……”玄靖一脸忧愁的喃喃道。如果他知道八卦符咒的秘密,也就不会出现当年的败笔了。况且,就算紫玄知道了八卦符咒的秘密,他会心甘愿的说给自己听吗?那开的简直就是天大的玩笑。“陛下无需过于担忧,虽然只有紫玄能够将其参透。但是只要紫玄落到陛下的手里,就算没有知道八卦符咒的秘密。对陛下而言,也不会是什么损失。”“嘶……”玄靖一脸顿悟的倒吸了一口气,林泾州的话他是听明白了。只要紫玄落到自己手上,那肯定是死翘翘的下场。三个人中缺少了任何一个,那他们就成不了气候了,这对玄靖来说,已经解除了一切后顾之忧。紫玄一死,他们就算杀上门来,也只能是送死的份。这样一来他也不会再时刻担惊受怕、寝食难安了。人吗,总是有钻牛角尖的时候,他玄靖也不例外。不然他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些?“哈哈……哎呀,林卿真是一言警醒梦中人啊!那好,就按二位卿的方法去办吧。哈哈……”玄靖自嘲的大笑道,他不是那种虚荣心很强的人,也不是那种有失误而不承认的人。所以他很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想法失误。这就是玄靖最让部下信服的其中一点,玄靖能够扫灭各方一统七界,靠的可不全是匹夫之勇。

    一道道金色的符印在紫玄边纵横飞舞,盘坐在地的他宛如一尊天神,双手缓慢的划动着诡异的弧线。整个体上散发出若有若无的能量流。在紫玄的控制之下,精神力被他完全散发出来,覆盖了周围二三里的范围。由于那几个老怪物的指点,紫玄现在的修为可谓是顺风顺水,已经达到了道术家中层境界。紫玄修炼的地方,是圣元学院一座神秘的小楼里。紫玄所在的楼层内,四周空无一物,只有一座打坐用的石台。这个时候,紫玄周围的符印突然狂暴的肆虐起来。如同惊涛骇浪般,充斥着楼层里的每一个空间。‘呼……咔嚓……’巨大的风雷声令人战栗,而这座小楼也隐隐些晃动。虽然楼里面风雷大作、声势惊天,但是有人站在外面的话,根本听不见丝毫的声响。因为这座小楼早已被布置了结界,无论楼里面的人怎么折腾,外面都不会知道。就算这个人修为再高,施展出多么强大的招式,也冲不破小楼周围那坚实无比的结界。在距离小楼十几米的空地上,那五个老怪物在那里指指点点的争吵了起来。“喂,我说死老鬼,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紫玄能有现在的功力,那完全是我指点有方。你凭什么和我争功劳?”一个浑邋遢、满头黄发、一脸诈的老人,对着那个长得象干尸一样的老人怪叫道。看他的尊容,就能让人们联想起那句‘黄鼠狼给鸡拜年’的话来。“嘎嘎……”他那干涩的怪笑声,就像铁片刮石头一样,让听到的人耳根生疼。更像是鬼哭一样,让人不寒而栗。“我的道术堪称震古烁今、天下无敌!紫玄能有今天的成就,应该是受我启发才对。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你就别在那丢人现眼了好不好?”“你……我XXXXX你还……”“好了好了,你们俩能不能不吵啊?一个个本事没多大,吹牛的功夫倒是谁也比不上。”黄头发老人气的骂起了粗口,刚想说什么,却被一个浑红衣裙,满脸褶皱的老太婆喝止了。“喂,我说血婆,你少掺和我们的事。你……”“别吵,你们快看小楼那里!”黄头发老人还想反驳,却被另一个穿着粉色衣裙的老太太打断。听他这么一说,五个人全都向小楼看去。

    这时,只见紫玄所在的那层楼里,发出耀眼夺目的火红色光芒。火红的光芒如同火焰一般,越来越炽烈,似乎要将小楼吞没。‘轰……’一阵巨大的爆破声响起,同时,楼外的结界破开了一个水缸般的大洞。一个浑焦黑的影,从洞中狼狈的了出来。“啊……”‘扑通!’一阵杀猪般的惨叫,那道影狠狠的砸在了五个老人后的地面上。五个老人吓得顿时目瞪口呆。“啊……紫玄小子……”黄头发老头一阵哀嚎,冲着紫玄奔去。他这一叫唤,也惊醒了其他四个人,四个老人随后也纷纷跑了过来。“哎呀紫玄小子……你这是怎么了?”一个穿着还算正常些的老头怪叫道。几个人七手八脚扶起了紫玄,一边吆喝一边掐他的人中。紫玄现在早就变成了包公脸,上的衣服也烧得千疮百孔,散发着焦糊难闻的气味。“呼……”紫玄刚一醒来,就从嘴里吐出一大口黑烟。“你们这几个老变态,给我弄得什么玩意?害得我差点被烧死!&%¥#@……”紫玄目眦裂的骂了起来,看那样子杀人的心都有了。“呃……”五个老家伙一脸的错愕,几个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了黄毛老头的上。“喂,黄鼠狼,你他娘的在楼里面做了什么手脚?”死老鬼指着黄鼠狼骂道。“靠!我不过是在里面施放了一点三昧真火而已,这样才能让他更快的学会火遁啊。”黄鼠狼一脸无辜的说道。听完他的话,众人差点没晕倒。紫玄只是一个初学者,往他上放三昧真火,他不死都不正常了。“我靠,他的土遁还没学会呢,你就让他学火遁?你是成心想害死他呀?就算他学会了土遁,也轮不到你的火遁啊,要学也得先学我的水遁才对!”死老鬼一脸义愤填膺的喝斥道。“放,你……”“别吵了……”紫玄一声怒吼打断了黄鼠狼。“我告诉你们,我他妈的不学了。我要到院长那告你们虐待我!”紫玄哭丧着脸哀号道。“这个……紫玄小子,当初让你跟我们学道术,可都是司徒小子的主意啊。再说了,我们可是学院里的元老。只要不出人命,就算你告到他那去,他也不会理你的。就算你真的死了,我们就悄悄的把你埋了。就算他知道了,以我们在学院里的份,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会敢拿我们怎样。”血婆一脸暧昧的说道。“我不活了……”紫玄一声惨嚎,再次的晕了过去。“喂,不对啊,这么结实的结界,他怎么一下子就给破开了?”粉衣裙的老太婆突然想到了,于是一脸震惊的说道。“对啊,他是怎么冲过来的?”五个老家伙心里都会有这样震惊的疑问。五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紫玄,在他们看来,紫玄比为怪物的自己更像是怪物!

    紫玄一脸呆滞的坐在书馆门前,就像一尊雕像一样纹丝不动。如果不是风吹动了他的头发和衣衫,还真会有人把他当成是工艺品。紫玄寻死寻活的一顿大闹,终于换来了几个老家伙的怜悯,让他出来放松一天。正在这时,叶清璇从里面走了出来,现在的她穿着一白绸蕾丝上衣,一条黄绸绣花裤。看上去显得青靓丽、纯真柔。当初紫玄在书馆遇见她的时候,原来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打扫图书馆的女佣。至于他是怎么从车里面得救的,她也不清楚。她只知道,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就躺在了离圣元学院不远的路边。醒来后,顺着路来到了圣元学院。经过自己的苦苦哀求,才被院长收留,并做起了打扫书馆的女佣。那次事件后,因为紫玄的关系,叶清璇由女佣变成了魔法系的学员。“怎么了紫玄,在这发什么呆呢?”来到这边后,叶清璇也改口称呼他紫玄了。“叶老师……我快要死了……”紫玄有气无力的说道。“你胡说什么呀?!好好的说什么死不死的?”叶清璇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说完,她坐在了紫玄边柔声说道:“我看你肯定心不好,正好今天我不用上课。我就陪你去走走吧。”说完一脸希冀的看着紫玄。“好吧。真是闹死我的中国心了,噢……”紫玄垂足顿的哀号道,说着还摆了个忧郁王子的造型。“嗯,走吧。”叶清璇抿嘴一笑,看他无精打采的样子,伸手扶起了他,两个人向广场走去。“叶老师,你说咱们本来在那边过的好好的,可谁知到这么一个破玩意,居然让咱们陷入了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紫玄拿出八卦符咒狠狠的甩了起来,一脸痛恨的抱怨道。“不能这么说啊,这对你来说不也是一次锻炼吗?有得必有失,你虽然远离了故乡,远离了亲人。可是在这里的经历,你能说,它不是对你的一种磨练吗?”叶清璇分析的头头是道,让紫玄无可反驳。“你是我的老师,我说不过你。”紫玄弱弱的说道。“对了,以后你……能不能……不叫我……叶老师?”叶清璇满面羞红,吞吞吐吐的说道。“呃……那我叫你什么?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一为师终为父。哦……虽然你是女,可是尊师重道,那可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啊!”紫玄煞有介事的说道。他这个榆木脑袋累死也想不到,这是叶清璇在婉转的向他示。叶清璇气的一跺脚。“你……木头……”“啊,叶老师……呃……你别生气,那你说我以后该怎么称呼你,我听你的。”紫玄看真她生气了,于是也转过了口风。可是他还想再叫叶老师的时候,却迎上了叶清璇那幽怨的目光,所以不得不把‘叶老师’改成了‘你’。“真的吗?你没骗我?”叶清璇一脸欣喜的问道,虽然脸上有些害羞,可心里却满是幸福的甜蜜。“当然,你什么时候听过我说假话呀?!”紫玄一脸正气凛然的说道。“那……以后你就叫我……清璇吧……”叶清璇越说越害羞,声音随之越来越小,紫玄自然没听清他说的是什么,于是急忙问道:“叫什么?”可是还没等叶清璇有所回应,一个突如其来的喊声,破坏了这个浪漫甜蜜的机会。

    “紫玄兄弟……哎呦喂,原来你在这呢。快走吧,今天咱们哥四个出去喝点。哦,这位是弟妹吧。呵呵,兄弟真是艳福不浅啊,看弟妹长的多漂亮啊,真可谓是倾国倾城啊!”来人正是紫玄的室友,老三朱靖颜。在他注意到叶清璇的时候,眼睛里顿时露出了满脸的惊艳和色色的猪哥相。听的他们俩一下子尴尬无比,叶清璇更羞涩的低下了头,悄悄的躲到了紫玄的后。“好了,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你们今天怎么想到出去喝酒啊?”紫玄找个借口打破了尴尬的局面,又一脸疑惑的问道。“哦……呵呵。是这样的,今天院长带着几个老师,还有学院里几个实力高强的学员去打比赛了,所以就放了一天假。闲着也是无聊,哥几个一商量决定出去乐和乐和。现在就差你了,咱们走吧。”朱靖颜一脸激动的说道。“不就是出去喝个酒吗,看把你高兴的!”“呵呵……”紫玄一脸鄙视的说道,朱靖颜干笑了两声,被说的一脸尴尬。“那个……我出去一下,你等我回来啊。”紫玄也不知道该叫她什么,憋了好一会才把话说完。“嗯,你出去少喝点酒。我等你回来……”叶清璇乖巧的说道。听了她的话,紫玄只觉得有种异样的愫在心里滋生。叶清璇的那句话,就像是妻子在叮嘱丈夫,让紫玄心中起一股暖流。“知道了……三哥,我们走吧。”紫玄点了点头说道,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跟着朱靖颜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寂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