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开学典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乾阳 书名:千年寂灭
    新北重点高中坐落在SY市的市中心,整个校区占地一千平米。新北高中师资力量雄厚,现代化设施齐全,自建校至今已有一百年的历史,平均升学率在全国来说也是首屈一指。新北也成了名副其实的贵族学校,在新北就读三年下来,天文数字的学费和各项费用,令那些平民大众瞠目结舌,只能眼看着自己的子女就读一些普通的学校。而他们只能是垂涎三尺却望而生叹。没办法,这就是人与人的差距!有的人一辈子锦衣玉食、养尊处优。而有的人生来就是贫下中农,能保证自己的温饱就不错了,哪还有精神头去干别的?

    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是新北建校一百周年的子,这一天也是学校为迎接新生举办开学典礼的子。整个新北校区内张灯结彩人声鼎沸,陷入了一片欢乐的海洋中。新北在本市乃至全国都颇具影响力,所以在百年校庆的这一天,甚至中央教育部的官员也被请到了学校。在校区的大场,临时搭建了一个露天大讲台,台上站着二十多位校领导和来自中央或本市的官员,他们浑上下西装革履,显得精气神十足。严重拔顶的校长站在大讲台的中央。台下是新北的一万多名新老学生。学生们都穿着青一色的紫蓝色校服,整齐的排成了一个巨大的方队,看上去甚是壮观。校长一阵慷慨激昂的演讲拉开了庆典的序幕:“各位同学、各位老师,今天,是我校建校一百周年,和本届新生入校的喜庆子。而且我们也有幸请来了,国家和本市教育部的几位领导,他们分别是……”校长这时一一介绍了台上的几位官员之后继续说道:“在几代新北人的共同努力下,我们新北走过了风风雨雨的百年历程。无论将来你们是步入社会,还是继续向上求学,在新北的学习和生活经历,会是一段无以伦比的美好回忆!他将成为你们人生道路的一个标签,激励着你们勇往直前……(以下省略几万字)最后在这万分喜庆的子里,我们用最烈的掌声,欢迎我校最具名气的学生组合‘传奇梦幻’为大家演唱——放飞青!”

    本来校长的长篇大论,搞的台下所有学生昏昏睡,但大家一听说传奇梦幻要上台演唱,一个个立即全来了精神头。只听一阵高分贝的呐喊,那些女生们更是为之放声尖叫:“传—奇—梦—幻,我——你—们……”随着一声重金属般的贝斯音,压住了所有的呐喊和尖叫声。随即,台上多了三个阳光、帅气可人的男孩子。一米八几的高、俊朗的外表,让台下所有的女生为之疯狂。欢快的重金属音乐激似火,青朝气的歌声与节奏,让在场的每一个人为之精神振奋。台下的学生们随着音乐的节奏挥手摇摆,庆典达到了**。他们的手中分别拿着电吉他、电贝斯和手键盘,他们自弹自唱,手中的乐器弹奏出美轮美奂的旋律。唱出了年轻时代的憧憬。

    我们一起放声歌唱追逐阳光天堂

    年轻的心伴随歌声飞扬

    我们拥有美丽翅膀飞过高山海洋

    青葱的岁月有梦想闪亮

    给我火的梦让我在人群里不再游

    给我最真的心让我在迷失中找到方向

    我要一颗会舞动的心脏和你把快乐分享

    把握今天的狂想珍惜相聚的时光

    风风雨雨我不会彷徨

    因为有你伴着我成长

    山高水长我们并肩闯

    让快乐的音符在蓝天下徜徉

    我们一起放声歌唱追逐阳光天堂

    年轻的心伴随歌声飞扬

    忧郁的世界也推开多的窗

    我们拥有美丽翅膀飞过高山海洋

    青葱的岁月有梦想闪亮

    沉默的时间也绽开微笑的脸庞

    它说放飞吧梦在前方

    一首放飞青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心旌神驰,就连那些学校领导和教育部的老古董们,也不暗暗赞许。

    传奇梦幻的三个男孩子唱完歌后,就离开了场向校园外走去。一路上三个人勾肩搭背言谈甚欢,中间那个一头碎发的男孩略带不满的说:“哎我说你们怎么都过来了?我只是想去外面买瓶可乐,又不跑路,你们干嘛像逃兵似的都跟出来了?”两边的男孩子听完一脸鄙视的看了看他,左边的男孩子说道:“得了吧你!就你那点心思骗三岁小孩子还凑合,想骗我和刘瑞……哼哼哼,你还嫩了点!”“没错没错!”右边的刘瑞也紧跟着帮腔。“我说白奇,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要是还继续在场那呆下去,那还不得把人烦死。”白奇无可奈何的看了看两个死党,呜呼哀哉的感叹道:“真是生我者父母也,知我者你二人也!我是那样处心积虑的人吗?看你们把我说的,真是……想我白奇一世英名,没想到最终却被你们得名落孙山、晚节不保……”扑通!扑通!“哎……你们干嘛没事往地上坐呀?地上凉气太重,小心染上寒疾……”“停停停!”没等白奇说完,坐在地上的两个人不谋而合的齐声断喝起来。头发较短的朱宇揉了揉吃痛的股说道:“白奇呀白奇,你是神经错乱,还是刚从古代穿越过来?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满嘴的古语?你再这样下去,你不疯我们俩也得被你疯了!”头发较长的刘瑞这时也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痛楚呲牙咧嘴的哀求道:“白大人那白大人,您就放过我们俩吧,我们是现代人,比不上您这位古代大侠!只要你以后不再说这些让人倒牙的话,在下甘愿为你马首是瞻……”说着,刘瑞还有模有样的比划着古装剧里才能看见的礼节。白奇脸上的肌一阵阵的抽搐,强忍着笑意说道:“好了好了,不和你们闹了。这开学典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说着,他从兜里掏出了手机看了看又道:“都快十二点了,我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了!你们想吃点什么?今天我请客。”两个人一听白奇要请客吃饭,立马换上了一副谄媚的表,他们互相使了个眼色。“嘿嘿,白奇呀,要不咱们去吃肯德基行吗?我喜欢里面的鸡腿汉堡和番茄薯条。”朱宇拽着白奇的袖子一脸希冀的说道。“我同意朱宇的意见!”刘瑞急忙声援道。白奇看着两人的举动,一副我很大方的表说道:“没问题,咱们就吃肯德基了。”说完,三个人嘻嘻哈哈的走远了。

    谁也没有发现到,在他们刚走之后,一个材魁伟、相貌英的中年人,一瘸一拐的从教学楼那边走了过来,他神色复杂的看着三个人远去的背影,目光无比深邃沧桑。这个时候,从另一边又走过一男一女两个老人,女的左臂衣袖随风来回飘摆,很显然她根本就没有左臂。那个男的材佝偻,步伐轻浮,一副病歪歪的模样。两个人虽然体状态不佳,可是他们的眼神却无比森寒锐利,似乎每一个目光都可以置人于死地。两个老人走到中年人的后一齐鞠了个躬,老男人恭敬的问道:“大哥,您确定就是他们三个人吗?”老男人称呼这个中年人为大哥,真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中年人半眯着眼睛没有做声,显然是默认了。那个老女人又问道:“大哥,既然真是这样,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静观其变吧……”中年人口气中透出了些许的无奈。“你们要保护好他们,他们是最后的希望了,千万不要出现任何的差错。”“是,大哥。”两个人齐声应道。中年人看了看场上喧闹的场面又道:“我们也走吧,这里太显眼了。”说着当先向学校大门走去,两个老人行了个礼,随后便亦步亦趋的跟了过去。

    三个人从肯德基连锁店出来之后,来到了繁华喧嚣的XX大街。只见街道上接踵摩肩的人群,宽阔笔直的大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川流不息,一座座高楼大厦金碧辉煌。那些露天摊位上琳琅满目的商品令人目不暇接,一些大型的商场为了吸引顾客,在正门口搭起了露天大舞台。动感十足的音乐从大功率音箱中喷薄而出,舞台上欢快劲爆的舞蹈和歌曲,令许多来往路人频频侧目。三个人也被那种激火爆的演出所吸引,刘瑞一副垂涎滴的色相说道:“我说哥几个,台上那些美眉真够劲儿!你们看她们那舞跳得多感、多风万种啊……”在他说话的同时,口水流了前衣襟一大片,眼睛里闪烁着无比贪婪的色狼之光!陷入了无尽的YY中。听完刘瑞的话,白奇和朱宇立马对着他竖起了小拇指。朱宇做呕吐状的鄙视道:“我说刘瑞呀,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就这样的你也能看得上眼!太没品味了吧你?要说咱们学校的叶老师,那才是女人中极品的极品,她们……”说着指了指那些台上跳舞的女孩子“和叶老师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上一个地下一个,没法儿比。”白奇听完朱宇的话差点没晕倒,感这朱宇比刘瑞还心术不正,居然敢大言不惭的评论起老师来了!这真是世风下、人心不古啊……白奇在心里无比悲哀的呐喊着。朱宇见白奇苦着一张脸,忍不住问道:“哎我说白奇,你干嘛把脸拉的跟量天尺似的?谁又没抢你老婆。”白奇刚要开口喷他,这时对面走过来一位老者吸引了白奇的注意。

    只见这个老头一武者的行头,须发尽白,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老头好像刚捡到一百万似的,满脸激动兴奋的表来到了三个人近前,他扫视了一遍三个人,控制着激动地绪说道:“是你们?!”虽然极力控制着,可是语气中却掩盖不住无比兴奋的心。这唐突的一句话让三个人莫名其妙,刘瑞上下打量着这个奇怪的老头,仿佛是看着外星人一样问道:“老人家,您认错人了吧?我们可没欠你钱!”老头没有答话,眼睛里光芒闪闪的扫视着三个人,仿佛能够把人由里而外看透一般。那令人心悸的眼神让三个人背后发凉,浑上下冷汗直流!老者看了片刻后收回了那摄人心魄的目光,点头微笑道:“呵呵,三位莫要害怕,老朽并无恶意。”“呼……”三个人听完老头的这句话,纷纷长出了一口气。真是吓死人了,他们被老头的目光震慑得浑发软、四肢无力,差点没摊倒在地上。那种眼神完全可以杀人于无形!白奇定了定心神声音微颤的问道:“老人家,那您找我们干什么?我们和你又不认识。”老头微笑着摇了摇头未置可否,反而语气极度悲凄和沧桑的轻吟道:“乾坤覆,众生血。轮回百世难寂灭……”说罢,老者飘然离去,片刻间便消失在了人群中。三个人被老头这段莫名其妙的诗句,弄得云里来雾里去,一脸迷茫的面面相觑。

    傍晚时分,SY市的某处豪华别墅内。叶清璇斜靠在客厅的沙发上,她一头黑亮如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因为刚刚从浴室里洗浴过,头发丝丝缕缕的垂在两肩和后背。上穿着蕾丝花边的白色浴袍,美无双的粉面上带着一抹红晕,如莲藕般的一双玉臂蜷在前,两团丰满坚的**似乎要冲破浴袍,隐约可见那令人鼻血狂喷的峰峦。两条白皙修长的**直的斜拄在地上,一双芊芊玉足上穿着粉红色的棉拖鞋。浴袍掩盖不住可人儿上旖旎的光,修长得当的材犹如魔鬼转世。但却只有颠倒众生的魅惑和感妖娆,没有一丝令人心悸的惊悚。然而此刻,她青靓丽的脸上,却写满了与容貌极度不符的莫名哀伤,和看透人世的凄婉与沧桑。她就是一个绝世尤物,淡然出尘的气质、我见犹怜的神色,让人生不起丝毫的亵渎之心,反而有一种想要把她拥入怀中,好好怜一番的悸动。叶清璇是新北重点高中三年三班的班主任,也是传奇梦幻三个人所在的班级。她也是从新北走出去的学生,高中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清华大学。但是他更向往的是能够成为一名教师,所以她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选择了北京师范大学。家人和朋友都很不理解她当时的做法,曾经有很多人问她;为什么要舍弃条件优越的清华,而选择条件相对较差的师范的时候,她总是一笑而过。家人和朋友都对她的态度感觉莫名其妙。其实她这样选择的真正原因只有她自己清楚,但是她从来不会对任何人说,甚至自己的家人。当年叶清璇还是学生的时候,就是学校里公认的校花。在她去北京报名之前,曾经有许多仰慕者来送她,但是他都是冷眼对之,从不会多看上那些二世祖一眼。这些对叶清璇有倾慕之心的人,都对她的美貌趋之若鹜。那些人流里流气的,根本就入不了叶清璇的眼。

    光荏苒,四年之后叶清璇师范大学毕业。她放弃了许多名门学校的高新惑,义无反顾的投到母校新北任教。算起来她在新北就职才不到一年,然而叶清璇凭借着超高的教学水准、无人企及的教学理念,在新北崭露头角技压群雄。半年不到,便成为了新北最年轻的转正教师之一。而她所任教的三年三班,在新北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尖子班。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寂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