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圣界沦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乾阳 书名:千年寂灭
    这时的圣界内,早已变成了烽火漫天的战场。妖魔们只要见到圣界之人,不分老弱妇孺一律是格杀勿论!整个圣界陷入空前的灾难,所有的圣界之人都在血腥之中垂死挣扎。玄靖率领着无极大军所向披靡,所到之处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们一路杀来,圣界兵将力战不敌死伤无数。凡是无极大军经过的地方,到处都是残破不堪的尸体和骸骨。许多村落和城镇都被妖法和魔法摧毁,到处是残垣断壁、大火冲天!就在无极大军快要杀到圣城的时候,四圣兽从四方而来,出现在了战场上。他们都现出了本体!青龙周绿光闪耀,在天上舞动着他那威猛狂霸的巨大龙躯。他上布满了青色的龙鳞,迎着阳光青色的龙鳞光华闪闪。“嗷吼……”青龙怒吼一声,他张开巨口吐出一道巨大的龙息,冲向无极军阵中。龙息化成了千万条粗藤,在无极军中纵横穿梭。霎时间,无数无极士兵被被贯穿了体,有的则被藤条卷起,勒的灰飞烟灭。白虎周金光万丈,背后生有一双巨大的白色羽翼。只听他一声怒吼,巨大的吼啸声波在整个无极军阵中漾开来。凡是声波所到之处,都被千万道雷光所覆盖。雷声轰隆,声势惊天!被雷电击中的无极军士兵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化为齑粉随风飘散了。朱雀周赤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她鸣叫一声,双翼猛的扇动了几下,顿时铺天盖地的大火向无极军汹涌烧来。凡是大火经过的地方,无极军皆化为了蒸汽!朱雀为火凤凰,浴火而生,体内的火种乃是纯火之精,能够焚烧一切!玄武巨大的龟在空中蓄势,他生有一对巨型蛇头,一双巨型蛇尾。两个巨大的蛇口一张,喷出铺天盖地的大洪水,大水轰隆隆的向无极军澎湃而去。所过之处巨浪翻滚,一片片惊涛骇浪将无数无极军淹没。随后玄武从四个巨大的鼻孔中,喷出漫天奇寒无比的寒气向洪水覆盖而下。大水一接触到寒气的瞬间,便由里而外的被冻了个结实!原本在水中挣扎的无极士兵们顿时都变成了“冰雕艺术品”。紧接着,白虎的雷电向坚冰上一劈,坚冰瞬间化为了冰粉。连同冰中的无极士兵,也都成为了冰粉中的原子或分子!因为四圣兽的突然出现,无极军被杀了个措手不及。致使无极军顿时阵脚大乱。那些没有被波及到得无极军们吓得抱头鼠窜、滚尿流。

    玄靖、四大护法和无极三将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各自结起斗气和护光罩护住了体,这才幸免被波及。玄靖见状大怒,他手握长剑,劈出一道巨大的暗红色能量光剑斩向白虎。无极三将和四大护法也快速组织起了反攻。白虎看到攻来的光剑,急忙运力格挡。他猛然一扇双翼,顿时两道白色的巨雷自空中直劈而下,迎向玄靖的能量光剑。轰隆隆……巨雷和光剑在空中遭遇,一连串的轰然巨响过后,白虎发出的两道巨雷瞬间被光剑冲破,最后彻底的消散。光剑只稍稍一滞,便又向白虎冲去。白虎骇然失色,急忙狼狈躲避。然而他躲闪的太过于仓促,没有全部躲过光剑的攻击范围,于是被光剑的剑气所击中!“嗷吼……”白虎痛苦的长吼一声,巨大的体直的向地面落下。“白虎!”其他三圣兽见状大惊失色。他们真没想到玄靖会这么厉害!居然一个回合都没过,白虎就被他彻底的击败了。而且还败得如此狼狈!而四大护法和无极三将见此空当,各自使出绝技杀向四圣兽。只见黑色的巨雷、暗黑色的鬼火、紫黑色的魔光、赤红色的光龙分别向四圣兽杀去。而玄靖也借此空当施出了一股浩大的锢术,将四圣兽定在了原地。

    虽然四圣兽的体可以挪动,但是却比平时慢上了好几倍,毫无悬念的他们被一一击中。虽然不至于被杀死,却也被他们打得狼狈不堪!玄靖见状不大吃一惊。他知道,这四大护法和无极三将的功力可是相当厉害的。就算叫他们对上神王百洛格,也有绝对的把握取胜。可是现在他们用出了绝技都无法杀死四圣,这可真是让人不可思议!四圣兽在地上狼狈的折腾了一阵后,纷纷步履颟跚的站了起来。玄靖看着四圣兽险的一笑道:“哼哼!既然无法杀死你们,那你们就活受罪去吧。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说完他右手一挥,从手心里先后飞出四个暗红色的六芒星。玄靖意念一动,四个暗红色的六芒星纷纷飘到了半空。六芒星暗红色的光芒骤然扩散开来,随着不断的升高,六芒星的体积也在不断加大。最后都变成了近千丈的巨型六芒星!玄靖躯猛然一震,四个巨大的六芒星蕴含着恐怖的吞噬之力,分别向四圣兽掠去。“封印术!”这是四圣兽共同的心声。就在他们绝望的闭上眼睛的时候,四个六芒星已将他们分别笼罩其中,无论他们怎么拼命挣扎也是枉费力气,就是挣脱不出六芒星的束缚。最后四圣兽都被吸入了六芒星之中!玄靖右手再次一挥,四个六芒星瞬间缩小成了原状,纷纷飞回了玄靖的手中。“哼哼!”玄靖邪恶的一笑说道:“我要让你们亲眼看着圣界覆灭!”说完他右手猛地向空中一抛,四个六芒星被甩向了高空,紧接着分别向四个方向快速飞去。青龙被封印在了东方的苍暮山。白虎被封印在了西方的天山。朱雀被封印在了南方的火云山。玄武被封印在了北方的寒冰山。四圣兽被封印之后,玄靖便开始在原地休整大军,让那些受伤的将士们完全恢复之后再去攻打圣城。玄靖带着无极大军后撤了十多里,找到了一处广阔的高地安营扎寨。

    这一天玄靖坐在帅帐之内,四大护法站在他的后,无极三将和六名军中骨干分别站在两侧。玄靖看着帐内的一干人说道:“摩礼天,我军伤亡况如何?”摩礼天站在玄靖前的右侧。听到玄靖叫他,形微微一震。急忙前行几步躬施礼道:“回大王,我军战死两万,负伤近三万”。“这么多!”玄靖听完摩礼天报出的这个伤亡数字,不吃了一惊。旋即又道:“看来这四圣的确是厉害得很啊!如果不是他们,我军断不会有如此多的伤亡”。其他的人也是惊讶万分,每个人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几个人互相看了看。这时黄泉嶣上前几步说道:“大王,这四圣虽然厉害,可是不也被大王打败并封印起来了吗。据属下所知,四圣兽在圣界中,还算得上是能够独挡一面的人物,剩下的不是胆小怕事之辈,就是一无是处的穷酸书生。就算那些颇有点韬略的武将,也不被孔己苍重用。所以现在的圣界根本就不足为惧!只要咱们无极大军兵临圣城之下,等待圣界的就只有灭亡一途了”。玄靖看了看黄泉嶣,微微的摇了摇头。他可不是那种被人拍马就晕、或是容易冲动的人。他更不相信偌大的圣界除了四圣兽之外,其余的人都是废物?玄靖扫视了一遍帐内的人语重心长的说道:“战争中最大的错误就是低估敌人的实力,而且更不能被暂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否则必定会一败涂地!所以我绝对不会许我手下的兵将,犯这样致命的错误。你们都给我听好;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不要被眼前的利益蒙蔽了眼睛。如果因为一个失误而导致大军失利,你们想想,会有多少将士葬送命?”说到这他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们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兵将,我更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人白白的丢了命。不管你们是妖魔也好,是鬼怪也罢。但你们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我玄靖对敌人绝对是冷血无,但是对自己手下的每一个人,绝对会珍惜如自家兄弟!所以你们要记住,不管打多少仗,要尽量减少伤亡。你们曾经也都是独挡一面的人物,不要在紧要关头的时候犯一些低级的错误。你们都记住了吗?”“大王教训的是,属下记住了!”帐内的人听完玄靖的这番话,一个个感动的无以复加,纷纷跪倒在地上声泪俱下。原本玄靖是以超绝的神通震慑了他们,致使他们惧怕于玄靖的神威而甘愿寄人篱下。而在后来玄靖在无极界的行事作风,再加上他对手下们的真挚的意,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彻底的心悦诚服了,都愿意真心实意的跟着他干。玄靖看着手下们感动万分的神色,也不感触良多的点了点头。他说道:“好了,你们都起来吧。等伤兵们都养好了伤势,咱们就立即发兵攻打圣城”。跪在地上一干人纷纷站起来,各自擦了擦眼泪纷纷走了出去。

    紫玄在离开兜率宫之后,便独自来到了天界和圣界相交的结界处。他看着面前隐约可见的透明结界,心里是忐忑不安。他从怀里取出了八卦符咒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结界。他喃喃自语道:“这八卦符咒真有这么厉害吗?”紫玄心里现在可真是七上八下的。他倒不是不相信师父的话,只是这结界和雷劫的威力那可是人人皆知的。“怕什么呀!既然师父都说这玩意能穿过结界抗住雷劫,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大爷的,拼了!”他自言自语的说完后,便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双手握着八卦符咒一头冲向了结界。寂静,绝对的寂静!紫玄只感觉被什么东西稍微的阻碍了一下,随后便畅通无阻的穿过了结界。而且也没有听到万雷齐发的霹雳巨响。“嗯,这是怎么回事?”紫玄心里是万分的纳闷,于是他小心翼翼的睁开了双目,生怕会发现什么无比可怕的事物一样。可是等他完全睁开眼睛之后,却发现了令他十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景。这时,他的体早已被数以万道的巨大雷电包裹在了里面!虽然听不到丝毫的霹雷巨响,可是那令人窒息的恐怖画面却把紫玄吓得肝胆俱裂。就在刚才他体一接触到结界的一刹那,金色的八卦符咒顿时闪耀出一股磅礴而又柔和的金色光芒。最后这磅礴的金色光芒变成了硕大的护体光罩,将紫玄的体保护在了里面。光罩抵挡了结界外的九万道雷劫。紫玄现在才感觉到这八卦符咒有多么可,他双手捧着符咒一顿猛亲!饶是如此,他看着光罩外面的巨雷也不近冷汗直冒。“咝……”他万分忌惮的倒吸一口冷气。要是被这些家伙直接轰在上,纵然自己有一万条命也彻底的死翘翘了!

    这一天晚上,玄靖再次将无极三将和那六个军中骨干召集与帅帐内。玄靖站在座前,他扫视了一遍前的九个人问道:“万灵度,伤兵们现在恢复的如何了?”万灵度连忙躬施礼道:“回大王,如今所有的伤兵都已完全康复。只要稍加准备,便可挥师进军向圣城进。”听到伤兵们都康复了,玄靖也十分的高兴。他笑着点头道:“很好,那诸位就都回去准备去吧。三天后大军开拔杀向圣城!”“是,属下遵命!”九个人说完便躬退了出去。他们离开帅帐之后不一会,玄靖也独自走了出来。这时天色已经是更深夜浓,只能看到四周军帐内星星点点的火把亮光。玄靖举头看了看天上的点点繁星,心中不回想起了让自己魂牵梦萦,而又肝肠寸断的可人儿——水天月。往事一幕幕浮上了心头,曾经踏浪当歌,曾经恋缠绵。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往的云烟,再也无法追回那段令人刻骨铭心的深。玄靖紧闭着双眼,泪如泉涌般流满了整张脸,泪水顺着脸颊落到了地面。“天月……”他哽咽的低声呼唤着恋人的名字,心中如同被万剑狂绞般刺痛万分。十多年了过去了,每当想起水天月那美纯真的脸庞,都会让他锥心刺骨般的痛楚。这十几年来,没有一个夜晚不会梦到那一幕让他不堪回首的画面,水天月临终前的泣血誓言更让他肝胆俱裂。因为水天月的死,才会让自己走上了这样一条不归之路。他发誓,定要为人报仇雪恨!哪怕双手粘上再多无辜生灵的鲜血也在所不惜。“百洛格!!”玄靖表目眦裂咬牙切齿的低吼着。“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三天之后,玄靖率领数百万无极大军兵临圣城。其实,当初黄泉嶣料想的没错。圣界中除了四圣兽之外,其他的人几乎都是乌合之众。无极大军几乎没费什么力气便攻进了城内。这些圣界的兵将根本就不堪一击,他们和训练有素的无极大军比起来,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战斗几乎成了单方面的屠杀!玄靖当初会选择圣界为第一攻击目标,也正是这个原因。圣界的人从三界动乱之后到现在的几千年来,一直都享着太平盛世的福。‘温饱思**’这是亘古不变的人规则。圣界中人生活在这样繁华奢靡的世界里,享受着醉生梦死灯红酒绿的**与奢华,他们根本就不会有丝毫居安思危的心态。‘温柔乡就是英雄冢’这句话一点也没有说错。在这样迷乱不堪的圣界中,还有谁会去想那些让人无比厌烦的打打杀杀?就算是孔己苍这个圣界之主,他也尽是干一些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勾当。上梁不正下梁歪!头头都不去做个表率,更何况下面的人了。你要指望着这些酒囊饭袋去冲锋陷阵,那简直就是荒唐透顶。你还不如直接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双手捧着奉送给敌人,这样的话,还能来的更痛快一些!更重要的原因是,只要圣界一被攻破,天界和佛界肯定就会人心惶惶。至于人间界,根本就不值得一提。收服他们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所以人间界直接就可以忽略不计。战争凭的不光是铁血手腕,也要靠心理战术。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让他们从心理上惧怕无极军。在这种况下打起仗来,会更加事半功倍。虽然天界和佛界都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可是他们谁能有那个能力穿过结界,撑过九万道雷劫?就算他们有心思过来圣界助战,也得先对比一下,自己的老命和圣界哪一个更值钱。更何况就算他们来到了圣界,他们能抗衡的了玄靖和他的无极大军吗?结果很难说啊。

    战斗没有丝毫的悬念,圣界在无极大军的铁蹄下覆灭了。可是让玄靖万分窝火的是孔己苍既然没了踪影!估计无极军还没等向圣城进军,他就夹着尾巴逃之夭夭了。看见了吧,这就是一界之主的行事作风。完全不顾及手下人的死活,自己就先逃得比兔子都快的苟且偷生去了!什么国家大义,什么民如子。比起自己的命这些全都是狗!管他什么圣界灭亡,管他什么生灵涂炭。自己的老命要紧,好死不如赖活着。至于孔己苍跑到哪去了,后文会交代清楚的。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寂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