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为情叛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乾阳 书名:千年寂灭
    这时候的天河上,水天月和玄靖还在忘的打骂俏,水天月在前方凌空飞行,玄靖在后面紧追不舍。水天月一边飞一边对着玄靖做鬼脸,她戏虐的说道:“来呀玄靖,你来追我呀,看你那傻样。呵呵……”一边说还一边取笑他,这真是让玄靖十分无奈,在这天河之上水天月就是老大!玄靖纵有一大神通,在这水上也奈何不了她。“天月,你别飞那么快,在水上我又比不过你,你等等我呀……”水天月可没管他那,继续飞个不停,一点也没有要等等他的意思。“你……”玄靖真是彻底被打败了,她平时看上去文静端庄,优雅贤淑。可是没想到她一但调皮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让人头疼。玄靖飞着飞着,突然他计上心来。“嘿嘿!”他狡黠的一笑之后,没有一点预兆的就那么凭空的消失了!水天月在前面正飞的起劲的时候,忽然感应不到玄靖的气息了,她停了下来,疑惑的回头看了看。“嗯,人呢?哪去了?”正在她疑惑之际,玄靖突然出现在她的背后,随后便猛地一把抱住了她。水天月吓了一大跳!“啊!”她急忙转过来,当看清来人之后,便开始对着玄靖撒道:“玄靖,你坏……你坏死了!你耍赖皮……”玄靖溺的用手指刮了她的鼻子一下,戏虐的说道:“我可没耍赖呀!倒是你,仗着在水上的优势,把我甩的老远,要说耍赖也是你耍赖在先”。“切!强词夺理!”玄靖看着水天月俏皮可的模样,忍不住将她深的拥入了怀中,水天月也将头温柔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两个人忘的相拥着,彼此享受着两相悦的温。两人都闭上了双眼,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和呼吸。他们沉醉了,彼此沉浸在与被的温暖里,这个世界仿佛只有他们被包围在幸福之中,这个世界好像只有他们沉浸在无尽绵长的里面。在他们看来,天地间的一切在他们的面前,都变得微乎其微,或是成为了他们的陪衬。时间仿佛也在这一刻为他们而停住了脚步。

    玄靖轻轻的扶起了水天月,无奈的叹息一声道:“天月,和你在一起的子,是我这几千年中最快乐的时光。真想就这么和你天长地久下去,只是……”说到这里水天月用芊芊玉手,轻轻按在了他的嘴唇上,水天月表一黯,喃喃说道:“不必担心以后会如何,只要我们能好好珍惜现在就足够了,天月不敢奢求太多,只要能和你轰轰烈烈的真一场,天月就别无所求了”。其实两个人心里都明白,天界中的神仙们是不可以动**的,然而他们现在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天条,而且还是杀头的死罪!水天月双手轻抚着玄靖的脸,深的看着他那英武刚毅的脸庞,她柔声说道:“玄靖,你不用说这些,天月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从来没有想过要退缩,也绝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不论要面对多大的危险,天月也不会改变对你的”。玄靖一把握住了水天月的手,动的说道:“天月,我明白你的心意,我并不是担心你会退缩,可是我们的事迟早会被神王知道,到时候你我都难逃一死,我只是不希望你有事。如果能够选择,我宁愿自己去死,让你好好的活下去”。听完玄靖这真意切的话语,水天月忍不住欣然泪下,她闭上眼睛,任由那两行泪从两颊滑落。她倔强的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不,天月不怕死,人间界有句俗话叫做‘只求曾经拥有,不求天长地久’。以前的我只是一个天界的小仙子,根本就不明白为何物。可自从认识了你,天月才知道原来是美好的。一个人如果从来就不曾真正过,那这个人就好比一副躯壳,他的一生也不会完美。天月现在很幸运,因为你的出现,才让我的人生完美无缺。既然和你真正的过了,就算天月死了,也无悔无憾!在我的生命里和记忆中,曾被一个叫玄靖的男子过,而天月也深深的着这个男子,这对于天月来说足够了,天月别无他求”。水天月这一番深款款的话语,顿时让玄靖那坚若磐石的心变成了绕指柔。玄靖感动得泪盈眶!“好,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既然天月你都无所畏惧,我玄靖又有什么可害怕的?!”说完他仰天大笑“哈哈……”笑声中充满了愤怒、不甘、无奈和凄凉。笑罢他坚毅的说道:“就算这辈子不能和你长相厮守,下一个轮回里也要与你白头偕老!”说完又将水天月紧紧的搂在怀里。水天月将头紧靠在他的膛,深的说:“天月愿与你同生共死”。

    “哗啦啦……”“呼……”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天河上,云铸和老子带着五千天兵迅速的将他们围了起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腾腾的杀气,无数的剑、矛、枪、戟寒光闪闪的一起对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玄靖和水天月见状,各自站直了体,两人纷纷拔出宝剑,一脸凝重的与之对侍起来。老子见双方这剑拔弩张和一触即发的气氛,急忙走上前来。老子脚踏七彩祥云,周瑞彩千条,发须随风飘摆,手握拂尘,一派仙风道骨淡然出尘的气质。他对着玄靖二人和声韫色的说道:“圣战将军,凌波仙子,二位莫要误会,贫道与云将军此次前来并非想和二位动武,只是想规劝二位应及时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莫要执迷不悟而陷入万劫不复!”“哼!”玄靖一声冷哼道:“老子道长此言差矣,既然是来劝解我们,那还派来如此多的天兵作甚?神王陛下还真是看得起我!”“唉……”老子听罢摇头叹息道:“将军不要多心,贫道的确是想劝解二位及早回头。只要二位及时悔过,神王陛下定会将你们从轻发落,绝对不会伤了二位的命,贫道以自担保!还望圣战将军和凌波仙子切莫执着”。说完,老子满脸疑惑不解的看了看云铸。玄靖和水天月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做梦都没想到神王会网开一面,饶他们不死。可老子为道家始祖,在天界也是一位德高望重、很有威望的老神,绝不可能说这些假话来哄骗他们,所以他的话还是很又可信度的。两个人互相点了点头,玄靖刚要开口,站在老子边的云铸却突然怒吼道:“呔!玄靖,你为天界重臣却知法犯法,将凌波仙子的清誉尽毁。追其罪责,你难逃一死!今天不将你拿下处死,还有何天规戒律可言?你纳命来!”说着一抖手中丈八长斧,直奔玄靖杀去。老子一看云铸像亡命徒似的做法,真有一股想骂娘的冲动!“我@#$%&$”他暗暗的在心里把云铸的祖先都问候了一遍。老子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毕竟云铸和玄靖离得太近了,他现在真是王八掉进灰坑里——憋气又窝火!本来自己已经将玄靖和水天月都劝动心了,可是经云铸这么一搞,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站在玄靖边的水天月见云铸杀了过来,刚要上前一同迎战,玄靖却用神力一把将她送出了战圈外,随后玄靖便与云铸战在了一处。只见剑光四,斧声呼啸。云铸的长斧中透出璀璨的神芒和斗气,带着骇人的破空声击杀向玄靖的要害。玄靖更不含糊,手中的宝剑挥舞的凌厉无匹。剑气纵横、劲气激。一边躲着云铸的杀招,一边全力反击。两个互相厮杀的人都拿出了看家的本领,剑气与斧芒在空中狂暴无比,劲力猛烈的撞击,一次次神力的相撞产生了震耳聋的爆炸,声震四方。两股能量相撞的余波向四周扩散出十几里的范围,周围的天兵们被能量余波震得东倒西歪,站立不稳。一些能力较差的天兵当时就被震落到下面的水里。所以他们不得不向高空飞起,躲避这令人心悸的劲力。只有老子和水天月没有受到余波的影响。老子站在战圈外围是心急如焚,气得直跳脚。“你们不要再打了……云铸,你怎么这么冲动?让你来是劝说玄靖的,可你却二话不说就动手,你这是抗旨!”“……”“……”不管老子在一旁怎么折腾,两个打斗的人就是熟视无睹,就像无视他的存在一样,继续他们火朝天的战斗。老子一看两个人都不甩他,气的是垂足顿,就连他这个平时气定神闲,古井无波的老神仙都被弄成这副模样,可想而知,一旦事闹大,那会是怎么样的后果?而战圈外另一边的水天月更是万分担心,云铸每一个杀招,玄靖每一次陷入被动而有危险的时候,她的心都会跟着事态的变化而变化着。她全神贯注的看着战圈内的两个人,不敢有丝毫的精神松懈,生怕玄靖会陷入极度的危险,一旦那样她也好及时提醒或救助。

    这个时候,场中的战斗正如火如荼的持续着,云铸的长斧中透出宛若实质般的斗气,每一次与玄靖长剑撞击时,都会发出坚实有力的铿锵声。玄靖的剑芒也毫不示弱,每一次与云铸斗气的对轰,都能够削弱掉一些他的斗气量。两个人从一开始对战就是以硬碰硬的打法,没有一点花俏的招式。到现在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化。渐渐的,云铸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了。要论本事他根本就不是玄靖的对手,脑门子上这时也出现了豆大的汗珠。玄靖见他已经渐感费力,便开始步步紧。云铸虽然明知道自己不敌玄靖,可他还是凭着毅力苦苦支撑,不肯轻易认输。显然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主!然而不敌就是不敌,纵使你再有毅力也于事无补。突然,云铸出招的速度慢了一拍,玄靖抓住机会,一剑开了他的长斧,猛的一脚踢在了他的口上!“噗……”云铸被这重若万钧的一脚踢得喷出一大口鲜血,一头倒在了脚下的祥云上。玄靖傲然的站在原地,剑指云铸道:“云铸,虽然你想杀我,但是我不会杀你,你走吧”。云铸费力的从祥云上站了起来,冷笑道:“哼哼……玄靖,你少狂妄。今天就算拼个同归于尽,我也断不会让你再活下去。看招!”说完,他体周围猛然间红光大放,双目中出两道血红色的凶光。骤然间,体外的红光‘唰’的一下全部汇集在了他的双手之间。变成了一团硕大的红色光球。红光由大变小,越来越趋于实质化。红光的体积虽然在逐渐缩小,可是光芒却越来越强盛。“呃啊……”云铸猛的大吼一声,突然!他双手间的红色光团变成了一把血红色的长剑!长剑发出令人心悸的“呜呜”声,仿佛是恶魔的低吼。而红色的光芒此时却透出一股妖异无比的邪煞之气。当看到云铸这个形的时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无比的震惊,老子、水天月、玄靖三个人的表在刹那间凝固了。老子的右手剧烈的抖动着指向云铸,脸上的肌因为震惊和错愕,而一阵阵的抽搐,他惊得说不出一个字,只有嘴唇和牙齿在互相“争夺地盘”。“云铸将军,你……”水天月喃喃自语,一脸的难以置信,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玄靖这时在震惊中首先回过神来,他冲着云铸声嘶力竭的吼道:“云铸,你疯了吗?你这么做会毁了自己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哈哈……”云铸一边双手控着血剑,一边歇斯底里的笑道:“我就算拼上会走向万劫不复,也要让你不得好死!我所深的人不但没能得到,反而却被你捷足先登。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谁也别想得到!杀!”说完他大吼一声,将血剑向玄靖掷去。“呜……”血剑撕裂了虚空,带着邪异的的啸声刺向玄靖。云铸现在所用的法术,是天界中每一个神人谈之色变的“泣血凝剑”,这种法术被众神称之为魔功!就是将体内的生命力和精血全部抽离体外,再将其凝变成一把血剑攻击敌人。这是一种燃烧生命打法,是一种极端的搏命方式。人们常说,只要是人都会有善与恶两面,而神人用这种法术就是扼杀自己神,也就是善的一面。用完这种法术之后,就会唤醒魔,也就是恶的一面。虽然这么做能够让攻击力提升数倍,但施法之人从此就会堕入魔道,永远的沦为恶魔!这也是每一个在场的人无比震惊的原因。

    云铸以生命力和精血凝成的血剑,疾若流星般向玄靖杀来,玄靖因为在刚才的绪中还没有完全回神,所以只能在仓促间挥剑格挡。‘噗……’虽然没有刺中体,但因为是仓促防御,于是他被血剑震退了几十米远。同时云铸的体也随之猛的颤抖了一下。玄靖被震得喷出一大口鲜血,凌空倒在了那里。“玄靖!”水天月一看玄靖受了重伤,惊吓得花容失色,她急忙飞了过来,一把扶起玄靖问道:“你怎么样,还好吧?”玄靖摇了摇头刚要开口,这时,水天月猛然间发现,云铸的血剑再一次带着破空声向玄靖斩来!“小心!”急之下,她毅然而出挡在了玄靖的前!‘哧……’“嗯……”水天月闷哼一声,血剑不偏不移刺进了她的口。“天月……”“天月……”玄靖和云铸同时喊出了她的名字。玄靖在这个时候,体内的真气因为悲愤和怒火,瞬间冲出体外,冲飞了头盔冲散了头发。玄靖现在好比一头狂悲的狮子!“不……天月……天月……”他一把抱住了水天月快要倒下去的体,她体内的生命力,正一点一点的从口上的血洞中慢慢流失。鲜血汩汩而流,染红了整片衣襟,嘴里也不断的向外流淌着血水。玄靖虎目含泪,脸上的表痛不生。他哽咽的说道:“天月,你为什么这么傻,你为什么这么傻呀……”水天月强忍伤痛,露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用虚弱的声音说道:“玄靖,我说过,为了你……我做什么……都无怨无悔。只要你真正……过我,天月……死而无憾。”“啊!天月,你不会死的,你不能死啊,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和我长相厮守吗?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呀?啊……”玄靖泣不成声,悲伤已填满他的脑海,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也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水天月勉强的将手抬了起来,抚摸着玄靖那因为悲伤痛哭而扭曲的脸。“玄靖,你不要……为我伤心,我只希望……你能够好……好好的……活下去,不管……过了多……多少岁月,只要……你心里……永远的……记得,在你的生……生命里,曾经有……一个叫……叫水天月……的小仙女,深深的……过你,天月就……就满足了。你一定……要……要答应我,你要……好好地……活下去,为了……为了我。你……答应我……答应我……”玄靖一把将水天月的体抱在了怀里。“我答应你,天月,不论你叫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水天月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玄靖,天月……永远……你,至死……不渝”。在说完这句话的一刹那,她搂着玄靖的双手无力的垂了下去,水天月香消玉殒。玄靖抱着她的尸体放声痛哭。“啊……天月……天月……啊……”曾经的点点滴滴,与水天月从相识到相,每一个画面都在玄靖的脑海里一一的回放着。水天月那清丽无双的容颜,婀娜多姿的幽幽倩影,这一切都曾让他万分迷恋。只是如今佳人已逝,红颜已去。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令人扼腕叹息的伤痛记忆。曾经的红粉佳人,曾经的红颜知己,如今已变成了一具渐渐冰冷的尸体!而水天月临死前的那句“天月……永远……你,至死……不渝”却还在玄靖的耳边清晰的回着。

    “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云铸表痛苦万分的呼吼着,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水天月会死在自己的手上,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了事实。血剑在那个时候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了,难道说这是……另一边的老子此时早就呆若木鸡了,他目瞪口呆的一股坐在了祥云上,嘴里反复的念叨着:“完了……全完了……”玄靖轻轻的将水天月的尸体放了下去,他猛的站了起来,脸上的表狰狞恐怖。他狂吼一声:“啊……云铸,我要杀了你……”说着,他体内透出璀璨雄浑的紫色斗气,将长剑猛的一翻,紫色的斗气顿时全都凝聚在了他的长剑上。而此时的云铸,因为施出了泣血凝剑的法术,正受到魔的反噬。只见他面部扭曲痛苦不堪。“啊……”云铸痛苦的大叫起来,双手抱住了脑袋剧烈的挣扎着。这时,玄靖凝聚而成的一把宛若实质般的紫色巨大光剑,闪耀着刺目的光芒向云铸斩来。光剑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如巨雷轰顶般向云铸当头笼罩而下。虚空因为光剑的气势而剧烈抖动,半空中犹如有千万道雷光纵横呼啸!最后,当一切都静止的时候,玄靖依然面目狰狞的站在原处气喘吁吁。而云铸的整个体如同刚从火堆里钻出来,上的甲胄被光剑斩的支离破碎。他口被光剑贯穿,斩出一个碗口般的血洞。云铸拼命的瞪着双眼,眼神里写满了悲哀、不甘和愤恨。忽然他开口道:“谋……玄靖……你……”轰!还没等他说完,光剑的余力,在云铸的体内产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将他炸得尸骨无存,神形俱灭!

    “哗……”“杀呀……杀……”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忽然响起了翻江倒海般的喊杀声,没过多一会,就看见神王亲率几十万天界众神和天兵天将杀了过来,神王手持法宝圣天印,指着玄靖怒道:“玄靖,本王命云铸与老子道长前来劝说于你,没想到你不但不知悔改,反而杀死了云铸将军,像你这种执迷不悟的顽固之人,不杀你是在是难以服众。今天本王就要处死你这个逆贼。杀!”“杀呀……”神王一声令下,众神和众天兵天将一齐向玄靖杀了过来。在这一瞬间,玄靖终于明白了云铸临死前那句话的意思,只是现在也不及多想了,眼前的状况也容不得他多想,神人与天兵们已经杀了过来。老子现在早就晕倒在了七彩祥云上,发生的一切,让他的大脑都跟不上事态发展的节奏了。躺在祥云上一边口吐白沫,一边四肢抽搐!

    玄靖手握长剑与众神人们战在了一处,只见剑气、斗气和神芒在半空中纵横激,喊杀声、惨叫声混成一团。在极度愤怒的负面绪影响下,玄靖是招招毙命,剑剑中要害。而玄靖以前的亲兵们,现在也都和他兵戎相见,不死不休。哪还有什么往谊可言?众神和天兵们被玄靖杀得肢体乱飞,鲜血狂喷。这时,人群后方杀过来一男一女,都是三十岁左右的长相。男的一脸儒秀,却透着一股狠历之色,手握玄铁宽剑。女的容貌俏丽,面色狠毒辣,手持玄铁尺。只听这个男神人大喊道:“玄靖,你休要猖狂,本王前来会你”。玄靖抬眼一看,原来是地位仅次于百洛格的两个仙王,男的叫方胤,女的叫古斯俪。两个仙王挥动兵器向他杀来,玄靖震退边的天兵,举剑相迎。方胤宽剑一抖,一道如同实质般的金色光柱从宽剑中出,直奔玄靖来。古斯俪玄铁尺轻轻一划,一道巨大的雷电从半空中当头劈下,向玄靖击来。玄靖嘴角一抖,长剑快速挥舞,在周结出一团天衣无缝般的剑幕。‘轰……’‘咔嚓……’金色光柱与巨雷一齐击在了玄靖的剑幕上,玄靖形微微一震,剑幕依旧密集,可光柱与巨雷却被玄靖的剑幕震得分崩离析。方胤和古斯俪躯猛的一震,“噗……”“噗……”两个人纷纷喷出大口的鲜血,脸色惨白的捂着心口。而玄靖也不好过,被这两道巨力击中,虽然没有击在上,却也让自己又受了伤。玄靖子晃了晃,低吼道:“就这点本事也想杀我?今天倒要看看是谁杀死谁!”说着,他长剑猛的举起,一道紫色的斗气自剑中轰然出,玄靖将长剑向空中一抛,双手结印,不断指向空中的长剑,长剑随着他的手势而来回翻转,这时,玄靖大吼一声“开!”长剑带着澎湃的斗气向两个仙王掠去。两个人大吃一惊,急忙提起兵器格挡。‘叮……当……’“啊……”“嗯……”只听两声铿锵声响起,随后一声惨叫和一声闷哼,玄靖的长剑瞬间斩断了两个仙王的兵器,剑中的斗气将古斯俪的左臂斩断,将方胤斩成重伤!两个人一上一下,向天河水中跌落而去。神王见两个仙王被打成重伤,目眦裂的大吼道:“杀,给我杀,绝对不能放过他!”“哗……”众神和众天兵们再次杀了上来。惨烈的搏再次展开,玄靖在人群中所向披靡,杀伐果断。铿锵的兵器碰撞声,巨大的劲力对轰声震耳聋。人群中刀光剑影,血横飞,如同阿鼻地狱,其状惨不忍睹!玄靖此刻上的甲胄早已被鲜血浸透,他犹如一尊杀神,又好比一个从地狱而来的浴血修罗,在人群中纵横杀戮。下方的天河因为血雨的洒落,河水已经变成了血红的颜色,残肢败体不断的向天河中落下。他依然在人海里浴血奋战,拼命的厮杀,不知不觉,战场已经转移到了三十三重天的最底层!鲜血飘洒到了战场所经过的地方,残缺不全的尸体和重伤之人,横七竖八的落在了地面。众人看着玄靖这样不畏生死的拼命,生出了既恐惧又敬畏的心理。“地狱的杀神!”“恶魔的转世!”这是每一个参战之人唯一的想法,和对玄靖最的“最高”评价。玄靖这时候也是狼狈不堪,浑上下伤痕累累,上的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

    站在人群中的百洛格见玄靖已是强弩之末,不心中暗喜。他突然大吼道:“玄靖你休要猖狂,看本王亲自斩你!”说着一翻手中的圣天印,只见一道如碗口般的一团八卦形光印从他手中出,光印从开始的碗口大小,在飞离他的手掌之后却越变越大,等快要砸到玄靖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小山般大小!圣天印带着狂烈的风雷之势,向玄靖当头罩下,等玄靖发现之后,他已经来不及躲避了。只见他双目一闭,突然间凭空消失在了原地。百洛格的圣天印虽然打了个空,却也将此处的地面轰出了一个几十丈深,方圆三里多的大坑!“哇呀……”百洛格见圣天印没能打中玄靖,气的怪叫一声,将圣天印收了回来。这个时候,玄靖突然又凭空出现在了封闭的空间通道处,玄靖气喘吁吁,体颤抖的站在那里,脸上早已被血液染红,他突然笑了,笑的无比森邪异。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觉从心底冒起一股寒气!百洛格、众神人和天兵们的脸上都是惊恐万状的表,他们都不敢再对玄靖发起攻击了,每个人的心里都很清楚,玄靖所在的位置是一个被封闭的空间通道,一旦失手就会打开那个沉寂几千年的封印,封印的另一面可就是鬼界了!百洛格冲玄靖喊道:“玄靖,只要你弃剑投降,本王定会给你个痛快留你个全尸,让你可以再入轮回转世为人。否则你定会神形俱灭,永世不得超生!”“放!”玄靖大骂一声道:“百洛格,你少跟我装正派!今天我就算拼个神形俱灭,也绝对不会向你低头。我玄靖现在就立下毒誓,从此刻开始我就要反下天界,从今以后,我与天界势不两立,不死不休!”说完,他手握宝剑运起全的功力,一道霸绝无比的凌厉剑芒从长剑中澎湃出,“呀……”玄靖大吼一声,冲着封闭的空间通道狂劈而下。‘轰!’的一声巨响,封闭的空间被他这全力的一剑,劈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缝!霎时间,森可怖的幽冥鬼气,自裂缝中浩浩的喷涌出来。中间还夹杂着非常明显的妖气和魔气!顿时,仿佛有亿万凶灵在齐声呼啸,气四处弥漫,鬼气冲天!玄靖毅然的纵跃入了裂缝当中,在玄靖跃进去之后,裂缝又迅速的合闭在了一起。在那一瞬间,森的鬼气和惊天的鬼啸也随之骤然的消失了,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之后,众神和天兵们都退去了,这时,老子凭空出现了玄靖刚才所站立的地方。他缓步走到那个空间通道的近前,神怅然若失。眼神中透出的不知是悲伤还是落寞。“唉……”老子摇头长叹了一声,然后消失在了原地。突然间,整个天界响起了一段既无奈而又悲悯的诗句;

    神魔劫天地裂

    满腔遗恨空泪血

    乾坤覆众生灭

    亘古悠悠何人解

    老子用传音之术读出了满心的苦楚和无奈,而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兜率宫,两千多年都未曾露过面!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寂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