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话 分歧

    “。。。我擦!就这么走了?不带这么玩人的啊,我还有好多少事要问的啊。”

    看着蜥蜴族长离开的影,星见顿时傻了眼,随即一串国粹冲口而出。

    “&×%@#。。。”

    对着空气发泄了一大堆牢后,星见爽了许多,拾起蜥蜴族长留下的卷轴,打开浏阅,上面并没有写着什么很复杂的内容,只是一个传信蜥蜴的召唤方法,不过现在星见不打算再试了,刚才蜥蜴族长的举动把他心给弄坏了,反正在木叶有大把时间,也不必急于一时,想去任务之后的放松放松才是正经,想到这里,星见往木叶的方向走去。

    才离开十多天,木叶还是老样子,不知道鸣人有没有练习爬树练的怎么样了,算起来,他好像有五岁多了吧,算起来快要到入学的年龄了啊,时间过的真是快呢。咦?那不是鼬吗?走着走着,星见突然发现了鼬的背影,于是追了上去。

    “嘿!在想什么呢?”星见从后面拍了拍鼬的肩膀。

    “啊!”鼬猛地一惊,转头看到星见后,开口道。“是你啊,星见,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刚刚。”看到鼬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星见关切道:“怎么,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没事吧?”

    “没什么。”

    虽然鼬嘴巴上说没什么,但星见明显看出今天的鼬跟以往不同,似乎有什么心事,就当他准备开口问时,对方却先开口道。

    “不好意思,星见,今天我有点要事,要先走了,改天再跟你联系。”

    这家伙一定有什么心事,看着鼬匆忙离开的样子,星见暗暗想到。就在他在思忖鼬的异常时,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

    “嘿,好久不见了,星见!”

    星见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认识的熟人。

    “是你啊,止水。”

    “担心鼬吗?一起找个地方聊聊吧。”似乎看出星见心里的想法,止水提议道。

    走进烤店,两人寻了间包厢坐下,刚一坐下,星见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鼬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嗯,算是吧。”止水把手里的餐单略略看了看,然后递回给服务员,吩咐道:“先来个豪华餐吧,不够再说,还有大麦茶先快点上来。”

    “你倒真是阔气啊,最近任务的赏金很多吗?”星见顿时被止水的豪气吓了一跳。

    “不是你请客吗?”止水睁大了眼睛,诧异道。

    “。。。”星见无语。“我说你还真是不客气啊。”

    星见苦笑着,止水却毫不在意道。

    “我可是在鼬那里听说过你的事迹了,烤这点钱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

    可不是这点钱的问题啊。。。星见腹诽不已。止水是他通过鼬认识的,关系只是一般,格还算开朗,不是让人讨厌的格。

    “好了,不扯那些废话了,鼬的不妥你也看到了吧。”止水突然正色道。

    “嗯。”星见点点头,鼬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心内再波澜壮阔,面上也处变不惊,很少会像今天一样心事重重把烦恼放在脸上。

    “有些事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说到这里,止水似乎有些犹豫,随后却下定决心道:“不过,你既然是鼬最好的朋友,我就告诉吧,不过我希望接下来我说的希望你保密。”

    “其实,宇智波一族跟木叶高层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的和睦。”

    听到止水这句话,星见内心顿时波澜壮阔,没想到木叶内部的斗争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原来大蛇丸说木叶已经腐朽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啊,只听止水继续说道。

    “他应该没跟你说过他已经进入了暗部吧?”

    星见摇摇头,止水一脸果然的表

    “这也难怪了,毕竟暗部的资料是绝密的。其实鼬进入暗部并不是那么简单,他除了是一个暗部成员还担任着宇智波一族和村子中枢进行沟通的角色。”

    星见一怔,鼬还有这种份他都没有想到,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倒是能猜到点点原因了,接下来止水果然证实他的猜测。

    “然而木叶高层跟宇智波一族存在着很大的分歧,鼬处在漩涡中心,一边是他的村子,一边是生活了十多年的族人,我想他的内心应该十分的煎熬吧。”

    “同样是宇智波一族的你,我想知道是什么立场?”星见突然出声道,眼睛紧盯着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想看清楚他内心的真正想法。

    “我吗?”止水一愣,苦笑一下,随即认真道:“我认为一个忍者不应该去计较荣耀和利益,自我忍耐,暗中维护和平才是真正的忍者之道。”

    听完止水这番话,星见顿时肃然起敬,抛开他是否能做到不说,单单是这份认知就足以让他敬佩了。

    “那宇智波一族跟木叶高层产生这么大的分歧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这时星见最想知道的,后宇智波一族灭族惨剧,可能这个原因就是关键。

    “都是一些陈年秘辛,透露起来不太方便。”星见问的这个问题,止水沉默许久,才开口道。“跟普通的同龄人不一样,鼬的内心很复杂,想的比一般人也多些,如果没有在人一旁开导的话,我担心他会走极端。”

    “为什么选择我?”星见不解道。“还有这么多秘辛应该不是随便能让人知道的吧?”

    “我跟鼬从小关系就非常好。”止水缓缓开口道。“我们两人都有同一个梦想,就是一起守卫木叶的和平,并且一直都在为这个目标努力着,进入暗部后,发生的一些事对他的信心打击很大,但是梦想和现实恰恰就是这么无奈。”

    “鼬在我面前一直都有提起过你,说很羡慕你,似乎什么事都可以不用放在心上,好像没有烦恼一样,虽然他不怎么说话,但从他眼睛里可以看出,对你的这份友其实很在意,如果说这时候能有人走进他的内心,改变他的想法的话,我相信,就是你了,星见。”

重要声明:小说《木叶忍者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