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话 战后

    天空沉沉的,见不到一丝阳光,让人觉得霭,这景就犹如星见和鼬此刻的心。慰灵碑前,星见和鼬心沉重地看着上面新刻的名字,在云隐忍者撤退后,星见和鼬冲上去扶起才藏和千寻,可惜躯体早已经冰凉,跟鼬相比,虽然才藏和千寻认识不过才短短几个月时间,但是彼此之间也建立了深厚的感。跟其他的上忍相比,才藏他没有老师的架子,格温厚,星见他们言语之间对他很随意,他也毫不计较,照样是那副笑容。而千寻,星见跟他是最合得来的,两人格相近,有不少的共同话题,任务结束后两人也经常混在一起。“星见,你说为什么会有战争?”看着慰灵碑,鼬面无表道。“啊,应该是利益吧,人是有私心的,在利益面前,有私心就会起纷争,纷争导致仇恨,而战争就是仇恨的最终体现。”星见叹气道。自人类出现以来,战争就一直没有停止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战争是文明的发展和进步的催化剂,同时也时刻威胁着人类自的生存。战争的起因有很多,但说到底,最终也离不开两字,利益。“你说如果这个世界没有战争的话,那该多好。。。”鼬把头望向天空,感叹道。“应该不可能的吧,只要有人类存在的一天。”“你知道吗,云隐跟木叶就要签定停战协议了。”鼬一脸讽刺道。“发动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耗费了这么多的人才财力,最终却什么都没捞到。”停战了?星见心中微讶,随后又觉得正常,以现在的战争局势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再继续打下去也是徒劳,不如停战,免得最后让别人占了便宜。“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愚蠢,明知是毫无意义的事也会去做,最终酿成无可挽回的大错。”似乎觉得这个话题有些沉重,星见转开了话题。“战争结束的话,中忍考试肯定会重开,到时候你打算去吗?”“我吗?应该会去吧。”以父亲对自己的期望,肯定不会许自己不去的吧。“你呢?”“你知道我的子的。”星见答道。“我是最不喜欢背负责任的,一旦成为了中忍,就有可能带领下忍队伍,实在是一件麻烦事。”虽然话里没有明确表示,但是星见的意思鼬已经很明白,以星见的格怎么可能去当中忍,他一向视责任为敝屣的。“那真是可惜,以你的实力和才能一定是个很优秀的中忍。”“切!这种话你还是留着以后当上火影再说吧。”星见搂着鼬的脖子开玩笑道。“如果我真的当了火影,到时候我一定任命你为上忍。”“。。。你这个家伙越来越坏心眼了。”“呵呵~”之后的局势发展,正如鼬所说的,木叶跟云隐之间签定了停战协议,结束了这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火影办公室“你真的决定好了吗?”三代紧咬烟杆,表严肃得望着星见问道:“我看了鼬和卡卡西的报告,以你的才能即便是上忍也足以胜任。”“我已经仔细想过了。”相对于三代的严肃,星见反而一脸轻松。“我的格并不适合当中忍,更别说上忍了,所以中忍考试我决定不参加。”听了这话,三代盯着星见看了许久,最终叹气道:“唉~你果然没有火之意志啊。”“既然这样,我就不勉强你了,你出去吧。”真是可惜,他本来可以成为木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特别上忍的。三代并不是那种勉强别人的格,既然星见本人不愿意,他也不会勉强。“那我就先出去了。”听到三代的逐客令,星见如释重负,被几道凛洌的目光暗中盯着,他也很不好受。“真是。。。倒跟某人很像啊。”看着星见离开的背影,三代喃喃道。走在木叶的街道上,星见望着天空,他当然清楚三代的潜台词,只要通过中忍考试成为中忍,应该就会推荐他成为特别上忍,说实话,他并不是没有心动过。木业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特别上忍,多拉风的称号啊,跟MM炫耀的资本啊,如果是千寻那家伙一定会这么说吧。但是威风的背后却是心酸的血泪史啊,成为上忍后便要接更多危险和麻烦的工作,星见知道自己的格,并不是那种勤奋的人,前世里接工作也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每天除了早上和晚上固定的练拳时间,就是天天窝在自己那几十平米的小屋里,典型的宅男。穿越后,这个毛病倒是改了许多,但是骨子里还是那个慵懒的子。无大志说的就是自己这种人吧,星见自嘲道,只要手里的钱够花就不会想别的,说起来自己的格倒是跟鹿丸有些像呢,同样的无大志。该是去后山修炼了,经过这次的战争后,星见发现了自己跟那些强者的真正差距。不论是查克拉量,还是自己掌握的那些忍术和幻术还有体术的技巧,星见都不认为自己比任何一个上忍逊色,但是跟克赤伊的对决,自己却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说到底自己还是体素质太差啊,不能完全发挥自己掌握的那些技巧,速度,力量,反应跟真正上忍级别比起来也有不小的差距。星见从来想过为什么人变强,会这么努力的修炼也跟自己慵懒的格不符,但是在这个纷乱的时代,只有掌握真正强悍的实力才有保命和偷懒的本钱,自己朋友在遇到危险时才有保护他们的能力。说起来离鼬叛离木叶的时间似乎只有几年了吧,经过这几年跟鼬的接触,星见不认为鼬是那么冷血的禽兽,虽然格沉默,但是内心却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星见想到了家里那个记载着飞雷神之术的卷轴,只有掌握了这个术,才能真正步入强者的行列,去改变鼬的命运。

重要声明:小说《木叶忍者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