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悠闲的日子

    “我出门了。”一头红色的自然卷发,稚嫩的小脸上却是一副懒洋洋的没睡醒似得表上穿着一件很是宽松的白色……嗯……白色…白色浴袍……

    “妈妈!哥哥又只穿浴袍上街了!”另一个同样是一头红发的小鬼从二楼的窗户中向外探头,用她那稚嫩的声音大声喊道。

    穿着白色睡袍就往外走的小鬼是樱木枫,而那个向妈妈告状的家伙则是樱木枫的妹妹,樱木岚。

    当樱木枫的妈妈从家门中走出来的时候,樱木枫早已经逃之夭夭了……换衣服什么的,太浪费时间了!

    樱木玲子宠溺的揉了揉樱木岚的头发,叮嘱道:“下次发现哥哥只穿睡袍就出门,直接用这个丢他就行了。”说着,从上围裙的口袋中取出了一把苦无,交到了樱木岚的手中,并且手把手的教导女儿苦无的投掷方法:“来,小岚,就像这样,用眼神锁定哥哥,然后用尽全的力气把苦无丢出去……”

    您和您儿子究竟是有多大的仇啊……

    ******

    樱木枫懒洋洋的走在木叶村的街道上,熟门熟路的在街道中穿行,偶尔还和几个熟悉的大人打声招呼,换来一个礼貌的夸奖……

    “唉,真是没劲啊。”踏上了天台的樱木枫终于还是忍不住抱怨了起来。但还算理智,只是抱怨了一句没劲,至于什么‘没有网络、没有电脑,更可悲的是连电视都没有’这些话却没有说出来。

    没错,樱木枫不是人……我是说,樱木枫不是一个根根本本的木叶村人。他是穿越党!

    然后……没有然后了,总而言之他穿越了,穿越到了火影忍者里。这个他只看了一点的动漫世界里。这个没有网络、没有电脑,更可悲的是连电视都没有的世界。

    樱木枫一上天台,便径直走向他经常呆的位置,同时从浴袍内取出了一张凉席,垫在了地上,然后他便躺在凉席上,看了看晴朗的天空,慢慢闭上了眼睛。

    ……当然不是睡觉!要睡觉的话在家睡觉就行了!外面空气再清新,也不如在家里躺在榻榻米上舒服。

    他是在提炼查克拉!

    没错,提炼查克拉!

    因为他懒,所以他虽然偶尔会想着去跑跑步、做做俯卧撑、仰卧起坐什么的,但是却不会坚持太久,而且那些和他同龄的小鬼所喜的毛线忍者游戏他才没有那个心去玩!

    所以,一直在他父亲樱木花社教给他查克拉提炼术之前,他都是在这个地方,和一个小老头,以及一个小胖子一起看云。

    小老头叫娘鹿丸,小胖子叫秋道胖次。

    “喂喂,你这家伙,说了多少次我不叫‘娘鹿丸’了!我叫奈良鹿丸!还有,他叫‘秋道丁次’,不是秋道胖次!你就这么喜欢‘胖次’这个词吗!”那个凤梨头的小老头没有干劲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在一细节的是傻瓜。”樱木枫眼也不睁的说道。

    “那个,枫,我带来了薯片,你要吃吗?”小胖子和善的声音在樱木枫说完话之后才说道,语气依旧柔和,并没有因为樱木枫把他的名字记成内裤(语中,胖次的意思是内裤)而生气。

    “不了,我今天没心。”樱木枫说。

    “噢,那真可惜……喏,鹿丸,这是你的。”虽然秋道丁次说着可惜,但是神色中却没有多少可惜的样子……他很开心能多吃一包薯片。

    “你自己吃吧,每次看到这个红色卷毛我都会很不爽。”奈良鹿丸语气不爽的说道。

    “因为生气而不吃东西是不对的。”秋道丁次很认真的说:“我爸说,越是要生气,就越是要靠吃东西来忘记烦恼。”

    “切!~”奈良鹿丸大声的‘切’了一声,却还是接过了秋道丁次递过来的薯片,没有立刻撕开,放到了一旁,然后躺在了凉棚下的榻榻米上,悠闲的看着云。

    “呐,说到底明天明天就要去忍者学校报到了哦。”奈良鹿丸说道。也不知道是对他旁边的小胖子秋道丁次说的,还是对另一边闭着眼睛提炼着查克拉的樱木枫说的。

    “那种事没必要在意。”樱木枫仍然是闭着眼睛说道:“反正不上学也是这样,上学也是这样,在学校里呆烦了就跷课出来晒太阳!”

    “我说……你这家伙,还没上学就已经开始打算跷课了啊……”奈良鹿丸说。

    “放心,到时候我绝对会拖你和丁次一起下水的。”

    “这算哪门子的放心啊你这家伙!”

    ‘过几年可就没有这么悠闲的子咯……’樱木枫一边提炼着查克拉一边想到。

    事实上,樱木枫并没有看过多少火影忍者,对于火影忍者的剧印象,也就只有从一开始,一直到大舌头(大蛇丸)的木叶崩溃计划结束。

    而对于火影后来的后续剧,比如漩涡鸣人的大玉螺旋丸、仙人模式什么的,全都是在其他人互相讨论,以及他所看的同人小说中才知道的……

    而从他在木叶村出生到现在,已经过去7年了,对于印象中的剧已经淡忘了很多。

    这货还真是一朵奇葩,不看动漫看同人小说。

    不过,他曾经看过的那部分节倒还有些印象……比如黄头发的吊车尾小鬼恶作剧之后被罚清扫啦、黄头发的吊车尾小鬼考试失败很失落啦、黑头发的臭小鬼被灭族啦、不明别的长发大‘姐姐’被杀啦、三代火影牺牲啦之类的。

    ……话说他还记着的全都是悲剧啊,心理有没有这么暗啊!

    今天的樱木枫其实是很兴奋的,因为他的父亲樱木花社决定在今天教给他一个很特别的忍术……不是三术(变术、分术、替术),而是一个……嗯,很特别的忍术。

    具体是什么忍术,他的父亲樱木花社却吊着他的胃口不告诉他。

    至于他父亲的名字……在他两岁的时候他就已经麻木不再吐槽了,而他很庆幸他的父亲没有哪个兄弟是叫樱木花道的。

    虽然他也吐槽过自己的名字……樱木枫……是樱木花道和流川枫的结合体吗……

    他十分希望他父亲给他的入学礼物是影分之术、多重影分之术之类的强力招数。因为他还依稀记得,这个招数可是用来偷懒耍滑的最佳忍术……有什么事就让影分去做好了!

    虽然印象中的剧已经忘了很多,但是一些他认为很重要的东西却是每天都在回忆的。比如罗圈丸(螺旋丸)的修炼方法什么的。

    至于忍术的名字什么的……那种小事不要在意!反正就算记错名字了,只要使用方法没记错也一样能够用出来!螺旋丸什么的哪有罗圈丸好听!

    其实他最想得到忍术是土遁术……啊!遁地什么的最好玩了!无论是偷/窥还是避暑都非常不错……

    不过,有其他的强力忍术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虽然动漫中,完全没有他樱木家的出场景,但是他的父亲可确确实实是一个上忍……

    不过就算他父亲是上忍……也还是没在动画中亮过相啊!没有!!没有啊!!!

    话说回来,没亮过相的多了,那个叫看看西(卡卡西)的家伙,虽然出场次数不少,但不也是从来没露过正脸么!!

    嗯,不是因为太弱而不露正脸,而是因为没有出场的机会!……哈?谁说没有出场机会的就是弱者?杀了你哦。

    樱木枫懒洋洋的翻了个,面朝下,然后蠕动着坐了起来:“呐,丁次,我们一起去吃拉面吧。”

    “好!不过要快一点才行,吃碗拉面之后我还要赶回家去吃饭。”秋道丁次认真的说。

    “死气沉沉小老头也一起来吧。”于是樱木枫又对奈良鹿丸发出了邀请。

    “切~”奈良鹿丸一副‘哎呀哎呀,麻烦死了’的表,但还是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跟在了樱木枫和秋道丁次的后面,一起走向一乐拉面馆。

    唔,说是拉面馆,其实不如说是拉面摊……一个看上去可以随意移动的小铺子……

    能移动么?……关于这个问题,樱木枫从小就很好奇,但是当他询问拉面大叔的时候,拉面大叔却只是‘哈哈哈哈’的笑,从来不做正面回答。

    于是在去年,也就是樱木枫6岁的时候,他穿着一件黑色浴袍在拉面摊附近埋下了十三张起爆符……他攒了很久才攒到了十三张的数量,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小鬼,而不是一个合格的忍者,那十三张起爆符都是他完成了樱木花社交给他的修炼任务才被樱木花社当作奖励给他的。

    起爆符事件最后还是没有成功,在他把起爆符埋下不久之后,就被他父亲给挖了起来……甚至他还没有来得及把起爆符的事告诉拉面大叔!

    而这样的结果,自然没有让他得到拉面大叔的拉面摊是否能够移动的问题得到解决。

    嗯,过去的事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三人行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向一乐拉面摊。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流年纪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