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兵临药王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荒雪 书名:道崩
    北城接过信,念了起来.南宫听后面无人色!“到底是什么人!连…连凝都…都遭其毒手!”北城冷冷道。

    那是自己的师妹!想起当年一起从师东方的旧事,南宫眼神逐渐变的凌厉:“怎么会这样!凝…凝她”

    北城喃喃:“凝的实力比自己当年顶盛时期都高出一线,却遭此毒手。”不由得心中一冷!“不好,墨玉有危险!”

    四下摇了摇头,晃了晃手中的羊肢玉管,透过玉管管中,竟然有三行小字清晰可见!上书:事发突然!龙皇不敌,凝为救墨玉亡!墨玉重伤,龙皇暂居四下宫中。央拜上。

    北城缓缓闭上双眼,冷冷:“是他们回来了!”

    四下与南宫一惊,南宫双拳紧握,因为太过用力而指节泛白。“混账!这群畜牲!难道当年他们还没闹够么!

    四下硬压下一口怒气,颤声道:“回去从长计议!”

    是真正到了生死关头了,离开战都的月和桓回来了么?这次自己真的是一点把握都没有!黑尊受伤,实力能不能恢复都是问题,排在第六的玄帝囚晓之后便离开了圣,凝已死,北城已自封筋脉,央和川都在朝中。

    此时的圣可以说是外强中干,只剩一具空壳子了!

    “下,那些人来请唐谷主出诊!”型尊在门外用线成音之法对几人说道。

    北城眼中精光一闪,拉开房门,急向谷口行去。

    “型尊,千万别让下露面!”口中急喝。

    请唐青婉出诊给什么人看病?是重伤的墨玉了!可此刻墨玉的份却是当今四皇子华凡!唐青婉可不知道皇宫里还有位四皇子啊!万一说露半个字,后果不堪设想!

    型尊反手掩上房门,将外面之事细细对四下说了一遍。四下听完也不由得皱眉,只盼北城能给唐谷主提示一二,挽回局面。

    越过两条长廊,横穿半块药圃,终于出现在了谷口。

    紫衣女子面对杏林院的老臣,缓缓言道:“妾抱病已久,恐不能随众位大人前去出诊了!”

    对面鹤发老者冷冷:“哼!唐谷主染病已久?我看是谷主故意推辞吧!”

    紫衣女子微微一笑,道:“这位大人不信尽可替小女子把脉!”说罢伸出自己的右手给那鹤发老者。

    那人冷哼一声,搭上脉搏片刻。“咦”的一声惊道:“你…你…”那鹤发老者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紫衣女子收回右手,道:“这下大人应当相信小女子所言非虚了吧!”

    对面的几位着朝服的官员和那鹤发老者低声讨论了片刻,最后走出一白发老头,沉声:“唐谷主,老夫最后问你一次,出!不!出!诊!”最后四个子却是一字一顿,言语中充满了压迫感!

    紫衣女子冷笑一声,心中暗道:“原型毕露了么?这就是所谓的权势么!”

    药王谷从未有出诊一说!那白发老者冷哼一声,“实话告诉你!这位病人份非同一般,不容得有半点泄露!今天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右手一挥,左右士兵便列好了阵势!“唐谷主,如若你执意不肯!那么,今天便是血洗药师谷之!”白发老者狰狞道。

    “你、你们…”紫衣女子怒喝道。

    北城急忙上前拉住紫衣女子,对眼前的白发老者,微声:“大人息怒,请容在下规劝一二。”

    北城虽然筋脉被封,但内力却在用线成音之法对紫衣女子道:“一切看我行事!”在紫衣女子耳边细语:“唐姑娘,今冒犯了!你难道不能答应随他们出诊么?”

    紫衣女子微声道:“这是谷规!害怕谷主与江湖人士勾结,所以谷主不能出诊!”顿了一下,咬牙道:“特别是皇氏一脉!”

    北城听完喃喃:“谷主么?”

    将紫衣女子拉至一旁,沉声:“唐姑娘,您能暂且辞去谷主之职,去救救我得这位师姐?”

    紫衣女子惊呼:“师姐!你师姐?什么人啊?”

    北城咬牙,墨玉和南宫当初便是对自己极好!甚至陪自己一同受罚!已然单膝跪了下去:“此事说来话长,现在没时间解释,还望唐姑娘成全!北城做牛做马也要报答!”

    紫衣女子看着眼前给自己下跪的白衣男子,惊声:“你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起来啊!”

    见北城一动不动,犹豫片刻,咬牙道:“我答应你还不成吗!你快……”话还未毕,北城沉声:“多谢唐小姐成全!”杏林院竟然治不了墨玉的伤,如若药王不出手的话,估计怕是没有半分生活的希望了!

    言罢,不顾紫衣女子的阻挠,竟然磕了一个头给面前得紫衣女子!

    唐青婉心中一颤,面前的这个男子居然能为他得一个师姐给自己下跪、磕头!都说‘男儿膝下千两金!’他的师姐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啊?心中不免多了一丝好奇。

    两人来到谷口,唐青婉对白发老者朗声,道:“这位大人,请我将谷主之位传与我的徒儿,安顿好谷中事物,再与各位大人赶往帝都!”

    白发老者一愣,随即躬,神不时掠过北城这个男子,心中暗道:“居然能说服堂堂药王谷的谷主唐青婉随自己出诊!决不简单啊!”

    唐青婉的脾气自己也是有所耳闻的!她决定的事还从未有人能使她反悔,面前的这个人却又是怎么做到的呢?眼中不由多了一份好奇。

    唐青婉拉着北城一路跑到藏书阁门前,瞧了眼古木牌匾上刻着的三个苍字,道:“赵姨,让琉璃出来!”旁边的一灰发老仆放下手中的扫帚,走到门前,“吱”的一声推开了藏书阁的门。

    一道绿影闪出门来,跪在了紫衣女子面前“师傅!”

    紫衣女子右手按住绿衣女孩的头顶:“琉璃,你随我习医已有九年,这卷《素问》是迦蓝师傅传我谷主之位时留给我的一件特殊信物,如今为师便将此卷传与你!”伸出左手将怀中的《素问》放在绿衣女子的头顶,厉声:“药王谷第三百六十九代谷主琉璃听命!”

    绿衣女子微微愣神,颤声道:“弟子琉璃在!”

    “这卷《素问》暗藏医理,你要仔细研读!综守谷规,救死扶伤!你,能做到么?”

    绿衣女子微微一颤:“弟子受命!琉璃以药王谷第三百六十九代谷主之名起誓!”言罢抬头向前的紫衣女子看去!眼中微微泛红。

    唐青婉一把将琉璃拥进怀中,微声道“师傅有件急事一定要去处理!你以后要支撑这个家啊!”

    怀里的绿衣女子微声抽泣:“师傅。”

    药王谷历任谷主传承规定:凡拒绝成为谷主的嫡系弟子,在拒绝之后将被削去师徒名分!封闭识海后做一辈子药奴!

    “北城,我们走。”紫衣女子一把推开琉璃,转向外跑去,琉璃追赶了十几步停在了原地,“赵姨,从此谷规中再多添一条,非药王谷谷内之人不许靠近藏书阁白步!违者终药奴!”

    灰发老仆拿着扫帚的手微微一颤,“是,琉璃谷主”走过琉璃边时,低声道:“你会是一个好谷主的!”

    琉璃坦然一笑,心中道:“师傅!徒儿会做好这个谷主的!”

    灰发老仆看着琉璃的脸庞,不出神。“多向当年的迦蓝谷主啊!”那可是药王谷历任谷主之中,唯一将所有前任谷主的遗留问题尽数解决,并且发现这卷《素问》的价值的人啊!

    药王谷谷口三千军分列左右,一片肃杀之气。只等待一声令下,便要踏平面前的这处山谷!

    紫衣女子站在药王谷谷口,深深吸了口气,转瞧了一眼药王谷,微声道:“我们走吧!”

    “这位公子是……”白发老者含笑问道。

    紫衣女子微微思索,随即笑道:“这是…”话还未毕,北城急忙打断,道:“在下是青婉的表兄”那白发老者却是微微点头。

    “此事事关机密,只能是谷主至亲陪伴,这……”那领头的一个老者说道。

    北城也是微微皱眉,却不知如何办了。唐青婉却是眼珠一转,对那领头老者道:“这位大人,实不相瞒,我表兄此次前来却是为了我二人婚事,不知……”却是向那白发老者看去。

    “这、这,那公子也一起上路吧!”白发老者略显难意。

    北城也是点头称是。白发老者也是点头,寻思道:“若不是如此份,这唐谷主怕也不会改变自己的主意吧!”

    北城却也是含笑道:“如今,青婉已解去谷主之职,今后我俩也将成山间野鹤,相依维命而已!”

    唐青婉听罢却是面色泛红,低下头去。

    白发老者笑道:“哈哈哈…公子好趣啊!”随即一行人便急忙向帝都进发

    北城吐出一口气,对马车里靠在鹅绒塌上的紫衣女子暗中传音,道:“刚才冒犯了!还请唐小姐见谅。”

    的确,方才如若她无意中透露出一点四下,在此处那可就真的完了!

    紫衣女子低头一笑,打开檀木车门,对那着朝服的白衣老者道:“这位大人,妾之病还需我家相公时刻照扶,可否请他上车来?”

    北城微微一愣,却没料到如此。白发老者抚须笑道:“唐谷主自便,无需通知我等。”又躬手赔礼:“谷口之事,还望谷主恕罪!”

    紫衣女子含笑:“大人,此言差矣,青婉已非药王谷谷主,现任谷主乃是琉璃。又何有恕罪之谈呢?”言下之意却是不接受白发老者如此没有歉意的道歉。

    白发老者果不愧深居朝中多年的老臣,微微一笑掩过面上尴尬之色。“唐姑娘,若非四皇子命在旦息,我等又怎会造次?”

    “什么!?四皇子不是……”紫衣女子惊呼。

重要声明:小说《道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