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地狱十二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任放我 书名:未来辉煌
    清晨,随着吱嘎一声(纯属虚构,只为形象),任平凡的房门打开了。

    清晨的阳光洒在脸上,暖洋洋的,微风吹起衣角,衣角随风摆动,在前飘来去,好不有趣。那随风扬起的头发下俊美的脸庞,此刻也闭着眼睛,张开双臂,仿佛在接受这大自然的赐予。

    “踏、踏、踏”脚步声响起,不但没有打乱这一分自然与和谐,反而给这静态的景平添几分生气与活力。

    任平凡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是一个火红的影,妖娆的段,妩媚的气质,人的风,绝世的容颜,再加上火爆的穿着,多种元素全部都汇聚到眼前这个火红的影上,使得眼前的人就像是一颗明星,无论她走到哪里都是焦点,无论在任何环境中都不能忽视她的存在,她就像是一个多的遗落到人间的惑天使,使人不自的就会为她而痴迷,为她而疯狂,仿似拥有了她,世间的一切都不算什么,仿似拥有了她,就实现了一辈子的追求。

    但是,任平凡显然不是花痴,他有自己的执着,有自己的追求,有着常人不敢想也不可能想到的抱负,所以只是多看了两眼之后,任平凡开口说道,“颜姐,好早,找我有事。”

    任平凡没有做作的问一些“你吃了吗”“你这是要干什么去”之类的话,因为他看到了红颜就是朝他走过来的,那用股想也知道,红颜找他是有事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任平凡还是问了出来,将主动掌握在自己手里。

    红颜的脚步停住了,目光投向任平凡,顿了一下,说道,“恩,你的房间方便吗,在这里说不太好。”

    任平凡摇了摇头,也是,珍娜刚刚昏迷,现在还躺在自己的上呢,要是被人看到,虽然自己不害怕别人有别的想法,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避开还是避开的好。

    红颜见任平凡摇头,看了一眼任平凡后还没有关上的房门,也没有再说什么,继而想了想说,“那,就去我的房间吧。”

    任平凡显然没有想到红颜竟然会让自己到她的房间去,稍微愣了愣,但任平凡也不是什么儒家的君子,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想法,略微一思索之后,答道,“好吧。”

    红颜见任平凡同意,于是转想自己的房间走去,任平凡先转过子关上自己的房门,然后快步跟上了红颜。

    走进红颜房间的一刻,任平凡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激动的,毕竟,除了小时候有过到自己母亲的房间的经历外,任平凡就再也没有什么别的经历了。

    当任平凡走进红颜的房间后,红颜转过子,然后绕过任平凡将门关上。趁着这一会儿的功夫,任平凡仔细打量了一下红颜的房间。

    入目首先是一片的红,准确的说是深色的粉红,房间的各个地方几乎都挂着粉红的纱巾,墙壁也是粉红,仅有的其他颜色就是单上的花花图案,但是主调还是粉红的。并没有什么譬如古代的梳妆他之类的东西,有的只是一张一米见方的桌子,上面摆着几个强力塑料杯,外加上一个透明的大玻璃碗碟,上面摆放着几个水果。再来还有的就是一张书桌,上面有很多书,其中一本还被翻开,显然是有人在看但是没看完。

    “颜姐喜欢看书?”任平凡有点惊讶的问。说实话,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妖娆多姿,感妩媚的惑型女人竟然竟会喜欢看书,在他的眼里,像红颜这种妖娆女人的房间应该是有个大大的梳妆台,上面有许多女人首饰什么的,但是结果却是有点相差十万八千里,这种况让任平凡大跌眼镜(眼睛是假想的,呵呵)。

    “怎么,有问题?”已经关上房门的红颜再次露出了妩媚的笑容,笑着说道。

    任平凡连忙摆手,说道,“没有没有,只是,没想到颜姐你竟然读书。”

    “奥,那你觉得我应该干什么呢?”红颜秀眉一挑,继续微笑道。

    任平凡一时语塞,顿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总不能说“我认为,像你这种风女人,就只会描眉化妆,略施粉黛这种小女人的活计,却没有想到你竟然会玩这种斯文的东西”吧。

    红颜见任平凡愣在那里,吞吞吐吐,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弟弟,你是不是想说,以为我就会一些描眉化妆的女人活,认为我是一个有些庸俗的人啊?”

    “恩”任平凡下意识的说道,再一顿,又赶忙摇头,“不是,不是。”

    “好了,我知道你就是这么想的,其实我知道,大多数的人都是这么想的,没关系,刚开始我还不习惯,现在嘛,如果有人看我这外形和装扮而把我看成大家闺秀的话,我想我都会觉得那人有病,再不然就是心里有鬼。”红颜倒是没有介意什么,反而自嘲了一番。

    停了停,然后红颜深呼一口气,再次说道,“其实,不怕实话告诉弟弟,姐姐原来就是一个大家闺秀,不理会什么人类存亡,不在乎什么利益纷争,就是在家里无忧无虑的过着自己的生活,我说这些,弟弟你信吗?”红颜看向任平凡问道。

    “信。”只有一个字,任平凡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同样看向红颜。

    “奥?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相信姐姐。”任平凡说道。其实任平凡确实相信了红颜,但却不是因为任平凡相信红颜,而是任平凡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从红颜的眼睛里看出了肯定,从红颜的上感受到了那种长期处于大家之中的那种气质,再联系自己的所见,所以,任平凡得出了结论,并且相信自己得出的结论。

    “咯咯咯咯~~”又是一阵笑声,红颜其实知道,任平凡并不是相信自己,但是也没有说破,而是继续说道,“既然弟弟相信姐姐,那弟弟有没有兴趣听听姐姐的故事啊。”

    “愿闻其详。”任平凡说道。

    经常挂在脸上的笑容从红颜的脸上消失了,沉思了一会,仿佛是在整理思路,红颜鲜红的嘴唇里慢慢的传出了声音。

    “我有一个父亲,在我的记忆中,我没有见过母亲,父亲说母亲再生下我3年后,就被杀死了,至于怎么死的,父亲没有说。

    在那时的我心中,父亲就是天,什么事只要有父亲在,就没有难的。尽管父亲陪自己的时间不多,但我知道,父亲很忙,然而,就是再忙,父亲也总是想方设法地找时间陪自己,让我开心。

    那年,我20岁,我还记得父亲临走时对我说的话,他说,回来之后就不干了,专心陪自己,在人类聚集地游一圈,顺便帮自己找个意中人。那时我还敲打的父亲的脯说自己不嫁,要陪父亲过一辈子。我还记得父亲那时笑看着自己,眼里满是满足。”红颜说到这里的时候,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丝笑容。

    “但是,父亲并没有实现他的承诺,他让我失望了。他回来了,但是,回来时却已经快死了,是他的队友带他回来的,他的队友说,在他临死之际,他就是硬着最后一口气,说什么也要回来,他说,他家里还有他一生的牵挂,他,放不下。于是,他被带了回来。

    回来之后,我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我,但是,还没等我叫一声‘父亲’,他就去了,嘴角带着微笑的去了,呵呵,呵呵,我知道,他,是幸福的,因为他最后看到了自己牵挂一生的我好好地,他,满足了。

    可是,独留下了我自己,我那时一下子觉得天塌了,世界什么都不重要了,我趴在父亲的尸体上哭了一天一夜,直到我昏了过去。

    当我醒了的时候,是一个艳丽的女人在照顾我,可是,那时的我已经没有了活着的意思,我很想追随父亲而去,但是,就是这个照顾我的女人开导了我,让我重新有了活着的追求与梦想。后来我才知道,她一直喜欢着父亲,父亲也认可了她,并且打算在这一次后将她介绍给我,可是,一切,都没了。”红颜的眼角已经流下了滴滴泪水,任平凡没有劝她,因为他知道,红颜此时需要发泄,需要排解一下自己已经压抑很久的心理负担。

    差不多5分钟后,红颜慢慢的坐下,看着地上的红地毯说,“那时一直在父亲羽翼下生活的我没有丝毫的生存能力,是这个女人教会了我如何去面对生活中所有的困难,如何在这个残酷的生存环境中活得更好。有一天,她对我说出了父亲的葬之地,这个地方有一个可怕的名字,叫做‘地狱十二窟’。她告诉我,父亲就是为了给我采到一种罕见的药物——天岚花才死的。她还对我说,父亲一直没有采到这种花,是父亲一辈子的遗憾,我,应该替父亲去完成这个遗愿。

    于是,8年来,我拼命地迫使自己学会任何东西,让自己快速的充实起来,努力地练习着,尽量使自己的功力得到提高,以便能够早实现这个目标,现在,我基本上已经有了父亲当年的实力,虽然有一定危险,但是我觉着,还是有一定成功的可能的。

    我想,你应该猜到我找你干什么了吧。”红颜抬起了头,看着任平凡说道。

    “你是想让我和你一起去?”任平凡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红颜点点头。

    “为什么是我,我的实力也不是很强。”任平凡疑惑道。

    “因为我相信你,完全彻底的相信你,凭我这些年的观察,你是唯一一个值得我完全相信的人,如果我看走了眼,那只能怪自己瞎了眼了。还有,就是你长得和我的父亲很像很像。这,够不够?”

    “还有,实力问题你不用着急。因为‘地狱十二窟’每10年才开放一次,因为在这时候里面的危险会降到最低,也只有在这时候我们才会有机会。所以,你有两年的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相信以你的天赋,冲破到紫武者应该不难。你,愿不愿意?”红颜眼中透着希冀的问道。

    任平凡没有说话,现在他的心里也是很难作出决定,不知道如何是好,答应有答应的好处,不答应也有不答应的好处,这让任平凡一时间也没有注意,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后,任平凡说道,“给我一点时间,等过些时候再给你答复,你看如何?”

    红颜好似早就料到任平凡会这样说,于是说道,”可以,不过,请你好好考虑。”表很是严肃,连以往的“弟弟”都换成了“你”。

    “我会的,那现在~~~~”任平凡脚步动了动,随即看向红颜。

    红颜站起,迈起小碎步快速走到房门前,打开门,说道,“走吧,我就不送了,今天很累,走时记得关门,我先休息了。”说完就走向了那张粉红色的大

    任平凡也没有再客,而是依照红颜的话走出去,然后关上门,慢慢走进自己的房间。

    坐在椅子上,任平凡静静地回想着红颜的话,并没有什么漏洞,说明红颜的话有一定的可信,到底答应不答应呢?时间一点一滴的慢慢流逝,当暮色降临时,任平凡终于有了决断,刚要出门去告诉红颜。

    “恩”一个甜美的声音顿时让任平凡已经迈出的一只脚收了回来,然后再次关上门,看向那个已经从铺上坐起来的异族美女。

重要声明:小说《未来辉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