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趁火打劫!

    不多时,秦怡芳踪显现。

    “你一直在等我。”秦怡徘徊很久,才下定决心,走了过来。

    来的路上,秦怡一直思量。

    “自己来了,就说明自己想那个混蛋。最可恶的是,那个混蛋怎么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来。要么他就在自己边,关注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要么就是一直再等。无论哪一样,都恩万千。让自己如何是好。”

    所以秦怡一路上走的很慢,而这第一句并未讲其他,随口问了一句。

    “没有,只是感觉到你该想我了,就出现了。”这完全是骗鬼的理由。但也算个理由吧。

    秦怡果然没有再问,因为他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来。

    “你真的能让我半个月内进阶归真境。”秦怡开口了。

    “你想在天才战上打败野狂人。”见识到野狂人的那一刻,秦穆就在盘算秦怡跟野狂人的对战了。

    “我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对方知道的已经超过自己的预想。

    “很多,比如”,秦穆没有说下去,但眼睛一直留在秦怡上。

    “你看什么。”秦怡马上意识到什么,又羞又怒。

    “没什么,好了。言归正传。现在的你对上野狂人机会不大。即使进阶,半个月后,最多五五开。还是在野狂人没有进阶的况下。”

    “只要能打败野狂人,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秦怡说道。这次大比,有着太多的惑。自己一定要拿到冠军。

    “代价很大,你付不起。但我想你师父会很乐意支付的。这上面是我要的东西,明天晚上,我在这等你。记住,我只见你一个人。被我发现其他人,一切作废。”

    盯着秦怡看了很久。最终拗不过她的倔强。将早已准备好的羊皮纸抛过去。上面是聚灵,本源,强化三个大阵的东西。虽然代价很大。但是秦穆相信那三大供奉会答应的。

    毕竟野狂人不是大秦王国的人,如果被下面附属国拿到天才战的冠军。大秦颜面尽失。最重要的事人心涣散。数十年后,只怕王权危矣。

    第二天一早,秦怡马上赶往王宫深处,那里,两个毛发皆白的老家伙正在讨论天才站的诸多事宜。

    这两人便是断水供奉跟无极供奉。昨天,庞云飞战败的消息传来,让两人一阵烦忧。秦怡有通行令牌,倒也没经多大阻碍,直接见到两人。

    “小怡,你是为昨天的对战而来。”秦怡尚未开口,水断痕便说道。

    “有个人想跟师傅谈笔交易。”秦怡开口了。这是秦穆教她说道。

    “什么交易。”水断痕一听便来了兴趣。

    “天才战五成夺冠的希望。这是酬劳。”秦怡恭敬的将那羊皮纸低了过去。

    水断痕一看之下,不骇然,对方还真敢开口。这些资源足以请动一尊人王高手十年效力。

    但事关国体,权衡再三,水断痕还是答应下来。只是将一众酬劳递给秦怡的时候,双手不停地颤抖。心头鲜血直流。这些东西,即使他也十分心疼啊。

    秦怡走后,两个老人脸上没有丝毫放松的表,反倒更加凝重。

    “水兄,你说那人真有本事让小怡半个月内进阶归真境。”庞无极问道。他们可是从钟神秀那里知道野狂人的真正实力。

    归真之下,堪称无敌,归真境界,也有一拼。

    “不知道,不过对方敢开那么高的价格。又这般无礼,想来有些手段。一切等天才战过后再说吧。我们的目标不能只放在王国天才战上。应该放在神川皇朝的天才战上。”水断痕眼露精芒,说道。

    “是啊,若是小怡真能成功,再加上野狂人。还有云飞他们,前三也不是没有希望。”庞无极也豁然开朗,如果能在神川皇朝天才战上拿到前三,一切都是值得的。

    “要是飞云也能成就归真境就好了。”庞无极不知足的叹道。

    其实秦穆这一次也算趁火打劫,没有这么多客观条件存在。秦穆的价格绝对不可能被接受。

    第二天傍晚,秦怡如约出现在老地方。而秦穆反复探查了一番,没有发现水断痕跟其他高手的踪影,才接过东西,布置了一个有一个大阵。

    这些羲口中最基本的大阵,让秦穆耗尽了十三次精神力抽空才堪堪布置成功。

    但感受到那磅礴的能量,秦穆便觉得一切都值得。

    “你每天在这本源大阵中感悟四个时辰,在聚灵阵中修炼四个时辰。两个时辰练习《断浪斩》,两个时辰睡觉。断浪斩只有一招,我每天都会为你演练一次。有不懂的地方尽管问我。我一直都在。”秦穆说完,留下断浪斩的修炼法门。独自修炼去了。

    元石是有寿命的,当然大阵也是有寿命的。秦穆现在是穷人,可浪费不起。

    “断浪斩,关键在一往无前的气势。实则是两败俱伤的招式。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用。”

    秦穆一遍演示断浪斩,一边嘱咐道。若非为了十足的把握,秦穆真不想教秦怡这一招。

    当然,秦穆绝对不会让秦怡如此施展断浪斩。

    聚灵阵的另一边,秦穆开始了护心甲的锤炼。要挡下野狂人的全力一击,秦怡上的银丝甲可不行。

    前世秦穆岁一心问武,但炼器炼丹还是颇有涉猎。虽不算顶级,但现在还是够用了。

    唯一的问题是秦穆现在实力太低,就算有大阵辅助,也要浪费不少时间。

    足足七天的文火雕纹,武火锻金,护心甲总算有些样子了。

    “呼,终于进阶凝元中期了。应该更有把握定胎了吧。”

    秦穆微微突出一口气,说实话,这几天他比秦怡更忙。一边修炼,一边炼器。还要指导秦怡。不过在秦穆眼里一切都值得。

    炼器一道,成胎才是关键。神兵利器的加成异能都是在这一步形成的。

    “循环造化,生生不息。”胎成那一刻,秦穆疯狂的涌入自己的精元力。夹杂自己连绵不绝的水之意境,器胎形成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漩涡。雕刻其上,护心甲的样子也渐渐显现出来。

    每一道漩涡都包含连绵不绝的意境,拥有削弱攻击的作用。

    漩涡越多,防御越强。但现在的秦穆因实力所限,七道已是极限。

    “哎,实力真的是关键。”秦穆再次感慨到实力的重要。经验只能让你比别人强两倍,五倍,十倍,最多百倍。可是百倍之后,你依旧不敌。

    “不过算不错了,至少能挡住野狂人七次攻击。”秦穆满意的自语道。

    “哼,还差的远呢。”这丝不和谐的声音,必定是只懂睡觉的羲了。

    “你有什么高见?”秦穆问道,说道经验,这家伙虽然忘记很多,但还是有很多可取的地方。

    “我问你,一件神兵最重要的是什么。”羲不客气的问道。

    “功效。神兵只是一个道具,用来增强本实力的。功效越强,对主人帮助越大。”

    “那阵法是干什么的。”羲这一问到时给秦穆提了醒。阵法盗取天地,如能加在武器之上,威能更甚。

    加诸的大阵越强,威能越强。只怕越阶挑战也非难事。

    “你有办法将阵法加诸到武器之上。”秦穆问道。

    “没有”,羲这一句差点把秦穆气死。

    “不过,《造化升仙决》应该有,等你练到后期,阵法等级上去了。应该就能办到了。”羲十分认真的说道。

    “你不等于没说。”秦穆没好气道。本以为自己找到了新的门路,财源滚滚,原来只是一场空。

    “睡累了,出来透透气。别激动。”羲俏皮道,接着再次消失在秦穆的意识里。估计继续沉睡了。

重要声明:小说《永不称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