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才云集

    “听说了嘛,阁内来了个狂人,决斗台上,无人撑过一招,连克鲁师兄都败了。”路旁两人嘀咕道。

    “真的?那克鲁师兄号称这一辈前百强,一招都败了。这人也太强了。只怕有这前十的实力。”另一人分析道。

    “什么前十,刚刚蓝岳师兄也败了。而且十招之内。蓝岳师兄,那可是拥有冲击前十的实力啊。”突然又一人掺进一句。

    “快去看看吧,庞云飞师兄上台了。”一道人影飞奔而前,招呼三人道。

    “我们也去看看。”秦怡本来不感兴趣。但听到庞云飞三个字,还是调转了方向。朝决斗台走去。

    “姐姐,似乎对那庞云飞很感兴趣啊。”秦穆笑道。

    “怎么,吃醋了?”秦怡一点都不吃亏,马上让秦穆无言以对。

    “好了,别不高兴了。那庞云飞不过是姐姐一个对手,无极供奉庞无极最具天赋的孙子。这届天才战,我最大的对手。”秦怡解释道,仿佛真的怕秦穆吃醋。

    秦穆二人来到时,庞云飞已经站在台上。一袭白衫,飘逸潇洒。一把长剑,寒光四。隔着剑鞘,都能感受到他的不凡。

    而庞云飞对面,一高接近两米,赤膊上,爆炸的肌宛如丛林凶兽。尤其一双眼睛,深邃,凶残,带有血腥。

    只一眼,秦穆便知道这是个从杀戮中爬出来的人物。这等存在最是可怕,尤其是现阶段。面对没经过生死洗礼的天才。越阶挑战,再寻常不过。

    两人立于台上,一个如出鞘的利剑,锋芒犀利。另一人则如远古凶兽,冷血残暴。

    “能挡住我的气势,你很不错。”庞云飞自信的说道。

    秦穆微微摇头,以他的眼力,两人高下立判。庞云飞跟秦怡差不多,而野狂人,归真以下,堪称无敌。当然秦穆这个变态除外。

    野狂人没有说话,踏前一步,就是一拳。看似普通的一拳,实则劲由下而上,层层传递,层层压缩。

    一拳打出,如排山倒海。给人泰山压顶的感觉。

    土之厚重,看来在天地玄妙的领悟方面,他也要胜过姐姐一筹。除非秦怡进阶归真境,否则真的没什么希望。

    “来的好。”庞云飞虽然表面上蔑视对手,但时刻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当下也不敢大意,拍出一掌。

    “万金手”,暗含金系至刚之道,可惜庞云飞只学了点皮毛。否则这一击还真有可能占据上风。

    “轰”

    拳掌相交,个字退后半步。此时战斗经验便显现出优势了。

    野狂人脚尖着地,便将力道全部卸掉。只一顿,便立刻打出第二招。

    跟之前一摸一样的一拳,却更加威猛凶悍。这样的拳法一拳重过一拳,打击的不止是对方的体,还有对方饿意志。

    而庞云飞脚心着地,便失去了先机。但他好歹也是不世天才。经过无极供奉细心的指导。高阶武极不少。猛然反击到。

    “劫金指”秦怡呼道。这劫金指是无极供奉的成名绝学之一。需要很高的感悟,那岂不是说对方超过自己来了。

    果然,高阶武极就是高阶武极。这一击不但破掉野狂人的攻击,还在其上留下一个血洞。

    这一击让台下众人一阵欢呼。自野狂人来了之后,他们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兴奋。谁说我们王都无人。野狂人再狂,不世也输了。

    若是常人,早已认输。可是野狂人不是常人。

    下一刻,野狂人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能让我受伤,年轻一辈中,你算个人物。不过下面,你要做好死的准备。”野狂人终于开始发狂了。

    “还有你们,最好找个人王境的存在。战野出鞘,也可就控制不住了。”野狂人无视了庞云飞的存在,面向监理台上一众归真境的导师说道。

    “这家伙太狂了,明明输了,还要逞威。”台下,一阵怒骂,主场优势显现出来。

    “这家伙明显有恃无恐,到底还有什么底牌。我终究实力不够,看不出来。若是那家伙,也许能看出一二。”秦怡自语道。随即又摇摇头,怎么会无缘无故想到那家伙。

    “野狂人背后的战刀通体血红,跟周融为一体。显然到了人兵合一的境界。一旦出刀,实力至少提升一倍。”

    一个声音传进秦怡的耳朵里。

    “谁,是你。”秦怡下意识的问道,待看清来人后,又是一阵震惊。没想到这位也来了。

    一男子出现在秦怡跟秦穆前,两手空空,却有着一份说不出的淡定。

    “什么人兵合一,反正她先出兵器,就说明他的实力在庞师兄之下。”一庞云飞的铁杆粉丝,争辩道。根本不顾来人份。

    旁边立刻有人向看白痴般看向他,不过被他直接无视了。

    “出刀的野狂人才是真正的野狂人。”又一玉面书生打扮的人物走到秦穆这边,开口说道。

    “狂人兄,出手吧。有我在,你伤不了庞师弟的。”之前那男子说道。

    庞云飞那个气啊,怎么好像自己完全是个等着失败被人救的人物。

    刚发作,待看清来人,饶是傲气的他,也不得不将怒火压下。

    “钟师兄,你确定小弟一定会败。”庞云飞虽压下怒火,却依旧不服气的问道。来人既然这么说,打不打都没意义。

    “不一定,”这句话让庞云飞心中一喜,原来对方还是肯定自己的实力的。

    “但我确定,生死相搏,你一定会死。”在他眼中,讲胜负只是弱者的行为。只有生死才是强者之路。

    “庞师兄,钟师兄都这么说了,认输吧。”秦怡笑道。嘲笑,开心各自参半吧。秦穆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姐姐居然会用激将法。

    但庞云飞也不是傻子,没有上当,潇洒的飘落下来。反正,真正的对决,就留在天才战上吧。

    “钟师兄”三个字一经喊出,来人的名字一经呼之出了。

    钟神秀,五年前天才战的第一人。十八岁的归真强者。最有希望二十五岁之前进阶人王的存在。号称大秦近五百年来最强的天才。

    秦穆再此人刚出现的时候,便暗暗打量此人,二十三岁,只怕已经是货真价实的人王境。这份天赋的确远超秦怡。

    即使有自己帮助,没有奇遇,秦怡能否超过这个成就,还是个未知。

    “狂人兄,一起喝一杯如何。”钟神秀的行为让众人再次跌破眼镜,如果有眼镜的话。

    野狂人是来踢馆的,可是看钟神秀的态度,怎么像自家人一般。

    野狂人也没有拒绝,便跟着钟神秀离去了。

    至于秦穆的功法,只是走了个形式。不得不说秦怡这个姐姐真是没话说。一切都安排好了。

    一本《怒海磅礴册》,一本《断川分流击》,都是相当不错的东西。让秦穆装起来更有底气。

    秦穆跟秦怡离开的时候,恰巧碰见彭丽雅,但秦穆仿若未见。虽然此女也有些姿色,但绝对比不上秦怡。

    在彭丽雅跟一种同伴惊奇的目光中,秦穆跟秦怡昂首的离开了。

    这一刻,秦怡终于觉得,秦穆失忆并不是件坏事。

    将秦穆送回家中,秦怡再次离开了。

    依旧是那无人的角落,在黑夜的渲染下更添几分风

    秦穆后发先至,早早等在此地。

重要声明:小说《永不称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