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帝王之家

    “大哥,你输了。”拔的子,英俊的面庞,挂着邪邪的笑容,怀中搂着梦寐以求的美人。一切都尽在掌握。

    双手在美人上不安分的肆动,充满挑衅的味道。

    因为怀中正是他的大嫂,平时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此时还不是乖乖倒在自己怀里。任凭自己为所为。

    至于依旧坐在龙椅之上的大哥,此时脸上没有任何表

    虽然早已习惯,但那也是他最痛恨的表。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从容,淡定总让对手生出莫名的恐慌。

    但现在他自信没有任何纰漏,他要证明给他那死鬼父皇跟千千万万的子民看,他要胜过他这个大哥。

    “嫂子的子真软啊,难道是水做的。嗯,真香。”嚣张男将鼻子,仅仅靠在美人的脸颊,陶醉其中。

    “听说嫂子还是处女,是不是大哥那方面有问题啊。不过放心好了,今晚,我会让你变成真正的女人。哈哈哈。”

    他再次叫嚣道,双手更加肆无忌惮,而怀中的女人也极为配合,发出嗔。

    两人似乎今天都一定要让上面那个男人露出第二个表

    “王位真的那么重要?”对面的男人依旧没有丝毫表,淡淡的问道。仿佛是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当然,登上王位,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有女人。”最后一句,他的手更加用力,使得怀中人的呼吸一阵急促,脸色微红,更加人。

    “既然如此,这个王位我就让给你。”男子慢慢离开王座,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

    没有显露半点实力,只是淡淡的扫向众人。

    但仅仅目光,便让下面那些经百战的强者纷纷后退,几个意志不坚的人双腿发抖,几倒下。

    唯一没有动的,只有嚣张男跟他怀中的美人。但此时也齐齐变色。

    “准备发动十方俱灭,十方俱灭。”嚣张男终于不再嚣张,也顾不得怀中的美人,向后飞掠而出,嘶吼道。

    他也是不世强者,然此时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自己这个大哥的实力。只怕比自己强出不止一筹,现在唯有十方俱灭才能彻底毁灭他。

    否则只要有一丝机会,他这个大哥绝对可以卷土重来,让自己永世不得翻

    “你的至尊霸王术还没练到家,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至尊王者道。”那上位男子终于动了。

    大手一挥,一条金龙凌空奔出,带着无可住当的气势,一往无前。

    “拦住他,拦住他。”嚣张男此时远没有了之前的从容,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同时双掌交错,不断的将前的人推出去,当做挡箭牌。

    此时他也有些后悔,将全部高手放在外面,准备十方俱灭大阵,忽略了自己能否挡住这个大哥的追杀。

    金龙气势强横,所过之处,气劲披靡,前高手,纷纷化为血沫。

    “轰”“轰”“轰”“轰”“轰”“轰”······

    毁灭的白芒骤然冲天而起,十方俱灭,片机不留。

    整个皇宫,全都化为尘土。皇宫之内,没有一丝生机。

    ······

    “茫茫天道,终有一线生机。看来我的推算没错。”蒙天放深呼了一口气,却发现扎心的痛楚刺进了他的灵魂。

    “怎么回事。”蒙天放大惊。根本感觉不到体的存在,只能感觉到钻心刺骨的疼痛。

    “小穆,你醒了。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啊。”声如幽谷黄莺,婉转清脆,在蒙天放耳畔响起。

    来人淡绿色的长裙及地,杏面桃腮,眸含水,眉目如画,云髻峨峨,配上那纤柳细腰,宛如仙女下凡,而一动,又带有几分英气在里面,更添其神韵。

    “你是谁”,蒙天放确信,自己从未见过此人。此等美人,见过一面,绝无忘记的道理。更何况,蒙天放本就是过目不忘之人。

    “小穆,你没事吧,我是你姐姐秦怡啊。”那女子顿时花容微变,关切之意尽显无疑。

    蒙天放确信女子句句出自真诚,做不得假。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自己占据了别人的

    回想起先前种种,现在况也算合理。蒙天放唯有笑笑,也不解释,就当自己失忆吧。

    强忍着剧痛,蒙天放探查全,还是发现了点惊喜。一丝微弱的精元力,虽然很是微弱,但足以支撑蒙天放暗自运转生生造化诀了。

    生生造化诀运转开来,蒙天放上的痛楚减轻了不少,一个循环下来,体也明显感觉到生机。

    生生造化,暗合天机。阳互转,生气盎然。有枯木回,白骨生肌之奇效。是蒙天放家传功法。

    若非如此,蒙天放也没把握让这体恢复过来。

    十天眨眼即过,听得多了,蒙天放也大约了解这具体本名叫做秦穆。而每天来照顾自己的女子便是秦穆的姐姐秦怡。

    两人是大秦王国平朔王秦天傲的子女,只是姐姐秦怡号称绝世天才,而秦穆连表现平平都算不上。

    平朔王是大秦王上的第二子,战功显赫,武道非凡,智慧超群。大有凌驾于太子之上的趋势。

    得知这个讯息,蒙天放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自己刚刚因为帝王之家,兄弟之争,失去了一切。

    老天留下一线生机,让他再世为人。却又留下了几乎同样的局面。

    “天道无常,难道真的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这一局蒙天放也有些看不透了,毕竟跟天对弈,赢了一局已是侥幸。妄想局局都胜,不如自杀来的实在。

    而秦穆受伤的原因一直被秦怡讳莫如深,蒙天放也颇为无奈。

    十天时间,蒙天放没有再见到第二个人。连个下人也没有。凡事都是秦怡亲力亲为,让蒙天放一阵悸动。

    “既然重生,我就做一回秦穆吧。”蒙天放吐了一口气,就要忘掉以前种种。蒙天放这个名字,就让他随那些往事归为尘土吧。

    另外一个原因,蒙天放居然不想看到秦怡因失去弟弟伤心。一念及此,蒙天放微微摇头,自嘲般笑笑。

    蒙天放,现在应该叫秦穆,将十天来秦怡的只言片语串联起来。

    确信,这已经不是自己原来的世界。原来的世界虽不说每一寸他都了若指掌,但也算博古通今,知之甚祥。

    更何况天地间充斥的能量都有所差别。

    这个世界能量狂暴,适合战斗,却不适合修。而原来的世界气息悠长温和,慢慢洗涤,拥有延年益寿的功效。

    当然,在能量纯度上,基本相当。顶级武力,应该相差无几。

    也就是自己还可以恢复到之前的巅峰状态。甚至追求更高的境界。当然这些都是秦穆自己的猜想。

    按照秦怡的说法,这个世界的武者分为初阶武徒跟高阶武徒,之后就是原胎武者,分为凝元境,气旋境,归真境。

    再往下就是人王,地灭,天行之境。上面还有一层境界称为脱星之境,这等强者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平山填海不在话下。当然那只属于传说。

    而秦穆这具体,今年十五,属于高阶武徒,刚刚产生一丝精元力。这还是在秦怡无数天材地宝的堆积下才办到的。所以真的连普通都算不上。

    别人没骂他废物,完全是看在秦怡的面子上。

    而秦怡,天赋号称大秦王国这一辈前五的存在,年仅十八,已经是气旋巅峰的强者了,号称最有希望在二十岁之前进阶归真境的天才。

    拜在大秦三大供奉之一的断水供奉水断痕门下。就连其父秦天傲也要给她几分面子。

    秦天傲妻妾成群,子女遍地,但最有出息的偏偏是秦怡这个女儿

    而秦穆则是秦怡同父同母的亲弟弟,而其母早就过世,小时候两人受尽冷眼,相依为命。直到秦怡展现出惊人的天赋,况才有所改观。

    因此,秦穆自然水涨船高,待遇自然比其他兄弟好得多。这是别人嫉妒却又无可奈何的事

    秦怡曾放言,平朔王府,她只认秦穆一人。谁敢动秦穆,必屠他全家。

    如此维护下,就在秦怡闭关几天,秦穆还是出事了。

    秦怡本想直接杀上门去,给秦穆讨回一个公道。但最终因为心系秦穆的伤势,无暇他顾。

    但所有了解秦怡的人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片刻宁静。

    “小穆失忆了,也未尝不是件好事。至少他不必再想着那个女人。以后就不会受到伤害。”

    秦穆睡下,秦怡独自立于头,看着秦穆那英俊的脸庞,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从小到大,喂有在秦穆面前,她才能露出笑容。在外人眼里,她永远都是座冰山。千古不化。

    而最近两年,秦穆仿佛被那个女人下了魔怔。让自己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过笑容了。

    “小穆,你放心吧,我一定替你讨回公道。就在明天,我会让那个女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秦怡声音虽小,还是传进秦穆的耳朵。秦穆的假寐只是不想让秦怡伤心。

    而另一边暗运生生造化诀,巩固自己的精元,改造自己的体。

    这具体,唯一的好处就是营养过剩。虽然看似孱弱,实则血内敛,暗藏不少力量。只是有些不均衡而已。

    而现在,秦穆借用生生造化诀,将这些力量吸收,转化成精元力,在回馈到体其他地方。将体重新改造一番,达到一种平衡的地步。

    体是一切的根本。一具好的体,不仅修炼事半功倍,而且在战斗,养伤,感觉等方面都有远超常人的表现。

    所以秦穆现在最大的任务不是修炼,而是将体改造成自己满意的地步。

重要声明:小说《永不称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