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姑射仙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凝碧崖 书名:蜀山阮征传
    等阮征赶回原来大,却见此时外众人都已经不知道去向,只有门口有两位材威武的大汉,穿金甲,持长戈,站在门两边守卫门户。

    他心中倒是一楞,所是就此进,径直去取宝座下所藏的天书,凭他所知,座上尚有法术封锁,虽然根本无法伤害于他,但若是闹出什么响动,那岂不违背了来意,看来得想个什么法子引开这两个蠢货才好?

    不过转眼就哑然失笑,自己怀几件至宝,又精通先天五行遁法,怎么还如此愚笨,想径直从洞口进入取走天书,最好的法子当然是效法杨谨师叔在桥山黄陵,施展地遁之法,直接进入洞中,取圣陵二宝的事,根本不用理会那封锁洞口的法术。

    而且改上为下,由地下进入,纵使触发洞中的法术制,就凭这里的这里九流法术,也断然看不出踪迹。

    当下形一晃,就飞数十丈开外,寻了一个僻静无人之地,手挽灵诀,无声无喜就朝地中钻去,不过为了小心起见,所施展又不是真正地遁之术,所以将速度放得极慢,约过了一株香的功夫,才从地下来到刚才的大所在,不敢大意,一面停止住前进的遁光,一面功凝双目,朝前方望了过去。

    他此时已经深入地下数十余丈,只见目光所到,前面石质却凝结起来,稳稳还有一片青色烟光缭绕其上,他不心中一笑,道:“这等区区反七煞法,也能起事?”

    话刚说完,就觉有些不对,虽然那毒龙尊者法力不是很高强,但毕竟也是一方宗主,能与绿袍老祖齐名,这样的法,岂会让他看不出踪影,那当然是另藏玄机才是,当下仔细一观,这才发现这法虽然不强,但中间尚留有另外一层奇怪的光色云光,将那片青色烟光层层包裹,若是一不小心,破了这反七煞法,定然引发另外一层法,到时结果却是难料。

    阮征心思灵动,一转眼间就想出两个法子,一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还是按照原来法子,径直破而入,取了天书就走;二是装成来救方才那女子的高人异士,故意在大上弄出些烟光出来,再同时潜入内,取走天书,那时候纵使触发什么埋伏,就凭那西川八魔的法力,也分辨不出真假,只是此法尚需要一个帮手才成。

    轰地一声轻雷响过,只听头顶地皮微微一层触动,随听一个清丽的声音在上空远远喝道:“妖贼,还不交出所掠女子,本姑娘饶你们一条狗命!”

    “好大口气,无知丫头片子,居然敢闯我青螺仙宫,今就让你来得去不得!”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旁边传了下来。

    “姑娘究竟是何人门下,居然误听谣言,来我青螺生事,可否报上姓名来历,以免我等几兄弟错伤故人子弟!”另外一个略为柔的声音道。

    “本姑娘坐不改名,行不改姓,乃是武当掌教半边师太门下弟子林绿华,你们若是识得厉害,快快给我将那女子交出,本姑娘可既往不究!不然,休怪我的金牛剑无!”那清丽的声音脆生生地答道。

    “二哥何用跟她这么多废话,现在大哥正好不在,他既然送上门来,我等岂有不享用的道理!区区武当门下,难道我们西川八魔就怕了不成?”刚才那沙哑的声音沉声道。

    “就是,三哥所言无差!”另外一个声音翁声翁气地道。

    阮征在地下一听大喜过望,现在既然唯一知道天书底细的大魔不在,外面又有武当弟子生事,正是天赠良机,就此取了天书,纵使触发法埋伏,凭上面的几个脓包,也万难看出有异,那可是神不知鬼不觉。

    此时不取,更待何时!

    当下再无犹豫,伸手一扬,一道寸许长的金光脱手而出,光色强烈,蕴而不吐,刚一到那片青色烟光之上,只听波地一声轻响,那片青烟连带当中的那层光云,犹如汽油着火一般,尽数引燃,只闻鼻中一股腥气一闪而隐,地中已经洞开一个尺许方圆的洞口。

    此箭亦是一件异宝,本是天府金箭,威力虽然不如他那天璇神砂如此妙用无穷,但也是一件神兵厉器,非比寻常,等闲飞剑,被之一触就化为飞灰,要是换成方才所见八魔的剑光,简直可是不堪一击。

    他见封锁法被这天府金箭所破,将手一招,收转箭光,跟着催动足下遁光,一晃就从那尺许宽孔洞中飞入,刚一进去,就见满洞俱是金光,光华起处,正是当中石案上供着一个七八寸长、三寸来宽、寸许来高的玉匣。

    阮征认出那石匣所放金光正是玄门仙法,应该是那魏枫娘想强行打开石匣,却引发封锁的法,才造成如此异样,也怪不得八魔要将它深藏此处,原因则是根本无法遮蔽匣中神光。

    他左手微扬,中指所戴的一个铁环顿时脱手而出,环中所收天璇神砂,立刻化为千万朵五色星光,激而出,将那个石匣团团罩住,一裹一卷,满洞金光顿收,整个石匣被他发出的天璇神砂包裹得严严实实。

    不过他深知自天璇神砂的功效,见此全力发挥之下,都只能将石匣中的金光裹住而无法消灭,可见前古仙人的制法术厉害到什么程度,所幸此匣不大,携带方便,不然要是带着一个若大的铁箱巨柜,遁空飞行,岂不是要招惹无数人生疑旁观?

    他心中一动,手挽灵诀,张口朝空中那片五彩星光一喷,口中低喝一声,只见空中那片五彩光华顿时凝固起来,渐渐化为实质,眨眼之间,就笼罩在那石匣之外,化成一个铁匣,将那天书经函包裹在其中,然后贴藏好,再施展仙法,幻化出一个同样大小的石匣放在石案之上,再从原路退出,又施展土遁之法,将方才所破的石壁修补还原,这才从地中遁出百十丈,钻地而出。

    刚一冒出地面,只见谷中剑光冲天,四五道黄色光华围着一道金光,正绞成一团,只见那道金光已经涨至数十丈长短,宛如游龙一般,满空飞舞,将那四五道七八丈长短的黄光裹在一起,一点不落下风,只听满空金铁交触之声,响彻整个山谷。

    而此时一位婷婷玉立的青衣女子凌空虚立,在一片白光护之下,手指空中金光,与众人相斗,神色虽然矜持,但阮征眼光高明,知道此女应该是是十分紧张,所以才会如此错失很多取胜机会,轻轻放过众人,尽管剑光厉害,却一时间也奈何不了那五道黄光。

    阮征一见,认出那道金光正是半边老尼仗以成名的金牛仙剑,乃是武当镇山之宝,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一想到镇山之宝,心中就有些好笑,的,蜀山中的镇山之宝何其多也,一座山至少有几件镇山之宝,其中优劣之分,简直可以相差十万八千里,不过凡是能当得镇山之宝四字的,那足以说明在那座山中,地位也是不低。

    阮征眼光过处,才看出那位自称林绿华的武当弟子,容颜之美,乃是生平罕见,整个人俏立在重重包围之中,不特没有露出胆怯之色,而且英气露,容光焕发,犹如瑶池仙娃下临凡世,美艳之中,别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清丽高华之气。

    围攻他的几个跳梁小丑,则是看得心旷神怡,若是不亲眼所见,简直不相信人间会有这等绝色佳人,一双眼睛,都齐睁睁地望朝面前的玉人,口中就差口水没有流了出来。

    阮征略望两眼,就知道此女光此一剑随,就无败理,他还是乘机先去将那来时看见的女子救走,再与林绿华会合,一同遁走了事,要不然多做纠缠,反而坏了自己的计划。

    当下依然还是隐赶去前面所见的那个院落,只见院中房门紧闭,没有一丝光烛灯火,而东厢之中,则传来阵阵碎响。

    他现出形,推门而进,只见屋中有四位年轻貌美女子,正挤在边,抱成一团,而窗边则站着那位侍女,正拿着一双妙目,朝窗外光华飞腾之处望去,脸上满是羡慕的神色。

    四女见房门被人推开,心头更是害怕,不由得惊声叫唤起来,阮征自然知道此时屋中光影暗淡,四女没有他的本事,自然无法望见他的容貌,当下朗声道:“几位姑娘无须惊慌,我是来救你们出去的,你们只要立定不动,我自然有法子将你们救走。”

    四女听他语音清朗,彬彬有礼,听上去悦耳至极,仿佛无形之中有巨大的感召力一般,不由得一下信了七八分,方才所见那绿衣女子好似胆子最大,上前两步,透过穿门而入的月光和远处闪动的光华,才看出面前站着一位俊秀无比,器宇轩昂的少年,楞了一楞,刚想好的言语顿时不见了踪影,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何方小贼,胆敢闯入仙府,还不快快逃生,本姑念你年轻轻轻,不忍你白白送了命,还不快块离开。”原本站在窗前的侍女此时也看清他的容貌,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说时还不住打出手势,让他快快离开。

    “姑娘在魔窟,依然尚存一丝善心,那我也破例救你一次,与这五位姑娘一道走吧!”阮征微微一笑,丝毫不领此女的分,被他容颜所摄,大动芳心的女子,他几生中见识了无数,对此倒是大有经验。

    说时顿了顿,重又开口问道:“姑娘可知这里还有其他被掳来的女子吗?”

    那侍女摇了摇头,等发现不对时,已经是来不及了。

    阮征目光一闪,眨眼就知道此女摇头之意,应该是此地没有被糟蹋的女子就有眼前四个,而其他屈服在威之下的却不在此数之列,但他此时也是心有未逮,只得由她们去吧,不然多位师长都知道此地之事,也并不出手相救,也是因为时候未到也。

    若是天下修道之人都忙着管这尘世间的不平之事,那天下间的不平之事何其多也,就是天下仙人再多上十倍,也管不过来,所以一切也是随缘而动,遇到则是伸手相助,如是不遇到,也就拉倒。

    毕竟,正邪相生相克,乃是天数所定,并非他能改变的。不然,我佛慈悲,早已度遍天下众生,又怎么会有现在的万丈红尘?

    阮征伸手一卷,飞出一道金光,裹住屋中五女,化为一片金云,就朝屋外飞去,一到外间,就朗声叫道:“林师妹,人已经被我救出,我们一道走吧!”

    说完,一指足下金云,就径直朝林绿华飞了过去,金云朝着她的那片白光一合,就卷着她的躯,朝空中飞去,晃眼间就飞至山谷上空,阮征见后面的几道光华尚为冲天而起,复将手一指,金云就带着一片霹雳破空之声,起在空中,朝东南方向腾空直去,转眼就掠过数十座山头。

    阮征再将手一晃,云光连带空中的破空之声,顿时隐去。

    林绿华先前见他出现,足下金光乃是玄门正宗路数,知道是来了强力帮手,而且又见所寻之人被他救来,也是心中一喜,这才慌忙运转体内真气,收起空中的金牛仙剑和护宝光,等一收转之间,就见这片金云已经飞出几十里外,道法神通,尚在本门大师姐照胆碧张锦雯之上,而且所用路数,倒与恩师所说的峨眉玄门正宗一脉相似,只不过却未听几位交好姐妹谈起此人,倒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而且此人容貌俊秀异常,简直生得比女儿家还要生得貌美,好似在什么地方听说过此人,但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林绿华虽然心中念头千转,但面上却是平静如故,举手一礼,道:“道友不知道是峨眉哪一位前辈门下,看来如此眼生,小妹今生初返师门,所识峨眉道友无多,仅与云霞两位姐姐见过一面,其他道友,尚未相识,还请教道友高姓大名。”

    说时,那绿衣女子却是满脸羞愧,朝林绿华望了过来,尽管见空中飞行迅速,外白云弹指而过,不由得有些害怕起来,刚一转头朝同来的四女望了过去,才见那四人比她还要不如,若不是四人相互扶持,恐怕早已经吓得软了下去,哪里还站得稳体?

    阮征这才想起林绿华的来历,想了一想,道:“小弟姓阮,与峨眉渊源深厚,自来历,此时还不便透露,还请姑娘见谅。”、

    说完,暗中运用峨眉嫡传的传音入密之术,将声音聚成一条细丝,送到林绿华的耳边,轻声道:“小弟阮征,乃峨眉弃徒,前生曾在令尊凌真人座下,见过姑娘一面,只是姑娘现在已经转劫重生,前生之事未曾记得,所以自然不知道我的来历。此时小弟所救五人,中有一女并非正人,只是良心尤存,小弟才破例相救,等下等小弟将五女安顿妥当,再与姑娘详谈如何?此中不便之处,还请姑娘见谅。”

    林绿华听他施展法术,传音相告,心中倒是半信半疑,不过见他所用法术正是恩师所说的玄门正宗,路数更是与自家所学的太清仙法一个模样,只是精微之处好似尤胜一筹,天下间只有峨眉才是这般光景,倒不似做伪,不过知道此时有五女在侧,一定不会明说,当下也不再问,反是改口道:“还请阮兄将遁光停下,等我问明几位姐姐的出之所,也好借道友之力,将她们送去,不然道友功力如此精纯,瞬息千丈,要是跑远了,岂不要费事再行折往?”

    阮征哈哈一笑,道:“姑娘不说,我倒是忘记了此事,那请到前面高峰一谈如何?”

    说完,就伸手朝前一指,几人就无声无息地落在一片山坡之上,林绿华才朝几女问明他们的来历住址,除了那绿衣女子问死都不开口外,只是紧紧拉着林绿华的衣袖,生怕她飞空遁走一样,其他四女倒是各说了自家的来历住址。

    林绿华一听,却是露出几分难色,这四女除了那侍女全家已经尽数被青螺谷中恶人所杀外,其他三女分布在云贵川三地,若是往来送转,就算阮道友法力高强,也得辗转几,方能成事。

    方拿着一双妙目朝阮征望了过来,心中虽然有几分提他为难,但却又有几分好奇,想看看这位俊秀男子能想如怎么样的法子,将几女送转。

    阮征见林绿华望了过来,目光中露出一丝调皮的神色,在那双黛如秋水的双眸中一闪而隐,又见那绿衣女子拉得她如此紧法,心中突然涌起一个荒谬万分的想法,好似曾经记得此女的多世侣,已经为她缘故,特转世变为女儿之,不愿意再耽误了她的功行,也不知道所记是否有错,要是没有料错的话,那绿衣女子恐怕应该是她的前生侣(武当异人传),这个不正是……古代版本的百合吗?穿越者所必收入**的绝佳对象哦!

    不过他马上将这个想法抛在九宵云外,脸上也是微微一红,为他如此邪恶的想法汗颜不已,看来多了一世的记忆,也是有利有弊啊!

    林绿华却只当是他面皮薄,慌忙收转目光,自家的俏脸上也是不由的有些红晕泛了出来。

    阮征想了一想,面色恢复正常,轻声道:“此地距离成都甚近,听说优昙大师门下弟子玉清师太在城中辟邪村中修行,不如我们二人将这五女送去,再由师太出面将几女送转家乡,也远胜我等两人驾驶剑遁,飞空千里,惊世骇俗的好!”

    林绿华经历无多,不过也觉得是上上之策,当下就点头答应,笑道:“一切就依道友所言就是,只不过小妹今生尚为去过成都,还请道友领路就是。”

    阮征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苦笑道:“小弟也是听人说起,其实并不知道具体所在,不如我们先到成都,请姑娘暂时照看这几位姑娘,小弟先去打听清楚再说。“

    林绿华也是觉得心中好笑,想不到两人都是不识路途,倒真是盲人骑瞎马,都是两眼一摸黑。

    话一说完,那紧拉着林绿华衣袖的绿衣女子面色微微一变,抬头望了两人几眼,突然开口道:“我认的那个地方,只要两位大仙答应小女子一个小小条件,小女子就带你们前去。”

    阮征见她那副模样,心中更猜测到了几分,笑道:“姑娘请带路就是,要是我们二人能办到,自然答应。”

    绿衣女子精神顿时大振,道:“仙长可说话要算数!”

    阮征叹息一声,道:“听姑娘口音,莫非是成都人氏不成?还请告之姓名来历,我等到了辟邪村外,自然将姑娘送至家中。”

    绿衣女子却一下间面色黯淡下来,摇头道:“我的家人早都死光了,再无其他亲人,只是我幼年倒是在成都长大罢了,去过两次辟邪村,所以倒认识路途。”

    其实她心中早已经打定主意,只要等寻到一个其他几女不在之时,就朝二女详细告之来历,恳请两人收为门下弟子,尽管她年纪轻轻,却经历家国破亡之难,纵使有忠心属下全力维护,但也小小年纪,就明白很多事,并非无知幼女。

    她自然看出这两位年纪轻轻的仙人不愿收留,不过那青衣仙女却是短短三内,遇见了两次,还曾拿言警告于她,只是她当时并未听在心中,才有后来之祸。现在两人言语中既然吐露出另外一位仙人的名字,那当然要看个明白才是。

    就算这两位仙人不愿意吐露来历,但眼前却是有位隐凡尘的高人神尼,当然是最好的投奔对象了,说不定将来还能因为神尼之助,重新见到这两位仙人。

    阮征见她衣物华丽,并非寻常人家所能穿戴得起,只不知是什么原因被那几个魔头掳走,其中想必另有隐,不过此时无法详察,而且他怀中尚存放有天书至宝,天璇神砂只能锢三数内,若是时间一到,天璇神砂恢复原来形状,两种宝气相互激,上冲霄汉,就不是他那片天蝉灵叶所能遮蔽得了。

    现在还是赶紧将此宝送到广西白象蜂凌师伯修道洞府内,才是正策,只要少了五女累赘,就凭他两人的法力神通,不用半,就能赶到广西,也不用发愁宝光外泻,霞辉千里了。

重要声明:小说《蜀山阮征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