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广成天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凝碧崖 书名:蜀山阮征传
    他剑光迅速,不到一个时辰,就达到川藏交界的大小雪山边界,此时明月高悬,照得万里山河如同披上了一层银纱,分外美丽。

    放眼望去,只见足下高山耸立,连绵不绝,犹如龙蛇缠绕,远远望去,何止千百余里,除了山顶旦古不化的积雪外,更是寸草不生,飞鸟不至,哪里还能看得丝毫人影。

    他多生经历,但此青螺一谷却是从来没有到过,所以也并不知道究竟谷在何地,而且看此地形,就算想找人来询问也是没有任何可能,况且他又没有齐天大圣的神通,能念咒一招,就有土地出现为他指明路径。

    想不到堂堂神仙,也有找不到路,摸不到北的时候,他心中更是苦笑不已,不由得扰了扰头,低头寻思,那青螺谷既然是凌浑师伯开山立派之所,自然应该为神仙福地,谷中四季长存,八景长留才对,而且据他知,此谷开始还是被几个番僧盘踞,应该是在人迹可到之处,不然那些只有少许法力的大喇嘛怎么能自由出入?

    阮征一边收敛中仙剑光华,一边四下朝山下的深谷望去,连经过几地,都是山谷凶陋,乱石嶙峋,哪里像住人的模样。

    正在放慢遁光,仔细搜寻的时候,突然只见几道黄光,裹着几条人影,由西南方向飞去,光色暗淡,速度看上也是慢吞吞的,落在他这个行家眼中,简直就如同老牛拉破车一样,而那几道黄光更是散而不聚,简直就是如同爬剑一般,分明是学会御剑飞行不久,而且所用宝剑质地更是稀松平常,简直不值一笑。

    他顿时心中大喜,看那遁光颜色,分明是旁门家数,而此时又在这大雪山中出没,说不定就是这里的主人西川八魔了。只要跟在几人后,定然能发现青螺所在,就算几人是另行他往,并不是他所预料的人物,那也是略费时光,总比他在这个绵延千里的大雪山中犹如无头苍蝇乱撞的强,大不了回头再来罢了。

    他久经过灾劫,而且又多了未来的一番见识,所以行事越发谨慎,知道此去又不是去杀人夺宝,而是要悄然无声地将那天书石函盗走,要不然,万一个青螺谷中的那几个笨蛋动起手来,自己消灭他们固然是举手之劳,但若是因此产生蝴蝶效应,坏了因果,直接让明年端午的青螺之会少了起始之人,那此中的因果,自然就如同骨牌一样,动一发而及全,大有可能就开不成,打不起来了。

    他作为始作俑者,自然也得担待更多的责任,要是弄出什么意外,更是损人害己,所以最巧妙的法子,就是无声无息地将天书取走,送到凌师伯处,而凌师伯也能明白这般因果,到时依然会准时来动手抢地皮,不要忘记了,这里可是他老人家的开山立派之所,他只是提前得此天书而已,倒也不算什么乱了规矩。

    不过转眼间他就为心中的想法吓了一跳,这个想法不是明摆着是腹诽吗?怎么会在心中生出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

    当然,他浑然不知道,此时虽然他依然还是他,但其实因为多了一世的经历,其实心中的想法,则是更多的是以他未来的那个李新为主体,而他原来的格也发生了轻微的变化。

    阮征连忙定下心来,洁白如玉的手掌轻轻一翻,掌心中现出一片苍翠滴的树叶来,就如同刚采摘下来的桑叶一样,晨露未干,只是比寻常所见,少了些许,只有寸许方圆,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之内。

    此宝乃是他随四件法宝之一,名为天蝉灵叶,乃是九天上元仙府的奇珍异宝,流落人间,天下共只九片,除昆仑派得有一片外,下余几片几乎全在海外散仙手中。他这片乃是因为机缘巧合,与师兄申屠宏无意救了他们两人前生所误杀的海外散仙,更帮了那对散仙夫妇一个大忙,双方才化敌为友,消解了四人连绵三世的仇怨,为那对散仙夫妇所赠,后来又经当今最为顶尖的前辈金仙一流的人物严瑛姆严师婆运用玄门仙法重新炼过,用来隐飞遁,最妙不过,就是本门师长东海三仙,嵩山二老这样的人物,都无法轻易察之痕迹,对付眼前这几个下九流的旁门中人,自然算是大材小用。

    当然,他此举并非谨慎过度,而是以防万一,毕竟,现在那青螺谷的靠山就是毒龙尊者,他又没有前辈尊长那样凡事前知的法力神通,自然得小心一点,要是此人就在青螺谷中,那他只施展出峨眉真传的隐形仙法,难保不被此人看出痕迹,但此时若是用此宝隐,就算他立于毒龙尊者对面,毒龙尊者也万难发现他的踪影。

    只见他手中金光微微一闪,就失去了踪迹,而且最妙的是,就连他破空而行的遁光,也变得悄然无息,在月光之下更看不出丝毫踪影。

    转眼他就靠近前方的四五条黄色剑光,才见那四道光华中裹着四条影,三男一女,穿得非僧非道(滴,还珠老先生就是这么恶心人的,这里也只有照办),打扮更是珠光宝气,全上下镶金带银,尤其那女子中,更是有数十颗玛瑙,珍珠,宝石穿戴在全上下,就连手中都戴满了七八个翡翠扳指,模样虽然美艳,但流露出来的爆发户的嘴脸,更是让他恶心。

    不过令他惊奇的是,最左边一人肩头扛着一条小的影,中穿着十分华丽,虽然前悬在那汉子的前,没有丝毫动静,但露出的半边面孔,却是十分美艳,容光如黛,一双秀目更似要喷出火来,满脸都是倔强不曲的神色。

    阮征一见之下,也知道此女是中了这几人的下三滥的法术,被锢得全动弹不得,所以只能怒目而视。要是换成平,他自然动手将之救下,不过此时却微一踌躇,决定等到了地头再行打算。

    “四姐,难道你真要将这小娘子献与恩师不成?”一直拿眼朝这女子望着的一个中年汉子突然开口道。

    “老七,少打你的鬼心思,此女元充沛,更是处子之,正好符合师尊所寻的三十六位**姹女的条件,当然是献给师尊,难道要让你给糟蹋了不成?要是师尊高兴,再传授我们几样法术,可比你拿去享受要强!”那珠光宝气的女子冷哼一声说道。

    “依你依你,不过这小娘子可是我费了好大的劲头才找来的,现在被四姐要去,那可得四姐与相抵才是!”开头那男子倒不着恼,张口笑道。

    “四妹既然要布施,可不能让老七吃了独食,我们两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也望四妹布施布施!”另外一位长脸汉子呵呵怪笑道。

    “你们几个银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哪次让我尽兴了的?还是自己找侍女快活去吧,不要挑逗老娘,要是惹得我起,那可不要怪我不讲姐弟分,不榨得你们精元尽失,我可不会放手!”那美艳女子倒是丝毫不以为意,神色自如地道。

    原来空中四人,正是西川八魔中的二魔薛萍、四魔伊红樱、七魔许人龙,最边上带着那女子的则是六魔厉吼。

    八魔中只有四魔伊红樱是女子,更从先师魏枫娘那里学会了一的采补功夫,厉害非常,平常就是几位兄弟一起上,也不是她的对手,所以对她是又怕又,怕的是万一惹她起,自然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但要是多不沾,却是心痒难熬,纵使青螺谷中有的是投奔来**妇,但都不如她这般奇趣,现在一听她发狠,只得惺惺罢了,不敢再提。

    阮征听几人问答,更是越发断定他们就是正主儿,却越发不愿意轻易从事,心中却是打定主意,等先将天书到手,就暗中施展法术,将此女救走,只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也无损运数。

    不过纵使这样,心头也是暗暗叫一声惭愧,毕竟,眼睁睁地望着此女受这辱,也非正经修道人所为。

    那四魔在空中略为应答几句后,就飞行越发放慢下来,四人不不敢再说,各自运用玄功,朝前飞行。

    阮征此时对这几人更是越发鄙夷,功力烂到如此地步,却也敢为所为,倒是那些真正厉害的大魔头,如同轩辕老怪,九烈神君等人,却是深知收敛之道,轻易不愿为恶,与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魔崽子倒是形成鲜明对比。

    看来,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顷刻之后,前面现出天光大亮,绿意大盛,现出一座满是琼花异草的山谷来,谷中满是楼亭阁榭,掩映在青山绿水中,谷口中山腰上,立着一间大,气势十分雄伟,通体为黄铜所造,精光闪闪,更是显得富丽堂皇。

    若是换在人间,那自然可算不差,但是落在仙人眼中,却是不伦不类,就如一个四不象,黄光泻落前平台上,随见内走出几位奇装异服之士,迎了上去,笑道:“四位山主怎么此时才回?”

    薛萍将六魔厉吼中的绿衣女子接了过来,递给一位迎上前来的侍女,吩咐道:“将她带去我宫中的厢房内,好生照看,不要让她自己寻了短见,我那仙法再过两个时辰就自然解去,你可得留心看管,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我可饶你不得!”

    那侍女连忙应声而去,阮征却是记起那涵天书宝卷应该就是藏在此谷的大之下,不过此时几个正主都在这里,若是他万一冒失前去,惊动了这些人,倒是失去了隐到此的本意,还不如随同那侍女前去,看看这里还有没有其他被抓的女子,等下取到天书后,再暗中放走,也算是功德一件。

    当下心随意动,就跟随在那侍女后面而去,行时运用慧眼,朝大内望去,见中只有一个黄金浇铸的巨大宝座,做工却是十分精细,下面还左右排有四个形制略小的黄金座椅,应该就是八魔的坐位了。

    此时九个座位中都空无一人,心中倒是越发放心,看来那毒龙尊者果然不在此地,应该尚在他原来的喜马拉雅山红鬼谷魔宫内享受,只有明年端午前后,才会来此和峨眉的众多同门相斗。

    可笑他应该往来这里多次,都丝毫没有发现他所坐的宝座下另藏玄机,空有至宝就在咫尺之下,却茫然不知,倒是可悲可叹啊。

    而这些旁门邪派中人师徒相忌,彼此相防,却更是让人心寒不已,不然,若是知道底细的八魔之首将这天书现出,让那毒龙尊者得去,也许那将来的青螺之斗,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他心中刚起此念,转眼就觉得荒唐无比,封存此书的广成子是何等法力,岂会让此书落如妖人之手?恐怕就算是毒龙尊者得到此书,也万难破解那封锁书函的先天妙法,也只能老鼠拉龟,无处下手!说不定此书还会发出种种异兆,弄得天下皆知,那时自然有懂得来历的前辈真仙将之收去,让他落得费力不讨好!

    眼光一转间,见前面那侍女已经朝前面院门转去,也慢慢跟在后面随同而去,还不时拿眼朝这座青螺谷四下打量,只见此谷青山绿水,景色十分秀丽,若不是他知道此地的底细,他还定以为这里是仙山福地。

    只见前面那位侍女转过几个画廊,突然将那绿衣女子放了下来,立在跟前,小声道:“姑娘,你那心意我明白,想一死了之,不愿意受辱,但这里不比凡间,几位山主法力高强,你就算自杀亡,也难以逃脱,反被几位山主将你魂魄收去,放在法台上,夜煎熬,那种痛苦,比死了还要难受无数倍,而且永不超生之,我劝姑娘还是暂时委屈一下,虽然失去了清白子,但总比永坠轮回的强。”

    那绿衣女子却是不发一言,只是冷冷拿眼望了过来。

    侍女一见,暗中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姑娘不信,我也没有法子,不过我也是受苦之人,只能帮到这里,还望姑娘三思,不过现在姑娘是落在四山主手中,可比其他人好了无数倍,只要你不出前面那道院门,也就无人轻易敢来侮辱你的清白,若是姑娘不信,院中还有三名与姑娘同样遭遇的女子,到时候一问就知。”

    说时,顿了一顿,道:“不过要是姑娘见到其他几位山主走入院中,最好还避回房中为好,以免引出其他祸事来,要是遇到四山主正与其他几位山主修炼欢喜禅功,那时候可就真的无人前人搭救与你了。”

    说完,就重新将那绿衣女子扶起,朝庭院中走了进去。

    阮征跟在这里,就不再继续前行,知道那侍女所说无差,这侍女应该也是良心尤存,可见魔窟之中,也并非全是坏人,等下怎么想个法子,将这女子也帮上一帮才是。

    不过他也知道,可怜之人,必定有可恨之处,这位侍女只是一时良心发现而已,并非本是什么良家女子,但她仅此一念,却也足以为她挽回一线生机了。

    蜀山世界中的天机运数,其实就如同未来的网络游戏一样,上天造物主就如同编写游戏的程序员,制订游戏的各种装备、规则和地图,而天庭就如同一个管理员系统,随时查看游戏中发生的一切,而天下万物众生,则就是玩家,必须按照系统规定的东西,进行游戏,并且有完全的自主权利,只是所有的结局是早已经规定好的,杀人就会红名,打怪就会掉装备,学技能必须需要熟练度一样。

    用一句话,就是四十九个人坐五十个座位,无论大家怎么选择,最后的可能是早已经预定好的,第一个人有五十个选择,第二人则只有四十九个选择,而最后一人只有两个选择而已。所有的人不会坐到第五十一个座位上,或者,大不了选择站着或者坐地下而已,再无其他可能。

    所以利用有限的选择,冲破重重难关,最后迈入先天大道,才是修道人的最后目的。他现在只是提前知道了许多人的选择,他在这里获取最大利益而已,将某些人的坐次略微改变一下罢了。

    阮征摸了摸左手中指上的两个漆黑无光的铁环,心中豪顿起。

    这两个铁环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其实却是大有来头,乃是他前生所得的一件天府奇珍所化,名为两相环,整个铁环是由两间乾罡之气,与天河星沙、大白精金合炼而成,用时只要将铁环一展,就能发出天璇神砂,威力无穷,更是蜀山这个法宝众多,奇珍无数的世界中排得上名号的法宝,不在久副盛名的紫青双剑、天心双环,紫清兜率火等法宝之下。

    后来更因融会了一丸西方神泥,成为峨眉七矮中的第一件至宝,现在虽然此宝尚有一部分母砂存留在师母妙一夫人那里,以防被其他厉害妖人夺去,不能全部发挥起神妙威力,但他上一生转劫前蒙前辈尊长极乐真人垂青,传以玄门炼宝之法,在四川灌县灵岩山绝壑之中炼了三年,使此宝与本元神合而为一,永不分离,就算对方有绝**力,都无法将之硬行夺了去。

    光是就凭此宝,就足以踩翻这个世界中的众多散仙,即使是遇到那几个出名的大魔头,如绿袍老祖、妖尸谷辰之辈,都足能处于不败之地,他前生之所以能化解掉他的冤孽,很大程度上就是靠此环妙用,惊走被翼道人耿鲲困住的海外女仙,才得反仇为恩,自动将前生遭劫时喷在他们两人脸上的血光收去,让他恢复本来面目,不然,一个满面红光的少年,再怎么长得俊秀,也万难当此天下第一美少年的名头。

    况且那翼道人耿鲲法力高强,最多只比藏灵子,红发老祖,绿袍老怪等人略弱,不在毒龙尊者之下,所以他倒是信心满满,外有天下无双的隐法宝,内有威力无穷的防至宝,他就算遇到那几个厉害魔头齐上,也没有丝毫惧怕之意,而且……万一形势危急,自然有大靠山来救。

    不过一想到这里,他心中却是百感交集,另有一番滋味在心中,靠未来的老婆相救,这个算什么跟什么?拐骗纯真少女还是感化罗刹女魔头?(看过蜀山剑侠传的自然知道我说的是谁,没有看过的就当我卖的一个关子)

重要声明:小说《蜀山阮征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