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返蜀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凝碧崖 书名:蜀山阮征传
    李新从无边的黑暗中慢慢醒转过来,回想起刚才的惊险,不由自主地舒了一口大气,不过眼睛刚一睁开,却径直楞住了,是数十根晶莹剔透的石笋,犹如一道屏风一般,树立在他面前,而头顶则是一片白色的石灰岩,整个体则用一个古怪的姿势叠坐在一块大青石上,而且令他惊奇万分的是,中穿着的是一件青色的长裳,就如同电视中古人的装束。

    这究竟是什么回事

    他就在一刹那涌起了这个念头的瞬间,脑海间陡然传来无数记忆,犹如走马灯一般在他心中掠过,一瞥而逝,在那电光石火之间,全部汇聚成一条记忆的长河,让他知道了一切中的一切。

    今生的他,姓阮名征,而几百年后的李新则早如梦一般,化为一丝泡影,早烟消云散,了然无痕。用佛门的言语,就是未来种种,皆是虚妄,红尘往事,如梦似幻,风过了无痕!

    他之所以有这样充满玄机哲理的想法,并非空无因,而是另外有一个让他欣喜狂的原因,这个原因并非是指他穿越到了古代,重新获得了新生而言,而是因为他自己的来历而言。

    今生的他,虽然无门无派,流落边荒,但他前生的份却是非同小可,六十多年前他本是峨眉掌教妙一真人门下二弟子,因为和几个同门误杀海外散仙,所以被逐出师门,已历三劫两世,因为有妙一真人之女齐霞儿持其师优昙大师的灵符暗助,所以自管转世重生,但法力灵慧依在。

    而他现在之所以能具备一个来自未来的记忆,也是因为他前生罪孽深重,蒙极乐真人垂怜,所以赠送灵符一道,可为他消减前孽,只是前生他因为此法甚难,而且一旦有成,就可少转一世,失了对前师妙一真人定下的誓言,所以留而不用。

    而今生转劫归来,避往深山修行,不意遇到青海教主藏灵子,见他资质之佳,毕生仅见,又知他是峨眉弃徒,所以收于门下,他几次不从,倒惹恼了此老,用法力将他困在一个山洞内,外用离合神光封锁出口,并留下言语,如果他能自凭定力,从他封洞的离合神光中走出,那此老就不再与之为难,并可随意取用他柴达木河中的圣泉,用以济世救人,若是靠其他法宝之力,那就将触发封洞其他法,到时就算他有至宝随,防护心神,不被其所伤,那也得被困上七个年头,等洞内天辛剑气略减,他才能脱

    阮征从藏灵子口中知道此洞本是他昔年采集西方庚金精气炼就九十九口天辛飞剑所在,地中尚存有西方神铁精气,又经此老法术布置,厉害非凡,要是真的靠自己法宝硬闯,一经困住,就难于脱,藏灵子成名多年,乃是一派宗主,更与前师等人齐名,位列“三仙二老,七真一子”之列,乃天下间三十几位一流人物,功力深厚,他一待罪之徒,岂能与之硬扛?

    所以唯一稳妥之路,就是靠自定力从那封洞的离合神光中安然走过,那此老自然无话可说,不过这离合神光原是玄门厉害法术,专一随心幻象,勾动所困之人的七,使其自破真元,走火入魔,消形化魄,又经过此老多年苦炼,岂是这么容易抵挡?

    所以阮征才想起昔年极乐真人所留灵符妙用,能在七七四十九之内,重转轮回,备历未来一世因果幻像,能预修未来,再反因为果,颠倒先后,使他前生罪孽消减大半,道心自然稳固,所以似虚似实,玄妙非常,具有玄门先天无穷妙用。

    阮征寻思良久,自然是先用极乐真人灵符先修持一世,消减罪孽,到时候道心大进,自然再从藏灵子的离合神光中通行,更为稳妥,所以才在洞中跌坐用功,施展灵符妙用。

    现在他醒转过来,只觉心汇总几世的记忆犹如水**融一般,完整地融合为一体,犹如一个人忽然回忆起了童年遗忘已久的往事那样,心中连一丝波澜都泛不起半点,好象理应如此一般。

    阮征一声长笑,长而起,心头充满了无比的欢娱,心中更是对极乐真人佩服到了极点,真人此举,分明是向他预示先机,让他知道未来种种,而且更是玄妙异常,对他自之事,却是将现在最紧要的地方漏过不说,但从他所知道的结局来看,应该是能轻易从藏灵子的法术封锁下顺利过关。

    咳,只是未来网络中最门的话题“穿越”一事,对常人来说则是神秘莫测,但对蜀山世界中的仙人来说,也不是什么高难度了不得的事,芬陀大师既然能将两个僬侥小儿在小转轮三相神法中直接穿越到未来,预修三世;那具备同等法力神通的极乐真人自然也有法力,用一张灵符将他送到未来修行一世,化解中罪孽。况且蜀山世界中,修道人重新换具体,简直比吃小白菜还简单,换了个灵魂,是根本瞒不住那些仙人的。

    至于那些认为穿越到蜀山世界中就可为所为,凭穿越就可抵御天机的想法,简直只能说是狂妄自大,直接藐视天庭和漫天神佛的存在了。

    就算是祖师长眉真人,这位稳坐天下第一人宝座长达千年之久的金仙中人,对上苍也是充满了敬畏之心,就连插手小元大劫这样的大事,都是诚惶诚恐,不敢有丝毫自大。

    他心中念头转完,这才注意到眼前并非胡思乱想的时候,还是先逃出这个罗网再说。于是转行。

    就在他转行的瞬间,只见晶莹如玉、亮如明镜的洞壁上现出一个长玉立的少年影,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生得面如冠玉,凤目重瞳,长眉入鬓,穿一件青罗衣,腰佩长剑,相貌英俊非凡,浑上下,流露出一股飘逸出尘,临风去的气息。

    的,这也太离谱了吧!不去当电影明星,简直浪费了!不过转眼却狠狠敲了自家额头一记,自己可真是没有眼光,他可是仙家第一美男子,光是这容貌,就惹来了无穷**妇,就连无数修炼有成的海外仙女,都想“吃”之而后快,与那些影视明星哪里有可比丝毫质?

    他足尖轻晃,就跨出几丈开外,几个折转,,就来到洞门之前,只见丈许高下的门户当中,多一层五光十色,流丽变化的薄薄红光,看上如同蝉翼一般,但其中层层叠叠,不知道有多少层,而目光略一注视,心中也觉微微一昏。

    好厉害的离合神光!他心中暗自赞叹一句,连忙默运师传的峨眉太清心法,收摄心神,然后运用玄功,从容朝前走出。

    只见他俊朗的形刚一接触门中那片宛如蝉翼般剔透的红光,就见眼前泛起一片极淡的薄薄红光,朝前一闪,就将他全团团罩住,随同他的步伐烟云变化,霞辉流彩,电转云飞,明灭变幻,永不止境。

    他此时神思湛定,丝毫不以为意,知道是应有景象,这离合神光中藏有无穷玄机,若不能靠自定力破出法术,那他就是走上百年,也跟不能从这片薄薄的光华中顺利通过。

    而且此时离合神光的先天妙用已经被他全部引发,外变幻不定的各色彩光更是具有摄人心神的功效,而双目更是六贼之首,容易受奇光异彩所吸,最为稳妥的法子当然是闭目内视,缓步前行,只不过此举却又有示弱之嫌,万一此老更暗中设有颠倒乾坤的法术,那岂不是又走了回去。

    不过就在他心中念头刚起的的几微之间,不知怎的,只觉心神一,顿起遐思,神魂飞,思潮起伏,万念俱来。

    暗道不好,忙把心神收摄,停下脚步,盘膝而坐,按照本门太清仙法用起功来,返虚生明,勉强压制心,不为所动。

    刚把心神宁静,心中杂念也顿时齐消,只是四周已经变成了一个红艳艳的世界,漫天霞光笼罩当地,不要说洞门,就是在何方都全然不知,而凭他的目力,也只能望出十余丈远近,只觉四周上不沾天,下不着地,来到一到如虚似幻的所在。

    阮征知道既起一念,已经落了下乘,若是再行起前行,却也是方位莫辨,更容易受其所愚,走回原地。

    正继续打坐,运用凌师伯所传授的掌上乾坤之术查看五行方位,找出门户所在,再做打算,刚要施展法术,突然心中一动,刚才进入埋伏时,只见那离合神光只有薄薄一层,虽然内藏诸天妙用,但也相由心生,此番景象应该是那离合神光所勾动的先天幻象罢了。

    有念至此,心中灵机一动,顿时悟出玄机所在,哈哈一笑,长而起,心中万念皆无,随意朝前一步跨出,根本就不理会方位所在,也不怕再落陷阱之中,就那么自自然然,潇潇洒洒走了上前。

    形刚动,只见光华一闪,洞中云烟变幻,晃眼仍复原状,人已站定在那片薄薄的红光之外。

    他心中暗道好险,若不是他多历一世,将中孽根化去不少,道心坚定,那此时就不能如此顺利过关。他这看似简简单单一步,其实大有名堂,需要有多年的修为道行为根基,并非人人都可以依样化葫芦,只要功行略次,就被困住,若是再取用法宝,那更要引发洞内其他制埋伏,脱不得。

    这个道理就如同将来峨眉众多同门通行左右二元火宅十三限的道理如出一辙,虽然此时藏灵子的离合神光没有峨眉左右二元洞内的法神奇,但凶险却有过之,毕竟一方是故意为难,而另外一方则是考验门下弟子之用。

    不过想想也难怪,自己几次求取此老珍如命的柴达木河中的圣泉,藏灵子都没有过多为难,反收他为徒,传授衣钵,只是被他几次婉言谢绝,所以才一时惹恼了此老,又受此老门下弟子师文恭言语所激,才将自己关在此洞中,迫令屈服,不想自己不到两月,就能破而出,恐怕也是大出此老意料之外吧。

    但此老尽管古怪,但却是深具一代宗主风范,言出必行,永无更改,现在他能脱困,自然也不会再加为难,只是他那门下几个弟子,却是难于说话,就算不众起来攻,但若是相遇,定然也是要以言语相嘲。

    若是换成原来,他自然只会一笑了之,不与计较,但此时既然多了一世的经历,得之未来玄机,那当然不会再继续逗留在这里继续修行,静等八十一年劫难过去,重返师门。

    他抬眼望着前面的一片戈壁,只见天地一片苍茫,四野辽远无涯,只有西北边泛起一道青波,正顺东南方向缓缓流淌而去,正是那柴达木河的本源所在,望着如此空旷雄伟的景色,他的心中也是波涛起伏,久久难以平息下来。

    他在心中暗自盘算了一下,距离他重返师门尚有三四年时光,换句话说,距离峨眉开府还有两年时光,这段时期内,正是门中未来的同门们各自崭露头角的时间,其中一件件大事,宛如清流一般朝他心中流淌而过。

    慈云寺斗剑,戴家集打擂,青螺谷之战,几位师弟师妹们的莽苍山之行……

    可惜他现在是待罪之,对这些事帮不了多大的忙,但一些小事,却能起上关键作用,甚至还能帮助原来前生的贺萍子师弟,今生的笑和尚免去一劫。当然,说不定还有机会报答一下藏灵子的多次赠水之恩。

    根他所知,藏灵子自从青螺谷与凌浑师伯争夺那部广成子所留的天书下卷失败后,又被乙休、凌浑、朱梅等几位师伯多次嘲笑,再加上又放不开面子,所以接连放弃了几次得到奇宝异珍的机会,如因为凌师伯的嘲笑,就将大雄禅师所留的金莲宝座直接任由小师弟李洪拿去,不再开口相借,以至于他四九重劫中,受重伤,不得已转世重修。

    当然,他根本不知道这个猜测却是半真半假,并非全,毕竟他所知有限,仅是来自未来一本语焉不详的小说,跟着这个世界有密切的关系。

    不过,但是因为他这一念头,已经让历史发生了一些细小的改变,从而更令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超越他未来的多位杰出同门,成就不在祖师长眉真人之下,名列紫府天籍,位列仙班。(看看哥们不开弱智脑残光环,除了穿越这个金手指外,不损伤蜀山所有结构,如天庭运数前知这三样让无数小白穿越者无法正面面对的问题,如何采用合理方式,在蜀山中混得风生水起——一个伪合理党的自白)

    他一算时,现在正是七月时光,距离明年正月十五的慈云寺比剑还有四五个月的时光,而且距离青螺谷之战还有十来个月,若是他现在去青螺谷内将那本广成子所留的下函天书经卷取来,专程送到凌浑师伯那里,借用他所得的上函蝌蚪注释,将经卷翻译过来,复录一份,再暗中送与藏灵子一读,岂不是两得其利,大家都有好处。

    现在这卷下函天书,因为前古金仙广成子仙法封锁,所以少有人能够准确算出它的准确下落,所以知者无多,而知道它下落的藏灵子,凌浑师伯等人,又因为种种顾虑,不到出世之,不敢妄取,而且功力越高者,顾忌就是越大,惟恐乱了天机,引来更多的麻烦,得不偿失,所以让那卷下函天书一直深藏在青螺谷内。

    只可笑那得书的神手比邱魏枫娘,没有法力打开石函的中下层,得到真正的天书和所藏的法宝灵丹,反是仗着天书石函上层所留的副册天书,作恶多端,最后被师母所杀,而她生多疑,又不敢将此书请教高明,如同她的老相好毒龙尊者,惟恐人宝两失,倒真是空有至宝在,却没有得到丝毫好处,反引来杀之祸。

    不过,这也是蜀山世界中的天道所在,天机莫测,世上东西,多有定数,若是妄取,只是反得其祸而已。就如同未来中抢劫取款机容易,但要躲过警察的追捕,却是万难一样。

    当然,他也知道他此时这个想法,定然引发其他乱子,因为他已经乱了定数,必然招致相应的劫难,不过他却不怎么放在心中,因为他所取之物,依然是交与将来的主人,而且并非自用,纵使有什么灾劫,他也能安然度过,况且他受人好处,岂能不报,再者,藏灵子并非穷凶极恶之人,行为十分方正,只是有些傲气和护短而已。

    这个念头在他心中斟酌再三,越发觉得主意无差,当下想了一想,伸指在石壁上写道:“晚辈幸蒙前辈收留,庇佑翼下,如此大恩,岂能不报?只是今有一要事,需离去几,还请前辈见谅。”

    本意他还想写上多谢前辈手下留的字眼,不过一想这么写反起事端,所以也就避而不谈,而至于是否能取来天书,偿还恩,他也没有个定准,当然更不敢将话说满,只是准备尽力一试。

    只见这几十个拳头大小的字迹,化为一片金光,深入石中三寸,这才将足一顿,化为一道金光,朝西南方向电弛而去。

    阮征虽然在空中飞行,心中却在盘算,既然极乐真人预示玄机,那他当然得看看是否能从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修道人修仙成道,首重传承心法,其次才讲究护法宝法术。而修仙成道乃是个人之事,外人丝毫无法帮上半点忙,只有道力精进,才能飞升紫府,永享仙福,要是一天只想着打打杀杀,就是天下第一,也无法飞升灵空仙界,昔年的石神宫主和东晋时的神僧绝尊者就是最好的明证。

    而至于太师叔祖连山大师更是令人高山仰止,以即将成就金仙之,只入旁门,开创一条由旁入道的路子来,结果却是功败垂成,令人不得不扼腕长叹!

    或者,换句话说,这个世界想以魔入道,简直就是门都没有的事,由先天大道衍生出来的天庭系统,河蟹之光的程度简直就是无所不在,无所不包。

    所以,既然在人家的系统之下,还是好生按照人家的体统规定行事,不要脑残到老子既然是穿越众,那就是我的世界我做主的程度。而且这个难度更比在河蟹社会造反成功难上了千百万倍,当然,如果是他穿越成三清祖师或者通天教主的时候,还可以考虑下重新制订规则的事,现在,还是好生安分一点。

    不过,由于他已经预先知道了未来,倒是真的能作些改变。当然,他可不会愚蠢到去莽苍山取紫青双剑,或者跑到元江金船内开取广成子所留的诸般前古至宝。

    前者是有祖师爷长眉真人天庭遥控,谁敢妄动,就跟谁过不去。想想原来祖师长眉真人得此双剑的时候,本门开山三位祖师和神僧疯和尚,大荒二老都人都知道此剑的藏处,但没有一人敢去妄动,只让祖师亲自去拿,就可见一般。这个世界中的宝物认主系统,可是从来不会出错的!都是因为前主有种种法术,将法宝留传许定之人。

    而至于元江金船,他则只能望壁兴叹了。如果真要计算起来,广成子才是峨眉一派真正的祖师爷,峨眉三大开山祖师所传给长眉真人的嫡传道法,出自《九天玄经》,乃是《紫清宝篆》中册,此经正是广成子传授给轩辕黄帝之物,后藏于王屋山中,被三大开山祖师所得。

    而且广成子总共立下了九千万外功,比起长眉真人为三辈峨眉门下许下的三千万外功就高了无数,道法自然也就牛到了极点,光是看他所留下的这么多至宝,就知道他的厉害了。

    想去跟他老人家做对,不是找没趣吗?

    不过想想能亲眼得见他老人家所留下的天书,也是一阵兴奋。虽然这部天书也是分上中下三卷,但比起师门所藏的包含《少清秘芨》、《九天玄经》和《帝府天篆兜率真敕》三部全卷的《紫清宝篆》,尚是差了一点,但对修道人来说,已经是莫大的仙缘。

    现在青螺谷只有西川八魔那几个垃圾在内,取得这函天书,应该问题不大,就算是万一运气不好,遇到毒龙尊者,他凭手中的几件至宝,也应该有一拼的实力!

    阮征一想到这点,心中顿时有些激动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蜀山阮征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