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下卷第两百五十九章 玉清的诅咒

    <---凤舞文学网--->

    玉清,你不要这样,快起来!”桑晓晓见状没辙的无不管是拉还是拖,那个玉清却是铁了心的要跟她硬杠下去,就那么实打实的磕了几下,她的额头处就眼看着红肿并露出了血丝,再配上那泪眼迷离的神,她整个人显得凄惨无比书.发

    “娘娘,陛下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太子他已经回来,陛下他真的……奴婢求求您了,求求您了!”玉清边恳求边继续的用力磕头,看样子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类型。--凤-舞-文-学-网--

    “你求我有什么用,我现在都是自难保!”桑晓晓叹口气满脸无力的回答,说到处境危险,她现在都不知道该求哪个才好。

    “娘娘,您有办法的,您有的,只要您把那个东西交出来,他们就会放了陛下的,娘娘,您行行好,您行行好吧!”

    “那个东西?”桑晓晓闻言顿时一愣,随后蹲下一把拉住玉清继续俯的姿势,嘴里冷声问着:“什么东西?”

    玉清闻言整个.人一僵,被桑晓晓硬拉着的子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一口白牙紧紧的咬住下唇,是满脸的懊恼和惊慌。

    “你说啊,那个东西.是指什么?”桑晓晓看着玉清这心虚的表,心里不详的预感却是却来却强,嘴里继续问着,“你是谁派来的?是炎无月?还是别的什么人刚刚您说的一切都是骗我的?是不是?是不是?”

    玉清被桑晓晓失控的摇晃着,.满脸脆弱的摇着头哭喊,“不是,不是,娘娘,奴婢没有骗你,没有骗你!”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啊!说啊!”桑晓晓发狠的一把推开玉清,整个人喘息着坐在地上,嘴里丧气的喃喃自语,“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要疯了,被你们疯了,你知不知道,我不是她,我根本就不是她,什么圣玉,什么秘密,我根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想要回家,我只想回家,回家!”

    玉清倒在地上.,看着桑晓晓失控的叫喊,整个人反而被吓住了,迟疑了一下后才慢慢的爬起来靠近桑晓晓,“娘娘,对不起,对不起!”

    “玉清,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是谁派你来的,是不是炎无月他们?”

    清说着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该死地!”桑晓晓咒骂着抓抓头发。喃喃自语地猜测。“那个炎无月他到底想干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圣玉?”

    玉清在一旁闻言却没再说什么。脸上地神看着很是复杂。

    “玉清。你一直都是他地人吗?”桑晓晓说着转头看了看她。

    “不是。娘娘。奴婢地确是神官派来跟着娘娘和照顾娘娘地!”玉清快速地辩解着摇了摇头。

    “那你现在怎么?”桑晓晓还没说完就想起了玉清先前地言行。心里顿时一片明了。--凤-舞-文-学-网--“是为了那个男人。那个皇帝陛下?”

    玉清闻言脸上被火烧着似的红了,很是惭愧的低下头。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现在老老实实的告诉我!”桑晓晓真想赶快把一切都弄明白。

    “当年娘娘您嫁过来之后就一直很得宫里的那个老陛下喜欢,外面都传言说是老陛下在临去前把娘娘您召进宫是为了告诉你一个秘密,是关于开启圣玉入口的,所以——”玉清边回忆边解释。

    “所以六年前宫里传言说是已经找到宝藏的入口,那些个精明狡猾的城主们才会上当!”桑晓晓闻言恍然。

    清默默的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因为娘娘您手上掌握着这个秘密,所以那几年宫里的人都不敢动您,就算您和驸马他……这宫里的人和陛下他们也是尽力的在帮您遮掩着,直到六年前,娘娘你突然说是要公布宝藏的入口,然后大肆铺张的要在宫里举行宴会,就在那一天,早在冷宫服侍的奴婢本来是奉命在清心等娘娘您的,谁知后来娘娘您却没有来,然后第二天就传出娘娘您失踪的消息,后来还说又出现了什么尸体,不过这些事奴婢都是听别人传的,因为奴婢的份卑微,而且早在娘娘您把奴婢偷偷许人后,奴婢的来历就已经被娘娘您派人给改了,所以那夜的那场屠杀才万幸的没有降临到奴婢上!”

    “你恨我吗?”桑晓晓边问边仔细的看着玉清,“我是指把你许给一个太监的事!”

    “娘娘,奴婢不敢!”玉清闻言默默的低下头。

    不敢,而不是不恨,这里面的差别可大了!

    “那后来呢,既然你说我已经把你的份和来历都改了,那你现在怎么又会给炎无月他们做事?”桑晓晓不解。

    “娘娘,其实奴婢早就不在冷宫了,当初本来是想着冷宫冷清,好为娘娘您办事,可是当奴婢知道陛下他被软时,奴婢就忍不住想要偷偷的去看一眼,一开始花了些银钱和首饰,奴婢才远远的看了陛下那么一眼,谁知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还没等奴婢收住心和把边的银钱花完,这件事就被炎无月他们知道了,他们审问奴婢,奴婢还是忍着不说,可是他们后来丧心病狂的说是要问陛下,奴婢这才忍不住把跟娘娘您的关系说出来!”玉清说到这是满脸的惭愧和内疚。

    桑晓晓听完默然,这个玉清还真是个痴人,刚刚她要不是着急说漏了嘴,恐怕自己都还是不知道她是炎无月派来的人,看来为了那个男人,她是什么也不顾,什么都可以牺牲。

    “后来奴婢才知道,原来娘娘您一开始失踪是被长公主她绑走了,长公主她因为嫉恨娘娘您和驸马爷的事,不知和什么人合作,他们用娘娘您作为交换条件,本来是想要把娘娘您给秘密的炎月,谁知在中途又不知怎么的,娘娘您又离奇的被人救走了,后来这件事被

    他们知道了,他们才安排了那具假尸体,主要是怕再续追查下去,后来虽然他们没有对长公主做什么,不过这个宫里却是不准长公主再待了,所以每次长公主回皇城,其实都是住在宫外的园子里!”

    “难怪那个女人和炎无月他们之间的感不好,每次见面看着也是火气很重的样子!”桑晓晓听到这里是恍然大悟。

    “炎无月他们知道了奴婢的份后,想着娘娘你以后也许会跟奴婢联络,所以他们才同意奴婢守在陛下边服侍,其实奴婢知道,他们是为了奴婢和娘娘您的关系,想着奴婢上也许还有可以利用的地方,所以他们才这么做的!”玉清说着苦笑。

    “那今天炎无月他派你来,主要是来试探我的?”桑晓晓皱眉继续问。

    们主要是想知道娘娘您是不是真的失忆了,还有关于圣玉的事,想看看奴婢能不能从您的嘴里探听出什么!”玉清说到这里看了看门外,然后神又开始激动起来,“娘娘,奴婢求求您,您要是想的起来,您就说出来吧,陛下他真的时间不多了,现在那个太子他已经回宫,炎无月他们已经准备好要让新皇即位,真到了那个时候,陛下对于他们就没有用处了,那陛下他的下场可就只有死了!”

    “那个神官说.,我要先找到你,然后通过你再找到另一个人,我那时才能恢复记忆,我问你玉清,那个人到底是谁?”桑晓晓抓住激动的玉清问。

    “完了,完了!玉清闻言后却是神色大变的喃喃自语。

    “玉清!”桑晓晓见状急切的.叫着。

    “娘娘人已经死了!”玉清抬起脸痴痴的说,一脸的恍若死灰。

    “死了?你怎.么知道?”桑晓晓闻言顿时头痛的皱眉。

    “因为当初为了陛下设计了她,她就死在奴婢的跟前,奴婢又怎么会不知道!”玉清说着苦涩的惨笑,“娘娘,那个人就是跟着娘娘您的第二个替,也就是黑水城城主炎天川的夫人!”

    “你是说兰夫人?”.桑晓晓蓦然想起那个熟悉的人名,毕竟自己曾经带着属于她的那张脸在城主府里生活了那么久,她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些。

    清说着肯定的点点头,“就是她!”

    “炎天川这些年不是还在四处的寻找她吗,怎么可能她就——”桑晓晓闻言不懂,难道炎天川也是在做戏。

    “因为炎天川他根本不知道,当初这件事是炎无月秘密叫奴婢办的,所以只有奴婢和他两个人知道,因为有陛下在他的手里,所以他也不怕奴婢会说什么和做什么!”玉清说着苦笑,是一脸的恨意,“再说,那个兰夫人她直到死之前都还是带着面具,要不是后来炎无月在杀死她之后看见了她的脸叫出来,恐怕奴婢到现在也还是被蒙在骨子里!”

    “没想到那个兰夫人她真的已经死了,可惜她的孩子和炎天川还在四处的寻找她和等着她回去!”桑晓晓说着叹气,想起了那个白衣少年。

    “娘娘,您在说什么,兰夫人哪有什么孩子?”玉清闻言却是满脸的疑惑。

    “她没有孩子吗,可是我见过一个白衣少年,他说他的母亲就是那个兰夫人啊?”桑晓晓顿时也迷糊了。

    “娘娘,您说的是炎天川的那个嫡子吗完后解释,“其实那个男孩是炎天川的一个侍妾生的,只不过那个侍妾在生完孩子后不久就死了,所以那个男孩就被抱养在了兰夫人的名下!”

    “听起来还真是复杂!”桑晓晓评断的摇头。

    “娘娘,时间不多了,奴婢最后再求您一件事!”玉清说着又声跪在了地上。

    “你说?”桑晓晓不解她话里的意思。

    “娘娘,奴婢只请您能尽力的救救陛下,要是最后真没有办法,奴婢也——”玉清满脸恳求的又磕头,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男人,那个皇帝陛下。

    一声,谁知正在这时,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这也就是刚刚玉清为什么说时间不多的原因。

    桑晓晓看着从门外冲进来的炎无月和那些侍卫们,恍然大悟的对着玉清苦笑,“原来外面一直都有人在监视!”

    “把她们两个给我抓起来!”炎无月说着一挥手。

    那些侍卫闻言,快速的上前把桑晓晓和玉清两个抓好,静静等待着着炎无月接下来的指示。

    炎无月上前皱眉厌恶的看了满狼狈的玉清一眼,“先把她带下去!”

    卫们听命。

    “你要把她带哪去?”桑晓晓见状担心的问,看见了炎无月眼底深处的杀机。

    “这种没有利用价值的人,继续留在边也是白费功夫!”炎无月冷酷的说着抿抿嘴角,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狠辣极了。

    “你要杀——”桑晓晓闻言一惊,这是最坏的一个结论,“炎无月,你放了她,你别忘了,她是唯一知道我以前的事,并且能帮我恢复记忆的人!”

    “娘娘,您不用求他,奴婢不怕!”谁知还没等炎无月有所回应,那个傻傻的玉清却在这个关键时刻装起烈士来。

    “你是不用怕,反正你心的那个陛下马上就会下去陪你!”炎无月说着不屑的冷哼,随后一挥手下令,“把她给我拖下去!”

    “是!”

    “炎无月你敢,你敢谋害陛下,你会不得好死的,你会下十八层地狱,炎无月,我玉清在那里等着你,我要吃你的,喝你的血清凄厉的叫声慢慢的变远消失。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