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下卷第两百五十八章 越想越可怕

    <---凤舞文学网--->

    这个,这个……”玉清闻言后却是一脸的为难和尴尬?t偷的抬眼看向一旁急切等待的桑晓晓,一副生怕她会生气发飙的模样书发

    “你老实说,我不会生气的!”桑晓晓抿着嘴角保证的笑了一下,其实心里是一点底也没有,“你说啊!”后面这句隐隐带着颤抖的催促就已经可见她此时此刻的激烈绪和不稳定心态了。--凤-舞-文-学-网--

    “因为当年,有段时间传闻说是娘娘您红杏出——”玉清低声小心翼翼的说着,见桑晓晓没有生气后,才干涩的吞咽着口水把后面的话给继续说完,“传闻说是您和驸马爷之间的关系太过密切,说是你们,你们——”

    “有?”桑晓晓闻言脸色难看的快速接口抢白,随后看着玉清那微微僵硬的表再问:“那你知不知道,我和他之间到底有没有?有没有那种关系?”她现在只想知道这个传闻到底是真是假。

    玉清闻言看着桑晓晓那张过于苍白紧张绷紧的脸,咬着唇迟疑了半晌后还是轻轻点了点头回答:“有!”

    晓.晓听了后一脸的恍若死灰,猛地闭上眼平静了几秒后,桑晓晓又颤抖着声音再问:“你确定?”她不相信,她不相信。

    “因为娘娘您曾经叫.奴婢在半夜里偷偷的把驸马爷他,把他偷偷的从密道里送出宫去,所以奴婢才说……”玉清说着默默的垂下眼帘,为了这件事,这些年来她还一直在为陛下他鸣不平,只可惜说到底娘娘才是她的主子,所以……唉!

    “他们两个以前就认识,而且.还是那种关系,可他为什么不说呢?这到底是为什么?”桑晓晓满脸迷惑的喃喃念着,想起和凤流云之间相处的点点滴滴,要说在城主府的时候,他没有认出她来,他不说还是有可原,可是后来在耀国的皇宫里,还有这一路上,他都已经明确知道她是谁了,而且也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让他说清楚,可凤流云他为什么还是不说呢?这里面到底又隐藏着什么呢?

    其实说到底.,桑晓晓就是觉得凤流云对自己不够诚实,或是他们两个心里都还是对对方保留了太多太多的秘密,而且他们之间的感也实在发展的太快太突然了,现在猛地低头仔细想想,其实他们也并不是真的那么了解对方。

    想到这里晓的心里甚至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那就是凤流云他好像是在默默回避着这件事,或是回避着这个事实,他先是不说他们以前就认识并关系密切的事,而且再想想昨天在宫门外凤流云的离奇“失踪”,桑晓晓这心里就更是乱了!

    按说这个炎月国的皇帝被.软起来六年之久,这上上下下的人事变动,还有这宫里的一些风吹草动,既然凤流云他们家族在炎月国的势力那么大,不应该会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啊,不过要是凤流云他明明知道这个炎月国皇帝陛下被软的事,可他却还是拿着一纸圣旨把她从耀接回来,而且一路上还一点口风都没露,要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想到这里。--凤-舞-文-学-网--桑晓晓简.直就不敢再往下深想下去了!

    “娘娘。您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舒服吗?”玉清在一旁看着桑晓晓地神色急剧变换。不解又担心地靠近问。

    “没什么!”桑晓晓闻言恍惚回神地摇摇头。然后神色黯然地继续往下问。“就为了这件事。所以那个公主后来就跟我绝交了?”

    “绝交?”玉清皱眉不解这两个字地意思。

    “就是闹僵了!”桑晓晓换了一种说法。

    “是地!”玉清说着点点头继续回忆。“其实那段时间娘娘您也过得很是辛苦!”

    桑晓晓闻言皱眉,还以为玉清指的是“背叛丈夫和红杏出墙”的心理压力,“好了,玉清,你接着往下说,就从我逃到边境被找回来那里开始!”

    清闻言迟疑着点点头,把本来想要讲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在陛下他把娘娘您从边境处带回来后,因为娘娘您当时流血的事已经被很多人知道了,所以陛下他就对外说是娘娘您小产了,然后把您送到了一处温养之地,还专门派了御医跟随的好好的照顾,可就是这样,娘娘您也是足足休息了快半年才慢慢的恢复过来,而且那段时间您也像现在这样老说记不起以前的事,好像从您八岁之后的那段子都莫名其妙的突然消失了似的,不过还好后来一切慢慢的都好了,娘娘您回宫后和陛下之间的感也是越来越好.越来越深!”

    “那个替婉妃,她当时怀的那个孩子生下来了吗?”桑晓晓想着另一个问题。

    “没有,说来也奇怪,在娘娘您传出小产的消息没多久之后,婉妃她在炎无月那里也传来了小产的事,不过陛下知道后可没有去看她一眼,而是下旨说要她先好好的留在炎无月那里养养子,等以后况好点后再说,其实奴婢知道,那是陛下他不想让娘娘您看着心烦,所以才这么做的

    他那时对娘娘您可好了!”玉清说着微微羡慕的看着

    桑晓晓闻言回视了玉清一眼,看来她对那个皇帝陛下还真是死忠,是认定了他是一个痴心人,其实说到底,那个皇帝陛下还不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有后宫三千佳丽的男人,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说句不夸张的话,这整个炎月国都是他的,都是他的后宫。

    “那后来那个婉妃又是什么时候回宫的?”仔细算一下小磊的年纪,恐怕时间也晚不了多久。

    “就在第二年的秋天,因为陛下他去炎无月的府上做客,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又把那个婉妃给带了回来,而且一回来就给了她名份!”玉清说到这里口气很是忿忿不平。

    “那就证明那个陛下还是喜欢她的!”桑晓晓没一点感觉的直言不讳。

    “可是——”.玉清本来想要反驳的话在看见桑晓晓的脸时又突然停了下来,算是没有因为一时激动而忘了自己的份。

    “接着说后面的!”.桑晓晓出言催促,没兴趣在那个男人的感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

    “后来,后来娘娘您和那个婉.妃又在相差没多久之后都传出了喜讯,因为娘娘您尊贵的份,陛下他还曾经说过,要是娘娘您这胎生的是个男孩,陛下就要把他立为嫡长子,其实在那个时候,宫里的那位老陛下的子就已经不是很好了,几次都是靠御医们的急救才缓过劲来,所以那时候外面都在传言,说是等陛下他即位后,娘娘您一准就是皇后娘娘,就为了这个,宫里的那位老陛下还几次把娘娘您召进宫里探问,每次都是奴婢在宫外等着娘娘您了!”说起这个,玉清是满脸的兴奋。

    “可惜我后.来生的是个女孩.晓说着顿时觉得很没劲,这重男轻女的想法,也不知要过多少年多少辈,才能彻底的改过来。

    娘,.本来来看过娘娘您的御医都说娘娘您这胎很可能是儿子,还有一些有经验的喜婆,也都说娘娘您怀的是儿子,谁知等真的生下来,却还是一位小公主,而那个婉妃却给陛下他生了一个皇子,也就是现在的太子下!”玉清说着失望的叹气,想来要是娘娘当初生的是儿子,那现在的景也许早就不同了,那陛下他也不会——

    “我和那个婉妃是一起生.产的?”桑晓晓带着疑惑和通俗想象的问,怀疑这会不会又是另一出的“狸猫换太子”或是“偷龙转凤!”。

    “不是,婉妃比娘娘.您晚生了三天,只可惜……”玉清低下头,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只可惜什么?”桑晓晓闻言不解的靠近。

    “没什么!”玉清抬眼说着摇头,随后见着桑晓晓作势要问的模样,才接着结巴的解释,“只可惜,只可惜娘娘您,您后来没有做成皇后,而是只是被陛下他封了一个‘元妃’的封号!”

    “这可惜什么,如果那个陛下他要是真有心想封我,也不会就为了没生个儿子就不封我!”桑晓晓直言不讳的说。

    娘您当初也是这么讲的,总是说什么时机没到!”玉清闻言也跟着点点头。

    “那个孩子,就是我生的那个女儿,她这些年过得还好吗?”这也是桑晓晓目前比较关心的问题。

    “小公主她很好,那个婉妃她多少也许还念着和娘娘您毕竟同出于耀的原因,所以这几年她对小公主还是不错的!”玉清说着继续安慰,“所以娘娘您现在也不要太担心了!”

    “那就好!”桑晓晓闻言倒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在耀国的时候,在那个皇贵妃娘娘怀孕的时候,她就经常三不三的哭个一两回,而且每次都有提到她那个还在炎月皇宫里受苦受难的小外孙女,有时候她那种丰富的想象力,还真把桑晓晓的心都给说酸了,现在她知道那个孩子过的还不错,桑晓晓也就算是放心了。

    “不过既然娘娘您现在已经回来了,要是您主动提出要见小公主,奴婢想他们应该也会同意的!”玉清笑着提议,看来还真是蛮喜欢那个小公主的。

    晓晓闻言点点头,可却是兴趣不大,其实只要知道她过得还好,桑晓晓的那一丝担心也就已经放下,说到底她们之间既没有见过面也没有怎么相处过,所以她对那个小公主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感,倒是小磊,她还真想能见他一面,也许这种想法过于残酷,可却是桑晓晓真心的决定。

    “娘娘!”玉清一脸犹豫的突然叫了桑晓晓一声。

    “什么?”桑晓晓闻言不解的看向她。

    “娘娘,奴婢想求您一件事!”玉清说着从上下去一声猛地跪下,然后一脸坚毅的抬起头看着想要阻止她的桑晓晓恳求道:“娘娘,求求您就就陛下吧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