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卷第两百五十章 接旨

    <---凤舞文学网--->

    元妃接旨?

    谁是元妃?

    桑晓晓闻言满脸荒唐加可笑的看着对面那个一脸严肃庄严,却显得脸上褶子更多更深的老太监,看着他那双鼓胀着似乎马上就要瞪而出的眼睛,桑晓晓心里此时其实已经明白了些什么。--凤舞文学网--

    “元妃接旨!”老太监看着桑晓晓那傻愣愣发呆的模样,看着她那双一动不动看着自己的眼睛,似乎完全没有听懂一样,不又提高声音的叫了一遍。

    桑晓晓闻言眉头皱紧,心里有种越来越荒唐的念头,难道这个老太监嘴里一直念着的“元妃!”,指的就是她,或是以前的那个桑晓晓?

    “元妃跪下接旨!”老太监继续冷着脸再叫,这回到有点相信先前那个十皇子汪洋的百般解释了,本来他还以为这是他们耀国企图逃避蒙混过关的说辞,说什么娘娘她因为意外失去了记忆,说是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他本来还以为是做戏,可现在看着对面那个娘娘,也就是元妃这么傻傻搞不清状况的模样,这个老太监心里不开始真的有点担心起来。

    跪下?

    还要叫她跪下!

    桑晓晓默默的想着垂下眼帘,真的很烦这种硬规定,不过事发展到现在,桑晓晓也多少明白了,看来那个炎月的皇帝陛下对她的御封竟然是“元妃!”!

    如果她没有理解错误的话,这“元妃!”两个字的意思可不简单,有第一妻子和第一个女人地意思。难道是因为她以前曾经是那个皇帝陛下的太子妃,所以后来才会给她这个封号。这个封号在皇宫里可实在是有点惹眼,估计只要有野心地女人。都会把拥有这个封号的女人当做是假想敌,毕竟有了这个封号,也就相当于在走向皇后之位地道路上又更近了一步。

    桑晓晓她不愿意跪下,而老太监也就死硬的捧着圣旨不宣读,气氛就一直这么压抑尴尬的僵持着。半晌后,桑晓晓最后还是不得不妥协了,因为要是她不跪下,这个老太监看来是绝不会宣旨的,比耐她是稳输,因为她根本没有那个时间。而且说真的,桑晓晓她也真地很好奇这个圣旨里到底想要说的是什么。

    本来说要带她进宫见那个炎月地皇帝陛下。可这个老太监又为什么要把她带到一个这么深地鬼地方?他到底有什么目地?还有汪洋他们现在安全吗?还有当年发生地一切。--凤舞文学网--还有……这些都是桑晓晓目前想要弄清楚地事

    既然做了决定。桑晓晓也就不再犹豫地跪下。因为裙子地关系。她现在地姿势很是难看。而且虽然有裙子垫着。可桑晓晓却还是觉得膝盖处又冷又麻。只等着那个看似满意加得意地老太监赶快把那个圣旨念完。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元妃汪氏自十四岁远从邻国耀嫁给当为太子地朕之后。十余年间。元妃与朕之间地夫妻之甚深。并育有德玉公主一名。后更是不顾命地救朕与危难之间。由此可见元妃对朕之赤诚之心。今至朕弥留之际。朕特颁下旨意。待朕百年归老之后。钦赐元妃同行黄泉。于天上再续夫妻之。待朕与元妃入土皇陵之后。朕特此御封元妃为后。钦此!”

    “这是什么意思?”桑晓晓皱眉听了半天。可是好像基本没听太懂。

    “老奴在此恭喜娘娘。贺喜娘娘。陛下他已经颁下旨意。要封娘娘您做皇后!”老太监笑眯眯地皱着一张脸。上前几步把那卷金黄色地圣旨递给了桑晓晓。

    “皇后?”桑晓晓喃喃重复地愣愣接过圣旨。有种还在做梦地感觉。看着手中绣着龙纹地圣旨。桑晓晓抬起头看着面前地老太监问:“现在?”

    “不!”老太监说着蹲下扶起桑晓晓,看着她的眼里却闪过一抹悲戚之色,嘴里迟疑的解释着:“要等陛下他……”

    “什么?”声音太小,桑晓晓没有听清楚。

    “要等陛下百年之后!”老太监低声说完后慢慢的低下头,整个人看着没精神极了,一点都不像刚刚那个在皇宫外面教训汪洋的总管太监。

    “百年之后?”桑晓晓闻言皱眉,嘴里直觉的回道:“你是说要等他死了以后?”

    “娘娘你怎么——”听了桑晓晓这句冒失大不敬的话,那个老太监又抬头眼神锐利的看向她,整个人看着是越发的老了。

    “等他死了,到时才封我做皇后,不,是太后!”桑晓晓抿嘴喃喃自语,其实听着这个待遇好像还不错,只不过—

    “不,娘娘你误会了,您做不了太后,因为陛下他要跟娘娘您一起入土,到时到天上再跟娘娘您做夫——”老太监一点也不含糊的解释,涂着淡淡胭脂的嘴巴笑起来就像一个“血盆大口”,再配上那白深深的牙齿,看着就好像会吃人一样。

    “你的意思是他要我陪葬?”桑晓晓惊讶的瞪圆眼。

    “是!”老太监闻言笑眯眯的点头后继续补充,“而且陛下他还再三交代,要跟娘娘你同棺!”就是睡一个棺材,只不过那个陛下是死了以后睡进去,而桑晓晓却是睡在里面等着慢慢的死去,那画面光是想着就很恐怖。

    “该死的!”所以桑晓晓不自的咒骂了一句。

    天知道那个皇帝陛下怎么会打着要她陪葬的念头,难道是她桑晓晓天生欠他的,如果真的恨她,怎么不现在就马上杀了她,如果是她,那又怎么会叫她陪葬?

    陪葬,这种事真的很不人道。何况依着她现在的年纪还年轻,也许她还能找到光辉灿烂地第二了!

    “娘娘您——”听着桑晓晓的咒骂。看着她那满是火气地愤怒表,站在一旁的老太监似乎还嫌不够刺激地想再说些什么。

    “咳咳……咳咳……!”一阵嘶哑的干咳声却突然响起。把正愤愤不平的桑晓晓给吓了一跳。

    “还有人在里面?”桑晓晓转头看着老太监那骤然变色的脸,迟疑着开口问,这个咳嗽的主人听着病地还真重,好像都快把肺给生生的咳出来

    “陛下你怎么了?陛下!”老太监听着这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脸色剧变的赶紧冲进去。都顾不得再追究桑晓晓她刚才的出言不逊。

    “陛下?”桑晓晓眯眼喃喃的跟在后面,难道那个皇帝陛下人就躲在这里面,他就待在这么一个看着鬼影重重地的地方,这念头可够惊悚的。

    “陛下,你慢着点,陛下。来喝点水!”老太监诡异却温柔地声音从里面渐渐传出,慈体贴的就好像他现在正在哄一个年幼不懂事地孩童。

    桑晓晓伸手掀开那一层层飘迷蒙的黑纱,终于慢步走进这个大地最深处。也终于看见了在那张黄蒙蒙的超级大上躺着地,一个瘦的像是皮包骨似的男人。

    看着他那苍白。像是常年不见阳光的皮肤,那深黑凹陷的眼窝。还有那干裂似乎缺乏水分的嘴唇,还有他那急速起伏。看着却像是马上就要断气的膛,还有那只能看见骨头的干枯手臂……

    看着眼前这让人震惊的一切,桑晓晓顿时干涩的吞咽着口水,只觉得喉咙处嘶哑灼的讲不出一句话,凝神看了半晌,桑晓晓却还是不敢相信的接连摇头,“他就是你的,陛下?”

    老太监闻言不再说话,整个人看着更是苍老,本来看着狠厉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悲哀的愤怒,就算是这样,桑晓晓却还是眼尖的看见他点了点头。

    “他怎么会在这里,我是说,这里看着就像是——”桑晓晓转头四顾,真不知该如何形容这个鬼地方。

    “就像是一个坟墓!”老太监说着冷哼。

    “嗯!”桑晓晓无言点头,其实她更想说是“地窖!”。

    “至从六年前那件事后,陛下他就一直被软在这里!”老太监说着继续仔细小心的清理着那个男人刚刚因为严重咳嗽而产生的呕吐物。

    “六年?可是我们耀那里都没有听到一点消息!”桑晓晓闻言真的很惊讶,因为软一个国家的皇帝,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仔细想来,其实杀掉比软更容易。

    “陛下他被软的消息被封锁了,毕竟六年的时间很长,也足够他们控制住整个炎月国了!”老太监说着接连叹息,手上却还是依旧轻柔熟练的用白布擦着那个男人青白难看的脸颊。

    “你说的他们是指?”桑晓晓边问边慢步走近,想要看那个男人看的清楚些,可真等她走近了,桑晓晓却立马难受的伸手捂住鼻子,闻到了一股很是恶心的腐臭味,不用细想,这肯定也是从那个看着神志不清的皇帝陛下上传出的,真不知他到底在这个深深的地方待了多久?

    “十二城主!”老太监说那四个字的时候很是咬牙切齿,就像恨不得要生吃他们的一样。

    “十二城主,可是我听说这十二城主里不是有一半都是向着他——”桑晓晓说着伸手指了指上那个看着要死不断气的男人。

    “那只是他们故意做给外面的人看的,其实早在六年前,这十二城主里的人大半都已经叛变了,要不是他们,陛下他也不会年纪轻轻就落得这么一个下场!”老太监满是愤恨的说着,心疼的捧着那个皇帝陛下无力或是无知觉垂下一旁的手臂。

    “六年前,那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桑晓晓蹲下近距离看着那双已经开始长疮并慢慢腐烂的手臂,真不知这个男人这六年来到底都过得是什么子,受的又是怎样痛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