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卷第两百二十一章 值得一战的对手

    <---凤舞文学网--->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你这次冒险来耀,你到底想要什么?”男人闻言反问道,嘴角的笑意轻松的好像是在跟好友聊天,可那双看着凤驸马的眼却让人觉得他就像一只正在戏耍老鼠的猫一样。--凤-舞-文-学-网--

    “我来干什么,我今天在大上不是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吗,我是奉命来接回娘娘的,就是你们耀国的三公主,也就是那个叫桑晓晓的女人!”凤驸马不是很真心的说,整个子正在慢慢的后退。

    “奉命?”男人闻言嗤笑了一声,看着远远的凤驸马再问:“你奉命,你奉谁的命,是你那个现在还躺在上修养的公主妻子,还是那个好心肯把份借给你的凤流云,还是那个如棋子一般活在炎月皇宫里等死的皇帝,还是那十二城主里的任何一个?”

    闻言,凤驸马的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眼里满是被鄙视不屑的痛苦,“你到底想说什么?想说我就是一条能随便被别人指使的狗吗?”

    “我可没有这么说,这话是你自己说的。”男人貌似无奈的摇头,看着凤驸马的眼神好像他已经无可救药了一样。

    “你----”听着他暗示的语意,凤驸马本想冲动的上前动手,可看着那根先前还在他头上的发绳正随着男人那双手慢慢的变成了粉末,然后被风轻轻的一吹就消失不见时,他又慢慢的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要是这个时候动手可是讨不到一点好处。

    “好吧,这时间已经不早,我就不跟你绕弯子!”男人说着拍了拍还残留着粉末的手。整个人慢慢的站直,一双眼第一次认真地盯着凤驸马,嘴里慢慢的惑道:“我想我们可以做笔交易!”

    “交易?”凤驸马闻言不是很相信的看着他,”你说我们两个?”

    “对!”男人说着点头,随意的在原处走动。

    “什么交易?”凤驸马接着再问,被引起了好奇心。

    “我不管你这次来耀的目的是什么,但是----”男人说到这里,一双眼灼的盯着凤驸马,嘴里严肃的警告道:“我不准你动桑晓晓!”

    闻言。凤驸马直觉地就先摇头。“你应该知道她是我地-

    “仇人?”男人快速地接口。随即嘲笑地摇头。“不会吧。你难道真地想为一个根本就不是你地孩子来跟我为敌吗?”

    这话一出。这个凤驸马就好像被人在脸上直接打了一拳似地。整个人像被冰封地僵硬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男人那鄙视地眼神。--凤-舞-文-学-网--嘴里结巴地反问道:“你。你怎么会知道?”

    “你应该明白。这种事没有不透风地墙。何况还是你这种人。不过你能放过那个男人这点。到还真是让我有点吃惊。看来你地肚量还真不是一般地大!”男人说着点头。好像真地很佩服他似地。“怎么。你现在同意了?”

    “我----”凤驸马冷眼看着对面那个状似悠闲地男人。一双眼直直地看着他地喉咙处。真想立马挥刀----

    “你想杀我!”男人见着他那满是杀意地眼神。反而不怕地慢慢走近。“要是你敢动手。你早就动手了。可是你知道。只要你敢跟我动手地话。没命地人绝对是你。如果今天要是真地凤流云在这里。他还有跟我一拼地可能。可你。还是算了!”

    见着男人走近,凤驸马直觉地后退一步,等他发现自己的动作时,那脸色真是比死人还要难看,眼里慢慢的变得绝望灰暗,不知自己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这还是他吗?还是那个曾经笑傲江湖的他吗?是他变了,还是这个世道变了,还是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我不管你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但如果你还打着想要报仇的主意,那我劝你趁早赶紧回去,否则我可不会再念什么同门之谊,到时只好委屈炎月的那个公主做寡妇了!”男人下着最后通牒。

    “你!”面对这么直接的威胁,凤驸马不能不愤怒,可是他有那个反抗的资本吗?

    “不过如果你只是想得到些别的东西,那么也许我还会稍稍的帮点忙,毕竟不管怎么说,我们好歹也是同门的师兄弟!”男人说完神秘的笑了,好像一个正在人变坏的恶魔一般。第一看书

    “你是说?”凤驸马闻言皱皱眉,不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等你想好了,就自己来找我!”男人说着就准备离去。

    “等等!”凤驸马出声阻止道。

    男人闻言停下,回头看着凤驸马。

    “如果我们真的要做交易的话,那我先跟你透露一个消息!”凤驸马状似讨好的卖着消息,其实心里却是打着别的主意。

    “什么?”男人问着挑眉,被引起了一丝兴趣。

    “你刚刚说我不配跟你一战,所以我现在想告诉你的是,那个会跟你一战的人马上就要来了!”凤驸马说着冷冷的笑了,他这里用的是“会”,而不是“配”,就是知道依着他们之间的立场,就算是同门,就算是师兄弟,可只要那个叫桑晓晓的女人还存在,他们之间的一战就避免不了,这就像是天敌一样,注定了一生一死的残酷局面。

    “你要说的就是这个?”男人闻言却是失望的摇头笑了。

    “你早就知道了?”凤驸马见着他这个态度,有点难以置信,毕竟他也是刚知道这个消息,可他----

    “要不你以为我今天为什么会不在大上!”男人说完快速的飞而下,没有再理塔顶那个还在说话的凤驸马。

    “司徒睿,你不要太自信,为了那个女人。他真的会跟你拼命地!”凤驸马神怪异的喃喃自语,冷漠的眼一直看着司徒睿消息的地方。

    等桑晓晓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的凌晨了,见着靠着边熟睡的大双,桑晓晓的嘴角不自的涌现出一股笑意,伸手摸摸脸颊,虽然还是有点痛痒,但是那种肿胀麻木的感觉却是消失了很多,看来她恢复的还算是不错。

    守夜地大双睡得很是警醒,这桑晓晓只是轻轻的动了动。可她却是立刻就被被子摩擦着扯动的声音惊醒了,抬头揉着困倦地眼睛,当大双看见桑晓晓正含笑看着她时。这个守着她快两天的小姑娘脸上突然爆发出一抹灿烂地笑容,看着很是欣喜。

    “公主。您终于醒过来了!”大双叫着就立马跳起来,还顺手把帘子绑好。

    “嗯,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桑晓晓说着在大双的帮扶下坐起子,这一坐起来,她才觉得子很是疲软,总觉得上没什么力气。而且嘴里还有一股难闻的苦味。

    “天就快亮了!”大双说着细心的帮她压好被角,一张脸一直笑眯眯的。

    “我睡了多久?”桑晓晓伸指按按有点抽痛的头,这睡久了,头还真是蛮痛地。

    “公主,您睡了快两天了,一开始娘娘她还一直陪着你,后来连皇上陛下都来了。还有七皇子和十皇子。还有好多御医也来给您看病,后来那些御医还重新开了药。您中途醒过来一次,不过吃了药后又睡着了。不过您不用担心,御医说过,因为您的头受到了震,吃了药之后虽然会昏睡,不过却对恢复很有效果!”大双软软的详细解释着,其实这些话她都是一字一句的尽量背下来,就怕等到桑晓晓醒过来时,她会来个一问三不知,不过还好她的记还不错。

    “我中途醒过一次,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桑晓晓闻言依然十分困倦的打了个哈欠,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你说皇上他也来过了?:在她脸肿地像“猪头”地时候,在她昏睡不醒的时候。

    “是啊,公主,皇帝陛下他都来看过您几次了!”这会子大双才顾不得桑晓晓是不是沮丧,依然十分诚实地接着补充,“还有娘娘,娘娘她也守着公主您很久很久,后来还是皇帝陛下发火了,这娘娘才不愿回宫去的,不过等天再亮一些,这娘娘她又该来看你了!”

    “你叫我公主?桑晓晓疑惑地喃喃问道,是她听错了,还是大双真的从刚刚就一直在叫她什么“公主”?

    “是啊,公主,您不就是公主吗?”大双被她问的有点奇怪,眼里满是困惑的看着桑晓晓,不懂她到底在惊讶些什么,毕竟对她而言,这公主不就应该叫公主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不是一直叫我夫人吗,是谁让你叫我公主的?”桑晓晓好奇的是这个。

    “是皇帝陛下亲自下的旨意,说是叫我们好好的,仔细的服侍三公主您!”大双接着轻声回答,现在还记得当皇帝陛下这么说的时候,皇贵妃娘娘脸上那抹开心满足的笑意。

    皇帝陛下说的,那这就算是承认她的份了!

    桑晓晓闻言有点恍然,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公主,您饿不饿?“大双上前担心的问,毕竟这两天都是一直在喂药,说起来这公主也有快两天没有进食了。

    “有一点!”桑晓晓闻言摸着扁扁的肚子,听她这么一说起来,这嘴里还真是苦的有点冒酸水的感觉。

    “公主,那您等一下,奴婢这就去给您拿点吃的来!”大双说着就起准备往外走。

    “大双,听你叫我公主还真是蛮别扭的!”桑晓晓皱眉总觉得有点奇怪,好像不是很适应这个称呼。“那叫主子?”大双出主意。

    “这个问题咱们还是呆会再讨论,大双你现在还是快去帮我拿点吃的吧!“桑晓晓说着催促道,正好也给她点时间好好的想一想。

    “是!”大双应声的笑着点头,走了两步后却又突然回头,”对了公主,这个是您的东西吗?“说完从怀里摸出一封信,”奴婢是在您换下来的那件衣服里找到的!“

    信?

    这好像是司徒睿那个家伙给她的东西,因为一回宫就出了事,她还一直没机会看了。

    “对,是我的!“桑晓晓说着伸手接过那封信。

    “那奴婢去了!”大双说完快步出门。

    “好!”躺在上的桑晓晓点点头,伸手慢慢的撕开了那封信……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