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卷第一百九十七章 他回来了

    <---凤舞文学网--->

    汪海接到属下传来司徒睿马上就要回京的消息后,顾不得亲自把桑晓晓送回宫里,就立马拉着汪洋骑马赶到了城门口,在那些守城的年轻兵士们诧异的盯视下,汪海和汪洋这两个皇子就这么干巴巴的站在城门口,他们站着等了很久。--凤-舞-文-学-网--

    直到夕阳西下,直到路上的行人慢慢的从减少到消失,直到天色逐渐的暗沉下来,直到已经换完班的另一队兵士们继续时不时的偷看着他们,直到听到一阵嘹亮的马嘶声,然后就远远的见到有匹快马正扬起漫天烟尘的持鞭赶来。

    “是他?”汪洋眯起眼看向远方,对这个和他三姐有后来还曾经定亲的司徒睿印象不深,他对这个司徒睿的唯一记忆就是守在三姐边的那一片白色。

    “他来了!”汪海说着向前迈了两步,看着那个正慢慢近的一人一马,眼中闪烁着兴奋和激动的光芒。

    至从三姐六年前在炎月去世的消息传回耀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自请去边关守城的司徒睿,那个老是专注看着三姐,老是一白衣的男子,六年了,也不知如今他已经变成了何种模样?

    其实似乎是至从十二年前三姐嫁去炎月之后,这个司徒睿他就像是看破红尘的躲了起来,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就算那六年里大家都明知道他在京中,可却是根本就见不着他一面,直到六年前三姐的死讯传回耀,他才一反常态的上恭请说是要去守护边城。

    在其他人的眼里,这只是他的逃避,他的伤,却怎知后来这个司徒睿却是立马就掌握了边城大半的兵力,然后又主动的联系他,说是要帮他,后来仔细想来,这一切百分百都是因为三姐。

    为了三姐。司徒睿他这十二年来都还未曾娶妻,不过让汪海不懂的是,既然这么,这么的在乎,那为什么当年三姐自请要嫁去炎月地时候,他为什么不去阻止。反而要无声无息的躲起来?

    当年发生的一切,难道真的就像那天那个银发神官说的那么简单吗?

    就在他这一念一想之间,那个骑着快马的人已经赶到了城门口,看着站在那地汪海和汪洋两人,来人露在面具下面那双满布着血丝的眼神一,飞快的下马直接问道:“她在哪?”

    见着眼前这个还是一白衣,可是却戴上了面具,而且现在还浑风尘仆仆的男人,汪海主动上前一步说道:“你先跟我回府。我再慢慢的跟你说!”

    见着边士兵们诧异看过来地眼神。男人也知道这不是个谈话地好地方。--凤舞文学网--想着默默地点点头:“好!”

    三人。三匹马。离去。最后只留给原地那些个士兵们一嘴巴地烟尘……

    汪海府邸里地书房内——

    “坐。我们有六年没见了吧。至从你那时——”汪海挥手示意丫鬟侍卫等人都退下后。才客气地端着茶杯开口。

    “她在哪?”可是眼前这个看着很是狼狈地男人却没有给他说下去地机会。一双细长清冷地眼直直地看着汪海。只想知道这个问题地答案。

    “在母妃宫里!”汪海暗自叹了一口气后说道。还真是不想让他失望。可是见着这个闻言转马上就要走地男人。汪海又不站起来开口阻拦道:“你先等等。你现在还不能去找她!”

    男人闻言虽然暂时停下了脚步,看一双看过来的眼却是没有一点妥协,似乎在无声的问,“为什么?”

    见着他这个模样,汪海既觉得熟悉,又觉得陌生,当年。除了在三姐面前,这个男人始终都是这么一副清冷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可是在三姐面前,他却是表丰富了很多,宠溺,纵容,温柔……因为稀少,所以才显得越发地珍贵。

    “你先听我慢慢的跟你说!”汪海说着抬手,示意他可以先坐下来。

    “你说!”男人闻言只迟疑了一下。就无声的坐下。

    “其实我们到现在都还不能肯定这个人她到底是不是三姐!”汪海说完就见那个男人如他所料的那样两眼微眯。很是危险的看着他。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她跟三姐长得一点都不像!”汪洋见状在旁边补充道,就是因为不了解。所以他对着这个司徒睿的时候反而要显得自然一些。

    “那你还发消息给我?”男人皱眉看着汪海,眼神更冷,这话里甚至还带着点暗示和质问的意思。

    “可是母妃她和那个神官都十分肯定的说她就是三姐,还说她是什么死而复生!”汪海一点也没在意男人的不悦和那恶劣地态度。

    “死而复生?”男人闻言先是一愕,接着眼神慢慢的柔和下来,似乎很久以前也听某个人这么说过似的。

    “对,母妃派人检查了她的体,发现她上的某些特征跟三姐的一模一样,而那个神官也十分肯定她是三姐,还说了一通什么命格和运势的——”汪海边说边迟疑,不知该不该说出三姐当年要去自请出嫁的真正原因。

    “神官?”男人说着皱眉,眼中不时的闪过几抹回忆和不悦,“你是说那个银发小子?”

    “对!”汪海闻言点头,然后迟疑地看着男人,“你认识他?”

    “以前见过几次!”男人只说了这么一句,明显是不想多谈,“那她怎么说?”

    这个“她”指地就是桑晓晓。

    “她说她不知道!”汪海说着皱眉,关于桑晓晓的来历,还真是越查越混乱。

    “不知道?”男人闻言皱眉,似乎有点意外。

    “对,因为她说因为一个意外,她忘记了以前地事!”汪海继续说着,一双眼紧紧的盯着男人,暗自观察着他的神,猜测着他的心思。

    见着这两个一问一答的人,汪洋是完全插不上嘴。最后也只能老实的坐下来干看。

    “你信她的话?”男人想了一会,抬头直视汪海,知道要是没有一点可能,他是绝不会冒然传消息给他地,不过他现在既然这么说,可见这个汪海的心里也很混乱。

    “我本来是不信的。毕竟她跟三姐长得一点也不像,而且还没有以前的记忆,可是在我私下里派人查了她的来历后,我反而不敢这么肯定了,因为我查了很久,最后却只查到她三年前初到那个云镇的大概时间,至于她以前是什么份,是哪里地人,却是毫无一点消息!”汪海说着想起这段时间和那个桑晓晓相处的点点滴滴。特别是她背后的那幅凤凰浴火图,嘴里想完全否定她份的话是如何都说不出来。

    “你带我去见她!”男人说着站起,眼神很是复杂。那希望和恐惧交织着,难以说的明白。“你这是?”汪海闻言愕然,他这就准备去见桑晓晓吗?会不会也太急太快了点?

    “就算她真的没有了以前的记忆,我也有办证明到底是不是她!”男人想着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白银戒指,伸手轻轻的触摸着,眼中地意和温柔满的都快要溢出来。

    “什么办?”汪海闻言很是好奇,难道三姐和他两个之间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特别秘密?

    “这个女人她会不会武?”男人闻言却是先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武?”汪海闻言一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对,她会武吗?”男人说着握紧拳头。心里也很是紧张。

    “好像不会,平时见着她走路地动作和方式,看着好像上并没有武底子!”汪海仔细回忆了一下后说道,然后就见男人眼底闪烁的光芒淡了些,一丝苦涩不自然的浮现出来。

    “你们还是先带我去见见她再说!”男人说着垂下眼,不想让自己的脆弱和失望暴露在人前。

    “听你刚刚这话的意思,难道三姐她会武?”汪海想了一会后猜测道,三姐她会武吗?老实说他还真是不能肯定。

    “对!”男人说着点头,不知想起了什么。眼中闪过了几许笑意。

    “这怎么可能,这——”汪洋在一旁听到这里,是十分的惊讶和愕然,这三姐她会武?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是你教的?”汪海闻言张口问道,心里多少已经猜到了他所谓能证明她份的原因。

    “对!”男人点头肯定。

    “三姐她竟然会武,这真是——”汪洋到了此时此刻却还是很惊讶、很难以理解,“哥,要是这样的话,那个桑晓晓她根本就不可能会是三姐嘛。她-

    “你刚刚说什么?”谁知听完他地话。那个男人却是突然激动的站起上前一把抓住汪洋的衣襟,“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说她根本就不可能是三姐嘛!”见着男人那双满是血丝的眼,汪洋有点不自然的又重复一遍。

    “不对,你刚刚说的是——她叫桑晓晓!”男人步步紧的接着追问。

    “对啊,这个女人她就叫桑晓晓啊!”汪洋不解他怎么会这么惊讶,这么的怪异,难道说他认识这个桑晓晓吗?

    “桑晓晓,桑晓晓,桑晓晓……”听到这里,男人突然一把放开抓着汪洋的手,然后就像是喝醉了似地喃喃重复着,声音慢慢的低沉,然后越来越小,最终渐渐的消失不见,可脑海中却是闪过了这么一幕——

    “记住,以后在我们两个独处时,你要叫我桑晓晓,桑叶的桑,晓的晓,知道吗?”一个红衣少女靠在他怀中蛮的说道。

    “为什么?”白衣年轻男子闻言不解。

    “不管,反正你要是不叫我桑晓晓的话,我就不理你了!”红衣少女眼里闪过几抹迟疑,最后只能以强势的姿态来对付。

    “好好,桑晓晓,桑晓晓,晓晓,晓晓!”白衣年轻男子妥协的慢慢念着,看着怀中红衣少女地眼神很是宠溺。

    “算你听话,来,奖励你一个!”红衣少女说完笑着抬起脸来猛地亲了白衣男子一口……

    “你这是怎么了?”见着男人那怪异的反应,汪海不解地靠近问。

    “我要见她,我马上就要见她!”男人抬起眼说道,眼中火的光芒强烈的似乎马上就要燃烧起来……

    节大转折,不知各位亲们猜到了没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