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卷第一百五十六章 事情有变!

    <---凤舞文学网--->

    “这是怎么了?”正在桑晓晓烦恼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熟悉的说话声。--凤舞文学网--第一看书我看书斋

    闻言,桑晓晓抱着小家伙欢喜的抬起脸,只差没有高兴的扑上去大叫一声,“老天爷啊!你终于回来了!”

    幸好,这救命的终于回来了。

    他要是再不回来,她可真要投降败下阵了。

    见着凤流云出现在门口,五少爷一反先前的一脸轻松样,神略微紧张戒备的皱了皱眉,心里有点捉摸不定这个厨娘的真实份。

    至从那天他从这里回去后,也派人在私下里好好的打探了一番,可是都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这么一细查下去,还真的有叫云娘这个人,而且家也还算是清白,通过画像一问,这左邻右舍还都能认得出来。

    可是只要一想起那天她看他的眼神,还有她说的那五个字,他这心里就寒得慌,自己在她面前就像是没穿衣服似的,好像什么秘密都变得透明了,这种感觉很不好,让他觉得很是危险,所以他才会借着今天这个机会又来这打探,只可惜她不在,不过也幸好她不在,不知怎么的,他好像在心里还有点暗暗的怕她,这真是一种很难描述、很难说清楚的感觉。

    凤流云双眼微眯的打量着屋子里的三个人,虽不知这个狼小子又来这干嘛,可是见他现在这如临大敌的摸样,他心里还是很满意的,看来以前对他地调教还算是及格了。就算他现在变了个样子,可对于他的那份恐惧和敬畏却还是深深的印在他的脑子和体里。

    至于那个白衣少年,他应该就是那个炎天川的嫡子加独子,对于炎天川这么一个妻妾多入牛毛的男人来说,在他这三十岁的年纪,竟然只会有一个儿子,还真是让人费解,让人不得不往那歪处想。

    想完,看着那个白衣少年哭红的眼睛。还有桑晓晓那见了他明显松口气一副终于脱离苦海的摸样,这凤流云地嘴边就不由自主的涌现出一股笑意,原来她还是有怕的东西啊!

    不过想着自己这两天的躲闪行径,一项号称冷静自持的凤流云也不由自主有点的脸红,至从那天他鬼迷心窍地抓了那个软软的、嗯,那个后。他每次只要一见到桑晓晓,就忍不住会往她的那里看,虽每次都有叮嘱自己不要往她的部看,可不知是怎么的,他就像是着了魔似的,就硬是控制不住自己

    唉。--凤-舞-文-学-网--说到底也不知是被吓着还是被刺激了。他好像直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时手上地触感。很软。很有弹。很----

    “咳咳咳!”捂住嘴干咳几声。凤流云掩饰地垂下眼。该死。他怎么想着想着又跑神了。

    没发现这三人间地互动。白衣少年还是一个劲地直盯着桑晓晓。好像在他地眼里。在他地世界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似地。

    “云娘。你可终于回来了!”桑晓晓大声招呼着。只差就没开心地跳起来扭两下以示庆祝。

    想来只要他能搞定那个五少爷。这五少爷要是呆不住了。这个白衣认亲小子还不就乖乖地跟着退走。到时她也能好好地喘口气了。桑晓晓在心里暗暗地打着算盘。

    “原来是五少爷来了!”凤流云一副才刚见到他地摸样。说完还走近仪态万千地行了个礼。姿势规范并标准。可比桑晓晓那个空架子好看多了。

    可这一幕看在一旁等得很不耐烦地桑晓晓眼里,却实实在在有种他在“勾引”的意味。

    要不是知道这家伙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而且向还正常。她搞不好还真会因为他在惑这个五少爷了。

    “嗯。你客气了!”五少爷说着站起挥挥手,对着一个厨娘说这般话。他这还真是客气了。

    “你跑哪去了?”桑晓晓暗地里扯了凤流云一把,靠近火大的问,她先前可是经了好一番磨难,可他呢?谁知他跑哪逍遥去了?待会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的审审他?

    闻言,凤流云没有说话,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五少爷和那个白衣少年一眼,然后就主动一把抓住桑晓晓的手,还暗示的捏了一下。第一看书

    “你----”对此,桑晓晓也只有老实的闭嘴了。

    “不知道五少爷你今天来这是有什么事要吩咐吗?”凤流云笑眯眯地打着官腔,手里却是牢牢地紧抓着桑晓晓那只时不时扯动两下的手,她还真没个老实地时候。

    “云娘你可是误会了,今天这倒不是我想来打搅,而是我这十一弟,是他要来的!”五少爷倒是很没良心的推了个一干二净,脸上还故意露出一抹苦样,好像他有多冤枉多不想来似的。

    “那不知十一少爷你这是---?”那好,那就转移目标吧,问谁不是问啊。

    白衣少年闻言先是诧异的看了五少爷一眼,不知他干嘛要对一个下人如此的客气,甚至他还暗地里觉得这五哥似乎还有点怕眼前这个一脸笑容的女人。

    摇摇头,白衣少年甩开这个莫名其妙的念头,他一定是昏头了,五哥他又怎么会怕一个女人呢?

    “十一少?”凤流云无奈的继续叫,怎么最近当着他的面发呆的人是越来越多,搞得他好没有威信啊!

    “嗯!”白衣少年回神,看着眼前这个站在他娘亲边的女人,虽然她的个子并不比娘高,子也不比娘壮实,可看她这么用心护着娘的摸样,想来她平时里一定很是照顾娘的,说不定她还是娘的好姐妹,说不定他以后还要冲着她叫声“姨”。说不定----

    想着这些,白衣少年看着凤流云地眼神是越发的水汪汪了,而且心里早就对她存了一丝好感,毕竟对他娘亲好就是对他好。

    唉,又发呆了!

    凤流云想着继续无奈的摇头,这难道还是一种“传染病”吗?要不怎么会一个两个都是这样?

    “我是来找我娘的,对吧,娘!”白衣少年说着乖乖的对着桑晓晓叫了一声,仿若一个等着娘亲夸奖的孩童般的纯真无邪。

    可是听着他这么叫。却是把桑晓晓叫的那个苦哦,不止是浑起鸡皮疙瘩,就连那张脸都难看的皱起了,要不是一只手还被凤流云给紧抓着,她准会忍不住地摇手拒绝。

    娘!

    凤流云闻言若有所思的眯起眼,看着白衣少年的眼神多了几分深思。没想到这炎天川手脚可够快够狠的,连唯一的嫡子都舍得拿来利用,还真是不负他那个“煞星”的美名,真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也莫叫天下人负我。

    “晓晓,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你有这么大一个儿子啊?”凤流云一副很是吃惊地表

    “你?”桑晓晓闻言皱眉,很是不解的看着近距离的凤流云,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叫她赶紧否认,还是在叫她顺水推舟的先承认?

    可还没等她想明白。这白衣少年眼见着她为难,还主动的帮她解释起来。

    “那是因为我小时候就和娘她失散了,现在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

    “哦!”凤流云闻言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桑晓晓听着他的话,看着凤流云这做作的摸样,却是心里没底,一点也摸不清他此时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那你们又是怎么找到并相认的呢?”凤流云继续张口问,很形象地扮演出一个好奇并很八卦的妇女角色。

    相认?

    他们哪有相认!

    桑晓晓站在一旁无奈的翻翻白眼,微微地张了张口。可还是一个反驳的字眼都没说出,最后也只能瞪大眼就这么静静的继续看下去。

    “是那天我无意中在一家饭馆吃饭,然后我就看见……”谁知一听他这话,这白衣少年还真就高高兴兴的跟他聊上了,就好像终于找到了组织似的。

    就这样一个说,一个听,两人谈的是好不闹,这哪还像是第一次见面,这看着简直就像是多年相熟并无话不谈地老友---

    这一幕看的在一旁干站着的桑晓晓和五少爷二人都是大跌眼镜。这难道就是叫自来熟或是亲和力?

    “所以说。我这次就是要来接娘回去的,等过几天父王走的时候。我们就会一起回黑水城去,到时候……”后面的话自动忽略。

    桑晓晓闻言却只关注这炎天川马上就要走的消息,这走了好,他走了最好,而且是早走早好!

    十一叔要走!

    五少爷却是诧异的直皱眉,这消息可真是瞒的严实,是一点口风都没露,要不是这会子十一弟他粗心地说了出来,他都还不知道,这十一叔要走,那这两天他们说地那件事岂不是要----

    不行,得赶紧去禀告城主,否则迟了恐怕事会有变。

    凤流云边不时的点头附和着白衣少年,边偷空看了看五少爷几变地脸色,看来他这今天得到的消息果然是没错,他们这次的和谈的确是起了分歧,难怪他就奇怪怎么这次炎无月的寿宴会只来了五大城主,而且都是第二天一早就急急忙忙的赶回去了,其他的六个是一点反应和表示也没,看来还真是出状况了。

    想来,要真是和宫里的皇嗣有关,这炎月皇朝只怕又会引来一片腥风血雨,到时候他就不得不出面了,要真是到了那时,恐怕有很多人他都会保不住的,包括----

    想到这里,凤流云转头深深的看了在一旁唉声叹气的桑晓晓一眼。

    包括她!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