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卷第一百四十七章 哭声!

    <---凤舞文学网--->

    吵吵闹闹!

    大吃大喝!

    联络感

    虽不知真心为炎无月庆祝生的人到底有多少,可这个宴会还是在十分正常的举行中……

    就比如说桑晓晓啦,她在凤流云的服侍下尽享着各种美食,吃的是个口油肚圆,像这种吃遍美食的机会可是不多,她要细嚼慢咽,对,细嚼慢咽,摸着已经有点鼓鼓的肚皮,桑晓晓边点头边告诫着自己。--凤舞文学网--第一看书

    听着耳边这些东家短、西家长的交谈言论,桑晓晓却只能无趣的翻翻白眼,再次认识到这个八卦可是不分别、不分年龄、不分场合、不分阶级的……还真是人人八卦啊!

    似乎能感觉到她心里的不以为然,坐在一旁的凤流云宠溺的摇头笑了,接着又夹了一筷子菜给桑晓晓,就只想看着她这么无忧无虑的吃下去,嗯,只要她的肚子真的能装得下就行。

    “系谢!”桑晓晓边吃边抬头对着他讨好的笑了,只觉得这一刻的凤流云看着是这么的可,真的好像个天使哦!

    “再尝尝这个!”凤流云被她亮晃晃看的一愣,耳朵可疑的红了红,接着又动手夹过来一些好菜。

    闻言,看着碗里的菜,桑晓晓乐的眯眼,真想马上抱着他“咬”一口——

    嗯,想着嘴上的油,还是留着等下次有“美景良辰”之时吧!“哇哇……哇哇……”

    突然,一阵婴儿的哭声从远处传来,桑晓晓听着一愣,接着差点被自己嘴里的食物噎住。皱眉抬头向前方看去。寻着那让人心怜的哭声在密集地人群中四处搜索着。

    这可怜兮兮地哭声,听着很是熟悉——

    桑晓晓想着一怔一惊,难道是——?

    “凤——”桑晓晓刚开口叫了一个字就马上停下,接着伸手扯着凤流云的袖子,看着他低头看过来的眼,“你听见小孩的哭声没有?”

    闻言。凤流云抬头向远处看了一眼,眉头皱紧,眼瞳莫名的一阵收缩,接着又恍如无事的对着桑晓晓笑了笑,“没事,你继续吃吧!”说完又夹菜给她。

    听了他这话,桑晓晓却还是静不下心来,听着耳边那若有若无地婴儿哭声。她心里很是不安,手僵硬的捏着筷子,心慌的直冒冷汗。

    凤流云没在说话,只是依然默默的坐着,然后帮她夹菜,可桑晓晓却是再也吃不下一口,那碗里的菜眼看着在慢慢的堆高堆尖……

    “哇哇……”

    这次,婴儿的哭声大了些,桑晓晓“”的一声放下筷子。--凤-舞-文-学-网--着急地站起向四周看去。

    这里没有……

    那里也没有……

    半晌后,桑晓晓才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哭声的来源,皱眉仔细看去——

    桑晓晓吃惊的一愣,因为她看见一大红色长裙的公主正抱着什么在那里姿势怪异的立着一动不动。实在是离得太远,她看不见公主的表,可是,再一转视线,却正好看见了她边那个十分熟悉眼熟的影,那是-

    “桑娘”?

    那个替

    她怎么在那?

    桑晓晓想着一惊,再次看向那个公主的视线亮的像有火在烧,难道,难道她现在手上抱着地是小家伙?

    想着这个可能。桑晓晓听着耳边那越发“撕心裂肺”的哭声。再也忍不住抬脚就想往那边冲去。

    “你想干什么?”谁知还没迈出步子,就被边一直看着她的凤流云一把紧拉住。回视着她担心看过来的眼,凤流云却只是皱眉再次问了一句,“你想干什么?”

    “她在哭,她在叫我!”桑晓晓神恍惚地,像在陈述似的说着。

    “你先坐下!”凤流云闻言,却是先对着边那几个正奇怪看着他们两人的几人笑笑,接着一把硬拉着桑晓晓又坐下。

    “你——”桑晓晓心急的看着前方逐渐被人群遮住的几人,转头伸手拉着凤流云的手扯动,“在那里,小家伙她好像正被那个公主抱着,她在哭,你听见了吗?凤,你视力好点,你快看看前面到底出什么事了?”

    凤流云闻言却没有回话,只是抬头向她指的那个方向看了半晌。

    桑晓晓实在是等不及了,又靠近张嘴问道:“是小家伙吗?”

    凤流云皱着眉还是没有回话,只是脸色也越发变得不好了。

    听着耳边那时断时续的哭声,桑晓晓心惊的咬紧唇,觉得这不像是要停下,反而像是快要力竭地哭声。

    小家伙她这是怎么了?

    虽然她平时地确是哭了点,可是只要你抱着她摇一摇,哄一哄,她就会又“没心没肺”的咧开嘴笑了,照顾了她这么久,桑晓晓还从来没见她像这般哭过,真是哭地她心都要碎了!

    还是——

    想着先前见着那个公主抱着小家伙的画面,难道说,是那个公主对她做了什么?

    比如说掐?揪?比如说……

    越想这桑晓晓的心就跳的越快,想站起看仔细,可她的腰却被凤流云的手紧紧的锁住,试了几次还是不能挣脱,最后也只能尽量把脖子伸长,试图想看清前方的景。

    那个替也是,她怎么能把小家伙交给那个公主呢?

    对小家伙而言,这个公主就像是虎口,是狼窝,是……

    还有那个炎无月,他的脑袋是被猪拱了吗?

    他不是一直都喜欢小家伙喜欢的不得了吗?

    小家伙可是他最的那个女人地女儿,他怎么能不好好照顾呢?

    他今天又怎么会这么大意地把小家伙呢?

    他不可能不知道他那个侄女、那个公主的心怀不轨啊?

    该死,要是她现在在小家伙边就好了。她一定不会让那个公主有机会接近小家伙的。她……

    想着、怨着,桑晓晓看着远处的眼就像是要冒出火花似的闪闪发亮,耀眼的惊人,衬着她现在这张中俊美地脸庞,让同一桌上那几个一直在偷偷打量她的人一惊一叹,真是好一个俊美迷人的少年郎。也不知是哪家的姑娘能有幸好命的和他结缘!

    “怎么办,怎么办?”桑晓晓心急的喃喃念叨着,紧抓着衣角的手青白的吓人。

    “应该没事,炎无月他已经过去了!”凤流云一直看着远处地眼一眯,接着淡淡的来了这么一句。

    现在才过去!

    桑晓晓闻言脸色一僵,气的差点张口骂出来,这个炎无月是耳朵聋了吗?这小家伙都哭了这么久他才过去,他——

    真想暴扁他一顿!

    见着桑晓晓那气的发白的脸。凤流云凝神仔细听着前方的响动,不知这回又听到了什么,他的神色也开始不安了!

    “怎么了?”见着他这样,桑晓晓就更加的担心了。他不是说这炎无月已经过去了吗?

    可小家伙她怎么还在哭呢?

    可别跟她说这个炎无月连个弱的公主都对付不了,她不愿意给,他还不会抢啊!

    想着心急地眯眼仔细看去,这前面围着的人是越来越多,难道还又出什么事?

    哭声还在继续……

    桑晓晓这回是再也忍不住,趁着凤流云一分神。伸手使劲拉开他的手,起就快步向前面跑去,她不亲自去看一看,她始终是不会安心的。

    “晓——”凤流云无奈地张口叫了一声后停下。看着她逐渐跑远的背影,最后也只能皱眉叹息一声的快步跟上,依着她的心,这一冲进去,只怕是真要出事。

    桑晓晓伸手冒失的推开了前方挡住她视线的几个人,这才终于进入了这个气势惊人的小圈子,看着眼前这两方对立的景,桑晓晓惊讶的倒抽一口凉气。

    这,这是怎么了?

    怎么看着像要打仗似地?

    感觉着这越发压抑紧绷地气氛。桑晓晓诧异的咋舌。难道今天还真会打起来?

    听着那渐渐小了,但却更是让人心痛地可怜哭声。桑晓晓皱眉寻着看去,却诧异的发现小家伙竟然还在那个公主的怀中-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炎无月是个死人吗呢?

    看着这一幕,桑晓晓心急的就想上前,谁知却被从后面赶来的凤流云一把拉住,趁机牢牢的固定在边,“别动,现在这种势,就算你插手也管不了!”

    “可是——”桑晓晓闻言无力的想反驳。

    “放心,小家伙她应该没事,你听,她现在的哭声不是小了点!”凤流云低头小声的安慰。

    闻言,桑晓晓心急的向那个公主看去,见她还是一脸僵硬的紧抱着小家伙,像在抱着什么“宝贝”似的死不松手,不过还好这小家伙的哭声也的确是如凤流云所说的在逐渐变小。

    可声音虽小,她却还是在哭啊!

    只要一时没亲眼见到小家伙,一时没有亲手抱住她,桑晓晓这心里就还是很担心,可眼前这个势却也实在是让她插手不得,最后也只能这么老实的跟着看下去。

    “流云,你这是干什么?”炎无月冷着一张脸,看着一恶俗打扮的“凤流云”,眼里满是厌恶和愤怒。

    “流云不知道城主你在说什么?”一张脸白的像个僵尸似的“凤流云”无奈的摇头说着,随后怜惜的回头看了一眼静静站立在他后的那个公主,眼神复杂的闪烁着,可半晌后还是依然决定要牢牢的挡在她前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