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卷第一百二十七章 狼奶?

    <---凤舞文学网--->

    在看着凤流云快要迈出门槛时,桑晓晓的心就一直高高的提着,像悬在半空中找不到落脚点,空落落的,她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担心什么,可就是心慌、心跳的快,直到看到他慢慢的收回脚、慢慢的关上门,她这才松了口气,她的心也才老老实实的落回了肚子里。--凤舞文学网--转载自我看書齋

    “咱们继续说。”桑晓晓沙哑的开口,喉咙里干涩极了,想着,也许是因为她没有把那杯特制的茶喝完吧。

    “好!”凤流云缓缓的应着,依然还是背对着她。

    桑晓晓点点头,右手依然很有节奏的拍抚着小家伙,抬头眯眼看着从窗户边透进来的点点阳光,暖洋洋的,就如同她现在的心一样,“坐!”

    凤流云闻言颔首,他既然已经选择了关上门,听了她的建议后也抬脚坐回了桌子边。

    两人看着算是一片狼藉的桌子,看着上面的细碎磁片,突然间谁都没有开口,两人就这么静静的沉默下来,仿佛在缓和着彼此间的呼吸,不过奇怪的是,他们都没有抬眼看对方,仿佛现在只要再看一眼,都是罪孽、都是奢侈!

    半晌后----

    “咱们刚刚说到哪了?”桑晓晓还是熬不住先开口了。

    凤流云闻言终于抬眼看了她一眼,随后又低头看了在她怀中已经渐渐闭眼睡着的小家伙。“放心,她又听不懂,就算真听见了。她也没牙齿说出去!”桑晓晓似真似假的安慰保证了一声。

    凤流云闻言嘴角轻轻上拉了一下,似乎是想笑。现在再想起那一年的景,他终于平静了很多,张开嘴缓缓地诉说着,“那一年,我跟着大哥上了战场。同行的还有已经怀有孕已近临盆地大嫂----”

    “你是说红夫人?”桑晓晓最后还是忍不住要开口打断,听着他慢慢说着以前的事,她的脑海里也不的闪过了几人相关的影。

    谁知凤流云却摇头否决了。“不是,当时大哥地正妻并不是她,而是她的姐姐!”

    “姐姐?你是说两女侍一夫?”桑晓晓皱眉有点惊讶,同时也有点不屑,在这些男人的眼中、心中,是不是觉得两姐妹同一个丈夫是一件很值得称颂并很值得效仿地“光荣事迹”!

    注意到她的神,凤流云的眼神暗了暗,眉头皱起。一张嘴也抿紧了,在他的心里深处,这位已经死去的大哥是不可侵犯的,是不可----

    所以他后来才会在炎无月娶了大哥的女人并把狼小子改姓后那么的生气,也因此和炎无月慢慢地疏远,最后导致意破裂到现在这个不可挽回的地步。--凤舞文学网--

    “继续啊!”敏感的察觉到他绪的变化,桑晓晓不好意思的抓抓下巴。

    “那时,大哥正带着我们---”凤流云回忆着又再次开口。

    “我们?”桑晓晓说完就赶紧捂住嘴巴,眼睛抱歉的闪了闪。

    “我和炎无月。和----”凤流云说到这有点迟疑,最终还是隐去了后面的那个“四”字。

    “你和炎无月一起上过战场?”桑晓晓也不知是真的没注意还是有意的放过了,她明显把注意力放在了他和炎无月地上。

    “是!”凤流云说着点头,眼里满是回忆之色,“那时候,因为天气的急剧变化,我们驻扎在山外的平地上,有一天晚上。大嫂不知道为了什么。她突然带了几个侍女进山了,等我和大哥知道这个消息后就马上带着人马进山去找。却只见到几个侍女被咬得残缺不全的尸体,大嫂却还是不见踪影,最后----”

    “被咬,被什么咬?”桑晓晓突然干涩的吞咽着口水。

    看着她急剧起伏的喉咙,要不是时机不对,凤流云准会以为她是肚子饿了。

    “是被老虎和狼。”

    “老虎和狼!”桑晓晓闻言惊诧的皱眉接口,“该不会是你们找了很久,结果发现了那个五少爷,也就是你大哥的儿子,他是被一只刚刚产下狼崽地母狼拣去了,也许是这只母狼有刚出生地小狼死了,也许是因为它涨或是别的什么原因,然后它就把那个刚出生地孩子叼走了,然后大大方方的当成是小狼崽给养了起来,最后你们费尽千辛万苦才终于找到了这处狼,最后发现那个孩子正在吃狼,你们不是杀了母狼就是感动了它,最后终于救回了你大哥的儿子,所以你就叫他狼小子!”一口气说完。

    听了桑晓晓这么一长串的猜测,凤流云不得不佩服她的想象,“你的话,可以说不对,也可以说全对!”

    “哪里不对?”桑晓晓不解,这不对和全对可是差别好大的。

    凤流云伸手拿起桌上的一块磁片,缓缓的摸着,依着他那慎重的摸样,他现在似乎并不是在拿着块碎瓷片,而是在拿着一块稀世珍宝。

    “说啊,快别卖关子了!”桑晓晓心急的催促,最烦被人吊胃口了。

    “我和大哥带着人马在山里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大嫂和孩子,无奈最后只能下山继续作战,其实大家虽然嘴里不说,但心里大都在猜想大嫂和孩子也许是已经被山上的猛兽吃了,这个猜想慢慢的在军队里流传开来,要知道大嫂怀的这个孩子还是大哥的第一个孩子,从刚知道大嫂怀孕起就被大哥看的很重,现在出了这件事,大哥整个人都颓废下来,作战也不像以前的那么勇猛----”凤流云缓缓的叙述着。

    “快说啊,后来呢?后来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见他说了半天都说不到正题上,桑晓晓着急的只能干瞪眼。

    “直到最后地一场决战上。对方的主将这才把关押已久地大嫂拉出来威胁大哥,说是要叫他投降。也说已经把大哥的儿子扔进了狼洞----”凤流云继续边说边细细的回忆着。

    “狼洞?”听着就很恐怖,给桑晓晓的感觉就是黑黑的,然后有很多双绿油油地眼睛在一闪一闪的,光想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啊!

    “那是边城山上的一个洞,据说里面生活了不下有万只以下地狼----”凤流云口出惊言。

    万只以下!

    桑晓晓闻言干涩的吞咽着口水。

    “后来虽然我们最终打胜了这场仗。可惜大嫂却被对方的主将杀了,她在临终前交代了大哥两件事,一件是要大哥去狼洞找儿子。说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决不能让孩子连死了都还要在里面受罪,第二件就是要大哥好好的照顾她妹妹----”

    “也就是红夫人!”桑晓晓接口。

    “对!”凤流云点头,接着往下说,“后来等战争结束,就已经是四年后了,大哥果然守信的要进狼洞。可我们几兄弟又怎么能放心让他自己一个人进去送死呢,所以就约好了大家一起进去。”

    “后来呢?”桑晓晓追问,然后苦笑着摸摸鼻子,“最后你们肯定是发现了那个孩子,也就是五少爷正在里面好好的喝着狼了。”这就结局了!

    凤流云闻言却摇头,眼中闪着莫名的利光。

    嗯,不对!

    “我们进了狼洞后才发现里面的狼虽然很多,但却是分成了好几种,而且每种都有不同地狼王和领地。它们之间还保持着尽量互不侵犯的规则----”

    饿,真是越说越神奇了!

    “我们在里面小心的转了一圈,因为在进去前大家都基本有了准备,所以上都涂抹着特殊的药物,只要不是弄出太大的动静,一般不会引起狼洞的大动,可让我们实在没想到的是,我们本来是准备进去找大哥儿子的尸骨。却没想到最后反而奇迹的找到了活着地狼小子。”

    “他活着是因为有母狼在养他?”桑晓晓还是不准备放弃这个观点。

    “也许最初是像你说的这样。可是我们看到的景却是他在狩猎----”凤流云继续口出惊闻。

    “狩猎?”桑晓晓很惊讶,奇怪的看着凤流云。怀疑他是否是说错了,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狩猎,这莫不是在开玩笑吧?

    “说是狩猎,其实就是捕食!”凤流云想着继续说,“他是喝着狼血长大的!”

    “狼血!”桑晓晓吃惊的目瞪口呆,“你是说狼血?”问完还不确定的皱眉,深怕是自己听错了。

    这怎么可能呢?

    一个四五岁地孩子捕杀狼,这听着可真有点像是天方夜谭!

    “对,狼血,你是不知道,我们见着他地第一眼是多么的震撼,他那时可是把我们都当成了口中之食,正打着我们一行人地主意,说来也有点奇怪,依着他把狼当成食物的行为,那些个狼群应该早就攻击他了,可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它们不只没有攻击他,在我们试图把那小子抓起来时,那些狼群还试图群起攻之的阻止我们,最后我们只好速战速决的抓了他的退出洞,最后才算是成功的出洞下山!”想着那一幕幕,凤流云直到现在还是觉得心潮起伏加血沸腾。

    想着他说的这一切,桑晓晓皱眉苦思了一会,“有可能是因为他从小就被扔进了狼洞,所以上长此久往的就有了狼上的气味,那些狼就真的把他当成同类了,何况狼本来就是血腥残暴的动物,分食同类对它们而言是很正常的事,就像人类崇拜强者一样,在狼的心目中,狼族最强最厉害的狼王才是它们生命的主宰,据说狼群还有定时拼斗争夺狼王的规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还有----”还有什么?”凤流云看着夸夸其谈的桑晓晓,看不出来她还知道这么多。

    “还有,狼对自己的伴侣是很忠诚的!”桑晓晓最后说出她最喜欢的一点。

    “伴侣?”凤流云皱眉,这又是什么意思,这个女人又在说些让他不懂的话了。

    “就是人!”桑晓晓眯起眼重复,“失去人的狼会在月圆之夜对着月亮哀叫!”

    哀叫!

    狼一般每天都叫,难道都是失去了那个什么“伴侣!”?

    看着桑晓晓那双略带着向往陶醉的眼,凤流云最后只能无言的摇头。

    女人啊!

    真是----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