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卷第一百二十五章 桑晓晓的梦想

    <---凤舞文学网--->

    桑晓晓就这么低着头胡乱的想着猜着,心里还真是摸不准凤流云此举的用意

    “快喝啊!”凤流云突然出声催促,看着被桑晓晓紧紧握住的茶杯,那浅褐色的茶杯衬着她的手,越发显得晶莹洁白。--凤舞文学网--

    “哦!”桑晓晓干笑着,却是抓着茶杯不动,心里像挂了七八个水桶,不停的上下左右晃动着,让她片刻都得不到安宁,看先前五少爷那样,她哪还敢喝啊!

    “这可是好东西,我一般不泡给人喝的!”凤流云说着把茶壶里的最后一点茶水倒出,气腾腾的轻烟缓缓的向上飘飞,稍稍迷乱了桑晓晓眼前的视线。

    好东西?

    要真是好东西还会把五少爷吓成那样?

    凤流云见着桑晓晓那不停偷瞄过来的不解眼神,也不解释。只是低着头继续静静的喝着茶。

    桑晓晓却是坐立不安的浑痒痒,即怕凤流云继续追问关于那个血手印的事,又好奇刚才那个五少爷失态的原因,这一来一去,她的心就乱了!

    两人之间一阵沉默……

    最后还是桑晓晓憋不住了,抬眼看着静静等候的凤流云,好奇的半抬起子靠近,“那个,刚刚那个五少爷他为什么听了浮云斋和豆蔻这几个字就有那么大的反应啊?还有这个茶,你在这个茶里面加了什么?”等她开口问等了半天地凤流云心底暗笑着慢慢的放下了杯子。抬眼看着桑晓晓那双正好奇睁大的眼睛,嘴唇轻轻地向两边微微拉起,不紧不慢的吐出两个字。“秘密!”

    “你还真是小气!”桑晓晓闻言不满的又坐回椅子上,嘴里小声的嘀咕着:“说了又不会少块!”

    听着她小声的抱怨,凤流云跟着马上反问:“那你先前是去见了谁?”

    “嗯!”桑晓晓顿时哑了,就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说了又不会少块!”凤流云看着桑晓晓略带着点嘲弄的说。

    “你----”桑晓晓皱着鼻子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没看出来啊,这家伙地嘴巴也属于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看来以前在她面前那个成熟冷静的凤流云都是故意装出来给她看的,真是大意。差点就被他给骗了!

    看着嘴巴里不停小声嘀咕抱怨的桑晓晓,凤流云奇怪的发现,自己现在的心竟然变得好极了!

    这就好像他跟桑晓晓她有仇似的,见她吃瘪,他就很开心,真不知是为什么?

    桑晓晓想着江河的事,以后他要是打探到消息免不了要和小磊联系,依着凤流云的报网,早晚也会被他猜到江河地份,还是趁着现在有优势的机会跟他交换几个秘密的好。--凤舞文学网--只要她不把她最大的秘密说出来,就是她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的事,应该就没什么问题,而且她和凤流云现在也是合作关系,也许以后找宝宝都还要靠他帮忙,想来,他应该是个能信任的人吧!

    桑晓晓低头默默的想着,没发现自己正在竭力给凤流云机会,给两人互相了解并慢慢靠近的机会!

    “那个,要不我们交换吧?”桑晓晓靠近凤流云神秘兮兮的说着。她已然是先退了一步,他要是还不答应地话,那就只好算了!

    “交换?”凤流云虽然面上冷冷的,可心里却早就得意的笑开了花。微微的点点头,很不在意地回道:“好啊!”

    看着他那副冷淡的摸样,桑晓晓却总有种是自己吃了亏的感觉,有点像是中计了!

    “你先说,我来问!”撞南墙啊撞南墙,感觉她现在就是个一条道走到黑的主。

    “好!”这个没什么好争执的,凤流云同意的点点头,“不过你只能问我能说的。不能说的。我一律都会闭嘴拒绝!”

    想来有些事,她还是不要知道地好。比如她一直在找地小儿子,她要是知道那个孩子现在----

    想到桑晓晓知道那件事后的反应,凤流云不自觉地摇摇头,很庆幸自己瞒住了那个消息,否则现在桑晓晓也许就不是这个样子,他也不能和她--“你在发什么呆啊?”桑晓晓伸手推推一个劲发愣的凤流云,这家伙怎么看着魂不守舍的,不是有什么事在瞒着她吧?

    “没什么,你问吧!”凤流云看着一脸奇怪瞄着自己的桑晓晓,在心里微微的叹口气,在这件事上,他的确是为了她好,只希望等她以后知道了能明白他的苦心,也许等晚一点,也许再过些时候,也许……到那时,再来想办法告诉她吧!

    “嗯,你为什么老是叫五少爷为狼小子呢?”这个问题她一直都很想弄明白,要是现在不问清楚的话,岂不是对不起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

    狼小子!

    听着总感觉不是什么好话。

    “这个,大概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他小时候是吃狼长大的,二是因为他的爹以前的名号就是狼王”凤流云想着慢慢解释。

    吃狼长大的?

    老爹是狼王?

    “我没听明白?”桑晓晓困惑的皱眉,不自觉的抬手喝了几口茶水,喝完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喝了什么,接着就是一副如饮砒霜的苦样!

    看着她的动作,凤流云深黑色的眼瞳中闪过了几抹笑意,看着桑晓晓那副要吐不吐的犹豫样,出声解释道:“你就放心喝吧。这个茶喝了只会有好处!”

    “哦!”闻言,桑晓晓咽回想出去催吐地法子,看着凤流云那双含着淡淡笑意的眼睛。稍稍不好意思的红着脸不自觉地又低头喝了一口,这回她的动作却只是稍微的停了一下就恢复正常,主要是她此时的免疫力又增强了。

    “刚刚咱们说到哪了,对,说到狼狼王的事!”桑晓晓细细品着嘴里的那一丝丝甜味,这时才感觉出这茶的不同之处。

    “狼王是他爹的封号,因为他在战场上就像一只狼一样地勇猛孤傲,他的每一场战斗都无愧于狼王之名!”凤流云说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中不再掩饰的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上骤然发出一股很强的气势,让坐在他边的桑晓晓不用看都能感觉到他的战意和血沸腾。

    “看来你对他的评价很高啊!”桑晓晓说完看着眼前这个不一样的凤流云,他要是能脱去上这副女的伪装就好了,恐怕只有到那时,她才能见到真正地凤流云。

    “他就是你的好朋友,就是红夫人的前夫?”桑晓晓接着问。

    “对!”感觉到她的莫名盯视,凤流云警觉的收回气场,满脸惋惜悔恨的继续说着,“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长,只可惜死在了战场上----”

    “是因为打了败----”死在战场上,好像也只有这个可能。

    “不是,是因为一个女人,一个该死的女人!”说到这,凤流云眼中闪过的恨意是那么地让桑晓晓触目惊心,他的杀意在那一霎那几乎就快要化作成实质的攻击。

    感觉到周围降下来的气温和逐渐凝结僵住地空气,桑晓晓敏感的抱着胳膊,忍着越跳越快的心脏,看着凤流云铁青着的脸。担心的加大音量叫着他的名字,“凤流云,凤流云,你----”

    桌子上的茶杯突然“!”的一声炸开。这下才把陷入杀意中地凤流云惊醒。

    看着桑晓晓微微有点发白地脸,凤流云收回上的杀气,武功到了他这个地步,就是杀气外露都有可能会威慑或是杀死人。

    “你没事吧?”凤流云担心地靠近问,他这几年已经很少有失控的时候了,今天这也不知是怎么了?

    感觉到周围的气温和空气已经逐渐的恢复了正常,桑晓晓慢慢的松口气,一双眼直愣愣的看着桌子上那个炸开的茶杯。还有旁边那个已经满是裂纹的茶壶。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这,这就是他的武功吗?

    好厉害啊!

    本来还在担心她体的凤流云却突然被两眼亮晶晶的桑晓晓一把抓住。接着耳边就传来那几乎是尖叫的询问声,“这,这就是武功里的内功吧?”

    凤流云皱眉,这都是哪跟哪啊?

    “好厉害,要是我能----“说到这,桑晓晓心痒痒的喘口气,稍有点暴力倾向的她对这个可是很着迷的。

    武功!

    内功!

    轻功!

    她要是会的话可就多了很大的保命机会,想到这,桑晓晓看着凤流云的眼睛痴迷的半眯起,几乎说得上是崇拜和讨好了!

    看着这样的桑晓晓,凤流云却像被冻住似的僵了,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要不你收我为徒吧?”桑晓晓说着又靠近,只差就立马跪地上了。

    果然,听着她的这句话,凤流云的心脏猛地震了一下,看着桑晓晓的眼睛里带着几分无可奈何,老实说,她的这个要求真是让他郁闷的想打人啊!

    “你怎么会突然提这个?”说也奇怪,她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会武功,怎么会突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才提出。

    “因为我小时候的一个梦想!”桑晓晓说着望天,很有股少女痴迷的“呆”样。

    “梦想?”凤流云闻言摇头,一颗冷汗顺势滑下。

    “对,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代武林高手,什么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打狗棒法,丐帮绝技,独孤九剑的破剑式,破刀式,左右互搏,玉女剑法,小李飞刀,例不虚发,天外飞仙……我提起内功一招打去,地动山摇,树断地陷……我一提气就高高跃起,像一只长着翅膀的鸟一样,飞过一个电线杆,又飞过一个电线杆,只要脚尖轻轻的那么一点,借力使力的又可以腾空飞去……最后站在竹子上随风飘,像没有一点重量似的,一上一下,一上一……”小说里的节,电视里的经典镜头。

    看着桑晓晓那满脸做梦的痴迷状,听着她那天马行空的幻想,凤流云只觉得心像猫抓似的痒痒疼加混乱,冷汗逐渐打湿了衣裳……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她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