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卷第一百一十八章 对牛弹琴!

    <---凤舞文学网--->

    他?

    哪个他?

    想着这段时间在府里流传已久的八卦,关于她和炎无月之间的暧昧绯闻,桑晓晓看着眼前这个正咬牙切齿瞪着自己的江河,难道他还真就相信了!

    看着依然沉默不语的桑晓晓,看着她嘴边的那一抹笑,江河激动的冲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肩膀,不可置信的抓紧摇晃,“你该不会真的跟了他吧?”

    桑晓晓皱眉忍着胳膊上火辣辣的疼痛,手里的包袱掉落在地上散开,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正赤红着脸喝问她的江河,心里有气的说了句,“你是说炎无月?”

    听到从她嘴里说出的这个名字,江河是真正的被打击了,张口几开几合的看着桑晓晓,看着她脸上的笑,颤抖着摇头,“难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跟他----”

    桑晓晓闻言静静的看着他,对这个认识并熟悉小兰的男人,她真是不知该怎么相处,该跟他说些什么,总是得小心翼翼的说话做事,以免自己一不小心就露了底,所以打从心底,她就不愿意见他,不愿意跟他相处。--凤舞文学网--我看书斋

    “你别傻了,他不会真心喜欢你的!”江河恨铁不成钢的吼着,面对着这样油盐不进的桑晓晓,就算他有浑的力气,可就是用不上,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我从不担心这个!”桑晓晓说着伸手推开他。淡淡地看着江河,好像她已经有把握能掌握炎无月的心意一样,其实。她的意思是她跟那个炎无月根本就没有那种关系,所以才无需担心,可惜已经相信她和炎无月之间有不清不楚地江河却不会这样理解。

    看着桑晓晓冷淡的模样,江河不知不觉的后退几步,转使劲捶了围墙几下,拳拳破皮见血。

    桑晓晓看着他这样折磨自己,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看着背对着自己喘息的江河。桑晓晓很疑惑,他真的那么喜欢那个小兰吗?

    江河平静了一下,才回转看着正在暗地里研究他的桑晓晓,突然开口问出了一个让她莫名其妙的问题,“你是不是想靠他来帮你报仇?”

    报仇?

    听着这个对她而言略有陌生地词语,桑晓晓皱眉愣了一下,那个小兰要报什么仇?

    是找那个废她武功、在她背后刺青,毁她她容貌的组织报仇吗?

    桑晓晓想着看了一眼正静静等着她回话的江河,这个男人他到底都知道些什么?

    “我不找他,难道要找你吗?”桑晓晓垂下眼帘。--凤-舞-文-学-网--转载自我看書齋试探的问了一句。

    “我早就说过我会帮你,可你----”江河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看着桑晓晓的眼神带着点微微的失望,“可你总说我还没有实力,不能为你报仇,为了你这句话,我才会拼着命的来投靠炎无月,可是没想到,你却跟他,跟他-

    看着又气愤又后悔的江河。桑晓晓却失望他也不知道小兰的仇人是谁,这个谜底还是没有解开,黑暗中窥视的影仍是存在。

    江河看着满脸失望地桑晓晓,只觉得自己都恨不得要把心掏出来给她看了。看着这个拥有陌生容颜的女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对她就像是着了魔似的,天天想着她,念着她!

    只从第一次见面后,他就陷进去了,一开始他还只是提议要娶她做妾,在他的想法里。她一个既毁容又带着孩子的女人。生活本来就艰难,对他的这个提议。她就算不欣喜若狂,也应该是默默的点头答应,可谁知他的下场却被她用扫把扫地出门,直到后来相处的深了,才发现她真的是一个很坚强也很心狠地女人,不光是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虽不知她的确切来历,但从她平时的言行举止处也可看出她在毁容受难前的份应该并不是那么地简单,可是她不说,就没人知道,每次见她打骂那个孩子,其实他都想上前阻止,可看着她那双逐渐癫狂恨意的眼睛,他又迟疑了,只能在背后偷偷的对着那个孩子好点,从她打骂的只言片语中,他也渐渐猜出那个男孩也许并不是她生的,而是她仇人的孩子。

    时间慢慢过去,她虽然拒绝了他想娶她的提议,但却又不避开他的亲近和纠缠,就让他地心在这一喜一失望之间徘徊着,弄得他不上不下地,既丢不开也放不下!

    后来,他也慢慢绝了想娶她的念头,知道她地心,他也不敢她,毕竟就算真能强着得了她的子,可要是她心里并不向着你,也是没用的,那么做只能着她恨你怨你,却不会你跟你!

    “其实那天我听你说你把什么都忘了的时候,我真的好高兴,小兰,那时候我就想,这样你就不会总想着要去报仇了,你就不会老想着要去外面,所以我才再次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想让你跟着我,想我们能好好的过子,可惜你还是拒绝了,现在想想……是我糊涂了!”江河苦笑着说完,看着沉默不语的桑晓晓,“其实,你根本就没有忘,对不对?”

    “我是真的全都忘了!”桑晓晓说完看着摇头不信的江河,“你就把我当另一个人吧!当小兰已经死了,走了!你不要再想她了,江河,别忘了你还有老婆,还有儿子,他们才是你应该真心去珍惜的人!”桑晓晓说完想着那个比她早些天生下儿子的女人,想着她那时的泪,那时的笑。

    “可是我想要的女人是你!”江河低声吼着,不像是告白。反而像是在痛苦地呐喊。

    “那你喜欢我什么?”桑晓晓直觉反问,她就是弄不懂,这个江河为什么会喜欢上小兰呢?

    你说小兰她漂亮。可她的脸早已经毁了,现在是个人见人怕的模样!

    你说小兰她格讨喜温柔,从她虐待小磊这点就可以看出她绝不是个善主!

    而且小兰还曾经嫁过人,还生过两个孩子,你要说这个江河他是完全地不在意,那简直就可以列入圣人的地步!

    江河闻言沉默着,半晌后才抬眼直直的看着桑晓晓,“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咱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印象太深了,也许是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狠这么疯狂的女人,也许……”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

    第一次见面!

    提到这个,桑晓晓很是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一次见面,才会让这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已经毁容的女人?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地景吗?”江河靠着墙默默的看着她问。

    桑晓晓摇摇头,她哪知道,她又不是小兰。

    “是啊!那个记忆真的很不好。难怪你不愿意想起,也许对你而言那是个噩梦,可对我而言,却是个能遇见你的美梦吧!”江河误会了她摇头的意思,略带自嘲的笑了。

    桑晓晓闻言静静的等着,可等了半天,这个江河却只是低着头不说话了,他这样真是很打击人的绪,“怎么不说了?”

    听了她这句问话,江河再次抬起脸。静静的看着她,看着眼前这张陌生的眉眼,半晌后才摇头苦笑,眼睛里很是晦涩。“原来你是真地忘了!”

    桑晓晓听了却只想晕倒,搞了半天,他现在才相信她的话。

    江河仔细的看着桑晓晓,看着这个女人,她的眼睛里没有影,没有疯狂,听到他提起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提起那个对她而言如同噩梦般的子时。她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的哭泣、嘶喊、叫骂。她好像真的新生了一样,她真的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小兰了!

    江河就这么直直地、愣愣的看着她。直到桑晓晓开始不安的皱眉后退,“其实我早该想到的,从你不再恨那个孩子,从你说要找回你地儿子,那个时候我就应该想到,你是真的忘了!”

    “我早就说过我不是小兰啦!”桑晓晓再次重复,很高兴他终于懂了,摇头松口气蹲下来收拾着地上的衣服和零食。

    “你变了!”江河看着在阳光下缓缓笑着的桑晓晓,只觉得心里面软软的、暖暖的,她忘了以前的一切,那他们之间是不是也能重新开始呢?

    想到这个可能,江河心里的那个小树芽又开始慢慢地疯长着……既然你说你已经把以前地事都忘了,那你就应该听我的话赶快离开这,要是你真地存着要靠炎无月帮你报仇的想法,我劝你还是趁早断了这个念头,他那个人太狠,你不是他的对手!”江河慢慢叮嘱着,不放心的看着毫不在乎的桑晓晓,“小兰,要不,你干脆还是跟我回去吧?”

    听了他的这句话,本以为他会讲出什么秘密的桑晓晓只想昏倒,抬头看着满脸认真的江河,桑晓晓无奈极了,先前不是已经跟他都解释清楚了吗,这个江河怎么又会再提这个话题?

    “你现在既然已经忘记了以前的事,那就不要再想着去报仇了,重新开始不是很好吗?”江河软软的劝着,不懂她怎么会对要跟他回去的事这么的反感,难道是真的看不上他,想着这个,江河低头仔细的看了自己一眼,他其实也不差啊,年纪不大,家世殷实,强力壮,而且又是真心的喜欢她,江河不懂小兰,也就是桑晓晓为什么就是不能接受他呢?

    听到他这么说,桑晓晓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是在“对牛弹琴”,合着她苦口婆心的说了这么半天,他还是把她当成小兰,只不过是个失去过往记忆的小兰!

    对此,桑晓晓无奈的叹口气,看着满脸期待的江河,她还能怎么说呢?

    说她是借尸还魂?

    说她是来自另一个世界?说她只是倒霉的上了小兰的

    还是说她……

    说出这些话无非只能换来两个结果,一是江河把她当成疯子,不是转离去就是更坚定了要继续照顾她的决心,二是把她当成害死了小兰的“孤魂野鬼”,也许马上就会冲过来动手掐住她的脖子叫她一命赔一命!

    想着这两个可能,桑晓晓也只能继续沉默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