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卷第一百一十一章 腰痛!

    <---凤舞文学网--->

    “唉!”桑晓晓抱着棉被叹了口气,整个人没精神的在上卷缩成一团。--凤-舞-文-学-网--

    眯眼看着桌上那个暗黄色的油灯,想着今晚发生的一切,郁闷的伸手摩挲着光滑感的下巴,这面具好不容易才戴回去,想着那一声声如唐僧念经似的折磨,她发誓以后一定不会再轻易摘面具了,特别是在那个风流云的面前。

    想着他离去前得意的坏笑,桑晓晓就恨得牙痒痒,那个家伙先前果真是在戏弄她,什么“嘴歪了,鼻子皱了,下巴肿了……”等等,通通都是在故意的吓唬她,难怪她先前就一直觉得奇怪,记得鬼面第一次给她戴面具时也没有这么麻烦啊,当然这也不能排除风流云学艺不精的可能。

    想着鬼面,桑晓晓伸手从枕头边上摸出那个小瓷瓶,打开盖子细细闻着里面散发的药香,依着风流云的解释,这种美颜药很是珍贵,也不知鬼面为什么会这么大方的送给了只有一面之缘的她呢?

    难道是缘分?

    这个理由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会相信。

    也不知是不是那个美颜药的作用,桑晓晓觉得脸上微微的有点麻痒,虽不痛,可却带着股难以说清的特别滋味。

    美白皮肤!

    淡化疤痕!

    要是真能如此也好,毕竟她也不想顶着一张会吓坏小朋友的脸四处走动想着脸,桑晓晓就不由自主想到风流云那张足可称得上是“祸国殃民”的脸,他一个大男人长得那么美,还叫不叫她们这些资质平庸的女人继续活下去啊!

    只可惜他上的那个凤凰浴火图是个死的,害她这次又要白白的失望一回,而这个体地真实份也依旧是个难解的谜团?

    想着风流云最后对她的交代----远离炎无月!

    他的这个决定还真是让桑晓晓松了口气,因为她真不敢保证在她大胆捏了炎无月的后。他还会愿意见她!

    依着桑晓晓的想法,既然炎无月误会她在处心积虑的勾引他,既然他很鄙视不屑她地这个举动(虽然她真的真的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可他们两个人要真是还要每天见面的话,那也的确是有点尴尬,所以桑晓晓就自个认为大家还是聪明的互相避开着点,所以她第二天晚上就没有去炎无月地书房。可谁知见她没来,炎无月竟会派个侍卫来叫她,其结果就是----

    “咚咚咚!”桑晓晓迟疑着伸手敲门,不知道炎无月为什么还想见她,他们两个之间不该是互见互厌的吗?

    “进来!”里面传来炎无月淡淡的命令声。

    “是!”桑晓晓伸手推开门,慢步走进书房。“见过城主!”

    “起来!”炎无月不冷不的叫起。

    “是!”桑晓晓边应声边悄悄地抬眼看他,原以为经过昨天那件事,今天的炎无月依然会以那双不屑或鄙视的眼神看她,可现在看着他那张正淡淡笑着的脸桑晓晓迷糊了!

    难道天要塌了吗?

    比起炎无月的厌恶或是鄙视,看着这个态度友好甚至可以说是亲和的炎无月,桑晓晓就更是觉得全像被针扎似的疼,哪哪都不对劲,哪哪都难受!

    “你来了!”炎无月说着放下手里的书册,看着一脸紧张的桑晓晓,奇迹地对着她小小的拉了拉嘴角。--凤-舞-文-学-网--

    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在笑?

    他竟然笑了!

    桑晓晓僵着脸,手脚无措的干站着,猜不准他这么做地用意。难道太阳要打西边起来了?

    “把东西送上来!”炎无月对着依然站在门口的侍卫吩咐。

    “是!”年轻侍卫点头退下,并体贴的关好门。

    东西!

    什么东西?

    桑晓晓不解的看着炎无月,看着他随意披散在肩头的黑发。这才注意到他现在的打扮似乎也太随便了些,一宽松的白色长衣松松垮垮的被一根同色地腰带系着,黝黑厚实地膛半露着,好像一点也不在乎被别人看去他前的伤疤。

    想着风流云说地,炎无月前的这些疤痕好像都是那次国战时留下的痕迹,也许对他来说,这还是他立功保国并更像一个成功男人的标志,虽然这标志现在让他这么的痛苦。

    炎无月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桑晓晓。很正大光明的看着她、研究她。

    桑晓晓越发不安的动动略有点酸软的脚。这叫什么事,难道她是来罚站的吗?

    深吸口气。桑晓晓抬眼看着炎无月,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可对着他那双略带兴味的眼,不又软弱的低下头避开,想着昨晚风流云临了的交代,说这炎无月是个喜欢征服的男人,对于让他感兴趣的人或物,他都抱着强烈的征服和旺盛的企图

    该死的!

    难道他现在把她当目标了?

    桑晓晓暗自不安的想着,捉摸不定她接下来到底该怎么走?

    “城主!”刚刚那个侍卫又在叫门。

    “进来!”炎无月说完看了一眼正在偷瞄着门口的桑晓晓。

    门打开,侍卫领着两个人端进来两盆水还有干净帕子。

    看着这些熟悉的东西,桑晓晓着实的愣了一下,这才弄明白炎无月的意思,合着他是还想让自己帮他按摩啊!

    “你们下去,都到院子外面站着!”炎无月淡淡的吩咐着摆摆手。

    “是!”侍卫们听令的抬头应声,并抽空暧昧的看了屋子中间静站的桑晓晓一眼。

    等人都出了屋子,炎无月这才不吭不哈的站起,看了正瞪着水盆的桑晓晓一眼,抬脚就往屏风后面走去。

    桑晓晓看着那两盆水,彻底歇菜,合着他做了这么多。就是想让她继续帮他按摩,真是无语,亏她先前还担心了老半天,差点弄了个心律不齐!

    “你还不进来!”炎无月开始不耐烦地在里面催促了。

    桑晓晓无奈的叹口气,认命的抱着盆子走进屏风后。

    毕竟是一回生二回熟,现在再看着炎无月的背,她是镇定多了。起码不会再恍惚的按到人家上!

    这种错事,一次还可以原谅,可以说成是意外!

    可要是二次的话,那就肯定是故意的了!

    她不想故意!

    绝对不想!

    所以桑晓晓按得很是认真,站着半弯腰,两手使劲地一捏一松。累得“呼哧呼哧”的,那汗水就像不要钱似的往下流……

    她今天可不敢再坐在那张躺椅上,因为昨天就是坐在躺椅上才做错事,这次吸取教训。她愿辛苦点,可不想真把老命交代在这!

    可惜,就算她这样,还是有人要不满意----

    “你晚上吃饭了没?”炎无月靠在胳膊上看着满头大汗的桑晓晓问。

    桑晓晓闻言一愣,他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还想慰劳慰劳她,请她吃顿饭?

    “吃过了!”桑晓晓点头老实回答,跟他一起吃饭,她准会噎住的。

    炎无月闻言淡淡的又看了她一眼,弄得桑晓晓心里是拔凉拔凉地。不知他又在想什么?

    “那是没吃饱?”炎无月接着又问。

    “吃饱了!”那风流云做饭的手艺可真是没话说,她一口气吃了三碗饭,连现在半弯腰。都觉得有点撑着。

    “既然都吃饱了怎么还一点劲都没有,你这是按啊还是摸啊?”炎无月突然张嘴说出了这么一句不冷不的话。

    按还是摸?

    桑晓晓闻言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他这真是躺着说话不腰疼。

    她没劲?

    她没劲,她还不想按了呢!

    桑晓晓停下手慢慢的站直子,她地腰啊,就快要断了!

    “怎么停了?”正舒服的炎无月皱眉抬头问,看着满脸郁闷的桑晓晓。

    “我没劲!”桑晓晓说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嗯!

    炎无月一愣,她还敢瞪他?

    “我站着用不上劲!”桑晓晓无奈的解释。没办法。这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那你就坐着!”炎无月倒也干脆。以眼神示意他旁的空位。

    这可是他叫坐的,桑晓晓想着慢慢坐下,伸手揉揉酸痛的腰。

    炎无月则满意的继续低头趴好,你还别说,昨天被她按了那么一会,他还真是睡了个好觉,所以今天见她没来才急急地叫侍卫去叫她。

    桑晓晓看着他那副时刻准备好的摸样,也只有无奈的继续伸手按着。

    这么一来一回地,等炎无月满意,桑晓晓从书房出来,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的事了。

    “你这是?”侍卫疑惑的看着桑晓晓不停按腰的手。

    “腰痛!”桑晓晓老实的说着叹气,今晚上看来没好觉睡了!

    “腰痛?”侍卫闻言一愣,上下仔细看了桑晓晓半晌,随后暧昧的捂着嘴偷乐了!

    腰痛!

    第二天,桑晓晓再一次成了城主府里的“红人”,人们都在背地里议论着关于她的话题,就见那府里地屋檐下,假山地花园里,幽静的寝室内,三三两两地,到处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版本……

    “话说,你知道吗?”

    “啥?”

    “就是那个照顾四小姐的娘啊!”

    “她咋了?”

    “她昨晚跟城主那个了!”

    “那个!真的?”

    “真的,还是在书房!”

    “啊啊啊!”“你怎么知道的?”

    “哪瞒得住人,有人都看见啦,她还没去,那城主就叫人准备了事后净水----”

    “好体贴啊!”

    “接着她到了书房,城主就叫侍卫们全部退到外面去了,估计是不想让人听墙角!”

    “后来呢?你快说啊!”

    “过了很久,她才慢慢的打开门出来,那衣服也汗湿了,那头发也乱了,还有她的那双腿啊,啧啧,酸软的都走不动路,后来有个侍卫好奇就上前问她怎么了,你猜她怎么说?”

    “她怎么说?”

    “她说她腰痛,你知道的啦,那个……咯咯咯!”

    “哎呀,真是……”

    “听说她现在还躺在上休息了!”

    “真的,看不出城主他这么----”

    “我跟你说,依着这个势头,我看过不了多久,她的份恐怕就要变了!”

    “你是说,嗯,我看也是……”

    “我说了,前段子见城主每天晚上都要见她,我就觉得这事不寻常,像城主那么忙的大人物,哪有每天见她的道理,原来是……”

    “现在可就是不知道那几个夫人怎么想了?”

    “这些也不是咱们该管的事,咱们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不过依着我看,这府里怕是要变天了!”

    “也是……”卦满天飞,绯闻到处传!

    等下午风流云黑着一张脸来拷问她时,桑晓晓这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府里茶余饭后的最新八卦女主角!

    听着风流云有声有色的详述,腰痛躺在上休息的桑晓晓抽搐着嘴角,想着先前那些个突然来看她的女人们,想着她们听到她腰痛时互相眯眼对视捂嘴的暗笑,合着她们一个个都是来打探消息的啊!

    “你怎么说?”风流云很有气势的双手抱,斜眼看着正在那闷头咬牙切此的她。

    桑晓晓闻言双手抱头,只想大叫一句,“我冤枉啊!”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