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卷第一百零五章 纹身!

    <---凤舞文学网--->

    听着桑晓晓失控的叫骂,凤流云好脾气的一动不动,只是静静的等着她发泄

    半晌过后,等桑晓晓喘息着停下,他才开口仔细询问起来。--凤-舞-文-学-网--

    “骂完了!”凤流云看着满脸涨红,自个在那闭眼喘息的桑晓晓,“现在心有没有好一点,要是好了,就好好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闻言,桑晓晓睁眼看着一脸关心看着她的凤流云,“你刚刚不是,不是----”说着看看怀里的小家伙又抬头看看他。

    凤流云摇头温和的笑了,“你该不会真以为我会对这么可的小孩子动杀手吧?”

    桑晓晓对此没有说话,只是怀疑的看着他,那他刚才的举动是?

    “其实我师弟是个心很软的人,以前在师门的时候,就经常被师傅追在后骂,说是依着他这种心,根本就干不了大事,要不是那天他被如梅的死因刺激的深了,他也不会有想要杀小家伙来报复的念头,毕竟不管小家伙的娘到底是谁,她现在都还只是一个可的小孩子而已,就算真杀了她,如梅也活不过来了!”凤流云缓缓的解释着。

    他说真的?

    桑晓晓皱眉慢慢的放松下来,右手安抚的轻拍着小家伙。

    “我从你刚刚一进门,就发现你的精神状态很不对,这说起话来是句句带刺,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凤流云边说边伸手倒了一杯茶放在桌上。“不过你刚刚骂人的样子还真是狠,看地我都差点怀疑你是否会冲过来打我两下,而且你骂人的话还很特别,什么白痴,变态----”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桑晓晓赶紧挥断他的抱怨,看他现在的样子还是蛮诚恳地,难道刚刚那个真是误会,他那样做只是想靠激怒她来让她发泄出心中压抑已久的郁闷。

    “喝口茶好好的歇一歇,然后再好好跟我说说今晚到底发生了----”凤流云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人推门进屋了。

    “桑姨,原来你已经回来啦!我刚刚正在厨房里烧水,这四小姐怎么哭了,刚刚还好好的!”梨子突然掀开帘子进来。

    桑晓晓闻言。抱着小家伙上前,“梨子,来,你先抱着四小姐去与院子里逛逛,好好地哄哄她,我和你云姨还有话要说!”还是先把小家伙弄出去,这样也安全点

    “哦!好!”梨子笑着满口答应的点头,“那桑姨我就先出去啦!”

    “去吧!”桑晓晓说着送梨子出门,然后谨慎的把门关好。--凤-舞-文-学-网--转回头看着依然静坐在桌边的凤流云。“说吧,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刚刚在炎无月地书房里,你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凤流云说着疑惑的看着绪绷紧的桑晓晓,敏感的发现她眼里深深的戒备,看来先前他的那个举动还真是吓到她了!

    桑晓晓深吸口气,走到桌边坐下,垂眼喝了口茶。也知道自己刚才就像个汽油罐子。得谁炸谁!

    “你知道炎无月的上有很多的伤疤吗?”桑晓晓边说边在脑海里回忆着她看见的那些数不清地伤痕,那一条条一道道。密密麻麻地让人惊心。

    “伤疤?”凤流云闻言惊愕的皱眉,看着桑晓晓的眼神很是怪异,“你怎么知道他上有很多的伤疤?”

    “当然是我刚刚看见的啊,要不然你以为我会未卜先知啊!”桑晓晓说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刚刚看见的!

    凤流云闻言担心的上下打量着桑晓晓,“你跟他,你们两个没,应该没发生什么事吧?”

    “你说呢?”桑晓晓挑眉反问。

    捏紧手里地茶杯,凤流云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她半晌,脸色快速的几变,这都看见上地伤疤了,难道还能清白的----

    这么想着,凤流云的心里就很不舒服,一种道不清说不明的酸气在口里回着。

    桑晓晓看着他那张精彩万分并还在变色的脸,故意“哀怨”的摇头,“你不是要我接近他吗?你忘了,你说过的,那个美人计”

    听了她这话,凤流云眼神凌厉的看着她,整个人不再掩饰的锋芒毕露,气急败坏的张口,“你这么说的意思是,你跟他,刚刚你和他,他对你,你们两个该不会----”

    桑晓晓坐在那,看他张口几开几合的说不出话来,不摇头笑着阻止,“好了,你就不要再乱想了,我和炎无月没什么!”说完想着炎无月嘴里那段关于“汗味,洗澡”的描述,接着无奈的丧气补充,“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我,我这美人计算是彻底失败了!”

    听她说是失败了,凤流云却着实是好好的松了口气,看着桑晓晓满脸的郁闷,心里有点不忿的皱眉,“我怎么听着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是很失望?”

    “别说,我还真是有点失望!”想着炎无月后来的调戏,桑晓晓有种他的形象正在逐渐倒塌的恶感。

    “你!”凤流云闻言气极摇头,“那你刚刚说你看见是指?”

    “他好像是旧伤的后遗症发了,我就帮他按摩了一下!”桑晓晓老实说。

    “按摩!”这又是什么新鲜词?

    “结果他一脱衣服,我就看见了!”

    “怎么,你说的那个按摩,还要脱衣服?”凤流云闻言又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她一个女人,说起一个男人脱衣服怎么这么自然,一点害羞的感觉也没有,真是----

    “他的前有很多的伤疤,后背也有,不过后背上的看着像是被鞭打的痕迹,喂,你和他不是好朋友吗?怎么,你不知道?”桑晓晓说着看向脸色微变的凤流云。

    “你说他前的伤疤,那我大概知道,那应该是几年前跟邻国那场大战后留下的伤,至于你说他的背后,鞭打?你确定是鞭打的伤吗?”凤流云越说到后面神就越是严肃。

    “应该是吧?”桑晓晓被他这么一问,突然间好像又不能肯定了。

    “难道是那时候----”凤流云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神色大变的皱眉,闭口不语了。

    “什么时候?”桑晓晓好奇的靠近,听他这半句话的意思,他好像知道炎无月后背伤痕的来历。

    “没什么!”凤流云摇头避开她闪闪发亮的眼。

    “你别回避啊!说出来,我们两个好好的讨论讨论,可惜我只看见他的上半,了解的还不是很全面!”桑晓晓失望的说着摇头,隐约间想起在她发现自己正在“按摩!”炎无月的时,在他的股沟边上好像看见了有小半个纹,可是当时的况实在是让人太过的惊愕,她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看清楚,现在想来还真是可惜!

    “你,你真是,难道看了他上半还不够,你还想,你还想看他的下半----”凤流云瞪眼张嘴结舌,被她直言大胆的话噎住。

    “你大惊小怪的干什么,反正又不稀奇,你的上半我还不是看过!”桑晓晓无所谓的挥挥手。

    “我的!”凤流云闻言皱眉,他什么时候?

    “你忘了,那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吃惊你竟然是个男人,然后就把你的衣服撕开了,我还看见你腰部那里有个纹!”桑晓晓满脸暧昧的说着,看着很像个色女!

    被她这么一说,凤流云终于想起来了,想着她那次的“恶羊扑虎”,脸色微微有点发红。

    “对了,你上纹的是什么?”桑晓晓此时也就是好奇的那么随口一问,谁知----

    “是凤凰!”凤流云老实回答。

    凤凰!

    桑晓晓皱眉,他一个大男人纹什么凤凰,纹个狼啊虎啊的不是更好,看着威风又霸气!

    “那是凤啊还是凰啊?”凤凰凤凰,凤为公,凰为母,他上的是那种?

    “什么凤啊凰啊,我上纹的是凤凰浴火图!”凤流云“鄙视”的看了她一眼。

    “凤凰浴火图!”桑晓晓闻言脸色骤变,整个人一僵,惊讶的叫出声。

    “怎么,你知道什么是凤凰浴火图?”凤流云看着她快速闪烁的眼,觉得桑晓晓此时的反应有点奇怪!

    “听说过!”桑晓晓干笑着,只觉得背后的冷汗都出来了,“我只是有点奇怪,这个凤凰浴火图不是女子纹的吗?你怎么会纹这个?”

    听到她说是女子纹的,凤流云红着脸半是尴尬,半是无奈的摇头,“没办法,那时我还小,我师傅他一说,我就傻傻的同意了,他还说那是他的独门手艺,是他的杰作!”

    独门手艺!

    桑晓晓只觉得自己的心就快要停止跳动,“你师傅,你师傅他----”握紧拳头,嗓子突然干哑的说不出话来。

    凤凰浴火图!

    那个梦,那个记忆!

    他师傅,难道他师傅就是那个给小兰纹的男人?

    这个秘密,是她心里最深的一个隐患,那就是这个体的真实份,它时时刻刻的存在着,就像是一把悬在她头顶上的利剑,不知何时会突然掉落下来斩断她的头?

    现在,她眼前突然一亮,好像终于找到了走向这个秘密终点的通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