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卷第九十四章 揭秘(一)

    <---凤舞文学网--->

    “你……放……”桑晓晓涨红着脸,无力的张大嘴,模糊的看着正用力捏紧她喉咙的柳之夏,这个家伙竟然是真的想杀她

    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一切来的这么突然,她完全没有一点心里准备!

    这个柳之夏怎么会突然间就对她起了杀心呢?

    “你去死啊!去死!”柳之夏扭曲着脸,单手抓紧桑晓晓,另一只手抓住她的脖子,用力捏紧,只要她死了,只要她死了,就再没有人会阻止自己杀死那个害人的小杂种了!

    “你……”桑晓晓挣扎着扭动,喉间火辣辣的痛楚加上无法呼吸到氧气的恐慌渐渐覆灭她的神智,难道她真的要死在这里,死在这个疯子手里?

    “住手!你在干什么?”

    伴随着一声大叫,桑晓晓感觉正发疯的柳之夏被人从她上打开。--凤-舞-文-学-网--

    桑晓晓无力的瘫软着子,大口大口,饥渴的呼吸的空气,吸入的空气给受损的喉咙带来火辣辣的痛楚。

    “咳……咳!”桑晓晓喘息着摸着脖子干呕,无力的趴在小边,看着依然在小上熟睡的小家伙,这个小懒猪竟然还在睡,一点都不知道刚刚差点连小命都没有了!

    是谁救了她?

    想着,桑晓晓靠着小看去,随后却惊讶的瞪大眼,看着在屋子里一站一趴的两个云娘!

    这又是什么回事?

    “你疯了!你想杀了她吗?”站在的那个直冲着躺在地上地那个吼着。

    “我是疯了,至从知道她的死讯地那一刻。我就疯了!我一直还保持着理智就是为了我的女儿,我和她的女儿,可现在你告诉我。连这个女儿都不是我的,我不该疯吗?我不该恨吗?”地上的这个两眼通红的捶地大吼着。

    “你给我冷静点,不要我点你地道!”站着的这个冷冷的威胁着,说完偏头看了睁大眼莫名其妙的桑晓晓一眼,“你没事吧?”

    “没----”刚说了一个字,她的喉咙就传来火辣辣的刺痛。

    “你喉咙受伤了!”站着的这个皱眉从衣襟里摸出一个瓷瓶。“给你,喝点会好一些!”

    桑晓晓迟疑的伸手接过,看着那个熟悉的瓷瓶,和上次那个“云娘”给的伤药是一种瓶子。--凤舞文学网--

    “喝吧!”站着地这个笑着说完点点头。

    这个人是刚刚救了她的,那地上那个又是怎么回事,到底哪个才是“云娘”才是“柳之夏”?

    桑晓晓打开盖子,一股好闻地花香味传来,嘴对着瓶口小心的伸舌了一下,甜甜的,想着应该没事。才慢慢的把嘴凑近,小喝了几口。冰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慢慢缓解着那火辣辣的痛楚。

    “谢谢!”喝了以后,果然感觉好多了!

    “不用客气!”站着的那个笑笑,随后看着地上的那个叹口气,“起来吧!你想一直睡在地上吗?”

    地上那个闻言,苦笑着抬起头。

    桑晓晓仔细看着他,还是那张熟悉的属于“云娘”的脸,可是他刚才?

    “你们两个到底谁是柳之夏?”桑晓晓糊涂了!

    两个“云娘”闻言都没有说话。

    “看来我们三个是该好好地谈一谈了!”桑晓晓说完端着一个凳子坐在小边,“梨子没事吧?”

    也不知道是被点了道,还是被打昏了?

    “没事!”地上的那个说完。摇晃着慢慢站起来。

    “没事就好!”桑晓晓松口气,朝着他们两个招招手,“来,把门关好,我们三个好好谈谈!”

    站在的那个淡淡的笑着,还真的听话的去把门关好了。

    “你们两个坐下!”桑晓晓指挥着,“你。刚刚救我的。坐这里,靠近点。他万一要是再发疯,你就一掌把他打飞!你,刚刚要掐死我地,你坐在墙角,对,就是那,再进去点,别拿那双眼瞪我,我好怕!”

    两个人按照她地指示坐好。

    桑晓晓摸着依然很不舒服的脖子,看着一远一近地两个“云娘”,这两个人衣着长相高都是一模一样,她还真是分不清到底谁是谁?

    “你们两个到底谁是柳之夏?”

    两个人互相看看,都不说话。

    “那好,我问你,你刚刚为什么要杀我?”桑晓晓看着斜靠着墙角,满脸愤恨孤寂的男人。

    “我不是想杀你!”男人说着,一双眼恨恨的看着她边的小,“我是要杀那个小杂种!”

    “我不懂?”桑晓晓皱眉动动子,他那种嗜血的眼神很是让人毛骨悚然!

    “师兄,为什么会这样,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男人看着小半晌,突然把眼神转向桑晓晓边的男人,“为什么会这样?”

    桑晓晓愕然看着这一切,他们两个还是师兄弟!

    “师弟,你冷静点!”男人叹口气劝着。

    “冷静,师兄,你叫我怎么冷静,如梅死了,我的孩子也死了!我还不如死了好,死了好啊!不过在我死之前,我一定要杀了他们给如梅陪葬,我一定要----”

    “是谁说你的孩子也死了?”男人大吼一声,打断他疯狂的报复之言。

    被他这么一吼,男人愣了愣,本来已经无神涣散的眼神又重新凝聚,“师兄你是说?”

    “我收到第一封信息后,就知道你这要出事,所以才急急的赶着来,幸亏没晚!”

    桑晓晓听了这话,心惊的摸摸脖子,幸好他没晚,否则她现在准没命了!

    “你只看了第一封信息,随后的第二封你没看,否则也不至于会这么冲动!”男人说着从衣襟里摸出一封信,手一扬。

    只见那封信像被一只手托着似的,慢慢的飞向墙角,最后被那个男人拿在开看起来。

    “这是----”只见那个男人的神色随着信里的东西,一会伤心,一会绝望,一会大喜,一会放心,最后叹口气把信手好放在怀里。

    “看完了!”

    “师兄,事真如信上所说的?”男人睁开一双已经平静下来的眼。

    “是!”

    “你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别给我打哑谜啊!”桑晓晓从头到尾看了个稀里糊涂。

    “你想知道什么,我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做师兄的这个看着倒是好脾气。

    “你们两个到底谁是柳之夏?”先把这个弄清楚再说。

    “我是!”坐在墙角的那个回答。

    “你是?”桑晓晓惊讶的看着他,她还一直以为救了她的那个才是,原来----

    “你为什么要杀我?”桑晓晓皱眉补充,“我们两个可是合作关系!”

    “我早说过,我不是想杀你,我是要杀那个小杂,我是要杀她!”柳之夏说着伸手指向上的小家伙。

    “我就是这点弄不懂,你不是说你是柳如梅的哥哥,小家伙的舅舅吗?怎么现在又要杀她,而且刚刚还说什么她不是你的女儿,这个她是谁,是小家伙吗?你到底是谁?”桑晓晓怀疑的看着他,“希望你不要编些瞎话来骗我,否则我看我们的合作关系也不需要再维持了,谁知道你什么时候会背地里在背后捅我一

    “你!”柳之夏被她轻蔑的口吻气到,“我才不会背地里-

    他的意思,背地里动手的是小人!

    “所以你就是想明着来!”桑晓晓阳怪气的抵了他一句。

    “你----”柳之夏闻言,气愤的直瞪眼。

    “师弟,你就老实告诉她吧!”做师兄的果然干脆。

    “师兄,可是----”柳之夏迟疑的犹豫。

    “就像她说的,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彼此坦诚点也好!”

    闻言,柳之夏垂下眼,半晌才抬起头,“我是柳之夏没错,但我并不是如梅的哥哥,我是她的丈夫!”

    “丈夫!”桑晓晓惊讶重复,不满的看着他,“柳如梅的丈夫据我所知有两个,一个是公主的驸马凤流云,一个是烟城城主炎无月,你可别告诉我你是凤流云!”

    “谁说如梅的丈夫有两个,你们这些人不要败坏她的名声!”柳之夏被她不屑的口气激到,气愤的吼着。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柳如梅,城主府的柳夫人,她原本是驸马爷凤流云的妻室,被休弃后才改嫁给了烟城城主炎无月,她----”桑晓晓说着她打听来的信息。

    “胡说,如梅的丈夫至始至终只有我一个人,我是她唯一的男人,她也是我唯一的女人,什么两个丈夫,什么红杏出墙,什么休妻再嫁,都是你们这些人乱说才会毁了她的名节,如梅,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柳之夏说着越发激动,眼角已经略见水迹。

    全文写到这里,终于要开始解开一些谜底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