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卷第七十二章 真实身份

    <---凤舞文学网--->

    “你干嘛打她啊!”桑晓晓抓住他的手阻止,这素芳她都伤成这样了,他还能下得去手,这是哪门子的哥哥?

    “说,你们为什么非要害死她?”假“东喜”一脸凶狠的质问,右手一把掐住素芳的脖子,用力收紧,“说啊!为什么?”

    “你让她说什么,她的舌头早没了,你让她说什么?”不理会他的疯狂,桑晓晓皱眉继续用力拉住他的手,扯动间她上的伤口越发的火辣疼痛,咬牙切此,这家伙现在又发的哪门子疯?

    听了她的话,假“东喜”愣了一下,随后捏开素芳的嘴一看,果然是没了舌头!

    “她不是你妹妹吗?你在发什么疯啊?”桑晓晓苦着脸气呼呼的质问。--凤舞文学网--转载自我看書 齋

    假“东喜”冷眼看了她一眼,伸手一把捏住素芳的脖子,继续用力。

    素芳“呜呜!”的扭曲着脸张开嘴,可还是呼吸不到一丝空气,双手双脚用力的挣扎抽搐,慢慢的都开始翻白眼,眼看着就要没气了!

    “你干什么,先放开她,你想杀死她啊!”桑晓晓看不过去的上前一把抱住他的手往下拉,“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到底是不是她哥哥啊?

    “不是!”假“东喜”这回倒是回答的十分干脆。

    不是!

    桑晓晓闻言一愣,他不是素芳的哥哥,那难道是她的同伙或是上级,现在是想要杀人灭口?

    “那你到底是谁?”放开手,桑晓晓后退几步。这素芳的份不简单,他就更不用说了,别惹得他火起,把她也顺便解决了!

    闻言,假“东喜”没有说话,松开手后退一步,仍眼冒凶光的直盯着张嘴大口喘息地素芳,“她该死!她该死!”

    “你是她的同伙?”桑晓晓猜测。

    “不是!”假“东喜”否认。

    “不是。你肯定又在骗我!”桑晓晓已经不敢相信他了,这家伙嘴里没一句实话,把她骗得团团转,实在是太可气了!

    “我先前的确是骗了你,对不起。这都是因为势所,我没办法,所以才----”假“东喜”说着,转头直视素芳惊恐躲闪的眼睛,“不过我的确是一个女孩的哥哥,不过不是她,我的妹妹叫如梅。是那个被她害死的如梅,我是她地哥哥!”

    这话一出口,素芳更是吓得瞪大眼惊恐的摇头挣扎起来

    “如梅!”桑晓晓皱眉,这个“如梅”又是谁?

    假“东喜”看了一眼困惑不解的她继续开口。--凤舞文学网--“如梅,柳如梅,也就是柳夫人,梅儿的娘亲!”

    什么?

    他是柳夫人的哥哥!

    桑晓晓怀疑地挑眉。他这话有几分可信,说起来,他这人的份可变得够快的,一会是“假云娘”,一会是“素芳的哥哥”,一会是“假东喜”,现在又变成了柳夫人的哥哥。小家伙的舅舅。那下次呢,下次他又想变成谁?

    桑晓晓很是犹豫。不知该不该再相信他,他们之间认识不久,交不深,可她却已经被他连续骗了几次,还能再相信他吗?

    别哪天被他卖了还为他数钱,感觉着上火辣辣的疼痛,这不,这回就免费给他做了回鱼饵,还很光荣地负伤,那下次呢,就有可能会送掉小命!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也是她最不解的地方,他刚刚说他妹妹柳如梅是被素芳害死的,可是那个柳夫人不是因为难产过世地吗?怎么现在又变成是被素芳害死的了?要真是素芳害死的,她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又是怎样害死她的,这些都是未解地谜团?

    “我的确是如梅的哥哥,也是梅儿的舅舅!”假“东喜”怕她不相信,又开口重复一遍。

    那双眼睛看着倒是很亮很真挚,可是能相信吗?感觉很危险啊!

    “你既然是柳夫人的哥哥,那为什么要易容进府,其实你大可以光明正大的拜访啊?”除非他心里有鬼?

    “这是为了调查我妹妹的真正死因,迫不得已而为之?”假“东喜”继续解释。

    “柳夫人她不是因为难产才----”桑晓晓越来越觉得这个柳夫人不简单,她地死真是了不少地故事和纷争,而且更危险的是她正在一步步地越陷越深,本来她自己本的事就够麻烦够难解决的,现在再加上这些,更是让人头痛!

    “那都是她们为了掩人耳目的说法!”假“东喜”很是气愤的打断她的话。

    “可你----”

    “好了,我们现在没时间详细说这个,时间不多,你先回院子,我把这里处理完以后就回去,到时,我们两个再好好的谈一谈!”假“东喜”挥手阻止她的继续发问。

    “可是?”闻言,桑晓晓有点迟疑,她现在这个样子,这种况还能回院子,恐怕是要尽早跑路吧?

    也不知在她失踪的这一天里,小磊过得怎样,他有没有很担心,会不会以为是她丢下他独自走了?会不会以为是她狠心的抛弃他了?才这么想着,桑晓晓就发现自己真的好想他,好像快点见到他!

    “我女儿没事吧?我是说,他发现我不见了有没有很着急,还有,东喜没有对他做什么吧?”

    “放心,他没事,一切我都已经都处理好了,从你跟她走之后,我就一直在准备----”

    “你是靠那个荷包找到我的吧?”桑晓晓接口,伸手从怀里摸出那个红色荷包。

    假“东喜”点头,伸手接过仍带有一丝体温的荷包,手指触摸间感觉到上面的体。看着桑晓晓的眼里闪过一丝赞赏,“是地,我在这个荷包里面放了一种很特别的香料,是我师门的独门秘方,只有经过专门的训练以后才能闻得出来!”

    果然是这样,看不出他的鼻子还蛮厉害的嘛!

    “所有的事,我已经用东喜的份都打点好了,记住。你是因为家里长辈突然生了急病而请假外出地,现在是处理完了家事后才尽快赶回来的,至于梅儿,我也给她找了个临时妈照看着,虽然没了你在边。昨晚上她一直哭闹个不停,不过我想等你回去以后就好了,还有你儿子,我说的一切,他好像都不相信,至于这个问题恐怕就要你自己去跟他解释了!”

    儿子!

    “你知道他是----”桑晓晓闻言惊叫。

    “嗯!”假“东喜”点头。

    也对,他自己就是一个易容高手。怎么可能看不出小磊的真实别!

    “你确定,除了东喜外,没有其她人知道我被抓来这的事吗?”

    “你以为东喜是怎么当上大丫头地,她原先其实并不是那个女人的心腹。只不过是有功揭穿了素芳的份,所以才能上位,现在这么大一个功劳摆在这,她怎么会容许别人有机会来跟她抢!”

    那个女人人吧。看他现在的眼神和口气,很明显是把那个雪夫人看成是害死他妹妹的主谋了!

    “你先走,等我回去后,我们再好好的聊!”

    桑晓晓闻言点头,他们之间地确需要好好谈谈!

    “时间不多,我好不容易才等到昨天那两个侍卫值班的时候混进来,这样等你出去的时候也不会引起他们的戒心和盘问。善后地方面就要容易的多!”假“东喜”继续解释。

    他说什么?

    桑晓晓却听得直皱眉。他说等,这么说。他早就知道她被东喜关在这里,只是要等到“合适”的机会才进来救她!

    这家伙,眼见着她失踪一天,却愣是没救她,万一今天那个东喜再冲动一点,她要是因此而丢了小命,他弄不好连眉头都不会皱下!

    这个人真是太危险了,还是要尽量跟他保持点距离才好!

    说来说去,她今天这伤算是白瞎的,只能自认倒霉!

    “可你看我现在要怎么出去?”桑晓晓退后一步指着口地破绽,她就这么出去的话,也算是半暴露了吧!

    “你把这个挡在口!”假“东喜”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件披风,“还有,把头发也梳理一下!”说完,又拿出一把梳子。

    “好!”桑晓晓伸手接过,这家伙想得还蛮周到的嘛!

    “呜呜……”听着他们两个恍若无人说了半天话的素芳突然又张嘴叫着,两眼紧盯着桑晓晓,似乎想对她说些什么?

    假“东喜”见状,伸手快速在她上点了几下,素芳就这么傻傻的瞪着眼呆住了!

    看看地上依然昏迷的东喜还有铁架上的素芳,桑晓晓开口问,“她们两个怎么办?”不会都杀了吧?

    “放心,这些我会处理地,跟着我,我先送你出去!”假“东喜”说着开启机关。

    “好!”桑晓晓抱好披风,跟着他后面进入密道,最后终于出了屋子,大口呼吸着外面地新鲜空气,好像连伤势都好了几分,感觉整个人都有精神多了!

    跟着他一路行走,直到出了院子,那两个侍卫都没有出现,估计是昨天见过她所以才没有阻拦,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边地这个假“东喜”

    “你先回去,把伤口好好处理一下,我在你房里的上放了伤药!”

    “那你呢?”桑晓晓闻言只想翻个白眼,感这家伙早就算到她会受伤,这不,连药都提前准备好了!

    可惜,这会没人会感激他的先见之明!

    “我把这里的事处理完就回去,你等我!”

    “好!”

    桑晓晓顺着小路向前走,走了几步后又回头,见假“东喜”仍站在原地看着她,眼神很是复杂难言,这家伙的心眼实在是太多,跟他打交道可要万分小心,忍痛笑着挥挥手,深吸口气迈步向前……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