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卷第七十章 鱼饵

    <---凤舞文学网--->

    “狠!”东喜神经质的摇头笑了,随后拍拍素芳伤痕累累的脸,“你该不会以为是我把她弄成这个样子的吧?”

    闻言,桑晓晓皱眉,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是她又是谁?

    “我狠!说起狠,谁又比的上咱们素芳姐,她不光对别人狠,对自己也一样,真真是心狠手辣!”东喜说着,不知想到了什么,神恍惚的咬唇笑着,“你说,能狠下心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这种人是不是真的好狠?”

    什么,桑晓晓惊讶的瞪大眼,看着素芳的眼神十分怪异,是她自己把舌头咬下来的,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

    舌头可是人体很敏感的器官之一,控制着人的味觉,连平时吃饭不小心咬到一点都要痛上半天,她现在竟然把舌头整个咬下来,光想就让人觉得很痛!

    “就因为夫人说要找人对她用药,让她说出幕后主谋,她就这么硬生生的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了下来,素芳姐,你真是好厉害啊!”

    这怎么听着像是刺客和死士的手段,怕自己承受不住严刑拷打而服毒,或是因为任务失败而自杀!

    这个素芳,她难道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丫头?

    那导致她被关起来的原因也不是因为怀孕和争宠,而是因为她掌握了雪夫人的什么秘密,这个事,那个男人,她的哥哥知道吗?“这一手可把夫人吓坏了,是再也不敢来了,只能把她干干的挂在这,一个哑巴,能问出什么,只有等她的同伙或是幕后主使出来,这不。--凤舞文学网--转载自我看書齋我们就等来了你,其实一开始我也有点怀疑,觉得你不像是她的同伙,听了她被关起来的消息一点也不紧张,这么多天也没见你有一点行动。直到你叫梨子来叫我,直到我看见了那包酸梅。我才真的能确定你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这怎么又跟酸梅扯上关系啦!

    桑晓晓现在真想大叫一声“我恨酸梅!”

    那个男人叫她把酸梅拿给东喜,到底是无意还是有意地呢?

    “怎么,你还是不说?”东喜等了一会,逐渐开始不耐烦了!

    “我真的不知道你想叫我说什么?”

    “不知道,不知道你会拿酸梅给我看。你会说,一定会尽力救她这句话,上次给你送东西,我明明已经把那个荷包里的梅子换成了石头。--凤-舞-文-学-网--我看书斋可你为什么还会知道。为什么还会叫我拿酸梅给她,你在试探些什么,在试探她有没有被控制起来,还是有没有背叛?”东喜猜疑着问。

    原来那个荷包里原先装的并不是石头,而是什么梅子!

    想着那个男人捏碎石头时的表,还有他看着荷包时地复杂神色,桑晓晓双眼一亮。他知道。他早就知道这里面有问题,可还是利用了她。把她当成鱼饵,引东喜上钩!

    “你们在府里还有没有别的同伙,肯定有!”东喜说完,眼睛一转,“你地女儿不就是一个!”

    小磊!

    闻言,桑晓晓大惊,她想干什么?

    “你说,我把她也抓来好不好?”东喜靠近试探着问。

    “不要,他还只是个孩子,他什么都不知道!”桑晓晓急阻止。

    “他什么都不知道,那你应该什么都知道啦!”东喜快速接口,很是得意的笑了,觉得自己总算是抓住了她的把柄!

    “你不要伤害他!”桑晓晓低声恳求,那个男人既然把她当成鱼饵,那肯定也就在她上系了“鱼线”,为了救他的妹妹,他一定会跟着找来,这样说的话,那她现在地首要任务就是要尽量的拖延时间等他来,想着临走前那个男人交给她红色荷包,恐怕那里面也藏了点特别的东西吧!

    “怎么,吓着了?”东喜看着桑晓晓惨败哀求的脸,“既然怕了,那就快老实说吧!对了,你可不要也给我来一招咬舌头地戏码,对付不了你,难道我还对付不了你女儿!”

    听着东喜地威胁,桑晓晓深吸口气,抬头看着她,装着无意加好奇的问:“你不是一直叫她素芳姐的吗?为什么现在要这么对她,这么恨她闻言,东喜一愣,很是复杂的看了依旧恨恨紧盯着自己的素芳一眼,“是啊,素芳姐,我是叫她素芳姐,而且这一叫就叫了八年,八年!”

    “还记得吗?素芳姐,那时候我才刚进院子,长得又瘦又黑,头上还长了癞子,那些丫头们经常欺负我笑我,只有你对我好,你帮我找药,帮我偷偷的花钱找大夫,后来我的病治好了,头上地癞子没了,人也渐渐长漂亮了!”

    桑晓晓默不作声地听着,原来她们两个以前的关系不错啊,那怎么现在变这样了!

    “我知道我长得不丑,因为我娘就生地很漂亮,不过她的命不好,家里没钱,就把她随便嫁了个赌鬼,每天都要拼命的做活,一年又一年,就这么把自己活活的给累死了,想想真不值得,后来我被那个赌鬼老爹卖进府,还是因为头上的癞子才让我逃过一劫,其实他本来是想把我卖进青楼的,不过因为我当时的样子不好看,人家不要,进了府以后,我就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活出个人样来!”

    她的世也蛮惨的,这是不是就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呢?

    “那时候你对我好,我也是真心叫你一声素芳姐的,我们白天一起做事,晚上一起睡觉,衣服首饰可以混着用,就像亲姐妹一样,不,我们比亲姐妹还要好,那些子过的真开心,那时候,我是真心的对你,可你呢?你却是在利用我!”东喜越说越激动。

    素芳听了半天却没什么反应,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东喜边说边笑着流泪,转头回看着桑晓晓眼里的点点同和可怜,“你不知道吧,别看我们夫人现在掌管着这整个城主府,其实,她早就失宠了!爷虽然经常来院子里过夜,可是,你知道吗?爷其实早就不碰她了,至从那件事发生以后,爷就再也没有碰过夫人一下,可他还是经常来,很奇怪吧?虽然爷总是隔三差五的来院子,可是,陪他睡觉的却不是夫人,而是我们的素芳姐!”

    桑晓晓沉默不语,这到算是个惊闻了!这做的是什么夫妻,真是乱七八糟!

    “素芳姐啊素芳姐,你怎么就那么沉不住气呢?你既然已经怀了爷的孩子,马上就可以飞上枝头做凤凰了,可是你却偏偏还是要对付爷,想想,你真是失策,都已经费心爬到了这一步,怎么就在最后关头却忍不住的暴露了呢?”东喜边说边笑着围着她们两个走动。

    “恃宠而骄!恃宠而骄!你以为自己是谁,想跟夫人比,夫人看上了你肚子里的孩子,那是看的起你,你怎么就那么自不量力,你以为爷不知道夫人想对付你吗?不,爷他知道,他只是不想管而已,你一个无依无靠的丫头,一个下货,竟然想着去和夫人争宠,真是活腻了!其实,就算你这次不暴露份,夫人她那里恐怕也容不下你多久了!”

    东喜说着靠近桑晓晓,低头看着她,“你以为她真是好人?哦,我忘了,你们是一伙的,你当然觉得她是个好人啦!”

    拜托!她们其实根本就不认识好不好,今天才是第一次见,不过倒是闻名已久!

    “好人,她会是好人,你知道她害得我有多惨吗?那次城主来院里,本来是看上我的,可她却硬是动手脚把机会抢了去,这都不说,因为我知道她喜欢爷,我甘愿让她,可是,素芳姐,你怎么能那么害我呢,你找人来糟蹋我,让我在人前没了脸面,你知道吗,我前几天刚当上大丫头,还顺便打了几个烂舌头的,她们竟然敢在背后说我的坏话,说我是没人要的残花败柳,哈,残花败柳!”东喜越说越是疯狂。

    “你记得吗,素芳姐,那时候我还把你当成是好人,当是亲姐姐,我什么都跟你说,我抱着你哭,你摸着我的头发说不要担心,没人会知道的,不是你的错!现在想想,我恨啊!我好恨啊!你那时一定在笑我对吧?你笑我傻,笑我笨,笑我蠢!我不知道你的真实份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你到底握有夫人的什么秘密,引得夫人容不下你,非要毁了你,不过,素芳姐,现在看见你这样,老实说,我高兴啊!你呢?”

    对于她说的这一切,桑晓晓是听得目瞪口呆,可她旁边的素芳却像个死人似的一点反应也没!

    抹干眼泪,东喜喘息着整理好衣襟,眼神不再狂乱,慢慢的平静下来,“好了,快老实说吧,府里有哪些是你们的人,你们又到底掌握了夫人的什么秘密,放心,我不会用鞭子打你,那样太累!”

    闻言,桑晓晓不语,你问我,我问谁啊!仔细想想,恐怕自己知道的还没她多!

    “怎么,还是不说,那还是用这个吧,也省事省力气!”东喜说完走到墙角的火炉边伸手从里面拿起一根烧得通红的烙铁,在桶子里沾点水往上面一撒---

    “哧啦啦……”的声音伴随着白色的烟气像上冒着,这温度可够高的!

    桑晓晓皱眉惨白着一张脸,看着越走越近的东喜,看着她手里那个烧得通红的烙铁,她不会想用那个东西来对付她吧?不要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