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我是凶手

    <---凤舞文学网--->

    娘!

    桑哓哓错愕的看向那个应该叫“门”的大窟窿,只见一个瘦小的男孩,正吃力的抱着一个冒着丝丝气的大木盆,摇摇晃晃的向里走,刚刚是他在叫“娘”?他在叫谁,不会是我吧?

    “娘,我烧好水了!”配合着她心里的疑问,细细的童音又响起。--凤-舞-文-学-网--转载自我看書齋

    “你叫我什么?”桑哓哓脑中一片空白,只能像见鬼似的直楞楞瞪着前方的人影,真的是在叫她!

    也许是她面无表的反应太吓人,男孩浑一抖,脚下一歪,子像一边倒去,“砰—”的一声,木盆掉在地上,水哗啦啦的流出一大半。

    “小心!”皱眉看着男孩被水淋湿的双腿,那水还在冒气,可见温度不低,他没被烫伤吧?

    “我,娘,我……”男孩摇晃着从地上爬起,远远的站着,泪湿的圆眼偷瞄她,双手紧抓住衣摆,子在冷风中瑟缩着发抖。

    “来,快过来让我看看。”乖乖,加上手里抱着的这个,她现在也算是个超生二胎的了。

    闻言,男孩深黑的双眼中快速滑过几丝诧异戒备的影,眼帘垂下,迟疑着不敢上前.

    看着他,桑哓哓僵硬的抽搐着眼角,没反应?不会这么快就发现她是假冒伪劣的吧!

    “快过来,让我,让娘看看刚刚烫着没有?”一句话,几经辛苦才结巴着挤出来,后背都汗湿了,这年头,当妈的都不容易。

    还是没反应。

    “快过来啊!”声音越发的温柔。

    这次,他到干脆向后退了两步。

    面对这一切,桑哓哓只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直跳,快要爆血管,忍不住稍微大点声,“快点给我过来!”

    尖锐的声音刺的男孩一抖,抬头惊惶的看了她一眼,苍白的小嘴涩涩的动了动,喃喃的念着什么,两腿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前移动,速度慢的像龟爬!

    无奈的摇头,温柔的你不要,非要我凶,我凶你又怕,皱眉看着他冻得通红的小嘴,一开一合的,是在说话吗?

    桑哓哓轻手把熟睡的男婴轻放在一边,等人靠近后,才听清楚她这个刚上任的“大儿子”在说什么—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反反复复都在念这一句.

    满头黑线.现在这是个什么状况?

    皱眉细细打量,看他的个头形,大概还不满六岁,瘦小的体藏在一件满是补丁破洞的粗布衣裤里,乌黑的小脸只勉强看的出五官长相,往下移,不忍的看着那双正在自虐的手,满是细小伤口的小手正紧紧的掐住大腿,小小的手指深陷入衣裤里,微凸的骨节青筋暴露

    这么掐自己,他不痛吗?

    桑哓哓一把抓住那双手,拉到前,“你在干什么?”

    男孩惊觉抬头,乌黑的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奇异困惑的神色一闪而过。--凤舞文学网--

    “刚刚没烫着吧?”低头看着他湿漉漉的裤腿。

    男孩垂下眼摇头,掩住眼里细微的波动。

    “那就好!”放心的松口气,伸手自然的帮他整理着散乱的头发,轻擦着小脸上的污渍。

    “看你脏的!”随着手上的动作,另一张花猫似的小脸浮现在眼前。

    她弟弟小时候很调皮,喜欢恶作剧,老是惹祸,每次打完架后都不敢回家,要她这个当姐姐的满世界找他,好说歹说的好不容易回了家,看到他灰头土脸的样子,火冒三丈的爸爸就会拿着衣服架追在后面打,而温柔的妈妈就在旁边劝着……

    想着小弟苦着脸满屋子上窜下跳的可样,陷入回忆的桑哓哓眼底的笑意加深,手下的动作也越发轻柔,可她现在突然莫名其妙的穿越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想到以后也许再也见不到家里人,不鼻子犯酸、被气熏着的眼眶落下泪来。

    手下轻抚的肩膀一僵,略带抗拒的往后退,回过神来的桑哓哓胡乱的擦着脸,看着男孩困惑警觉的双眼,掩饰的笑着动手理理他的衣领,却在看见那细小脖子上的乌紫淤痕时,震惊愕然的停下动作——

    这是什么?

    靠近仔细看,像是被人用力掐住后留下的手印,颜色这么深,可见当时用了多大的力气,这简直就是想谋杀!

    “这是谁做的?”是谁这么残忍,对一个小孩下这种毒手,太没天良了!

    闻言,男孩一动不动,还是那样直直的看着她,双眼平静的不可思议,仿若一潭死水,了无生气。

    看着眼前这张呆滞的小脸,想到刚才叫他过来时的奇怪反应,桑哓哓心里冒出一个怪异的答案,嘴巴张了张,发出僵硬干涩的声音,“是……我?”

    不会吧?

    有没有搞错,这是什么烂节!

    虐待?

    家庭暴力?

    谋杀?

    想到这,桑哓哓快速解开男孩的上衣,闷头仔细检查起来……

    果然在肩膀、手臂、腋窝、侧腰等地方,都留有青紫色的淤痕手印,还有些像是指甲抠掐出的小伤口,片片伤痕让她看得心惊跳!

    虎毒不食子,动物尚且如此,如果这个体的主人真是造成这些伤痕的元凶,那“她”真是该死!

    想完,桑哓哓楞住,不会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让她穿了吧!

    “娘,我会,我会听话的,你不要打我,好不好?”光着上的男孩低着头,颤抖着小声说。

    闻言,桑哓哓眼睛酸涩的深吸口气,只觉得口处气胀似的闷痛,动作僵硬的慢慢帮他穿好衣服。

    家庭暴力里的受害者,受伤最深的地方不一定是他们的体,被自己认为是最亲近的家人伤害,心灵的伤痕恐怕更深,在现代社会也有很多因为家庭暴力而失去自我,慢慢走向毁灭或是犯罪道路的可怜人,在受到暴力伤害时,他们得不到外界的帮助,不是自卑厌世的毁灭自己,就是愤世嫉俗的毁灭别人。

    “我以后不会再打你了!”桑哓哓认真看着男孩,不懂这个体原来的主人,她怎么就能狠心伤害一个这么小这么可的孩子。

    对此,男孩没有反应,仿佛根本没有听见。

    可看着他瞬间僵硬的子,桑哓哓明白他听见了,只是不再相信。

    是信誉用尽了吗?

    也许那个女人也曾经这么保证过,只是没有遵守诺言而已。

    “我保证!”

    不管怎样,她都决定,在她活在这个世界这个体的时间里,她都会尽可能的对他好,保护他,照顾他,这是她桑哓哓的承诺。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妇产科医生的穿越记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