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实体结局 最终章 第二十二卷 天鬼降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隐若 书名:鬼道
    <---凤舞文学网--->    当我在迷糊中再一次睁开双眼老杂毛那浑带血的影突然横现在我的眼前。--凤-舞-文-学-网--

    我心中一惊神志也清醒了不少。

    只见老杂毛那把龙泉剑已经透过了他的躯而握着那把剑的手赫然是狂神的看着老杂毛那挡在我前的体我一瞬间全明白了看来他是为了保护我而不惜用自己的体作我的盾牌。

    老杂毛!我沙哑着声音大声地呼叫着。

    老杂毛那挂在龙泉剑上的体抖了抖艰难地转过头看着我虚弱地说了声:叫师父。说完后便了无声息。

    我看着老杂毛那满是血的体突然间大脑一片空白老杂毛死了?怎么会这样?应该是我死才对啊!怎么会这样!

    老杂毛的死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我顿时愣在了原地。直就是蟑螂!狂神显得十分吃惊用极其厌恶地眼神看着我说话间他将龙泉间和师父的体一起往下一扔。

    我见狂神那如同扔垃圾一般的神怒火中烧支撑着破碎的灵体将老杂毛的躯体接住看着怀中已经冰冷的体我的心顿时就碎了我轻轻地将老杂毛脸上的血迹拭去看着那仿佛只是在沉睡中的面容我知道他再也不会醒了四周的域此刻随着老杂毛的逝去而一起逝去了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穿过我的灵体洒在老杂毛的上我仰面看着苍天怒道:天!你也会哭吗!你也知道自己错了对吧!可是。你是天我们只是蝼蚁!但是我要让你知道蝼蚁也能将你颠覆!

    苍天仿佛听见我呐喊轰地一声怒鸣将半边天空照得一片雪亮大地都为之震撼我看着苍天此刻的威。心中的怨恨越地旺盛破碎的灵体已经承担不住我的愤怒一点点向外崩溃着。

    哼!天鬼也不过如此而已。天空中狂神冷笑道。

    在电闪雷鸣中狂神的脸显得异常狰狞我恨不得冲上去将他碎尸万段。我看着自己渐渐消失的灵体看着怀中已经了无声息的老杂毛我的心如同被切碎一样消失中地灵体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但是依旧活着的心却不得不忍受着巨大的悲伤。我感觉到自己就要崩溃了已经无法在坚持下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空中的狂神。那个杀死师父的凶手而无半点办法。

    哈哈哈哈哈哈。。。。。。狂神看着此刻地我放肆地在空中大笑着表甚是得意。

    力量!我需要足以颠覆天地的力量!我的心在无声地呐喊着我从来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渴望力量我不去想这力量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我只知道我此刻需要它。我需要力量将我眼前的敌人彻底地消灭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哪怕像上次那样粉碎骨!我也誓将这天地颠覆!

    那沉睡中的力量此刻像是受到了我地召唤在灵体的破碎处开始凝结出一缕缕的黑色光芒一丝一丝地缠绕在我的体上每缠绕一分。我的心就痛上一分可再怎样的痛都抵不上我亲眼看见师父横死在我的眼前。那样痛是我的心无法负载地现在的这点痛算得了什么呢?曾经无数次我都在幻想用自己的力量去保卫边的亲人可谁让到到头来竟然是这样的结局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去接受天鬼地力量我为什么还在内心深处去拒绝那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既然最终迎接我地都是毁灭不如就让这毁灭来得更猛烈些。

    我大声地朝着天空呐喊着天空的乌云仿佛受到我的召唤飞快地向我这边涌来天空中的雷鸣不断每一道闪电都象是在颤抖为我的愤怒而颤抖那被我地底的深渊处唤醒的黑色火焰如同燎原之火一般围绕在我的边应着黑色的光芒从四周将我围在里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上的疼痛已经完全消失了那悲痛的心也一去不返心只是淡如止水没有半点涟漪世间的一切仿佛都与我无关我睁开眼睛看着包裹住自己的黑暗汹涌的力量游走在我的体内感觉着那力量我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掌握了那沉睡中的力量而且自己的心也已经完全可以承受住这样骇然的力量只是这样的心一颗没有感的心还是我要的吗?

    我大吼一声体四周包裹着我的黑暗轰的一声化做一道擎天光柱向空中去将乌云漫天的天空硬生生地击出一块大洞那洞口处散出的力量汹涌地吸收着天地间的一切一时间飞沙走石天地无光远处高耸的山峰都被那绝大的力量吸的向空中倒飞而去天地之间满目苍凉。

    这就是我的力量吗?这就是我一直向往的力量?只是这轻轻的一击天地便为我哭嚎我看着自己手上那如新生婴儿的肌肤庆幸自己终于得到这力量了我应该开心才对可为什么我不笑呢?我的心为什么一点都不激动还有老杂毛我低头看了看躺在我怀里的老杂毛他已经没有了气息可是当我看到他却感觉不到半点悲伤有的只是一片明净我轻轻地将老杂毛放在地上在他的上随手释放了个结界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如同熟睡一般的他。

    有得必有失苍天永远是那么公你现在也一定知道仙人的想法了吧?狂神那万古不波的声音贯穿在整个天地。

    不错。我点了点头转看着他语气亦没有半点感说道:可我还是与你们不同。

    哦?狂神歪着脑袋看着我。

    呵。我轻笑了下:因为你们总是听命于人被人玩弄与鼓掌之间如同没有感的疯狗在四处咬人虽然自命不凡。但却依赖与别人。

    哈!狂神笑道:你是说仙帝吗?

    恩!我微微点了下头。

    狂神看着我突然沉默不语良久才道:你愿意与我一战吗?

    恩?这回轮到我有些吃惊了。

    天鬼在仙界是噩梦般的存在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可以让为仙界第一战将的我感觉到恐惧!狂神嘴角挂着一丝微笑看着我。

    呵呵很有意思理由。我看着狂神。道:不过即使你不这么说我和你之间也是要分出胜负的因为你夺去了我亲人的生命。说出这复仇地话我的语气依旧十分的平静平淡的心里漾不出半丝的激动我感觉着自己心里的微妙变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变了不单是修为更重要的是内心。生又如何死又如何或许死是另种生地开始。而生却又是死的终点难道以你现在的修为还看不清楚这些吗?狂神那犀利的目光像是在质问我。

    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这我又怎么会不清楚可是有些事是不能改变的虽然我现在能如旁人一般平心静气地看待周围地事虽然那都是过眼云烟但我始终都我即使成为了天鬼那又怎样。修为的提升心境的改变这只是外表而我的思想和信**却一如从前。

    是吗?狂神也难得地露出了笑容道:希望你别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所迷惑。

    谢谢提醒。

    恩。狂神伸手摸了下自己地头。金黄的瞳孔微微地向内收缩着看着我道:时间不多了。我还要向仙帝复命我们现在就决以胜负吧。说完上的仙气猛得向外一张将天地间染成一片金黄四周崩离地山脉和大地在这金色的洗礼下一切都停止了运动漂浮在空中的碎石和树木也都停留在空中纹丝不动。

    好强的修为啊我在心里微微地感叹道看似宁静的天地其实无处不充满了狂神那庞大的仙气我静静地看着狂神或许在上一刻对面这样的狂神我只能束手待毙吧狂神的力量还在不断地向上提升着漂浮在空中地那些杂物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纷纷化成一缕青烟变成虚无连天地也为狂神的力量感到惊诧原本乌云翻滚的天空此刻如被火燎一样一片通红乌云早就被蒸地毫无影踪厚实的大地开始分崩瓦解在狂神地脚下形成一个弧形向外崩塌着。

    只是这强横的力量对我却没有丝毫地影响甚至我连一点窒息的感觉都没有因为我是天鬼是三界的王者!

    良久四周那庞大的仙气终于稳定下来狂神的全散着耀眼的金色光芒高高地漂浮在天空中如恒星一般的璀璨手中拿着一把一人长的巨剑横在前强大的气息让周围都充满了肃杀之气。一路看中文网

    我心如止水一样的看着狂神平静道:用域吧。

    狂神愣了一会讪笑道:看来也只有如此了就凭我现在的修为的确不是你的对手。说完大度地笑了笑将手中的巨剑一旋扔向空中只见那剑在空中金光一震便化作漫天金幕向四周洒下在这金幕所到之处早先破坏殆尽的大地如同时光倒转一般万木回一片色黯然。

    在这一片祥和的气氛中我微微可以察觉到一丝威胁这样的修为或许还真的可以和一战我微笑地看着狂神感觉着扭转乾坤的力量也只有这样的力量才可以让我感到有些不安。

    我看着狂神那蕴藏着强大力量的躯看着那金色的光芒慢慢地撕裂着狂神的肌肤金黄色的血一点点地向下滴落或许这样的力量已经非狂神可以承受的了但是狂神似乎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从他那狂傲不羁的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是坚定地信**狂神在执着着什么呢?或许和我一样是对信**的追求吧我看着他的眼神中多了些赞赏。用生命去捍卫自己的信**或许这是每个人都向往的。

    咳。。。。。。狂神张嘴吐出一口血如金子一般的眼睛盯着我道:呵看来我的体已经承受不了了你准备好了吗?

    我微微点了下头心中却有些好笑。两个敌人之间有这样地对话这在以前是绝不会在我上出现可是现在却显得如此自然心态的微妙变化真是奇妙。

    喝!见我点头后狂神猛得大喝一声。--凤舞文学网--包围着域的金光瞬间实质化将我困在原地盘旋在他头顶的巨剑引下一片天地玄气青光四。再看狂神自己双手在前飞地结着手印那引着天地玄气的巨剑随着他地手印转瞬间在空中分裂成四个分。朝我下等那四柄巨剑落地狂神暴喝一体临空弹起双臂收在前双掌作龙口状并在一起上所有的金芒全部汇集在龙嘴处。

    我冷冷地看着狂神的动作静若止水的目光并不代表我心中不重视他。相反在狂神那半张的手掌中我感觉到了巨大地威胁在那里蕴涵的能量足以将我摧毁面对着这样的威胁。我地心动了意随心起。天地间的五行开始疯狂向我涌来一道我从没有见过的手印闪点般的浮现在心头我知道那是灵魂中的印记是属于宿世天鬼的记忆没有半点犹豫在脑海中闪点般地将那道手印划过一点黑色在我前的金芒中炸开出一片涟漪旋既那点黑色开始不断向外扩张着旋转着疯狂地吞噬着四周可以接触到的一切就连四周地五行也不放过转瞬间便在我和狂神之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如同一只猛兽一样拦在狂神的面前。

    狂神此刻的脸上显得有些苍白不知道是被这不可思议的法术所惊吓还是体已经坚持不住只见他眉头一皱暴喝一声双掌向外猛得推开一道玄光冲天而起将周围地景色得一片扭曲那玄光围着狂神萦绕一圈随着狂神一声引字便化作漫天飞龙向我冲来。

    我凝神看着天空中数不清的金色神龙当下不敢小窥将上所有地力量全部导向前的巨大旋涡旋涡顿时黑气大作将四周的金芒全都压制下去看上去天地之间一片昏暗风四起甚是诡异离旋涡较近的数道金龙瞬间就被吞噬得毫无影踪。

    狂神见状张开的手掌在空中迅点出一道法印法印一现围绕在我边的四柄巨剑立刻玄光大绚丽的光芒交织在天幕上形成一个法阵剑上叮呤之声不绝与耳每一声响都会在空中漾出一道涟漪一时间天空中如同是落入雨水的水潭星星点点的涟漪互相撞击着每碰撞一次天空中的五行之气就厚重一分天空中金龙也随着这撞击在互相融合着转瞬间空中就只剩下一只庞大的巨龙金黄的眼瞳让人不寒而栗而此刻狂神也站在龙之上伸手一张旋转在我周围的那四柄巨剑立刻破天而起化作一道金芒飞回到狂神的手中。

    我抬头看着狂神那猎猎作响的战袍睥睨天下的气质在四周的巨大压力下给人君临天下的错觉我心中暗暗赞叹:不愧是战将之如此的风姿着实让人佩服。当然我还很清楚在刚才一连串的变化中狂神现在的实力可以说直我的战力心中更是不敢大意。

    狂神伸手将嘴角的血迹拭去双手将巨剑擎在左剑锋朝上猛然大喝一声用尽全力量将剑向前一劈下巨龙亦顺着这剑势向我扑来强横的仙气四溢横流的剑气立刻将这天地划成两半在天地间切开一道深不见底的空间裂痕黑色的旋涡在这裂痕面前显得不堪一击迅地沦陷消失而那夹杂着剑芒的仙气在吞噬掉我的法术之后更加肆无忌惮催促着裂痕向我袭来遂不及防之下我竟然被吸了进去。

    在我摔落缝隙的那一瞬间仿佛听见狂神微微地一声叹息。

    叹息什么?我不知道或许是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被击败了?我承认。是我小看你了但更多的是天鬼的力量刚来到我的上我还不知道如何去掌握我现在就象是守着一个巨大宝库却没有钥匙地富翁一样可即便是如此。我也不是这样容易就会被打跨的啊狂神别忘了我是天鬼!是一个连天都不怕的角色!看着跟在缝隙后那巨大的金龙我的心里微微笑了一下。

    当我举起拳头的那一瞬间。就知道这一切都该结束了。

    当我蕴涵着我全力量的拳头毫无花俏地撞击在这龙的瞬间天地间暴出一道剧烈的光芒转瞬却又化成一片宁静。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刻良久那金龙才缓缓地消失不见。四周那切开空间的裂缝重又将我吐了出来。

    我输了!

    当我再一次出现在这片天地的时候狂神不得不心悦臣服地说了这句话他说得如此坦然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和他不相干地事只是当他说完只手他手中的那把巨剑便一点点便成碎片在空中飞逝随着那剑消失的还有狂神的体。只见他低头看了看下已经慢慢便得虚无的双脚对着我笑了笑道:看来刚才那力量还是我不能掌握地啊。

    你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我用了全部的实力!我尊敬地看着他。对于这样一个将生命至之于度外的对手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尊重他。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也没有让你师父失望。狂神表严肃地看着我道:现在我就要死了这是我自己地选择能在临死之前与你酣战实在是我的荣幸我死的值得至少我用自己的生命去证明了一件事天鬼并不是如传说中那样毁天灭地而又没有理智的起码在站在我面前的你是一个有有意的天鬼我给不出自己任何理由去伤害这样的天鬼反道是天界近千年生了太多地变故让我一时也无法去适应或许死亡才是我最好的解脱。

    狂神看着我停了片刻看着自己已经消失到腰部的体从口处拿出一粒珠子我定睛一看赫然是玉佛珠心中微微惊讶不知道狂神究竟是从何处得到这里玉佛珠更不知道此刻他将这珠子拿出来示我究竟是何意图。

    狂神将珠子拿在手中对着我道:这次仙帝派我来主要是为了这珠子而它是我刚才从那妖怪的尸体上吸回的我想或许你还有些用。说着将玉佛珠向我掷来。

    我伸手将玉佛珠接住奇道:为什么你会将这佛珠交给我。

    狂神摇了摇头笑道:哈哈别问我我也不知道难道做什么事都需要理由吗?如果你一定想知道地话我告诉你是我弃善从恶了你信不信?

    我看着已经体已经消失到口的狂神闭着嘴没有说话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去回答这样奇怪地问题。

    狂神对着我继续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回答的其实你刚才骂的很对我只不过是一只疯狗一只拴在仙帝脚下的疯狗可是刚才我终于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或许选择战死在你的手下是我这一生作的最正确的决定就像你在生死弥留之际你师父说的那样曾经以为旁观者的我们其实却是局内人正因为我们离自己的出点走得太远却站得太近所以才看不清是非过去有些事我的确是错了或许连仙帝都错了。

    仙帝?或许他本就是个错误!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狂神不解。

    曾经有人和我说过仙帝可能是假的。我看着狂神道。

    假的?狂神那已经消失到颈部的脑袋看着我眼睛瞪得大大的沉思了一会喃喃道:或许吧。说完就闭着眼睛不说话了。

    四周又变得一片寂静看着在等待着最后时刻的狂神我忽然觉得他有些可怜耗尽毕生的精力修炼到仙人的顶点突然现自己一直努力的方向都是错误的。这或许是造成他最终选择与我决战地原因吧。

    死了以后会不会很可怕?狂神忽然睁开眼睛看着我道。

    什么?我被问得一愣呆呆地看着狂神想不到以他的修为对于未知还是有着来自心底的恐惧。

    不等我回答狂神继续道:或许你也不知道吧。语气中透露着少许悲哀沉默了良久他忽然道:你的师父并没有死。说完这一句。他的眼神微微闪了几下对我道:我消失后这上的战袍就再也没有用处了它跟随了我一生我希望你能穿上它。或许对你以后会有帮助。说完他的影就彻底消失在空气之中只留下那件金色地战袍随风飘落在我手中。

    老杂毛没有死吗?我看着眼前虚无的空气狂神的影已经不知去处但是他的话依旧盘旋在我耳边。没有多想我顺手披上战袍急忙向刚才布的结界奔去。只见经过刚才地大战布结界的角落早已经是一片残砖断瓦碎石满地哪有什么结界我看着那片碎石略皱眉头伸手轻轻地将那些碍眼的石头一一抚去那些碎石哪经得住我的力量。还未碰到就已经灰飞湮灭了。

    我看着自己的手心里讪笑道:看来这天鬼地力量比我想的还要厉害呵呵。心里这样想着手上的力量又轻了两分心怕万一不小心将保护老杂毛地结界破坏。而伤及老杂毛那就不好了。

    轻轻地掠去覆盖在地面上的残渣。没有多久我就看到老杂毛那张沾满了仙血的脸我小心地将他从结界中抱起来当我的脸触及到老杂毛那花白的须时本以为早已平静的心还是遂不及防地闪过一道涟漪那一瞬间悲伤而又内疚的复杂感觉再一次袭上心头虽然只是一瞬却让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完美强大的力量没有将我心蒙蔽得一丝不漏冥冥中给我留下一点小小地创伤至于这点小小的漏洞会给我造成怎样的后果现在的我并不清楚我只是在庆幸着庆幸着自己多少还有些感至少面对着老杂毛我的心并不能一如既往地保持平静。

    将老杂毛抱在怀里的时候我稍微用自己地力量去感知了下他的况在力量进入到老杂毛体里的时候我稍微皱了皱眉头老杂毛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他的况并不怎么好可以说是很糟糕那穿心而过的一剑将庞大的仙气透体而入虽然以他现在的修为这一剑是没有什么大碍但是那仙气却将他体内的气息全部打乱本来井然有序的循环现在却陷入一片混沌之中即便是能医治好也是修为全无的普通人了。

    我看着老杂毛那苍老的脸破损地体已经几近崩溃苍老的皮肤再也承受不住任何的风雨若是在往常可能那无尽地心碎早就压得我喘不过气可是现在的我却心若止水如旁观者一样地照料着气息奄奄的师父此刻我更像是看破红尘的高僧其实人的一生就是如此再亲再的人也会离你而去看着亲人生老病死最后自己孤独一人这样的事生在谁的上都不好受所以那些修炼之人才会将自己的心封闭起来对于那些修心成仙的人来说我是完全不同的可是力量瞬间的提升还是将我的心蒙蔽住了虽然还给我留了一点回味的希望但是却没有往那般心境昔绚丽的世界倒应在我的心中也不过是一片烟尘我最敬的人躺在面前奄奄一吸而我却无半点心同一颗心如顽石一般万古不波我看着老杂毛那虚弱的体微微地叹了口气并不是因为心中的感触而只是习惯罢了或许我的心如此只是天地万物的进化规律罢了有得必有失一切的一切都是这样。

    守侯在老杂毛边过了许久竭尽了自己的力量试图去唤醒他可是我却无奈地现原来这力量也不是万能的面对着老杂毛体内那乱蹿的仙气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或许这一切都是老天注定的吧。我坐在老杂毛边看着天空中淅沥沥的大雨心想是否我一直都没有逃过上天的掌握或许我今天作地这一切都是冥冥注定老杂毛这样都是这苍天早就做好的决定让我见到了他。却又让他沉睡在我面前永远不能苏醒哼!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倒要与你斗一斗我会永远遵守自己的誓言保护边的每一个人!看着天空。心中拿来主意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去医治老杂毛但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再一次站在我的面前再一次用那慈祥的语气对我说:叫师父。

    不知不觉中一天就这样过去了。老杂毛地况没有好转但是也没有恶化依旧在昏迷之中处在无奈中的我忽然感觉到很远的地方依稀传来很淡的仙气。有仙人!端坐在地上的我立刻站了起来凝视着天空中仙人袭来地方向过了大约近一个时辰天边的一角才微微闪起紫色的光芒看着那款款来迟的仙气我却没有丝毫的大意天鬼地宿世经验告诉我要正视每一个敌人。

    可当那两道仙气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又重新坐了下来因为当我的神识透过那浓厚地仙气时感觉到的确实十分熟悉的气息毋庸多想一定是无极真君和老火那两个家伙。

    天星!老火在空中很远的地方就开始对着我大喊了。那激动的声音任谁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他内心喜悦的心

    恩!我抬头对着他应了一声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并非我不愿意表现而是我现在心境如此如果硬要装成兴奋的样子只怕柔做作还不如顺其自然。

    你怎么了?许是听我平淡地语气老火停留在了半空中怔怔地看着我张着一张大嘴表上多少有些不解有些难看。

    小心或许他已经不是你以前认识的那个天星了。还是无极真君心思细腻只见他拉住老火那洁白的体目光警惕地看着我道:你已经成为天鬼了?

    我没有否认地点了点头。老火在一旁不愿道:老家伙别挡着我就算是他变成天鬼那又怎么样我们不是一直都希望他能变成天鬼助我们一臂之力的吗?再说就算他不帮我们也是我的朋友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若没有他就没有今天地我!老火的鼻翼里喷出几道炽白地火焰显得有些愤愤不平。

    无极真君见状急道:大狗!你看看他边躺着的那个是谁!说话间目光小心翼翼地向我瞟了几下。

    啊!老火的眼神触及到躺在我边的老杂毛时忍不住惊讶地轻声叫了一声仿佛是不敢相信地再看了几眼最后看着我愣愣地问道:天星你杀了你师父?

    无极真君见状急忙捂住老火的嘴小心地看着我生怕它再说出什么话。

    我知道无极真君在想什么他是怕老火惹恼了我我会六亲不认将他们两都干掉毕竟我是天鬼嘛在他们心中天鬼就应该是这样的而且以他们两个人的修为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我现在的表和现场的景他们做出这样的猜想也是理所当然想到这里为了缓和气氛我微笑了下道:师父他并没有死只是昏迷了而这一切并非是我做的。

    昏迷了?老火挣开无极真君的手向我看了一眼转向无极真君道:我下去看看就来。说完不等无极真君反应就向我这边飞来无极真君伸手拦都来不及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老火向我接近急得干蹬脚我看着他的样子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老火落在我的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围绕着老杂毛的边转了几圈意味深长地恩了一声抬头道:你师父他是怎么弄成这样的体内的仙气如此混乱就算是治好了也是一修为全无。

    是狂神。我淡淡地说道。

    啊!听到我说完这句老火和无极真君都忍不住大声的惊诧道:狂神!

    听我这漫不经心的语气老火是无极真君都松了口气。无极真君拍了拍口看着我道:消失了?是被你杀死的?

    不应该是被他自己杀死的吧。我看着地上的雨滴沉着声音说道或许突然间丧失了生存地目标才是他选择这条路的原因吧。

    自杀!怎么会自杀!老火不敢相信地看着我不过良久后。他见我并没有回答也就没有问下去了。

    这时我道有些奇怪地看着老火问道:老火你怎么认识我师父的。因为在我的记忆中他们似乎并不相识。哈哈我就知道你还是和一样的。果然我没有看错。老火似乎为我叫他的名字而感到十分开心他裂开嘴对我笑道:其实你师父飞升没有多久我们就曾经找过他并告诉他仙帝可能是假的让他和我们并肩战斗可是谁知道他听后。非但没有跟我们走反而更加坚决地留在了仙界一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是放心不下你希望能在仙人追查到你地踪迹时帮你一把。

    原来师父竟然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杀我而是一直在暗中保护我我这才彻底的清楚师父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命来唤醒我的力量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放弃我而始终将我看成他的徒弟或许想亲眼看成我变成天鬼才是他内心地真实想法吧。

    恩。大狗说得没错。无极真君此刻也落在了老火的边一边检查着师父的体一边说道。

    你们也知道仙帝是假的?我本以为在这里只有曾经和凯恩并肩作战的我知道可是没想到连无极真君和老火也知道了。

    恩!老火对着我点了点头道:是冥妃告诉我们地。而且她还知道仙帝的真实份。说着他有些好奇地看着我:似乎已经知道仙帝不是真的了?

    是凯特告诉我地。凯特?无极真君惊道:是那个以前八大战将的领吗?

    我点了点头。道:他现在是开皇大魔王的左右手。

    啊!无极真君更是显得惊讶无比道:没想到他居然在魔界我还以为他已经死了真是世事难料啊。

    看着无极真君在一边感慨我对老火问道:老火你有办法将我师父治好吗?

    老火摇了摇头道:连天鬼都无法办到的事我就更没有能力了。

    哎!我看着老杂毛或许天意真的如此难道我拿这天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我偏就不信。

    不过。老火突然摆了摆脑袋看着我道:冥妃或许有办法。

    冥妃?刚才就听老火说假仙帝的事也是冥妃告诉他的究竟这冥妃究竟是何方神圣竟将这仙界地底细摸得一清二楚心中这样想着口中也很自然地问道:她是谁?

    老火神秘地一笑道:你先别问她是谁我敢肯定的说如果这事连她都没有办法的话恐怕就没有人能治得好你师父了。

    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走吧。说着我便将老杂毛从地上抱了起来催促着老火快些离开心中担心如果再这样拖沓下去老杂毛的况会越来越糟糕的。老火见我如此着急便对着一边还在感慨地无极真君道:酒鬼快些走了或许冥妃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听到老火这样问我这才想起来问道:是冥妃告诉你我在这里的?

    无极真君从我口中接去话道:那是自然来到这里地传送阵也是冥妃帮我们开的她告诉我们说你可能有难所以让我们来帮你渡过大劫。

    听无极真君说到这里我心中微微一动看来这冥妃的修为绝对不比我低处那么远的地方还能感觉到我的存在单从这一点来看就不可小视虽然还未见面心中对于她的评价就拔到了一个新的台阶只是不清楚这冥妃如此在乎我的生死究竟是为了哪般。

    那边无极真君还在一边唠叨道:其实你上次在魔界被八大战将围困。冥妃也告诉我们只是我们稍微来迟一部到的时候只找到那一处你遗留下地三言咒。

    三言咒还在我心中的另一个结被无极真君无意中的给解开了看来牙和如烟都没有事。

    无极真君还想继续说下去老火见状在一边催促到:酒鬼!还不走难道你想在这里一直说到仙帝再派人来吗?

    无极真君听后。停了会看着老火嘿嘿笑道:来便来来多少都不怕除非那老头肯自己出来要不然。嘿嘿就凭着天星的实力我们还怕什么?

    原来这家伙把主意打到我头上了我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可以称呼为师祖的人他的形象和他的名号实在是联系不到一起啊。

    无极真君口中虽然还在唠叨着但是人已经随着声音飞向了空中。老火见我还站在原地没动飞到我面前道:天星还在什么愣呢?快些走吧。

    恩。知道了。当我飞向天空地时候忽然想起一件事急忙对着老火和无极真君喝道:你们等等还有一个人我忘了!

    还有人?老火停留在半空中看着我。

    我的朋友。我抱着老杂毛向回飞去。

    等等。。。。。。无极真君在我后边追边道:天星小鬼你朋友可靠不可靠冥妃的存在可是一个秘密啊!

    老火在后面接茬道:酒鬼!天星的朋友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吗?若是连他地朋友都值得怀疑那我问你冥妃还要我们过来帮忙做什么难道以冥妃的修为会不知道这里还有其他的人?

    放心吧。我转向无极真君。道:师祖不用担心若是没有我这位朋友恐怕我早就不在这世间了也没有机会和你们在这里谈天说地。

    无极真君被我这一句师祖叫得愣在原地半晌之后。才对着老火大笑道:哈哈大狗!你听到了吧。他叫我师祖哈哈天鬼是我的徒子徒孙好极!好极!

    老火站在空中两只大眼睛瞪着他极度不爽道:一句话就把你颠成这样没见过市面!

    而平里常和老火耍嘴斗狠的无极真君似乎并未将老火地话放在心上仍在一边乐呵呵地摸着胡子连声道着好极老火一时没了斗嘴的对象索站在一边欣赏着这久违的景色乐得清闲。

    而此刻我已经来到地面虽然地面上早已经是面目全非但我还是寻找到了原来那一处将戒嗔藏匿起来地山洞只是此刻的山洞已经倒塌不过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将戒嗔弄出来却是简单之极当我将那些覆盖在山洞口上的碎石挪开露出三言咒的结界时看着那完好的结界心中稍微松了口气至少在我和狂神大战的时候并没有伤及戒嗔凭着三言咒的威力恐怕此刻戒嗔连外面究竟生了什么都不清楚吧。

    当我将三言咒撤开地那一刹那一道佛光在里面一旋直冲着我打来老火和无极真君见状都忍不住惊叫一声在我看到那佛光的一瞬间就知道这一定是戒嗔打的索躲也没躲就站在原地心若止水因为我相信如果真的是戒嗔的话他一定不会伤我地。

    果然当那佛光离我只有寸余的时候忽然方向一转擦着我地头皮向空中去无极真君遂不及防体一歪差点从空中摔落幸而那佛光也只是贴衣而过并没有伤着他的毛可是无极真君那一歪形象全无看着一边在幸灾乐祸的老火他不干了于是冲着我怒道:我说徒孙你的朋友怎么这样还未见面就给我一个下马威!

    徒孙。。。。。

    看来我刚才那一声师祖还真让他上瘾了本来叫我天星这会倒好只不过转眼的瞬间就改叫我徒孙了如此一来倒也让我清楚了这位师祖的脾气索冲他一笑懒得理他。一个巴掌拍不响我看他和谁闹去。

    我转过只见戒嗔愣愣地看着我半晌没有反应看他的样子像是刚才那道佛光将他吓坏了于是。我对着他笑道:小秃驴!我没事!

    这样一直叫了三遍戒嗔才有反应只见他清醒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冲过来对着我一阵拳打脚踢将我打得莫名其妙我害怕他不小心打在躺在我手臂中的师父上。转过去将自己的背对着戒嗔默默地接受他的泄。

    只听见戒嗔一边泄一边哭嚷道:天星!你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和你师父打斗地时候我就已经醒了可是你这该死的结界我却怎么也打不开只能眼睁睁地在这里用神识感知着外面的一切。当你被你师父打成重伤的时候知道我有多着急可偏偏又不能出去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可以独自面对一切困难?啊!天鬼就可以这样吗?别忘了你是我唯一的知心朋友!没有你我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我一边听着戒嗔口中的肺腑之言一边辩解道:你听我小秃驴你知道不知道自己那时候多危险要不是我将你放在这三言咒中。恐怕你早就没命了还在这怪我?

    没想到我的话遭到了戒嗔一阵如雨般地暴打幸好他并没用上法力只是单纯地泄着心中的不满只听他道:是!我危险!我危险还不是都是害怕你出事?你别总想着自己好不好?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师叔他已经死了是不是?你却告诉我他没事我告诉你。我什么都知道只是装成不知道而已我以为这样可以让我们兄弟之间的感可以更加亲密可以生死与共可是没想到你还是和原来一样只想着自己你以为你死了我就没事了吗?我告诉你!你死了我会为你报仇的就算舍弃我自己的命!因为你是我这世上最后地亲人了知道吗!天星天鬼!

    面对着戒嗔的这一番话我沉默了或许他说的对有些时候我是只想到自己而忘记了他人当我想着用命保卫边人的时候却没顾及到他们也会有和我一样的想法沉默了一会我轻声道:小秃驴我错了下次我不会再丢下你了。

    戒嗔听我这样说也停止了狂风暴雨似地捶打站在一边严肃地看着我道:好!天星你现在的话我记得了如果下次你还这样的话我们兄弟就没有必要作下去了不如一拍两散连命都不能托付地人还有必要做兄弟吗?

    我听着戒嗔这一番话虽然他说的很重可是却非常明显他是舍不得看着我一个人去担负两个人的担子他是在威胁我希望我出生入死的时候可以带着他带着我最好的兄弟于是我转过看着戒嗔讪笑道:你也是一样若是让我现你丢下我独自一人去玩命的话我们也没有兄弟做了。

    戒嗔听后愣了一下笑道:好!转而将眼睛盯向天空道:天星他们是你的朋友吧?

    我这才想起空中被遗忘的那两个家伙于是对着戒嗔点头道:不错一个是我朋友一个是我地师祖你随我来。说完我转向空中飞去戒嗔也跟着我一同飞来等我飞到老火和无极真君面前才现他们两居然都噔着大眼看着戒嗔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直到戒嗔走到他们面前才回过神来无极真君走到我边在我耳边轻声道:徒孙你的朋友怎么是和尚啊?

    我这才想起修真和佛界之间似乎有着很深的芥蒂难怪会有这样的奇怪地问题我反问道:为什么不能是和尚?

    戒嗔也向前两步双手合十放在前道:施主其实贫僧认为大敌当前我们应当放下门户之见才是如果此刻还分什么和尚修真岂不是要被仙帝趁虚而入?

    戒嗔说得十分在理我也在一边说道:老火师祖你们不会这么介意门户吧?

    本以为自己这样说。老火和无极真君应该会一笑了之毕竟是成仙之人对于一些事应该看得很开才对更何况在我的印象中除了在地球上为了抵抗天煞修真和天佛寺联合过一次还有在魔界我也曾见过那些上古仙佛为了一起击杀阿摩天也曾经联合过一次由此看来门第之见也并非是一道不可逾越地鸿沟再说老火和无极真君若是真要那么在乎门户之见的话。恐怕也不会脱离仙界。

    可是事并未和我想的那样只见老火和无极真君对视一眼后互相叹了口气站在我边的无极真君说出一句非常让我费解的话:过真被冥妃说中了或许天意如此。哎!天意啊天意!老火也是在一边连连摇头看着我的目光有些悲凉。

    究竟是什么?我不解地看着老火和无极真君追问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火似是不忍心看着我转过去背对着我道:天星。有些事你不久就会知道了此刻若是叫我说恐怕我还真说不出

    无极真君也转向老火飞去。那悠长地声音甩在空中道:天意天星徒孙老火说的对既然这是天意我们也就不必再多说了。

    看着那莫名其妙的二人我心中也有一些不祥的预感想一想。当他们看到戒嗔之后才出这样的感慨莫非这事会与戒嗔有关?哼!什么天意!难道只是一句天意就能让我和戒嗔反目了吗?我倒不信偏要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天意会让无极真君和老火如此感慨而且我还要会会那个冥妃。为何会从她的嘴里吐出这样的天意于是我对边地戒沉说道:小秃驴。我们跟上去。

    没想到戒嗔却站在原地不动道:天星我还是不跟你去了。

    看着临阵退缩的戒嗔我心知他一定也和我想到一起去了那两个笨蛋如此露骨在戒嗔面前说出那样一番话任谁都知道那话中的隐但是戒嗔此刻是一个人若是将他独自丢在这里我心里绝对不会坦仙人迟早是会早上门来的于是我便走到戒嗔前佯怒道:若是你真要留下我也无话可说但是希望你记住刚才自己说的话若是我们中有一人将对方丢下那么就连兄弟也没得做!我这话说地很绝连给戒嗔一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戒嗔张了张嘴小声的呢喃道:可是天星你刚才没听到你师祖和你朋友说的话吗似乎我的存在会引起什么不好地事你也知道我现在刚刚成为邪佛心还不稳定我怕到时候。。。。。。

    到时候怎样?你会对我反目?呵!别开玩笑了别人不信我还不信你吗?我极力地劝说着戒嗔。

    可是万一我迷了心志那又该如何是好?戒嗔还在一边说着。

    我装成很厌恶地样子对戒嗔道: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不要万一如何我告诉你戒嗔如果你还将我当成兄弟的话就跟我一起走若是你不愿意和我一起我也无话可说是走是留你自己选择还有我从来就不信什么天意如果相信天意我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相信的是自己戒嗔我也希望你能相信自己我对你有信心我相信只要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天意能阻挡住我们地步伐!说完我转向空中飞去。

    果然没有过多久戒嗔就从后面追了上来我知道他选择了自己于是我转对着他相视一笑而在我们上空的却传来两声叹息。

    在我们离开之后大地上又恢复了一宁静微风细雨轻轻地抚过地面带走上面的尘垢狂神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却没留下半点痕迹只有那颗铃铛无力地躺在地上随着风声一阵阵地出悦耳的声音只是这一次没有人再为它疯狂。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