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最终卷 无人永生 第二十章 师徒重逢(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隐若 书名:鬼道
    <---凤舞文学网--->    “戒嗔!”僵持了一阵见戒嗔还没有恢复理智我只好对着他呼唤道:“看着我戒嗔你任何我吗?”

    戒嗔呼呼地喘着粗气紫色的眼瞳中闪过一丝犹豫地光芒。--凤舞文学网--

    我扑捉到戒嗔眼中那瞬间的理智心中顿时大喜知道戒嗔还没有完全失去心智他完成了他自己的承诺即使杀心大起也会保持心中的最后一片明净台。

    我看着戒嗔道:“戒嗔你看着我你会想起我的忘记那些让你感到仇恨的事你看着我。”在我的呼唤中戒嗔眼中的紫芒淡了一些。

    我尝试着向前走了两步见戒嗔没有激烈的反应便放心地到戒嗔的边看着满是血的他心疼道:“都怪我若不是我将你一个人留在山峰上你也不会被这么多妖怪夹攻了更不会因此杀心大起乃至被邪气攻心。”我看着戒嗔看着这个小秃驴看着眼中的清明越来越清晰我继续对他说道:“戒嗔记得你和我说过的话吗?保住你心中的清明台我相信你你一定会做到的你不会让我失望不会让你师父失望的!”我在心里默默地喊道:加油啊!戒嗔!

    终于在戒嗔他自己的努力下眼的紫芒渐渐地黯淡了下去乃至消失不见而此刻戒嗔的体也仿佛失去了依托下没有重心的向地上倒去我急忙伸手将他扶住。

    戒嗔微微张开他半闭着的眼帘对着我强笑道:“天星放心吧我小和尚是不会那么轻易就放弃的。”

    “小秃驴。。。。。。”我扶着他看着极其虚弱的他心疼道:“你睡吧放心的休息吧这里有我呢。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戒嗔微笑着闭上了眼睛我看着因心力憔悴而昏睡过去的戒嗔正打算将他扶到一旁就在此刻从前边突然传来一股极强的妖气我心知一定是那个血雾中的妖怪来了。于是我急忙将戒嗔扶到一边地山洞内并给在山洞的周围加持了三言咒这样除非修为高我太多要不然根本就不可能伤及在三言咒内的戒嗔。

    等我为戒嗔作完这些。那妖怪也已然到了。

    只见一团猩红的血雾翻滚着从远处飞快地向这边靠近着一瞬间就来到了眼前那样的度和上次在天佛寺中已然是有天壤之别看样子他果然将玉佛珠内的能量融合了但即便如此又怎样。该死的终究还是该死!我冷冷地看着在我面前地血雾藏在那雾气中的妖怪在我的眼中已经成了一个死物。

    “哼!我还以为是谁呢弄了半天竟然是你。”那妖怪阳怪气地对我道:“怎么?那在天佛寺你还没见识到本尊的厉害是不是?今天居然还敢送死?”

    “哼!”我对着他冷冷的哼了一声。很明显这个自大地家伙根本就没有弄清楚现在形式若是他用神识稍微试探我下也不会如此张狂了可惜他太过于自负了听他的语气根本就没有将我放在眼里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可以出其不意。但是此刻我却不想让他这么快的死去因为我还有些东西要问他:“噬鬼妖呢?”

    “噬鬼妖?”那妖怪被我问得一愣。

    “不错!”我的声音依旧很冷冷得让人以为到了三九伏天。

    “你问他做什么?难道你认识他?”那妖怪淡淡地问道似乎他并不想这么快和我打斗。

    或许玩弄别人已经成为了这个妖怪的习惯。就算是在他认为自己有绝对优势地况下他还是在玩些猫玩老鼠的伎俩。只不过不知道这次谁是猫谁是老鼠!我看着那团血雾狠狠地想道但是对于他的话我还是有必要回答地我还需要在在他的口中得到噬鬼妖的下落在上次天佛寺的战斗中可以说领头的只有两个人一个便是开始处在幕后的血雾妖另一个便是在台前如跳梁小丑一般的噬鬼妖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了!当我在天佛寺门口看在七夜地份上没有杀他可是没想到他不战而退后居然将这家伙引了进来亏当还相信他那些信口雌黄的谎言!想到这里我微怒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你只管说就是了。”

    “呵呵。”那声音笑道:“本事不大脾气还不小本尊只不过想多和你聊聊而已你还火了。”

    “废话少说你说还是不说噬鬼妖的下落!”我看着那妖怪不客气道。

    “哈哈哈哈。”那团血雾忽然震动起来那妖怪像是开怀道:“好好!我喜欢你的脾气不过可惜噬鬼妖那个笨蛋已经被我杀死了有什么事你可以下黄泉和他说。”

    “死了!”那妖怪的话顿时让我愕然我不信地看着他道:“他是妖你也是妖更何况他还是你地马前足你怎么可能杀他你一定是在敷衍我。”

    “敷衍你?”那妖怪不悦道:“难道你认为本尊是信口雌黄的人吗?收留他是因为他对我有用处他地修为在妖界算是高强的;杀他是因为他有二心想劝我放弃天佛寺;再说妖杀妖有什么错!你们人都能杀人我就是讨厌你们这些假惺惺人前一背后一的人类了!”

    死了?我听着那妖怪忿忿的声音知道他说的都是实话同时我也知道自己错怪了噬鬼妖我这是才知道他临走时对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是啊做妖就该有做妖的觉悟想来噬鬼妖已经对这世间已有所厌恶了吧要不然他不会明知是死还回去的。

    “够了!我不想和你多费口舌!”那妖怪忽然最着我大声叫嚣起来:“你快去把那你背后的家伙叫出来!”

    “背后的家伙?”我背后有人吗?我不解地看着那团血雾不知道那妖怪说的背后的家伙指的是谁!

    那妖怪不耐烦道:“就是将这天地之极内五行全部吸收掉的人。”说完见我还在茫然便补充道:“就是那在天佛寺坏本尊大事突然蹦出来地小秃子!”

    小秃子?呵我暗笑了一下没想到就这会工夫小秃驴又多了外号。而且听起来还蛮顺

    那妖怪忽然吼道:“笑什么笑!装什么傻!别以为他躲起来本尊就不知道他在这里杀死本尊这么多手下难道以为躲起来就可以逍遥了吗?”

    我一边听着那妖怪在着牢一边心中已然猜到事的经过看来是我吸收这无忧谷内的五行时导致四周的地脉极枯萎而这个号称本尊的妖怪也是为了天地之极的五行而来。在察觉到不对时他便派出手下四处察探没想到却引起了戒嗔的暴走而被戒嗔杀得走投无路地妖怪肯定回去叫了救兵这家伙就以为吸收天地之极内所有五行的人和坏他大事都是戒嗔了。呵呵我心中觉得好笑嘴上也不觉得笑了出声。

    “你还敢笑!”那妖怪显得异常气愤对着我大吼道但是很明显他还有些顾及戒嗔。所以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出手。

    我见这妖怪如此好玩心想既然你这么能忍。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忍多久!想到这里我故意激他道:“我说你这个叫本尊的家伙为何你总躲藏在血雾当中是不是你害怕被人看到你那不男不女的样子而感到羞耻啊?”

    我说完这句话后本来在我面前翻滚的血雾忽然停住了我很明显得可以感觉到四周地五行在不规则的运动着。--凤舞文学网--看来这家伙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哼!出手便出手谁怕谁还不一定!

    我在心中冷哼一声但是还是不敢小窥这家伙还不清楚他在吸收玉佛珠后的修为提升到什么程度。

    在寂静中。我眼前的血雾忽然由中间破开慢慢地向那妖怪的后收缩着。就仿佛像是凤凰张开了双翅一样煞是好看而在这看似美丽地瞬间在那血雾四周的煞气却在悄悄的凝结成一道道细小地针芒当那妖怪完全露出那张俊美的脸时随着他的手指一弹那些针芒便化做漫天血雨纷纷扬扬地向我上洒来。

    我看着迎面扑来的针芒血雨心中丝毫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冷冷扫视了一下那些针芒星光真气没有征兆的就浮现在我的前那些血雨立刻如同撞上了钢板一样叮叮当当地撞击在星光真气上然后纷纷无力地落在地上重新又化为血雾我看着惊讶无比的血雾妖嘴角微微斜了下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你送我针芒我便还你剑气吧!”说完我额头上剑心的印记一闪唰地一声一道剑气如电一般向那妖怪袭去度之快另人乍舌但是那妖怪也并非等闲虽然他回过神的时候已然迟了可是在避无可避的况下只见他银牙一咬将体向边上一偏只看见剑气穿过他的体时带过一片血光然后再狠狠击在他后的山壁上将那片山脉化成废墟!

    本来应该是一剑毙命地只是我没有料到这妖怪竟然强悍如斯为了保全自己的命宁愿自毁一臂我看着飞落在一边地断臂心里暗暗震惊。

    只见那妖怪咬着银牙脸上的肌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抽搐着他看着我颤抖着声音道:“想不到你竟然真的是仙人!”或许直到这时他才相信法鑫长老曾经说过的话但是这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他已经失去了先机更何况他还少了一只手臂。

    我看着他道:“不!我不是什么仙人你也别管我是谁我今天是来向你复仇的。”

    “复仇?复什么仇?难道是帮那些和尚吗?”那妖怪看着另一只手使劲地握住断臂的伤口试图将血止住。

    “不不止是天佛寺那千百条生命还有抱松和抱松还有更多被你杀掉的人为了他们。”我看着那妖怪一步一步地向他走去。

    那妖怪一边向后退着。一边苍白了脸色看着我道:“你是天鬼!”

    听到这一声我突然停了下来惊讶地看着他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天鬼?”

    “呵呵是啊!果然你是天鬼!哈哈哈哈哈哈!”那妖怪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捂着伤口的手也因为剧烈的笑声而松开了仿佛他现了一件足以让他开心不已的事一样。

    我奇怪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开心。

    “我知道你是天鬼的原因你想知道吗?”那妖怪随手在自己的伤口上放了个法术算是止住了外溢地鲜血他用剩下的右手搭靠在边的山石山。支撑住自己的体然后看着我嘿嘿地笑了下然后整个体放出淡淡的光芒将他整个人都罩住。

    我站在一边。不解地看着那妖怪所做的一切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那淡淡的光芒只是很柔和。一点威胁都没有等那光芒闪去我立刻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地事实抱月!在我面前出现的居然是抱

    只见她痛苦地捂着自己的左手整个人都靠在山石上那张俏脸依旧没有变还是那样妩媚动人。眼中的目光依旧是那样清澈只是给人感觉显得更加成熟了我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抱月激动地心难以说明。

    “宗主。”抱月忽然泪水荧荧地看着我。

    这一声宗主将我的疑虑全部打消是啊宗主。除了抱松和抱月还有谁叫我宗主呢过了百年又有谁知道我还曾是两个懵懂少年的宗主呢。我听着耳边如梦一般的声音看着眼前的抱月虽然心中很想呵斥她为何竟然会变成如此模样但是却不忍心说出口我慢慢地向她走过去轻声地问道:“抱月你真地是抱月吗?”

    “是啊宗主难道你不认识我了?”抱月看着我焦急道一双俏目更是泪水涟涟。十六k文学网

    我看着她看着她的断臂眼前的一切让我糊涂了难道这一切都是在做梦吗?还是这是那妖怪地幻术我使劲给了自己一拳口微微传了些阵痛的感觉不是梦也不是幻术!那抱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那个妖怪就是抱月?又或者说自始自终那都是抱月伪装的可为什么她要这么做呢?不不可能的这一定是那妖怪用来欺诈我的抱松和抱月早就不在人世了想到这里我向后退了两步再一次面对着抱月看去可是在那脸上我看出丝毫的伪装也没有法术的雕琢但是我还是狠了狠心在手中聚起了一道剑气。

    抱月见我竟然准备对她下手连忙惊慌起来看着我微微地抽泣道:“宗主我是抱月啊宗主为什么你要杀我难道你忘了你说要照顾我和抱松的吗?为什么你现在却要杀我。”

    我闭上眼睛没重重地叹了口气道:“你不是抱月抱松和抱月都已经死了他们在月琅牙地坟我也已经去看过了。”说着我手中的剑气成型的度更快了我害怕时间拖的越长我会越不忍心下手。”

    “不!宗主不是这样的我真地是抱月啊。”抱月一边看着我手中的剑气一边惊骇道:“你听我说啊宗主。”

    哎!我耳边听着抱月那苦苦地哀求声心中一阵凄凉万一她真的是抱月怎么办?不如听听她是如何解释的于是我睁开眼睛看着抱月道:“好吧你说吧我倒要听听你能说出个什么缘由来。”

    “多谢宗主!”抱月见我愿意听她解释又向以前一样对着我顽皮地吐了吐舌头只是脸上还沾着两处泪痕看起来更加惹人怜

    我看着抱月如此亲昵的动作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心中的戒备又放下一些。

    “宗主你听我说。”抱月看着我在山石边缓缓地坐了下来体依在石头上道:“其实宗主说得也没有错其实我和抱月的已经死了确实埋在月琅牙之呀。可是抱月也没有骗你我其实并没有死因为那妖怪吸食了我和抱松的元婴但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我和抱松侥幸没有被那妖怪同化所以我们还活着只是还活在别人的体里。这次那妖怪便是要我出来和你说别杀我们。”

    “你是说你在妖怪的体里?”听完抱月的解释我感觉到自己地大脑似乎不够用了。

    “是的。”抱月点了点头道:“抱松也在。不如我让他出来和你见个面。”说完也没征求我的意见就见那妖怪上又是一阵光芒四等光华散去抱松那张木衲的脸也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看着那与抱松一般无二的脸。心中更是惊讶无比。

    抱松看着我道:“宗主!抱松有愧与你啊!”

    我看着他说话的表声音都与抱松一模一样。口中于是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

    抱松抱着伤口站起来然后猛地一下跪在地上道:“宗主你杀了我吧我和这妖怪共用一个体早就受不了了!快啊!杀了我吧!”说着不停地将脑袋往地上撞。才撞了不到两下他的体再一次暴出光芒这一次出现的却是那妖怪只见他心疼地摸着自己的脑袋小声地嘟囔着:“想毁我容啊!”

    在抱松和抱月都消失后。让我再一次面对这个可恶的妖怪我一时还真举棋不下。是杀还是不杀?杀吗?如果刚才抱松和抱月说地都是实话那我岂不是亲手将他们也杀死了曾经答应过忘尘伯伯的话现在还盘旋在我的脑海难道我可以辜负他的信任亲手杀了他的孩子?不杀?不杀地话那我怎么对得起戒嗔对得起天佛寺那千百条命杀与不杀只是一**之间的事可是我这时才觉原来作个决定是这么难。

    那妖怪看着我妩媚地笑道:“来啊我就在你的面前你过来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你便可为大家报仇了杀了我你也就一并把抱松和抱月杀了!哈哈哈!”说着他再一次张狂地笑了起来。

    那刺耳地笑声听在我的耳里一阵难受杀还是不杀?我手中的剑气举起来又放下去这时法鑫长老的话却突然萦绕在我的脑海里修心是啊修佛修心修真也修心无论修什么都要内外兼修而我的心还是如同刚出来时一样该狠时狠不下心往往会坏了大事天佛寺便是血的教训这样教训一次就足够了看来我修心的旅程今天就走出第一步吧。

    我看着那妖怪心中狠了下决定放手一试于是我将手中放下地剑气重新聚在手中转向那妖怪走去那妖怪看着我手中剑气惊恐地向后退着上也再一次暴出了光华抱月的脸也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她看着我苦苦哀求道:“宗主你怎么能杀我呢?我是抱月啊你看看清楚!”

    但是我依旧寒着脸向他走去只不过我走得很慢平一步我现在偏要作成三小步。

    抱月见劝说不动我下一刻变换成了抱松只见抱松看着我大叫道:“杀了我!宗主!快啊!”

    我对着抱松微微地斜了斜嘴角。

    抱松又消失了接下来抱月苦苦地哀求我不要杀他。

    可是面对着这一切我都狠下心来一步一步地向前靠近着。

    随着我的步伐的越接近抱松和抱月出来地频率更加平凡了终于在最后一次的变幻中抱月说出一句足以让那妖怪后悔一辈子地话没只见她张嘴对我道:“杀了我吧!杀了我啊!宗主我实在是太痛苦了!”

    当听她说完这一句的时候我的嘴角终于露出了笑容而抱月的表却僵硬在了那里我对着他微微一笑道:“好我满足你!”话音落下手中的剑气便如拖缰野马一样向那妖怪的体内冲去。

    在他愕然的那一顺他也知道自己出了马脚于是飞快向空中飞去可是在刚才说话的时候我和他的距离已经拉得只有咫尺之近如此近的距离。任那妖怪再怎么闪避也不可能完全躲闪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冲天剑气一点点地将他吞没到最后只剩下他那不甘心地吼声还遗留在山谷之间。

    吁!当我手中最后一丝剑气从我的手中飞脱的时候我紧张的体顿时毫无估计地往地上一躺呆呆地看着天空心中一片倘然。抱松抱月!你们一路走好作宗主的算是为你们饯行了我在心中默默地想着。

    就在我以为可以好好歇息一下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一股缥缈的仙气就在附近。于是我急忙跳起来紧张地看着前方密密麻麻地树林一边小心地用神识向前探视着一边喝道:“谁!”

    虽然四周并没有回答。但是我的神识却非常快的找寻到了一股非常明显的仙气于是毫不留地向那边出一片剑气。顿时飞沙走石在剑气的激中终于有个影忍不住从树林中冲向天空被我了出来。

    我冷冷地看着那向空中弹地仙人似乎想逃离这里一样飞快地向上空飞去我随手将星光真气凝成一线在空中撒下一片天网。那仙人见自己去路已然被堵住只好停在半空中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见到我就想跑的仙人以前见的仙人没有一个对我不是想先杀而后快怎么这个家伙如此与众不同。

    我带着好奇的心理向停留在半空中的仙人飞去。那仙人也甚是奇怪刚才还是见了我就跑。这会却索停留在空中背对着我一动不动。

    可是当我离那仙人地距离越近我就越觉得有些不对那样熟悉的背影如同在哪见过一样究竟是谁呢?我飞行地度也不由地慢了下来瘦小的提花白地头微微有些佝偻背好熟悉啊以前在无忧谷我还不会飞剑的时我就是与这一模一样的背影将把我从山峰上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将我背上背下就是站在这样的背影上我才能有今天的修为。

    那背影已经离我越来越近了我的心也提到了嗓门从他的上我似乎闻到了熟悉无比的气味我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是他了但是我还是按耐下激动地心颤抖着声音试探道:“老杂毛?”

    那个仙人的躯很明显地抖动了一下我知道我猜中了虽然我很想走过去看看他的脸但是我还是不敢我怕万一不是梦就碎了我甚至害怕那个仙人会突然出声因为老杂毛的那饱经沧桑的声音别人是瞒不过我耳朵地我只是希望时间就这样停住停留在我和老杂毛相认的那一秒。

    可是那个仙人地躯还是转过来了只是转得极慢极慢随着他缓缓地转动影我的心也跟着他不停地向上提着终于我看到他的脸天啊!真的是他!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我面前那个瘦小的老头那熟悉的眉毛慈祥的笑容还有额头那数不清的皱纹是他真的是他曾经在我脑海里排练过无数次的相逢场面在这一刻竟然一点用都没有。

    我和老杂毛就这样互视着谁都没有说话或许我们两都在害怕害怕自己一说话就会坏了这里的气氛害怕一说话就会坏了对方的心因为我们此刻彼此的立场已然不同或许只有无言才是最好的选择。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终于老杂毛的嘴动了我看着他的嘴唇害怕从他的嘴里吐出我最不愿意听到字眼。

    “叫师父!”

    我愣了老杂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真呆住了叫师父我不断地在心里对自己说叫啊为什么不叫啊我不是一直都希望有个机会可以亲口在老杂毛的面前说的吗?为什么开不了口叫啊为什么不叫啊在老杂毛飞升的那段时间我不是哭着喊着叫师父吗?为什么今天他重新站在我的面前我却开不了口?

    我看着老杂毛几度张开了嘴几度重新又合上最终我将眼睛一闭叫道:“老杂毛!”天啊!怎么不是师父两个字?我明明记得自己说的是师父这两个啊。

    老杂毛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转而他看着我道:“天星你还是不好意思叫啊。都过去了那么多年你还是不好意思叫。”

    “呵呵。”我被老杂毛说得不断地摸着自己的脑袋站在那里就这样看着他。

    老杂毛目光慈祥地看着我道:“你长大了天星比起我离开的时候你已经成长起来太多了刚才你和那妖怪毕方之间的战斗为师的已经看得很清楚了。现在你已经可以单飞了再也不需要在师父地翅膀他呵护了。”

    “毕方?”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刚才那个妖怪的名字原来叫毕方在师父的面前我永远都像是个孩子在他那似乎总有我不知道事

    老杂毛慈祥地笑了下道:“是啊。神鸟毕方生与东南清水西鸣毕方那是万年的神鸟。却不想被天煞污了成了妖。“哦!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但是忽然想到。当天煞之时老杂毛已然飞升过了这时他怎么还知道天煞于是我便问道:“老杂毛天煞的事你怎么知道?”

    “呵呵。”老杂毛摸胡须的习惯还是没有改掉此刻他又顾作高深地抚摩着自己颌下的胡须微笑道:“天煞地事在仙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更有人说在天煞中出了传说中的天鬼哈哈。”老杂毛说到这里的时候开怀的笑了起来。

    我看着老杂毛开心的样子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多虑了。可是转而一想修真界不是都说。从仙界到地球必须至少要有大罗金仙地修为才可以吗?而以刚才老杂毛的修为来看远远没有那么高甚至连我都不如那他是如何来的呢?可是这个问题我是不会问的虽然我已经大致猜到了答案可是我却不敢开口害怕自己一开口得到的答案会让我更伤心。。。。”老杂毛犹豫了半天突然开口说道。出喊了一句。

    老杂毛慈地看了我一眼半晌后才道:“不要?什么不要?”

    我看着老杂毛看到他眼中地那一丝眷**一丝逃避我知道我们其实都在逃避着同一个问题他并非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只是他自己也不想这么快把问题摊开我们俩谁都不愿意解开这师徒的分良久我才看着老杂毛轻声道:“老杂毛不如我们去你那个破茅草屋坐坐吧。”

    老杂毛看着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是却没有说出来于是也点了点头便领着我向下飞去。

    我跟在老杂毛的后一并下去了飞在空中看着老杂毛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时候我还记得当在那地呈脉地山峰上挨雷劈的景:

    ““轰!!”伴随着天上的雷声一道巨大的闪电闪着幽蓝的光芒愤怒向我上炸了下来在天雷轰到我体的那一刹那黑暗的悬崖上我的影闪现了几下但专注想着心思地我并没有太在意那一刹那实体化的体。感觉着雷芒在我体内窜动我舒服得哼了一下心里却在暗骂:“老杂毛都来了五年了每次打雷下雨就把我带到这孤崖上来当电线杆被天雷劈。好玩啊?下次叫你自己也试试!哎呀。。。好舒服在来一下。”这五年来老杂毛什么都没教我只是让我来挨雷劈刚开始还有些疼痛到现在每次被雷劈我都觉得非常舒服我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变态了?每次我问老杂毛为什么要我被雷劈老杂毛总是笑而不答从他的眼神里我已经得到了答案分明在说你这个小白鼠任命吧哈哈!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此刻再回想起当的感觉和心心境却有些不同老杂毛地用心良苦也只有到今天我才体会到若不是他我怎么会有今天的修为。

    不过半个时辰不到地路程而我和老杂毛却整整飞了两个多时辰一路飞来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飞着仿佛在寻找着过去遗失下的记忆。

    “到了!”老杂毛在前面忽然说了一句。

    “哦!”我应了一声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天上下来的等落到地上看着满目创痍的废墟我这才记起来原来这茅草屋早就毁了只是在那一刻我将过于和现在重合在了一起没有分清谁是谁。

    我看着老杂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唯唯诺诺道:“呵呵我忘了。”

    没想到老杂毛的脸上依旧堆满了笑容道:“呵呵倒了?果然被你说中看来为师做的东西果然不牢靠啊呵呵。”

    我这才想起当年老杂毛做这个茅草屋的时候确实是十分被我鄙视的可是同样的那时候我却不知道这琳琅草的珍贵。

    “呵呵。”我只好难堪地笑了笑。

    “不如我们重建吧!”老杂毛像是玩心大起地说道。

    “好啊!”我见老杂毛有这么大的兴趣于是便也答应到其实只要他不说到那个事无论作什么我都不会反对的。

    人一旦忙起来后就不觉得时间过得慢了而且在工作中人和人也很容易相处一时我和老杂毛之间的话便一句连着一句互相争辩起来无论是量木伐木砍树还是建宅基一直到做完整座房子我们都在不停地争辩着有时是为了木头的长短大小有时候是为了树木的质材没有一个地方我们不吵少两句哪怕是没有可以吵的也要找理由吵时间很快就被打掉了不知不觉中就新月就挂上了天空。

    房子建好了可是无论从样子还是质量上看都非常得不雅因为这房子的左边是我做的而右边却是老杂毛做的这样的房子能站住脚不倒塌就算不错了。

    “呵呵。”

    “哈哈哈哈。”

    我和老杂毛两个人看着自己的杰作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哪里像是什么房子能住头猪就不错了我看着这房子道:“老杂毛怎么样我左边做的比较漂亮吧要不是你右边做得太丑这房子一定会屹立千年!”

    “呵呵是遗笑千年吧?我怎么看怎么觉得我做的比较好。”老杂毛站在远处比画着。

    在做这座房子的过程中我和老杂毛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了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时刻。

    我看着这房子总觉得缺些什么于是便道:“要是还有个屋顶就完美了那看起来应该和你以前做的那个破茅草屋差不多可惜啊琳琅草已经没有了哎!”

    老杂毛沉默了良久忽然语气沉重道:“是啊我们做这些有什么意义呢一切都过去了即使能复原也只是像而已而不是从前那个了。”

    我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对头于是急忙道:“老杂毛既然这个不合你的意不如我们推倒重做吧?”我急忙走过去就要将房子推掉。

    “天星!”老杂毛对着我喝道:“我们俩别再自欺欺人了你听我说我这次来是仙帝让我来的!目的是让我杀了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