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最终卷 无人永生 第十四章 佛光普渡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隐若 书名:鬼道
    <---凤舞文学网--->    没有了金刚经凝结而成的结界阻拦汹涌血雾顿时狂暴起来狰狞着疯狂地向雷音谷内涌了进来而困守在谷内的僧人除了几个还能勉力**起佛经阻挡一阵大多数的人早以累得不能动弹只能盘坐在地上打禅而无半点还手之力然而那血雾竟像是有生命似的在破了结界后倒也不急着一下将雷音谷吞噬而是一点一点地向下压迫着雷音谷就像是在慢慢的品尝着最后的胜利那样的感觉足以让人窒息。--凤舞文学网--

    再不出手就来不及了!我心中十分焦急但是如果此刻切断神识也不知会对这阵势造成什么后果而阵中那个沉睡的神秘人显然因为我的神识有了反应若是再多些时间说不定我可以利用自己的神识将他唤醒但自己真的有那么多时间吗?我抬头看了一眼缓缓地压下的血雾心中一时拿不定主意。

    “施主!难道你真的忍心见这么多无辜的人丧生在这血雾之中吗?”法鑫长老似乎还不死心仍然对着我作着最后的努力或许他希望我能突然觉悟然后大神威将天佛寺外的妖孽的都消灭干净吧。

    “师兄没时间了不如我们使用那个阵吧!”法詹长老一边飞快地捻着手中的佛珠一边急道只见随着他手中佛珠的盘拨在他的周围依稀形成一圈稀薄的结界虽然很微弱但法鑫长老还是这个结界尽力地向外扩张着期望可以多保护一些人。

    法鑫长老听了此话后看了我一眼见我依旧是没有表态只好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转道:“与其束手待毙不如同归于尽吧。反正天佛寺已完了施主若是能走便走吧。”说完对着法詹长老道:“布阵!”

    “遵命!”法詹长老见法鑫长老已经同意顿时一改刚才的疲态口中猛喝一声原本合十放在前的双掌向空中劈去在手腕上的佛珠天女散花般地向空中散开。只听见啵啵数声轻响便穿破空中浓厚的血雾径直向天外飞去。

    等那些佛珠完全消失在空中后法鑫长老才缓缓地浮在半空中苍老的声音响彻在整个雷音谷上空:“我天佛寺自建寺以来已经经过一千多年的风霜而屹立不倒。一直都是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尽力地维持着人间正道但是!如今天道沦丧妖孽当道我天佛寺也被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今天便是我们天佛寺与妖孽决战地时刻!所有的弟子听令!”

    法鑫长老的声音飘在天佛寺内经久不散。语气中透露出难以言明的沧桑那些残留在谷内的僧人听见法鑫长老的话都纷纷站立起来。看着半空中的长老等着他号施令。法鑫长老则站在空中扫视着地上地僧人们良久都没有说话任由那花白的长眉随风飘动衣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直到那血雾已经触手可及的时候他才抬头看了一眼已经血红一片的天空。长叹一声道:“布阵大梵破魔阵!”

    话音落下四周弟子纷纷双手合十对着空中法鑫长老**声佛号然后转向四周走去。散坐在雷音谷的各个角落端坐在地上**起不知名地佛经。原本安静的雷音谷内再一次响起了震天的佛经声只是这次与上次不同的是随着僧人的吟唱并没有出现结界而且四周也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半空中地血雾依旧是不紧不慢地向谷内落下。

    虽然说法鑫长老口中的阵至今还没有挥出它的威力但是处在暴风中心地我却没有过多的去思考这些问题因为在我神识的触摸下那阵中人已经有了些反应他的神识渐渐地和我的神识纠缠在一起每一次神识的接触都有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从那神识上传过来每一次接触都让我的心激动一分我现在越来越可以肯定那里面地人就是戒嗔因为只有他才能让我生死相托那种感觉是无法言语的戒嗔等着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了想到这里我按耐下激动的心将自己的神识小心地向戒嗔的体探去当我地神识接触到戒嗔体的时候心中地惊讶顿时无以复加天啊!怎么会是这样!

    而此时随着吟唱声的高涨雷音谷内也渐渐起了一些变化只见在那些僧人的上不断地浮现出一点点的金色佛光一开始那点佛光在血雾的压力下不断地摇弋着如同风中残烛一般但随着时间的一点点的流逝那些佛光便逐渐地耀眼起来每个人上的佛光都如同夜幕下的星辰一般。。。

    在佛光的照耀下原本焦黑的土壤开始复苏绿色重新在大地上蔓延半空中的血雾也被这佛光照得向后退了寸余只是在那佛光中我察觉到一丝曾经很熟悉的能量那能量是如此的刻骨铭心直到这时我才明白那阵意味着什么那些哪里是什么佛光那根本就是生命之光当年雷便是因为燃烧了自己的生命才灯尽油枯的还有凯特!见鬼这些秃驴难道想自杀吗?我在心中暗骂道:就凭他们这点修为就算燃尽自己的生命又能支撑多久对方的修为可是不亚与我的啊!

    就在我分神的当口戒嗔那端突然猛得一拉所有的神识全部都缠绕着向他的上飞去该死的!这是怎么了?我急忙将心神沉下心来想将神识重新拉扯回来可是我却这一切已经不在我的掌控中了在阵中沉睡的戒嗔不断地通过我的神识吞食着我上的力量只是短短地一瞬间我上的大半力量已经被吞食待尽。

    与此同时大梵破魔阵似乎也已经准备就绪只见雷音谷内已经是佛光涟涟每个僧人上的佛光都被连在一起远远看去整个雷音谷内那些佛光犹如一个巨大的万字符将血雾死死的隔离在雷音谷外。--凤舞文学网--这样的威力也只是阵势刚刚启动而已但如果以为这阵势只有这样的威力那就错地太离谱了我知道可以称得上是阵的大梵破魔阵还没有完全的开启也不知道这些僧人究竟能不能撑得到阵势的完结。

    而这一次在雷音谷外盘旋的血雾也显得特别的安静并没有再一次雷音谷内涌来。而是远远地在雷音谷的上空张望着似乎也知道这破魔阵地厉害可是仔细看去这血雾与刚才却是有很大不同原本稀稀松松的血雾此刻正急地向中间收缩。虽然度惊人但是由于这血雾实在太过于庞大所以一时半会还看不出什么端倪只是隐若间我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妖气正在飞快聚集成形在那妖气中还夹杂着一些血腥的味道。

    在短暂的时间内。雷音谷地半空中两股巨大的力量似乎达成了某种妥协一样谁都不去惹谁令人窒息的气氛却在这种奇怪的妥协中缓慢地酝酿着。致死方休的决战随时都会到来。

    时间在这样古怪地氛围里一点一滴的流逝着每个人都在受着煎熬。

    突然间这种宁静被一阵古老的梵音所打破顺着声音匿去周被佛光笼罩地法鑫长老正缓缓地向空中飞去随着他每上升一点手上的姿势便会变换一下每变动一次手势便从他的手中弹出一粒佛珠。那佛珠从法鑫长老的手心处飞出后周萦绕着淡淡的金芒向地面的僧人落去停留在僧人们头顶上三尺处将那些僧人上的佛光全部吸进佛珠内就这样用不了多久燃烧了生命的僧人们就会因为无以为续而相继倒在地上。而那些佛珠则替代了他们地位置继续在那散着佛光。

    法鑫长老手中的佛珠一个一个向外弹逝着。每弹出一粒佛珠他那苍老的脸上便落下一滴浑浊的泪水每落下一粒佛珠便有一个天佛寺的弟子失去生命当他手中地佛珠全部弹出去后地面上已无一个弟子还有生息面对着如此惨状法鑫长老再也忍不住地老泪纵横低垂着眉毛长道一声佛号。

    亢长的佛号声似乎在是在为这些一心向佛地弟子们送行这一声佛号缭绕在雷音谷的上空久久不肯离去就如同这些天佛寺弟子在这世中的最后一丝眷**。

    这一声佛号结束的同时那些替代着僧人的佛珠突然爆出冲天的光柱随着一声声破开血雾的声音这些佛珠和天外的那些佛珠遥相呼应硬生生地穿过笼罩在雷音谷上空的浓厚血雾破开血雾的声音经久回在这雷音谷的上空。

    “哼!困兽犹斗真是好笑!”忽然间自那被破开的血雾中穿来一声冷哼。

    “妖孽!今老衲拼着一死也要将你诛杀!”法鑫长老扬眉对着头顶上的血雾怒道说话间自己将手腕动脉处震破顿时鲜血如井喷一样向外飞扬但是在四周佛光的牵引下非但没有四处散落反而在法鑫长老的面前形成了一个血禅杖

    “恩?血引秘法!”自血雾中穿出的声音显得十分惊讶道:“想不到你们天佛寺也用如此损的法势你们佛主若是知道都会被你们气死的!哈哈!”

    “大胆妖孽!竟敢口出狂言对佛主不敬!”法鑫长老显得十分气愤伸手抓住前的血禅杖遥对着空中的血雾道:“今便让你知道佛家的厉害。-小-说-网”话音落下手中的血禅杖便如同暴出一阵血光牵引着四周的佛光在血雾前凝结成一个巨大的神佛只见这巨佛大耳阔眼一张嘴更是大的惊人面相看上去甚是滑稽。

    “哈哈难道你们成佛后都是长得这副德行吗?”那血雾中穿来的笑声显得肆无忌惮道:“如若当真会长成这样不如你拜我为师跟着我修炼好了至少以后会比你们要英俊得多!”

    法鑫长老听后更加显得怒不可竭怒喝道:“妖孽休要惩口舌之快!”说完手中血禅杖大力地向空中一挥那巨大神佛便如同听到命令似的。吞天大口猛得对着血雾就是一阵鲸吞狂吸他这一张嘴雷音谷内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大风的呼啸声不绝于耳就连血红色的天空这时也变得昏暗下来仿佛那神佛的这张大嘴是要将这天与地一并吞到肚子里去。

    如此强力的吞食。就算是大地山川也不能承受多久片刻过后地面也开始大片大片的崩塌不断地向空中飞去更别说那些血雾了。这瞬息间已经不知道被吞噬了多少但是无论那神佛吞食多少这血雾始终都维持在那一片表面看上去竟然像一点没有变化一样。

    这样过了许久。大地已经一片狼籍远处的寺庙古刹全都被吹得东倒西歪但是那血雾依旧没有什么太大地变化。而长时间维持如此强力的法术法鑫长老已经很明显的支撑不住了手中的血禅杖也比原来小了一圈。

    我站在地上勉力地维持着自己的现态不让自己倒下去一边看着战况一边在埋怨法鑫长老太过于心急了在实力差距的前提下还没有了解到对方。就轻易浪费掉自己大量的体力去做些更本没有意义地事恐怕法鑫长老是给气晕了如果他能耐心的等待观察对手的弱点再凭借着大梵破魔阵的威力。至少不会落败得这么快只要他再能坚持多一点时间。或许这里面就多些变数至少我和戒嗔都是这其中的变数但是现在。。。。。。我苦笑了一下为了保证戒嗔不出问题我现在连动不敢动一下而且上地力量已经快被吸得差不多了可是戒嗔那边丝毫没有苏醒的样子我现在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是不是错误了戒嗔还会苏醒吗?

    “哈这就是你牺牲所有秃驴摆的阵势?”血雾中的声音再一次盘旋在雷音谷地上空并放肆地大笑道:“哈哈哈不要笑死了我了这样的阵势恐怕连一只蚊子都吹不死!”

    法鑫长老漂浮在半空中苍白的脸上被说得红一阵白一阵他怒视着血雾道:“妖孽你有本事就露出自己地真面目来藏头露尾的算什么!”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便让你看看吧!”话刚说完血雾忽然猛地向空中那巨佛迎面扑去法鑫长老支撑那法术本就有些力不从心此刻突然被打个遂不及防巨佛于是一碰就碎去如同是瓷砖作得一般法鑫长老见势不对急忙向一边闪开但即便如此仍然被血雾地劲风带得一歪狠狠地落在地上半晌没有动弹。

    我看着地上的法鑫长老一颗心吊在半空中可即使是我在心里将那血雾中的人杀死一千遍也无济于事事实就是事实我的眼睛死死地盯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法鑫长老祈望他千万别死天佛寺已经死太多人了如果连法鑫长老都死掉的话等下戒嗔醒来我该如何向他交代毕竟这一切本来都不该生只是因为我一时好奇没想到却弄得如此局面。

    幸好片刻过来终于见到法鑫长老上的佛光再一次微弱得闪动了一下只见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整个体都依靠着血禅杖支撑在地上上早就衣裳褴褛衣服在刚才地攻击中被强大的力量撕成碎片从那鲜血满溢的嘴角可以看出他的内脏已经受到重创脸色更是苍白的吓人即便如此他依旧是不屈地迎着空中那片血雾倔强地靠在血禅杖上不让自己倒下已如风中残烛地他正在燃烧着自己最后的一丝光亮就象最后地灯心在献给人间最后丝光芒那矗立在狂风暴雨中的耄耄老者给我一种心酸的感觉。

    “老和尚如果你肯将大般若藏匿的地点告诉与我我可放你一条生路。”血雾中的声音显得十分傲慢可是他确有傲慢的资本。

    “哼!”法鑫长老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将喘着粗气迎着血雾道:“我法鑫岂是贪生怕死之徒只是后悔刚才着了你的道耗费了大半法力。”

    “呵呵看来你还不是一头纯驴吗?可惜。你要是早些觉或许还能和我僵持一阵但是现在已经晚了!哈哈”那笑声显得十分得意。

    “这是大般若一共有九九八十一颗佛珠刚好为合合之数而这些都是我天佛寺弟子的生命啊。”法鑫长老没有理会那血雾中的声音只是自古自地看着雷音谷内的那些已经佛光黯然的珠子。悲伤的眼神中闪烁着一点慈如同是在细数着自己地孩子那悲凉的声音在雷音谷内回着:“难道你以为这用生命铸成的阵势真的就仅此而已吗?难道你以为阵只是意味着使用血引秘法吗?”

    那血雾中的妖怪似乎察觉到什么急忙道:“老秃驴!我看你是疯了死到临头还说什么阵。不如我现在就送你去死算了!”说着天空中的血雾一阵翻涌快地聚成一团猛得向法鑫长老冲去但就在血雾妄图冲进雷音谷的时候。不可思议地事生了地面上那些佛珠组成的万字符开始缓慢地旋转起来散出微弱的佛光。和天空中的另外九九八十一颗佛珠互相呼应着一道通天的白芒忽然在天地之间升了起来在光芒出现地同时天佛寺便开始不断地坍塌下去整个世界的力量似乎都在向这边涌来即使我离那阵势有些距离还是被涌来的力量推怂地有些站立不稳。心中也是惊讶不已难道法鑫长老想将整个天佛寺所在的空间力量全部抽取出来对付这血雾?如果真是这样恐怕胜负恐怕还真难说。

    果然那团血雾见到这从天而降将他死死罩住的白芒。一时间也是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停留在空中。和白芒僵持在半空。

    “老秃驴想不到你竟然使用苦计!”血雾中地声音森道。

    “咳。。。。。。”法鑫长老吐了一口鲜血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我生死都已经不计较了一个小小的苦计又有什么难处若非如此我也根本无法知晓你地真究竟匿藏在何处若要怪只能怪你太蠢了。”

    “哼!”血雾中的声音冷哼一声道:“就算本尊大意中了你的计又怎样?难道你认为如此就可以降伏我吗?不过是引下些天罡地煞哈哈哈老秃驴恐怕你又要失算了这些天罡地煞之气对于别人恐怕是不敢小窥但本尊倒没放在眼中。”

    “休要狂言!”法鑫长老怒眉倒竖。

    “怎么?不信?”血雾中的声音放肆地笑了起来:“不信!你便看着吧!”说着笼罩住他的那片白芒隐约有些变化仿佛漾出一片片幽蓝的涟漪没有多久整片白芒都跟着摇晃起来并出一声声地脆响伴随着那清脆的声音白芒不断地被蚕食着不一会原本明晃晃的白芒已经变得有些透明。

    “竟然吞噬天罡地煞之气!你究竟是什么怪物!”法鑫长老惊讶地看着空中骇然之溢于言表。

    “莫说小小天罡地煞就算是当地天煞之气也没办法拿本尊如何!”那声音得意道。

    “天煞?莫非你吸收了天煞的煞气?”法鑫长老在惊讶之余突然暴喝一声:“不论你吸收了什么又或是什么妖怪我法鑫定要让你死无葬之地!”说完周佛光大炽双手拉住血禅杖猛得向两边一拽血禅杖顿时散在空中化作九九八十一颗血佛珠以白芒中的血雾为中心环绕成一个倒万字符和上下两片佛珠交相辉映一时间红光大作整座天佛寺都摇晃起来强大力量让地面不断向四周分裂而此刻天上地下那两片万字佛珠如同受到吸引一样慢慢地向中间靠拢每收缩一寸都爆出山崩地裂的力量。

    或许是这力量太过于惊人了那血雾中也一时没有了声音流淌在空气中的只剩下狂暴地气流耳边不断地传来天佛寺土崩瓦解的声音巨大地力量撕扯着我的体为了防止被强大的气流吹向空中只好用双手紧紧地抱住边的石柱同时我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过于夸张的景象真不知道这是怎样的阵势通过四周的气流我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整个天佛寺的力量都在以惊人的度向那阵势中汇集这样的力量若是真得用来对付一个人恐怕就算是我也不得不考虑是不是暂避其锋。

    “老秃驴你是不是疯了!”血雾中的声音突然暴喝道:“你难道想用八千世界中一个世界的力量来对付我吗?你这是在自杀!”在暴躁的声音中任谁都听得出来这声音的底气不足许是他也感觉到害怕了吧毕竟他的修为虽然很高深但看来还是不足以抵抗这阵的威力。

    法鑫长老宝相威严的漂浮在空中口中吐出庄严的声音道:“老衲的体早已经千疮百孔若是可以拿我这一臭皮囊换取世间的安宁倒也值得!”

    “本想留你一条狗命如今看来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多说无益便受死吧!”血雾中的声音显得十分懊恼话音落下只见那血雾急地向内收缩起来瞬间便在半空中凝结成一个闪着暗红色宝石光芒的法宝整个形状就如同一只小巧的鸟外表十分精致血红的羽毛金色的眼睛乌金一般的鸟嘴嘴上的两个鼻翼处还偶尔吐出一两屡血红的雾气。

    而直到这时隐藏在血雾中的人影也终于露出了面目看那人的面相倒是让人大跌眼镜并非想象中那样凶神恶刹五大三粗而是一个材俊拔面若桃花的美男子而此刻他生气时柳眉倒竖的模样更是别有风韵只见他杏目含怒地看着法鑫长老优雅地伸出手来将那法宝拿在在手腕上俨然是一个做工十分精巧的拳只见他抚摩着手中鸟形拳神色忧虑地看着法鑫长老道:“这寒蝉变自上次天煞炼制以来便一直没有机会使用没想到居然在现在派上了用场老秃驴虽然你的阵霸道无比可未必是我这寒蝉变的对手因为寒蝉变里有你意想不到的东西你可要小心了。”他说话的神态十足女态看得我一阵恶心可是他刚才说的话倒也让我不得不继续仔细打量起他的脸天煞炼制的?难道他和旋照有什么关系吗?

    法鑫长老看那妖怪的模样也忍不住一阵皱眉原本合十的双手忽然飞快地在前拿捏起法印伴随着一声声的佛号围困住那妖怪的三个万字符也开始暴出佛光阵阵在那片佛光的照下空中浑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影定睛看去却是佛光交织而成的如来神像。

    那俊美妖怪见这佛像冷哼一声:“大如来心经!哼!我偏要与你斗个高下看看。”说着在手上的法宝也是暗光连闪原本流溢出血色雾气的鼻翼呼地闭了起来鸟嘴缓慢地开启。

    唤出大如来的宝相后法鑫长老上的佛光明显的暗淡了下去摇晃的体似乎随时都会倒下或许法鑫长老知道不能再让那妖怪继续拖延下去只听他大喝一声:“诸法无常因缘聚灭大如来净世咒!”话音落下大如来那的宝相忽然张开紧闭的双眼眼中含着巨大的佛光向那妖怪扫视过去佛光所经之处四周的景象都如同蒸一样全部化作虚无。

    那妖怪倒是不惧只听他闷喝一声上突得燃起一片炽色火焰远望去那片火焰的形状宛如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煞是好看那凤凰迎着大如来的佛光高声的脆鸣一声毫不畏惧地昂冲了过去动作优雅而动人这倒是和那妖怪如出一辙。

    轰!当凤凰和大如来的佛光撞击在一起的瞬间天地间先是一暗然后便猛得爆出惊心动魄的闪光虽然那闪光只是瞬间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永久雷音谷内的声音都因为这闪光而停顿下来等闪光灭去宛如隔世。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