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最终卷 无人永生 第六章 念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隐若 书名:鬼道
    <---凤舞文学网--->    载着沉重的心我跟随着青松向前走去。--凤舞文学网--

    “小师叔我们现在去哪?”青松这句话连说了两遍我才反应过来我整理下心看着无边的夜色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去看**星吧抱松和抱月的孩子。”

    “恩!”青松应了一声一声不吭地在前面带着路而我跟在后面看着青松那略微显得有些苍老的影心中思绪万千良久我才在心中对自己说道逝者已然不如好好珍惜边的人吧。

    “小师叔还记得当你逃离少阳的事吗?”青松耐不住寂寞在前面一边引路一边问道。

    “恩!”我点了点头向四周看去指着前面突兀的石头道:“似乎当三师兄就是座在那快石头上吧。”

    “原来小师叔你还记得啊?”青松脸上露出愧色道:“当我不懂事三师叔明明是告诉你有追兵来到让你小心而对于小师叔的善意的提醒我居然还冲您火现在想想当真是不应该。”

    “哦!”经过青松这样提醒我想起来当确实是在这对青松大声喝骂于是笑道:“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当我也并非成心只是事出紧急不想连累到你和大师兄而已。”

    青松听后长吟一声想是做了什么决定道:“小师叔若是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你可千万别丢下我了免得我为你担心受累。”

    “呵呵。”我笑了一声没有做答对于这样的要求我是不会答应的我绝不会再让任何人因为我而卷进旋涡。

    又往前走了一阵前面的黑暗处隐约散出一紫一红的剑芒。更迭交替将半边的天空映得煞是好看。

    “嘿!这小子我让他在这里思过没想到他竟然又在这修炼起来!”青松忍不住大声喝骂起来说着加快了步伐向前走去。

    我听着青松的语气知道**星这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心里一笑跟着青松走了上去。

    “星儿!”青松走到前面对着剑光闪耀处大喝了一声。

    随着这一声大喝剑光一抖顿时消失不见。四周重新回归到一片黑暗之中。

    “哼!还不给我滚出来!”青松再一次嚷道。

    磨蹭了半天**星才唯唯诺诺地走了出来头也不敢抬得站到青松面前小声道:“徒儿知道错了!”

    “哼!知道错了!你自己说说这是第几次了?看来是为师地太宠你了以至于让你将本派的门规都不放在眼里。”青松大声对**星喝骂着。看样子相当气愤我见状走到青松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呵斥下去。

    “师父。你不知道在这思过崖有多无聊徒儿我也是太过于无聊所以才。。。。。。”说话间抬起头瞟了瞟青松待他看到站在青松边的我时忍不住道:“你怎么也在这!”语气中透露出惊讶和不解还有一些愤恨。一路看中文网

    “放肆!你知道他是谁吗?”青松对**星大声喝道。

    “我管他是谁?”**星倔强地回嘴道。

    听到**星的话我的眉头稍微皱了起来这孩子怎么连一点尊师重道的道理都不懂?居然这样对青松说话。看来青松平时对于他实在是太过于溺了。

    青松显然也没料到**星竟然会这样反驳自己浑气得抖指着**星道:“你给我跪下!”

    但**星只是狠狠地瞪着我并没有半丝跪下地意思嘴里依旧硬道:“我没错!不跪!”

    “你。--凤-舞-文-学-网--。。你。。。”青松气得说不话来。伸出手来就要向**星打下去我急忙拉住青松。对他道:“还是我来吧。”

    青松看着我犹豫了会长叹一声索转过去不看**星。

    我走到**星前看着他那愤恨的目光上的星光真气猛得散了起来一片华光将这思过崖照得一片通明绝大的力量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的向**星罩去青松在我不住惊叫了一声。

    而我并没有理会青松地惊讶只是将真气死死地罩在**星的上让他半分也动弹不得此刻在他的眼中那些愤恨已经被一丝惊恐所替代我看着他那因恐惧而显得有些变形的俊脸心中忽然有些不忍因为那张脸太像抱月了简直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但是我却不能放弃至少现在不行我必须要在最短地时间让**星学会去尊重别人只有这样才能寄慰抱松和抱月而要让他学会这些就必须先让他学会害怕我就像当年他的父母一样。

    这种单方面的压力持续了半个多时辰一直到我从**星地眼中读出了乞求我知道差不多了于是将那些游离在体外的星光真气全部散开。

    四周压力一松**星立刻浑是汗得跪在地上大声的喘着气。

    我看着**星忽然被他背上的那两把剑所吸引我走到他的边将手伸向那一红一紫两把剑而当我触及到那剑时**星如同被触了逆鳞一样弹了起来双眼通红地对我吼道:“还给我!”并疯狂似地向我冲了过来。

    我没有理会**星只是用真气将他推了回去任由他在一旁大吼大叫我则站在那里静静地抚摸着手中的这两把剑看着这剑上琉璃的剑气粗糙的剑显示着铸剑者地愚笨剑锋上的缺口似乎在对我述说着时间的冲刷就是这样两把粗劣的灵剑却让使用者一直保存着没有丢弃我抚摸着它就仿佛看见抱松和抱月我忍不住一边挥舞着双剑一边轻轻吟唱着。将以前和抱松抱月曾经舞弄的招式全部重新演练了一次在绚丽地招式中红色的火麟如同变成了一条巨龙紫色地晶彤则化成了一尾凤凤与龙在空中互相交鸣互相缠绕一刻也不愿分开。哪怕到最后一分钟龙与凤都是交缠在一起。

    当我舞完了剑**星已经在一旁看得痴了起来等我将剑收起还复到他手上时。他才回过神来惊讶地看着我道:“你怎么会我父母的招式?”

    我含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深深地看着他柔声道:“你很像你母亲只是你已经被宠坏了。”

    “你认识我父母?”此刻**星眼中那一丝恐惧和愤恨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地是惊讶和期望。

    “恩!”

    我的回答没有让**星失望只见他眼中闪着异彩思索片刻便喜道:“你一定是天星伯伯吧?”

    “哦?你怎么知道?”**星这么快就猜到我是谁。倒是让我吃惊不小。

    “呵呵。”**星得到我肯定的回答眼中的敌意已经全没了嘴角流露出了一些笑意他看着我道:“我很小的时候父母教授我剑法时就曾经告诉过我这剑法除了他们就只剩下您会了。”

    “哦!”我这才恍然原来他是如此猜到的。

    “果然我父母没有猜错你并没有死。如果他们能看到你那就好了可是。。。。。。”**星说着说着神色就安了下去看来他又想到了伤心之处。

    我看着**星走到他边轻声道:“我知道的。”是地。我知道的抱松和抱月就如同我的兄弟姐妹一样。他们想什么难道我不知道吗?我看着**星手中的剑缓缓道:“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对你那么凶吗?”

    **星畏惧地看着我道:“知道因为刚才我目无尊长。”

    “知道就好。”我语气深重道:“现在你就像这两把剑当初我铸它们的时候就是因为剑锋太利了所以才会这样容易损坏而你也和他们一样你已经被青松他们宠坏了若是再不加雕磨恐怕稍微遇上点风雨就会像这两把灵剑一样损坏乃至折断你明白我地用心吗?”

    **星沉默了一会才道:“伯伯是我的长辈教育**星是应该的。”

    哎!看着**星有些勉强的表我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不过这事是急不来的**星能认错已经是走出了第一步长久以来养成地气恐怕还必须靠时间来消磨我对着**星点了点头道:“你父母将你取名叫**星顾名思义看来他们是想将你交托与我而我为你的长辈也有教导你的义务所以以后若是你以后再作错什么我是绝不会手下留地你可知道?”

    “是!星儿知道。”**星对此似乎并不存什么异议。

    我看着**星笑了笑示意他站起来道:“我和你师父正准备去火麟洞你也随我们一同前往吧。”

    “火麟洞?”**星惊叫了一声:“是以前伯伯和师父曾经一起去过的地方吗?”

    我颔笑道:“不错。”

    “可火麒麟不是已经飞升了去那干嘛?”**星不解地看着我。

    “你不是一直耿耿于怀怪伯伯将少阳的根基弄坏了吗?现在我就是和你师父一起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我看着**星道。

    “还可以补救吗?太好了!”**星显得有些喜形于色但转而似乎觉有些不妥道:“先前星儿太过卤莽有得罪伯伯的地方还希望伯伯不要见怪。”

    “呵呵。”我指着在远处独自生气的青松道:“恐怕你要请求原谅并不是我而是你师傅。”

    **星经过提醒将手中双剑负到背上走到青松后跪下道:“刚才徒儿卤莽望师父定罪!”

    青松“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似乎还有余气未消。

    **星见状只好再一次恳求道:“弟子知错了!望请师父原谅。”

    “知错?”青松转过来面色铁青的看着**星道:“这两个字也不知晓你已经说了几回可没见你哪次悔改!”

    “这。。。。。。”**星犹豫片刻像是做了什么决定咬牙道:“若是这次徒而再不知悔改。下次师父便将我逐出师门好了!”说完一脸期求地看着青松。

    青松似是不忍见**星如此脸上表缓了下来看着青松道:“好了你起来吧。”说完看了青松半晌语气深重道:“今你如此模样师父也是有责任的。若是不能将你教导好九泉之下我也无颜见你父母了这次就依你所说希望没有下次若你再放。恐怕为师地对你也无能为力了。”

    青松的这几句话是相当重的听得**星跪在地上一时片刻没有反应或许他没有想到青松真的会同意他的话我走到**星面前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看着面色凝重地**星道:“刚才你师父的话你可听明白了?这次你师父已经原谅你了你还不赶快谢过?”

    **星这才如梦初醒地向青松躬道:“多谢师父。”

    青松含笑点了点头算是接受。

    我看着远处的天空已经微微地翻出些鱼肚白。天已经快亮了我看着已经合好的师徒二人道:“我们走吧从这里到火麟洞还有好一段路程要赶呢。”

    在我的带领下一行三人很快的向火麟洞飞去。

    夏地清晨清凉的晨风袭在脸上有种让人说不出的清爽我看着在边不断飞逝的风景心渐渐好了起来。

    而**星毕竟是少年心。早就不安分的在前面催促刚才地郁闷似乎现在也被他一扫而空我和青松看着在前面如蛟龙一般飞驰的**星相视了一眼嘴角都露出了微笑。其实**星哪里知道我们现在的心理呢?故地从游昔景总是不断地在脑海中重现。以前和青松来火麟洞的我还不是和**星一般总是那样地迫不及待想起那时的青松愣头愣脑的样我就觉得很好笑我忍不住向青松靠了过去笑道:“青松你可记得以前和我第一次去火麟洞地景?”

    “呵呵。”青松看着我颔一笑道:“当然记得那时小师叔就如同这**星一样急燥将我丢了半个多时辰的路程让我一通好赶哈哈。”说完一阵莞尔笑罢又有些伤感道:“只是现在物是人非我们都没有当年那样的心了想起那时候一天到晚都是无忧无虑的反正什么事都有师父可当自己当上了掌门就再也没有那时候的心了小师叔有时候我真的想再回到从前。”

    听过青松的话我知道青松又想到伤感之处了不过那时的青松着实可随着时间地历练现在他已经将以前的单纯磨去了多了些成熟与老练只是真诚依旧此刻他站在灵剑上的躯微微显得有些老态我多少品位出他说的话中透露出些许沧桑四周的气氛又多了些沉闷为了缓和下青松那淡淡地哀愁我对着青松打趣道:“难道你想做一辈子的徒弟吗?别忘了我记得那时你可是对我说你在少阳辈分最小若是什么时候也可以作别人地师父就好了怎么?现在你不想要**星这个徒弟了?”我指着在前面一路欢腾的**星笑道。

    “呵呵。”青松看着**星捋了捋颌下的道须笑道:“那是以前不懂事以为被别人叫师父是多么可以炫耀的事可真正到了自己成为别人师父的时候才知道其中的艰辛不过还好**星这孩子除了脾气倔些以外品行上倒还是不错没什么让人心的。”

    “恩!”我点了点头同意青松说的话但是也提醒道:“就悟上面说**星现在的修为在同辈中已经少有人能望其项背了只是玉有微瑕善需雕磨啊别让一点瑕滓毁了整块玉。”

    “是啊。”青松微微的点头道:“小师叔说的对可是有的时候我还真下不手不过刚才看来**星似乎敬重小师叔的我想抱松和抱月应该在他面前没少提你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在他心中都有着然的地位所以我想或许只有小师叔能镇得住他。”

    我摆了摆手打住了青松说的话道:“我和你说过了我不希望**星走我们的路此事你不要再说了不过我会尽力去帮助他的。”

    “哎!”青松见我的态度丝毫没有变化只好重重的叹了口气。

    而前面的**星早已等得不耐烦了在前边大声叫嚷道:“师傅伯伯!你们快些你们怎么和乌龟一样!”

    乌龟?两只老乌龟?

    我和青松恐怕是第一次被人比喻成是乌龟一时面面相窥无话可说等下刻反应过来青松顿时气得胡须直冒腾地加向前飞去边飞边嚷道:“你这个混小子!竟然说师父是乌龟!你给我过来乖乖给我受罚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星将状哧溜一声早跑得不见人影青松哪肯放过缪足了劲向前追去。

    我看着在前面追逐的一老一少欣慰地笑了我想抱松和抱月如果泉下有知也会高兴的毕竟**星现在还在茁壮的成长有这么多人的呵护和关心而这些是以前我们都没有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