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最终卷 无人永生 第四章 往事如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隐若 书名:鬼道
    <---凤舞文学网--->    这里是?

    当我在迷糊中再一睁开眼睛我眼前的景致已经全部变了好熟悉的地方啊?我看着站在周围的人群悉悉嚷嚷每个人的脚步都是十分匆忙如同上了条一样忽然一阵清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对不起请过去点好吗?”

    我抬起头一张美丽的俏脸出现在我的面前看着这张脸我如同被电击了一样久久都没有反应是她?是徐慧一个让我十分伤感的名字出现在了我脑海而在此刻我竟然现自己的体竟然不听指挥地站了起来并且对着她说道:“你坐吧我站站就好。--凤-舞-文-学-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茫然得看着自己体这才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上竟然穿上了笔的西装这样的衣服我仿佛已经许久都没穿过了而现在对于我来说让我吃惊得不止是这件衣服而是我自己的躯体更本就不听自己的使唤自顾自的在思考和动作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忽然感觉到一阵害怕。

    这是你的过去也是属于你的记忆。伴随着一阵剑鸣在我心灵的深处传来如同来自幽谷的声音。

    我的过去?我的记忆吗?我沉默了我对着那声音回应道是你吧剑心。

    在剑的铮鸣中剑心的声音再一次传了出来:恩这些记忆是当跟随着我一起沉眠的如今我醒了你的记忆也该复苏了。

    听了剑心的话我的心中有些明白了原来我并不是失忆而是当已经是我体一部分的剑心被大自在剥离后将我体的一部分也带走了而那些就是我的记忆。

    我不再说话了。剑心也没有出过声我仔细地看着眼前地点点滴滴慢慢地这些景象和我脑海中那些残存的记忆融合在了一起。

    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经历过悲伤离合但是当我看着那一幕幕夕的景象在我眼前重演时我的心再一次碎了我强忍着没有让自己哽咽出来。但是那些让人梦牵魂绕的影却不断在脑海中一次又一次出现那些让人心碎的场面一遍又一遍在眼前叠加我的心已经负荷到了极限。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当初地冲动造成的后果有多严重。这一路走来我不但伤害了自己还伤害许多自己周围的人;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后悔在魔界中竟然和老杂毛擦肩而过。竟然和老火对峙一方竟然和如烟隔岸守望。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在我边竟然还有这么多朋友一直在为我守侯。

    找回了自己的记忆重看一遍自己的人生旅程我对自己走过地路并不觉得后悔如果真的要说有什么让我感到懊悔的话我只是希望能有个让七夜知道我深着她的机会哪怕只是一秒可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不能的。

    站在黑暗中我沉默了我地心如同死了一样不再掀起任何的波澜我想。我宁愿在这里呆一辈子我不想再出去了。伊人已去再次面对真实只会让我更加悲伤。

    你让我失望了。

    是的我对着心灵深处地剑心说道难道这一次我不能从着自己的心愿吗?我宁愿守着自己心灵的最后一片净土。

    但你这样太自私了。

    自私?剑心你知道什么叫自私吗?

    许久的沉默当声音再一次响起的时候竟然带着一些沧桑。

    是的我不知道什么自私那是你们才有的感知道我为什么要跟着你吗?知道万剑的心为什么要跟着你吗?

    为什么?难道不是为了让我带着你们一起去对抗天命吗?我静静地对着心里说着。

    是啊可是并非只是这样。剑心说出这些话竟然有些感慨因为从来没有将我们剑当人看即使再有灵地剑在你们的手中也只是剑而已但是你那在万剑冢说的话却让我们知道了自己的存在价值在这千百万年我们都认为既然是铸剑者赋予了我们生命那么我们理应听命与铸剑者但是你的到来却让我们了解到一个前从来都不敢想地问题所以我们才心甘愿的跟着你哪怕为此舍去一切。

    是吗?我地内心有些震撼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无意间的话竟然会有这样的效果竟然会让万剑共鸣但短暂的震撼过后我的心又再一次陷落如同一塘死水。

    你在逃避。剑心似乎并不死心。

    恩!我只是不愿意出去我怕自己承受不了。

    看来我不需要再守侯在你边了看来我这近百年的等候与期盼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愿。

    我面对着剑心的指责选择了沉默我知道他说的对但是这并不仅仅是对与错的问题。

    剑心叹了一口气我这才知道原来剑心也会叹气。

    你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天星了我们都看错了包括七夜她死得不值得。

    为什么!说到七夜我终于按耐不住为什么说七夜死得不值得?

    因为你已经不是天星了你当然不会理解七夜我想她一定不会为一个如此自私甘愿丢下朋友苟且偷生的人去死的你甚至都不配得到她的

    剑心的这几句话说的很重如同一块大石头落进了水潭中在我的心里掀起了巨大的波澜我明明知道他这是激将之计但还是忍不住大声地吼了起来我不许他这样诋毁我和七夜之间的感我狠狠道:你说我丢下朋友?不配得到七夜的可哪一次我不是为了朋友放弃自的生死?无论是在凡间还是在魔界我什么时候丢下别人独自逃生?你说啊?你告诉我!剑心!

    是的!剑心的语气也有些激动:你说的没错但那都是以前的你。--凤-舞-文-学-网--但是从刚才开始我认识地天星已经死了现在站在这里的只是一个懦夫一个只想着自己的可怜虫!你说的那些都是过去你要知道你躲在这里会害死多少人?你想过在外面的那些兄弟朋友吗?如烟!她为了你背叛仙界到现在还生死未卜。还有如梦!若不是你她也不会袅无音训还有青松!他明知你被仙界追杀却因为你一句话就将你逆藏在这里。还有老火你师傅牙!你想过他们吗?你只是一味得选择逃避你以为你能逃得过自己的良心谴责吗?

    剑心的话如同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是啊。我想过他们吗?在这里我确实可以逃避但是他们呢?我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之中。

    半晌。剑心那冷若冰霜的声音再一次响彻在我耳边:天星如果你还是天星的话就跟我一起为了自己的命运奋斗!如若不是我也不勉强你只要你摇下头我立刻就走就算我们万剑看错人了。

    不!我摇了下头。

    你?剑心显得十分吃惊转而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感觉着剑心的反应微笑道:我已经决定了。我不再为自己地命运奋斗真正值得我们奋斗的是我们周围的人那些为了我们的朋友们。说完了这些我觉得心里舒畅了许多。

    哈!剑心显得十分意外。但也十分开心他的声音如同雷鸣一样闪烁在我耳边:就如同你说地。为了朋友我将与你同在永不分离!

    说完一道耀眼的光芒从黑暗中一闪而逝剑心那汹涌澎湃的剑气涌向全让人感觉到通舒泰如若到了极乐净土一般与此同时剑心地训息却也在黑暗中消失我知道他已经和大自在一样选择和我融合了只为了我们彼此的信**为了面对那深不可测的敌人。

    从此以后剑心就将不在我的心里难免有些落寞当第一次在万剑冢上与剑心邂逅的景还历历在目那欢快和喜悦仿佛还在昨天别了剑心!我将永远不会忘记你我的誓言为了朋友为了你我也会战斗下去。

    在寂静中我睁开了双眼心中澎湃的心却没有因为这四周的寂静而减少一分。

    这是厢房?在微弱地月光照下厢房里显得很安静只是偶尔会有一两声夏虫的声音从门外钻里来看着房内陈列的物品我的心再一次激动起来这里一切都没有变和当年我走的时候一样我这才想起这还是我恢复记忆后第一次打量以前住过地地方那样久别的心总是值得让人回味。

    当我从上直起来准备走下去窥视一两分月光下地景致时这才觉原来在我的沿上竟然还趴着一个人看着那熟悉的影我心中一阵温暖这样的影在多年前也曾如同现在一样守侯在我的边只是同那时比多了些岁月的痕迹我伏下子看着青松头上那几丝已经初显斑白的丝心中一阵感慨想不到时间过得这么快昔跟随着我如同孩子似的青松竟免不了岁月的雕琢哎!我心中难免有些伤感都说做神仙快乐可真得到了这样的境界若是还忘却不了尘世间的又有谁能承受得住看着亲人逝去看着子女华斑白呢?

    就在我看着青松独自呆时青松像是有所警觉地反动了下体睁开朦胧的双眼对着我呢喃道:“小师叔你醒了?”

    看着青松腮边的两缕道须我柔声道:“青松你老了!”

    青松听后体仿佛被电击了一下如石头一样杵在原地半晌他才犹豫地试探道:“小师叔你刚才说什么?”

    “呵。hTtp://”我笑了下从上走了下来替他整理了下略显得有些凌乱的头道:“你老了青松比我离开这里的时候老了很多。”

    就在我说完这些话的同时我感觉到青松的肩膀微微地在耸动着呜咽的声音虽然极小。但是在这宁静的夏夜里还是显得那么明显但是他终究还是没像以前那样大哭出来只是不停用手擦拭着双眼我知道青松已经成熟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愣头愣脑。毛毛糙糙的小伙子他现在已经是少阳地掌门人了。

    青松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我们就这样站着谁都不愿意去破坏这样的气氛多少时间了?我在心里默默地问着自己。究竟有多少时间没有这样的感觉那种失而复得久别重逢的欣喜。

    好一阵子青松的心才渐渐平稳下来他的老脸上闪着不自然地笑容。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看着我道:“小师叔见笑了。”

    “呵呵。”我看着青松顺着沿坐了下来大度地笑道:“别不好意思。我记得当初和你说过我们之间别有太多礼数别太过拘谨你还是帮我当成朋友吧!”

    “哎!”青松干净利落地答应着毫不介意地在我边坐了下来开心道:“想不到小师叔每一次昏迷后都会让人想不到的惊喜。”

    “哈哈。”听了青松的话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在我的记忆中。和青松的相处地那一段时间里我曾经昏迷过多次而每一次清醒都会或多或少的有些变化青松的这句话倒是勾起我对从前的回忆。而从这句话中我也听出。青松的格还是没那么太大地变化至少在我的面前是这样的。

    “小师叔那你可将我吓得半死莫名其妙地就突然从空中掉了下去幸亏我反应及时才将你接住而你却又连续昏迷了近半个月小师叔你可否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你现在是不是好一些了?”

    我看着青松那关切地目光内心一阵翻腾心知刚才在内心中我确实错了剑心说得对我不能抛弃这些兄弟朋友!我看着青松惭愧地低下了头叹了口气道:“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已无什么大碍了。”

    说完这句后四周便重新又陷入了死寂一般我心中明明有许多话想要说但是却不知从何说起青松脸上也是同样焦急的表我们相视一眼莞尔一笑。

    “对了大师兄他人呢?”大师兄的下落在我的心中还是相当中的虽然已经知道他出去寻匿我去了但还是忍不住问一句。

    “小师叔这个话说起来就长了。”青松说着忍不住走到窗前脸上闪烁着复杂的表道:“当旋照被魔化后师傅他老人家心中有愧于是也跟着四大书院一起接纳凡人进入结界躲灾并且和四大书院一起出去击杀魔物可是当竟然眼睁睁看着地球的精华被抽走师傅更是痛哭不已在废墟上死守百不愿离去长空当哭我们看到师傅这样自愿陪在他地边没想到的是百过后师傅他老人家突然羽化本来这是好事但是羽化之际一般都有朝霞玉露瑞气呈祥但是师傅羽化时并未出现那些现象只是就那样突然羽化了所以大家都接受不了没想到三师叔见了后仰天长叹一声:师兄还是你拿得起放得下如此仙踪我看不匿也罢!我们当时没有人知道三师叔说这句话有何意义只以为他是一时接受不了却没料想第二三师叔也羽化了而且也是突然羽化的。这样的事是断然不能让外人知道的于是就被压了下来少阳也过了一段群龙无地子一直到五十年前师傅突然再一次仙临少阳并指定了我作为少阳的掌门这事才告一段落。”

    “怎么会这样?”我奇道。

    青松长叹一声道:“据师父说说他业已到可是心却不诚之前心中一直都有芥蒂一直到那仙界对天煞袖手旁观他事后冥思百才一朝顿悟而三师叔也是与他一样。”

    “芥蒂?”

    “恩。”青松点了点头转过看着我道:“恐怕与小师叔有关因为之前师父在你离开少样后曾对我说过是小师叔你让他对仙界地信仰产生了怀疑。”

    “哦?我吗?”我皱眉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但是却想到另个问题于是开口问道:“没有朝霞玉露没有瑞气呈祥那不是说大师兄成的不是仙吗?”

    “恩!”青松痛苦地点了点头道:“师父说成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心中无愧心中有。所以让我安心修炼不用想太多。”

    “是吗?”我点了点头既然大师兄自己都想开了那么我为什么不能也想开些既然修仙不成。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经历过这些风霜以后我知道那些仙魔无非是人主观上想出来的其实说透了。只不过是修为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升华无论是用什么方法最终的结果也都是一样。上升到一定程度的修为就可以脱离尘世那些修道之说只不过是其中地一种方式而已当然方式不同修出的结果也就不同当然这些我自然不会和青松说的虽然他现在的修为比之以前是要高出不少可是。如果我告诉他这些那他的本来就不稳的根基就会全盘推倒如此一来后果必然会十分严重不如顺其自然要好些。

    想到这里。我的心有些释然也渐渐明白当初为什么修炼元婴地时候。大师兄会那么煞费苦心毕竟有些事是要靠自己去领悟的我走到青松边上看着窗外那皎洁的月光在月光下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唯美那么动人我这才忽然想起当天煞过后地球的精华不是已经被吸走了吗?可现在在我眼皮下风景却依旧这究竟是怎么会事?我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向青松问道:“这地球怎么没有被毁吗?”

    “被毁?”青松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他马上就啊地一声恍然道:“小师叔说的是上天煞的事吧?”

    “不错。”我一边看着天上那如银盘的月亮一边回答道。

    “这小师叔就有所不知了。”青松也走到窗下道:“当地球的精华确实被抽完了也确实被毁了!”

    “啊!”听到这里我还是忍不住惊讶了一声。

    “小师叔别急。”青松微笑道:“但是那八大战将却用了个仙阵将宇宙间游离地浩然之气补充到了地球内部并且将凡人的那段记忆全部消除了。“八大战将?”我略微感觉有些吃惊当天煞袭击地球他们不伸出援手为何却会将濒临崩溃的地球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吗?

    “是啊八大战将。”青松用手拂了下腮边地长须继续道:“我当初也感到十分诧异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将这个当成条件换取如梦和如烟。”

    “哦!”我恍然大悟当光臣似乎确实对如梦有些兴趣虽然心中有些明了但却隐隐中觉得有些不妥于是奇道:“光臣似乎大可不必为了她们如此大费周章吧?”

    青松笑了下忽然对我道:“小师叔可觉得这明月如当初有何不同之处?”

    “明月?”我不知道青松为何突然左右而言它但还是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看着那洁白如雪的月亮一如既往的照着大地并未现有什么地方有异样。

    青松微微笑了一声道:“小师叔可看那月亮的光晕可有些异彩?”

    经过青松的提醒我这才注意到原本应该洁白无瑕的月亮周围围绕着一些斑斓的颜色聚目忘去似乎那些颜色是以月亮为中心不断地旋转着隐约地可以感觉到有些细微的能量不断地从月亮上传递下来如此细小地变化若不经青松提示的话恐怕我也是极难现的。青松指着月亮继续道:“那就是上古仙阵!”

    “什么!”我吃惊地说道:“你说那些光晕就是上古仙阵?”

    “不!”青松摇了摇头道:“是月亮!”

    我迷惑地看着青松不知道他想说些什么。

    青松叹了一声道:“那月亮就是上古仙阵。”

    “他们将月亮做成了仙阵?”我感到十分愕然说八大战将修为深不可测我是相信的我也知道他们连手后威力惊人但是我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居然可以将整个月球作成一个仙阵!

    “不。”青松听了我的话。摇头道:“那月亮不是被做成了仙阵而是那月亮一直就是个仙阵或者说一直就是个威力巨大地法宝只不过现在仙帝重新又启动了而已。”

    听到这里我心中骇到极点没想到自古以来人们寄托怀的月亮居然是法宝对于那未知地仙帝我深深地感觉到恐惧。他的实力究竟恐怖到什么程度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识过但是只从这一点上看来只会比我想象的要恐怖得多地多。

    “小师叔很吃惊吧?”青松顺手将窗户关了起来道:“当初我也是极不信的可是这么多年过来了。已经渐渐地学会了接受这个现实其实仙界一直以来都很关注这颗星球一直以来!”“恩!”我渐渐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听了青松所说的我知道他已经和大师兄一样了。心中有了修为的芥蒂。

    “所以我想既然仙帝同意启动这样的仙阵那恐怕如烟和如梦的事与他就难脱干系了。”说着。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惆怅。

    我想了想确实要启动这样地仙阵若没有仙帝的肯恐怕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也没有实力去应付这样大的法宝我看着青松知道若是他在这样下去恐怕来之不宜的修为真得要付之东流了于是劝说道:“青松。我看对于仙界你就别再想些什么了毕竟你现在最重要的是修炼至于其他你暂且放下一放。”

    青松感激地看着我叹口气道:“我知道小师叔的意思但是我更想追寻你们的脚步。我相信师父也相信你。这一步既然已经走出来了我就没想过要回去更何况凭我的资质能有如今的修为恐怕已经很难再向前一步了小师叔就不必为**心了。”

    我看了看青松看着他老去地躯我很清楚他说的是真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仙成佛地终究会有人老去会离我们而去或许青松真的只能止步与此了想到这些我心中多少有些伤感。

    青松却不以为然地笑道:“小师叔不必为我担心了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小师叔你我已经很满足了。”

    “恩我知道的。”我感受着青松那份真挚的感重重地点了下头。

    “对了!小师叔你这些年都去哪了?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为却端得提高这么多已经到了大罗金仙的修为了吧?”青松很明显想换个青松点的话题。

    我苦笑一声道:“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至于修为吗?”我想起当在魔界和八大战将战斗地景顿了一下道:“恐怕还不足以与大罗金仙相提并论吧。”

    “哦!”青松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不过还是满心欢喜道:“不过我想小师叔总有一天会过金仙的修为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只用百年的时间有可修炼到如此程度我相信你。”

    “呵呵希望如此吧。”我看着青松笑道。

    我看着青松地笑容忽然觉得亏欠他很多刚从魔界回来就将万剑冢毁了那可是他辛辛苦苦五十年的心血而我却在瞬息之间见他全部毁灭了该想个办法将补偿一下才行思索了一阵心中忽然想起一些事于是急忙道:“青松你随我去趟火麟洞如何?”

    “去那做什么?”青松对于我突然提出这样地问题显得很不理解。

    “自然是有用处的你随我来就是了。”说完我推门走了出去。

    青松犹豫了会立刻欢喜地跟了出来高兴道:“小师叔莫不是想重作剑冢吧?”

    我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那太好了!”青松喜悦之溢于颜表。

    “走吧!”我再次催促了一声转向空中飞去。

    “等等!”青松突然在下面喊了一声。

    “怎么?”我不解地看着他。

    青松看着我踌躇了片刻道:“小师叔我可以带个人去吗?”

    带人?我感到十分奇怪于是问道:“谁?”

    “**星!”个少年来他确实和我当年有几分相象很是让我喜欢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青松会突然提出来带上他。

    青松见我犹豫不决对着我道:“其实他的父母你也是认识的。”

    同样的话青松在以前也说过这一次再次提起我不好奇道:“是谁?”

    “他是抱松和抱月的孩子!”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