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毁灭(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隐若 书名:鬼道
    <---凤舞文学网--->    安静。--凤-舞-文-学-网--

    无论是恸哭的风声还是沙石碎木相撞的沙沙声又或是雷鸣在这风暴的中心却什么都听不见。

    眼睛和耳朵仿佛产生了错觉在这里力量强大的连声音都隔绝起来让我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看着空中巍峨不动的两人这才现自己力量的渺小也许光臣说的是事实璇照在他们的眼里真的不值一提。

    “喝!”不知道是谁先大喊了一声空中的两人瞬间在空中消失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他们两人的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我的眼睛根本连他们的影子都捕捉不到只能感觉着四周元素激烈的碰撞每一次碰撞天空中都会传来一声巨响巨响过后留下的必定会是一块拳头大小的黑洞。

    空中激斗的轰鸣声不绝于耳我看着天空中那如烟花一样绽放的黑洞此起彼伏连绵不断伴随这巨响脚下的大地开始坍塌地下的河水汹涌得向空中扑来空中的乌云早就不知道被什么时候被击散了昏暗的天空被扯得一条一条的一道道裂痕正在向远处蔓延。这就是仙人的力量吗?我震撼得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什么法术在这里都失去了意义这是力量的碰撞没有一丝取巧真正的力量。

    “碰!”天空中再一次穿来一声巨大的响声天地都晃动了一下光臣和一鹄两拳相撞的影慢慢地显露在空中一道新的裂痕从他们的拳头之间向外延伸开来。

    光臣看着自己和一鹄的拳头那张万古不变的脸忽然笑了开心道:“御察史果然不一般只是我想如果我们再斗下去这星体恐怕马上就要碎裂了。”

    一鹄听后也笑道:“怎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多愁善感了。”

    “呵呵不管怎么说我可不能让这星体毁了因为这是我答应别人的条件之一。”

    两人的拳头依然没有离开。

    “条件?”一鹄象是有些吃惊:“有什么人可以让青龙战将开出条件的吗?”

    光臣自嘲的笑了下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不过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刚才不跑实在是你的失策。”说完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一鹄听后面色有些苍白将手中的拳头慢慢收了回来向四周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道:“的确刚才要不是过于沉迷激斗的话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我站在远处茫然得听着他们两不着边际的对话。

    光臣得意的笑了笑道:“不过如果你一人逃脱的话还是不成问题的。”

    一鹄不屑一顾道:“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

    光臣大笑道:“不愧是御察史你是唯一可以做我光臣对手的人。“

    一鹄也笑道:“想不到青龙战将也有如此豪爽的一面。”说毕转向我道:“天星这次恐怕我们走不了。”语气中带着几分玩谑若不是看他那张严肃的脸我还以为他是在和我开玩笑。

    我紧张道:“怎么了?”

    一鹄苦笑一下道:“想不到仙帝竟然这样重视你仙界八大战将竟然全部到齐如果刚才逃跑的坏还来得及可是现在已经晚了他们已经到了。”

    “啊!”我大吃一惊。

    一鹄话音刚落空中突然亮起玄光一扇木制古门突然悬空出现在半空中只见那门高约百米甚是雄伟门前奇珍异兽仙雾缭绕而凤鸣龙吼之声隐约从那紧闭的门里穿来。

    一鹄看着那门面色微变我也局促不安心中紧张无比。

    大门缓缓地打开了门内出霞光万丈七个人影慢慢地从门里走了出来。

    一鹄看着那七个依次出来的人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向我介绍道:“玄武战将成辅;玄武战将墨于纯;朱雀战神玟;朱雀战神格丽瑞亚;白虎战将子勿语;白虎战将亚力安;青龙战将狂神;”

    七个人各个一戎装在在空中排成半圆形将我和一鹄围在中间像是如临大敌一般我见后竟然有几分想笑想不到这素位蒙面的仙帝倒真的很在乎我刚一出手就是这样大手笔对付一个还在修真期间的小角色竟然一口气派了八个仙人竟然还是八大战将看来这天鬼还真有些当头。

    “恩?这不是被贬下凡的御察史吗?”墨于纯盯着一鹄看了半天惊奇道:“你什么时候和天鬼勾搭在一起了。--凤-舞-文-学-网--”

    一鹄冷道:“墨于纯人人都说你讨厌看来你不是一般的讨厌!”

    此话一出墨于纯的脸变得和猪肝一样难看其他七人窃笑不已墨于纯像是想挽回几分面子狠狠道:“一鹄别耍嘴斗狠等会我们手底见真章。”

    光臣见状对墨于纯怒喝道:“别意气用事等会误了事让天鬼逃脱我看你怎么向仙帝交代。

    墨于纯刚被一鹄嘲笑现在又被光臣喝骂十分不满的哼了一声负气的站在一边一声不吭。

    “咿?那不是弑仙吗?”  朱雀战神格丽瑞亚忽然像是现新大6一样惊喜地指着地上支离破碎的大般若叫道:“那个老古董怎么现在还有人用难道不知道没有纯魔的气息威力只能挥到原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吗?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说着竟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张俏脸竟然不顾风度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不由得让我有些大跌眼睛这都是些什么仙人啊?怎么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不知道那几个还没说话的是不是和格丽瑞亚还有墨于纯一样的德行都没些仙家的风度这也太让人贻笑大方了但转**一想自己都死到临头了怎么居然还有空去想这些。

    也许是察觉到格丽瑞亚的表现有失仙人的体统那个站在一旁的狂神轻喝一声:“别笑了。”  格丽瑞亚竟然如听到命令一般像变戏法似的马上恢复了严肃的面孔停止了笑声。

    我这才注意到狂神只见他高八尺有余面容不像其他仙人那样秀丽俊美而是一脸刚毅金色的板寸头后扎着一条不长的马尾辫一突兀给人一种爆炸的力量感浑散着强大的压力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觉得窒息。

    他就是八大战将的头!我突然有这样的感觉。

    狂神将脸转向我金色的眼瞳盯着我道:“你就是天鬼吧。”

    他的话像是有魔力一样容不得我有半分抗拒我点头承认道:“是的。”

    狂神听到我肯定的回答语气中不带一丝感道:“以仙帝的名义你必须死!”

    这几个字一个一个砸向我的心里我的心头冷汗直冒仿佛已经被判了死刑一样他这几句话让我觉得没有生存的余地却又提不起反抗的斗志心十分颓废。

    “天星我来拖住他们你找个机会自己跑出去。”一鹄悄悄地靠近我小声道。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我重重地点了下头虽然到现在我还没弄清一鹄为什么这样帮我但我对他还是心存感激。

    “想跑?”狂神眼中精光一闪喝道:“布阵!”

    话音未落八大仙人突然全部消失在原地随着仙人的消失四周的空间产生了急的扭曲八个巨大的光柱冲天而起天地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一鹄看到如此景对着我苦笑道:“八部锁魔阵天帝看来是动真格的了你我今天都别想跑出去了。”

    等到四周的景物全部在我面前消失眼前只剩下一片昏暗的时候我这才现原来这锁魔阵居然在地球上另外分割出来一个空间将我和一鹄困在里面不能逃脱。

    “在这锁魔阵里是没有出口的除非你靠自己的力量打开一个。”一鹄警惕地看着四周向我解释道。

    “打开一个?怎么打开。”听到还出口我不喜出望外。

    “很简单就是要打败其中的任意一个仙人就可以了。”一鹄说得十分轻松。

    “打败一个?”

    “对!”一鹄换了个方向和我背靠背道:“说是打败一个其实是打败八个在这八部锁魔阵中任何一个人的攻击都是其他八个人的总和除非有办法同时打败八个要不然你休想从这里逃走。”

    开玩笑让我去面对八个仙人?还是仙界的八大战将这无疑是去送死我怀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你行吗?”

    一鹄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不是仙界的不败战将吗?难道没有一点希望?”

    “那些凡人鼓吹出来的东西你也信?”一鹄苦笑道:“别说他们八个联手了只是他们中的狂神我便胜不过。”

    我脑海里闪出狂神的影子没有来由得打了个寒战好奇道:“他真的那么厉害。”

    “厉害?”一鹄打量了下四周继续道:“仙界中从来没有人看他出过手可是却也从来没有人怀疑他的实力。”

    “那这么说我们是死定了?”虽然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但是从一鹄的口气中可以听出来我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死?”一鹄的嘴角又划起玩世不恭的笑容道:“嘿嘿只怕他们想要我的命没有那么简单。”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根闪着半透明的棒子拿在手中晃晃了道:“若是以前可能我是没机会跑可是凭着它我们就有机会。”

    “就这个破棍子?”我怀疑地看着他手中的东西跟一根荧光棒没什么区别在黑暗中闪着点点白光。

    “破棍子?”一鹄听到我这样评价他手中的东西有些不太乐意声音提高了八度叫道:“这个是我冒着生命危险从仙帝那偷来的法宝凭着它就能让我们这里一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这里溜出去!”

    “这东西是你偷来的?”我转头看了一眼一鹄似乎有些猜到他为什么会被贬下凡。

    一鹄连忙讪笑道:“呵呵你管那么多干什么现在只要能逃出去就可以了。”

    “是啊你逃出去吧。”我看了一鹄一眼叹息道:“如果我们两个真的只能出去一个的话那就把机会给你吧以我的修为即使逃了又能怎样呢要是你的话还有机会东山再起。”

    一鹄突然沉默不语片刻后严肃道:“你听着天星我到这里来是受人之托的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些道理我还是懂的再者说抱松和抱月你总不能丢下不管吧他们可还在等着你呢还有你那个魔尊难道你就愿意看他逍遥自在还有难道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天鬼会被众人惧怕吗?所以你必须走。”

    一鹄的话不由地让我沉思起来看来一鹄什么都知道我刚想问个究竟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四周的气氛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一点白芒在黑暗中绽放开来就象一滴落入池塘的水花慢慢向四周扩散缓缓地慢慢地在不知不觉中四周已经变得一片苍茫昏暗不知退到何处去了在苍白中隐隐的传来乐器敲打的声音那声音是那样动人让人的心一听就由不得自己想跟着那乐声舞蹈前进全然不顾其他我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是那样舒坦我不停得告诉自己这一定就是仙乐这就是天籁之音实在是太美了太醉人了。

    “小心!”就在我沉迷在这迷人的音乐声中耳边突然传来一声炸喝将我从遐想中拉了回来。

    我这才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离开原地向前走了很远而且在我前不远处的地面上一道冲天的光柱正如刀一样耸立在那如果我再向前走几步我丝毫都不会怀疑这如刀一样的光柱会将我切成两半怎么会这样?难道锁魔阵启动了吗?我犹豫得抬起脚准备向后退去。

    “别动!”一鹄见状急得大叫。

    可是已经说迟了当我脚落下的时候心头突然有总不祥的预感只见面前的光柱如同有生命一样跟着我向前推进了一步然后光芒迅向四周散开将我围在中间。

    “呵你运气真不错。”一鹄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边苦着脸道:“你竟然触了这阵中阵炼魔阵这下可真有的玩了。”

    炼魔阵?我飞快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光壁柔和得如同一块美玉怎么也看不出有半分骇人之处为什么会叫炼魔阵呢?

    “喏拿着。”一鹄将手中棍子递给我。

    我犹豫着该接还是不该接如果接的话那就意味着我可以继续生存下去但那样一鹄他就......

    “快!拿着!”一鹄像是命令一样使劲地瞪我一眼。

    我看着一鹄喷火的眼睛知道不接是不可能的这是他曾经的誓言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如果是我我也会这样的我用力地从一鹄手中接过法宝向他重重地点了下头。

    一鹄看着我笑了道:“这才像个男人别婆婆妈妈的。”

    我刚想出口反讥可我似乎忘了我是在炼魔阵中就在这时四周的温度骤然提高前一刻还清凉无比的空气突然得让人窒息仿佛整个空间都沸腾起来空中还游离着一些火焰散出人的光芒。

    “小心那些火焰别去碰它们。”一鹄见我想伸手抓握火焰急忙阻止道:“那是三昧真火只要碰到了你的灵体会烧得连灰都没有的!”

    我急忙把手抽了回来。

    一鹄警惕得看着四周对着我道:“你用法力打开这棍子快点离开这里炼魔阵已经开始启动了。”

    “那你呢。”我还有有些放心不下一鹄。

    “你不用担心怎么说我也是仙这炼魔阵对我不一定有作用。”说完强作镇定的笑了笑。

    我看着一鹄那张笑脸知道他是在安慰我这炼魔阵是八大战将动的怎么会对他没有作用他是在害怕我担心怕我会因为他不走可是这种谎话又骗得了谁呢?我已经亲眼看着师兄和戒嗔在我面前倒下难道我还要丢下一鹄吗?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四周的光壁上漂浮出一些奇怪的文字伴随着那些文字的出现原本苍白的炼魔阵内玄光大作我顿时感觉到浑无力自己的意识正在和体慢慢的剥离。

    “快走啊!”一鹄对着我大吼道。

    可是这听在我的耳边都不是那样的真切仿佛隔着一层山但我还是听懂了我知道在这里我只是累赘既然一鹄决意要让我走即使我不走他也是不会走的。我看了一眼一鹄勉强得将法力输入法宝中兰光乍现从法宝中凝出一股兰色的丝线从头到脚一点一点将我包裹起来。

    一鹄见我打开法宝嘴角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对着我道:“你走了就好了万一我出不去如果你以后看到她的话告诉她她交代的事我办到了。”

    “她是谁?”我透过眼前淡淡蓝幕望着一鹄。

    “你会知道如果你真的是天鬼的话......”一鹄的影渐渐模糊了起来湛蓝的光芒蒙住了我的双眼他的声音也渐渐细不可闻我不管一鹄听得到还是听不到冲着外面大喊道:“一鹄!你可不能死啊!你一定要活下来!”

    下一刻等兰光散去我眼中的天地又换了一种颜色破损的大地重新出现在我面前我出来了!我突然觉得这天地是如此可可当我想到一鹄我的心又沉了下去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天空依旧是灰雾蒙蒙八大战将都不知道哪去了八部锁魔阵在天空中也不见踪影我握了握手中已经黯然失色的法宝知道它的法力已经用完了为了救我一鹄把自己保命用的法宝都送给了我一鹄你千万要活下来我欠你的太多了我对着天空深深地望了很久。

    对于未来我已经有了打算修仙已不再是我的目标我要成为天鬼!既然宿命如此我就走下去其实这都是你们的!都是你们这些所谓的仙的!我大声的向空中泄道:“都是你们的!”

    “果然被你跑了出来。”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声音。

    “谁?”我警惕得向空中看去。

    “想不到把你引到炼魔阵还是被你逃脱了不过没有关系炼不成你就杀了你!”伴随着声音一个白色的影隐隐地在空中显露出来。

    “是光臣!”我倒吸一口冷气听他的口气刚才是故意把我引到炼魔阵的不过现在我也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了既然光臣追到这我想我是死定了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拼了吧我摸了摸后还好紫宵还在我伸手将紫宵拿在手中面对着光臣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光臣看见我拿剑对着他满意地笑了:“不错不愧是天鬼明知道自己胜不了还要打要不是天帝有命令我还真不想杀了你。”

    “一鹄呢?”我盯着光臣问道。

    “呵看来你们的关系不错一鹄还在炼魔阵里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滩血水了。”光臣说得不紧不慢似乎一鹄已经是刀板上的死活只是迟早的事。

    我看着光臣心想反正都是死不如拿自己换回一鹄于是抬头道:“你们放了他!我跟你们走。”

    光臣盯着我看了半天冷冷道:“你没有资格说这些违抗天条的人就要死难道你还认为今天能逃脱吗?”

    是的我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在光臣的眼里我根本就没有威胁消灭我也许比消灭一只蚂蚁还要简单只有强者才有对话的可能可是我?如果再多给我些时间也许局面就不会是这样了如果我成为天鬼局面就不会是这样了就没有那么多人为了保护我死去该死的!到底该怎样才能变成天鬼如果天鬼真的有那么厉害就让我变成天鬼吧!这一刻我多么希望可以有奇迹出现但那只是希望至少现在我还是没有力量反抗的小修真面对这样强大的仙人我该用什么去抵抗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