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心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隐若 书名:鬼道
    <---凤舞文学网--->    我当时就懵了傻子一样地站在原地七夜?居然是七夜?那黑色精灵一样的影再次浮现在我眼中曾经快乐的子历历在目我心中如同被针刺了一下痛是心在痛。--凤-舞-文-学-网--

    “天星你怎么了?”大师兄焦急道。

    我强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

    大师兄松了口气道:“这次不知道她从哪里听说的说你被少阳逐出山门所以她纠集了一批妖物过来要人而且还了挑战帖说若是我们不把你交出去就要扫平少阳。”说到这里大师兄再次唉声叹气道:“若是以前少阳自然不必怕她可是现在哎!虎落平阳被犬欺啊我想来想去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把你叫回来现在少阳或许也只有你可以对付那个妖女了。”

    我站在一边脑子里乱成了一团七夜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她为什么总要来找我是为了曾经的海誓山盟吗?可是她已经选择了背叛还有什么理由来找我呢我看着大师兄问道:“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

    “应该是明天吧。”

    明天?这么快?我呆在原地不知道明天该怎样去面对七夜。

    “天星!那个妖女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猖狂敢向我们修真要人明天我帮你打跑她。”如烟在一旁摞起袖子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别烦!”我心烦意乱地向如烟大喝一声。

    “你!”如烟不解得看着我眼睛里已经有些模糊哽咽道:“你干什么凶人!”

    如梦见我这样的态度带着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将如烟拉到一边我没有读懂那个眼神那个眼神实在是太复杂了有惊讶有不解有怜悯甚至还有一些暧昧我不知道我有没有看错但我瞬间就将这个眼神忘记了我想我是看错了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七夜的事其他得都显得不重要七夜的出现让我有些手足无措。

    “师弟!如果勉强的话就算了我想少阳现在虽然有些虚弱但她若想趁火打劫的话我想她也一定要付出些代价的。”大师兄对我安慰道。

    看来大师兄看出了我难堪的处境可是我又怎么会放下少阳放下大师兄不管呢更何况七夜是我根本就不能逃避的问题即使今天她没有出现那么总有一天她也是会出来这是怎样都改变不了的事实事总要去解决的想到这里我心中已经下了决心。

    我笑着对大师兄道:“大师兄你不必担心刚才我只是突然有些感触而已七夜的事就交给我吧。”

    大师兄犹豫地看着我的眼神问道:“小师弟你真的没事吗?不要勉强你和那妖女的瓜葛我多多少少也能看出来一些如果勉强就算了。”

    我对着大师兄微笑了一下道:“真的没事!大师兄你就不用心了明天的事你就不要管了现在我想休息一下。”

    “哦!”大师兄见我如此坚决也不好再说下去于是将青松叫来道:“你把小师叔带到以前的厢房去还有将这二位姑娘带去栖霞峰去休息。”

    “师兄我就先告辞了。”说完后我就跟着青松向外走去向后看了一眼如梦和如烟。

    如烟见我回头死劲瞪了我一眼从鼻翼里传出一声冷哼。

    这时我实在是没有心向如烟解释什么于是向青松说道:“你将她们带去休息吧我自己的厢房我还记得你就不必送我了。”

    青松犹豫了一会也就答应了反正在这少阳他是不必担心我会迷路了和我道别后就带着如梦和如烟向另一处山峰走去。

    我看了一眼青松的背影就独自一人向自己的厢房走去我一边走在少阳那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代的青砖地上一边想着自己在少阳呆过的子还有和七夜在一起的子在那段时间里我有过欢笑和快乐憧憬过美好的未来可是为什么这一次我却不敢再去面对七夜呢?是因为那一夜的污浊吧我站在铁链上看着远方的青峰想到也许我和七夜的感就象那薄雾背后的青峰如果将雾推开就能看清可是看清后青峰就没这样美了我想那一夜生的事就象这薄雾如果能不揭开我也不会去揭开。

    站在这铁链上我看着山谷内自己熟悉地每一寸地方一种温馨的感觉袭上心头虽然心中还是不确定对七夜的感但是我知道我是绝对不会少阳的每一寸土地受到破坏的这里有我可以回忆的过去这里有曾经我过和我恨过的人有无数的理由让我不许别人来破坏它。

    过了铁链就是自己曾经休息过的厢房了推开厢房的门我现这里一切都没有变还是老样子我来到窗边推来窗户看到景致还是和第一来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实在是很温馨的感觉啊我现在什么都不去想了该来的总是会来我盘腿坐在上虽然我不能改变什么但是我总要为明天作些准备。

    一夜的调息让我感觉灵体内充满了力量这时即使让我面对七夜我想我也不会像当年那样狼狈了不过从心里来说我还是不愿意和七夜战斗的。

    旭才升到一半忽然天就黑了下来淡淡的黑色雾气夹杂着一些死亡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少阳内顿时闪出无数的光球向半空将四周照得一片通明而此刻一张巨大的人脸却已经罩在少阳的结界上伴随着阵阵的鬼泣声将少阳笼罩在一片森的气氛中。

    七夜已经来了虽然已经见过七夜的手法但当我看着这四周过分恐怖的氛围也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一声惊呼我顺着声音望去只见远处的结界明显有一块显得特别的黯淡黑色的浓雾互相缠绕着似乎要将结界冲破不好!是栖霞峰我回想起当年那雾气的威力现在还有些毛骨悚然来不及多想抽出紫宵就向栖霞冲去。--凤-舞-文-学-网--

    索幸少阳不像嵩阳书院那样巨大轻车熟路几乎是一眨眼就来到栖霞峰上空还好峰顶上的结界虽然松动了一些但还没有破裂我抬手对着结界输出一束法力结界顿时光芒大盛将黑雾出一丈距离看来暂时是没有事了。

    我这才有空站在栖霞峰上空大喊:“如梦如烟!你们在哪?”

    我话音刚落就听见下面传来隐隐地声音听得不是很清楚我只好顺着声音想下寻去找了半天才现如梦和如烟此时正缩在一处瑟瑟抖本来还想训斥她们两句但看到她们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气也都散了只是有些好笑道:“你们怎么了不过就是些魔物怎么就吓成这样。”

    “一些魔物?”如烟讥唇反击道:“有长得那么恶心的魔物吗?恶心死了。”一边说一边作出一副恶心的表如梦也是在一旁点头不已。

    看着她们两的样子我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好正色道:“现在我要出去对付妖魔我看你们就呆在这屋里不要出去了免得不小心被妖魔看见。”

    如烟听到我要出去对付妖魔马上站起来道:“不行!我也要去!”

    “你?不行不行!”我连忙摇头连一个看到丑一点魔物都要吐的丫头怎么能带出去和妖魔打?那不是找死吗?

    “为什么不行?”如烟倔强道。

    “我怕你会吐死你要知道那些妖魔长得比这些魔物都要丑上成百上千倍一个个丑得让人伤心你想想那样子。”说着说着我看见如烟的脸色越变越白。

    果然我还没有继续说下去如烟便连忙阻止道:“别说了别说了恶心死我了。”

    “呵呵知道就好那我就不带你去了啊。”我看着如烟笑道。

    “不行!”如烟的脾气依旧倔强。

    “你怎么搞的!说了不行了。”我看了一眼远处现万剑冢那似乎要支持不住了心道自己在不出去只怕结界一破少阳就要生灵涂炭了于是转就向黑雾冲去走之前丢下一句:“如梦看住如烟千万别让她出来!”

    还没有等到如梦反应过来我就已经冲出结界结界外不同于结界里面这里的鬼气已经实质化了要是一般的人别说走进来了就算是靠近都非常困难可是由于我的特殊体质根本就不将这些鬼气放在眼中任凭黑色的鬼气穿而过也拿我没有一丝办法。

    “七夜!七夜!你在哪?”我站在实质的鬼气上大声的叫喊着但是回应我的只有四周的哀鸣该死的东西我随手挥出一剑将一个打算偷袭我的鬼魂劈成两半我愤愤地想道看来七夜又炼化不少魂魄这万鬼幡好象比上次更厉害了。看来想要见七夜还要杀到阵中间去想到这里我将右手上的紫宵一震紫宵剑锋吐出锋利的剑芒我握住紫宵转头再次冲向浓浓鬼雾当中。

    妈的!我大力向一正在啃咬我灵体的鬼魂砍去一剑下去鬼魂哀鸣一声便化做一阵烟雾消失不见可这一只消失后马上有更多的鬼魂从四周涌出来我都已经习惯了麻木地砍着一只只前来送死的鬼魂右手握住紫宵转用力向前刺去左手呼出一道火焰将想要偷袭的几个鬼魂烧成灰烬开始的时候左右开工杀得好不痛快可时间一长我渐渐感觉有些吃不消了虽然窥视天道后上的法力几近无限但这样消耗下去再多的法力也不是办法我右手化出一朵莲花将近的几个鬼魂开警惕得看着周围暗暗思索着蚁多咬死象看来必须要将七夜给过来才行!

    拿定了主意我将紫宵收回剑鞘慢慢将心神回收在心中结成一道法印不久一道法轮涣出阵阵金色的光芒从口处盘旋而出将四周照得一片通明四周的厚实的鬼气被烧得吱吱做响那些无名小鬼早就不知道躲到哪去了万字法轮在我口越转越快越转越大颜色也变得和以前不同不再是纯粹的金色而是夹杂着一些斑斓的色彩。

    随着法轮的变化我上的压力也感觉稍稍有些吃不消这时自己也估计差不多了于是大喝一声用力将万字法轮向前打出去法轮脱手后急得旋转着向前去前方厚实的鬼气还没有接触到法轮就被万道金光驱散一时间法轮所到之处鬼气都四下崩溃而我则跟在法轮后急奔等法轮快要消失的时候我已经快要到达鬼气的内部看样子离中心已经不远。

    正当我再次收神计划再用一个法轮时候突然从脑后传来一阵劲风我急忙侧避开只见一条闪着青色妖气的一道鞭影从我刚才站的地方刺过硬生生挖开一片鬼气。

    是七夜?我忙转后看去只见在漆黑的鬼气中有一道人影去啧啧的赞叹声阳怪气道:“想不到你小子还没有死不过今天落在我的手里只怕离死也不远了!”

    不是七夜?不过这个声音我好象在哪听过看着黑色鬼气中那略胖的人影忽然和我脑海里的一个影子重合在一起我失声道:“是你噬鬼妖!”

    “嗟嗟……”噬鬼妖出难听得笑声道:“想不到吧。”

    “哼!有什么想不到的。”我暗暗将紫宵抽出剑鞘看来这次噬鬼妖并不会向上次那样容易对付。

    “口气不小啊。”噬鬼妖的转着眼睛向四周看了一眼怪笑道:“看来我得快点得敢在七姐来了之前把你吃了才行嗟嗟!”说着伸出舌头了下肥大的嘴唇。

    “呸!”我啐了一口道:“就凭你?”

    噬鬼妖手中挥舞武器从鬼气内跳了出来大声喝道:“就凭我!怎么样。”说着将手中武器用力向我挥来我纵向侧面一跃躲了过去当武器从我眼角飞过的时候这一次我才看清了他的武器哪里是什么鞭子分明是一根人的脊椎骨脊椎骨的一头还连着一个完整的头骨一齐被他握在手中让我看得心中顿觉十分恶心。

    噬鬼妖炫耀似得拿着手中的武器大笑道:“怎么?觉得很恐怖吗?哈哈哈我告诉你你可没听到当时我把这东西硬生生地从他体里剥离时候的叫声他叫声才叫好听我保证你听一次以后一生都忘不了的。”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噬鬼妖生剥人骨的样子忍不住怒喝道:“变态!”手中紫宵一凛化出一道长虹直扑噬鬼妖。

    噬鬼妖左右轻轻一弹一道青色的光芒卷则黑气将紫宵的剑气弹开随即一道鞭影闪在我的脸旁灵体顿感一阵灼痛。

    噬鬼妖讥笑道:“怎么样?被骨鞭打得滋味好受不好受!”

    我摸了摸左边的脸冷哼一声在我的四周缓缓飘过一阵阵地轻风缓缓地慢慢地如水一样的流逝。

    噬鬼妖看见这风不笑了也许他没有看过如此美丽的风或许他不知道风也可以这样轻盈动人他囔囊得张了张嘴不敢置信得看着我道:“天道?”木衲的哪有刚才的半分张狂。

    是的他说的不错这是我领悟天道后第一次使用自己的天道我自己的道我看着围绕我我盘旋飞舞的风笑道:“是的天道!”风不停的在我边旋转那优美的姿势让人不由的看得有些痴了仿佛在那飘舞着的不是风而是人但却又让人感觉风就是应该这样的以前得哪是风仿佛这才是真正的风。

    噬鬼妖呆了也许是痴了任由着这风慢慢地向他移去不知道躲闪或许他知道躲闪是多余的在这样完美的力量面前没有绝对的实力根本就不能抵抗风很轻柔得将噬鬼妖围绕了起来轻得象是在把握一片雪花若是稍微一用力只怕这雪花便会消失在这空气中风虽然很轻柔但是这期间的危险气息却是让噬鬼妖额头上的冷汗不停得向下滴落。

    半晌噬鬼妖颤抖道:“你杀了我吧!”

    我笑着摇了摇头手轻轻一挥风散了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生过。

    “你不杀我?”噬鬼妖呆了。

    我笑了其实不是我不杀他而是我不能杀他我的天道不能杀他当我使用到天道的力量时我才突然现天道这东西真得很奇怪仿佛有自己生命和思考能力似的它不愿意做的事即使是迫也不行天道不愿意杀戮我也就只能放了噬鬼妖。

    “你走吧我不杀你。”我向噬鬼妖挥了挥手。

    噬鬼妖迟疑了片刻道:“好!今天放我一命改我一定奉还!”说完消失在浓浓地鬼气当中。

    一场本应该很艰难的战斗就这样结束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双手刚才那近乎完美的力量真的是从我的手里出来的吗?看来天道真的是个很有趣的东西难怪那么多人要去追求。

    “天星?”颤抖的声音仿佛在告诉我这个声音的主人有多么激动。

    是七夜虽然我没有回头可是我知道一定是她这个声音我太熟悉了这个声音曾经伴随着我度过了多少欢乐的时光但此刻我却不敢回头面对她。

    “天星!我知道是你刚才八弟已经和我说了没想到你竟然连八弟都打败了。”声音依旧是那样动听。

    “是的。”

    “你为什么不回头看看我呢?”

    我沉默了是啊我在怕什么呢?错的又不是我。

    我慢慢地转过子在七夜那绝美的脸庞出现在我眼中的时候我猛得收缩了一下。

    “你变了。”七夜看着我犹豫的眼神突然有些伤心地说道。

    变了?

    是谁变了?

    是曾经凄美的誓言还是许诺的你我。

    我不知道。

    七夜看着我幽幽道:“你还记得吗?上次也是在这个地方你说过你让我等你的你说等你出了少阳等你报了仇你就来找我。”

    是的我点了点头。

    “可是你没有来!”七夜的语气变得很暗淡。

    我再次点了点头。

    “但!我不怪你只要你现在跟我走以前的事我都可以忘记可以吗?天星?”

    我抬头看着已经泪眼蹒跚的七夜我真得不想伤他的心可是一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我就不能自己有些事还是不说的好我看着七夜坚定得摇了摇头。

    七夜仿佛是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冷冷得看着我道:“为什么?”

    我不敢直视七夜那冷漠的眼神咬着嘴唇道:“有些事还是不说的好。”

    “哈!天星你说谎!”七夜突然变得十分激动柳眉倒竖道:“你曾经说过你我的为什么你背叛我?”

    “是的我你不是曾经就是现在我也喜欢你。”我看着七夜同样激动道:“可是有些事不能让我继续你。”

    “什么事?有什么事可以阻止你。”

    我看着七夜摇了摇头:“我不能告诉你。”

    “你不能?天星!算我七夜看错你了为了曾经一世的恩我等了你几世的到现在你还骗我!”七夜显得有些竭斯底里后的裙摆猛得向四周一伸将鬼气击得四处溃散在散开的鬼气中露出两个被绑缚的人影。

    是如梦和如烟!我惊道:“快放开她们!”

    “哈!放开她们天星你激动了我从的你眼神中读出来你很在乎她们你就是因为她们而变心的不是吗?”

    “不是的!”我怕七夜伤到如梦和如烟急忙辩解道:“七夜你听我说我和他们只是普通朋友。”

    “狡辩!”七夜冷哼一声:“普通朋友?普通朋友你会把她们带回嵩阳书院她们会陪你到少阳来?你要再骗我了天星我对你真的很失望。”

    “你跟踪我?”我心中惊骇无比想不到七夜一直都在我的周围而我却没有现她。

    “跟踪你?我才没有你那么卑鄙。”七夜有些不耻道:“你别忘了我们天山八妖和四大书院有仇监视他们的行动是我的本分只是没想到却让我看到一幕我不该看的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但绝不是你想的那回事。”我知道我的辩解现在有多么苍白无力但我实在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我的清白。

    “好!我再信你一会只要你跟我走我就把她们放了。”说着将体移到一边将如梦和如烟暴露在我眼前。

    如烟双眼冒怒火地盯着七夜而如梦则拼命地向我摇着头看来她们都不能说话看来她们又都不愿意让我跟七夜走。

    我看着七夜也许今天不把事说清楚就不能善了可是我感觉到七夜的无助我又不愿意去伤害她但那天看到的事我却根本不能忘记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忘记那天的事但这只是自欺欺人。

    “你想好了吗?”七夜在一边催促道。

    我看了一眼如梦和如烟心中下了决定向前走了几步轻轻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七夜?”

    七夜看着我默然道:“又在找借口了吗?”

    “哎!”我重重得叹了口气:“那一天晚上的事我都看到了。”

    七夜听了我的话楞了半天突然无力地瘫了下去囔囔道:“你都看到了?”

    我微微点了下头看到七夜现在这个样子我的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样我们这是何苦呢难道都窥视了天道却依旧看出不穿一个字吗?

    我忍耐着心头的痛楚走到如梦和如烟的旁边将捆绑她们的灵缚解开看着旁边瘫倒在地的七夜,我叹了一口,带着如梦和如烟慢慢地离开了这里也许这时让七夜单独呆一会才是她最需要的。

    在我走后那万鬼幡的浓雾也渐渐消失了随着七夜一起消失了我这才现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太阳雨一滴一滴地打在心上好疼我看着七夜离去的方向任由雨点坠落在我上。

    回到少阳后我就匆匆和大师兄道了别大师兄虽然极力挽留我多住两天但看我的脸色也知道大概生了什么事就没有强求。

    第二天一早我就叫上如梦和如烟返回嵩阳书院一路上如烟倒是十分乖巧一句话都没有说很安静的和如梦跟在我后面在快到嵩阳书院门口的时候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如梦突然飞到我前道:“天星我们突然想回岳麓书院了。”

    “什么?”这个决定让我有些吃惊我看着如梦道:“你们真的要走?”

    如梦点了点头道:“打扰公子这么长时间我们有些不好意思另外家妹年龄善小离家这些子有些想家了。”

    “哦!”我点了点头目送她们两消失在我眼前对于她们我现在实在是有些无力去管至少现在我没有余力。

    独自一人看着周遍的景致一点一点的消失在眼前忽然有些不想回嵩阳了因为回到嵩阳似乎也找不到什么事可做不如出去散散心吧想着我就将紫宵换了个方向毫无目的地向挪动。

    站在紫宵上看着脚下忙碌的人群我觉得自己有时候真的很可悲做什么事都不是很顺可偏偏还是什么天鬼真是可笑如果我现在还是凡人那该多好我有多久没有上过班了?差不多有十年了吧?我现在似乎也开始和大数修真一样对于年份不是那么太敏感了。

    不如我现在再去体验一下做凡人的生活?我突然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激动是啊以我现在的修为在凡人面前稍稍掩饰一下就没有人会察觉到我的份了。

    既然做了打算我马上就找了一处没有人烟的地方落了下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