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少阳惊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隐若 书名:鬼道
    <---凤舞文学网--->    带着如梦如烟我们很快就回到了嵩阳书院还没到书院的门口就听到钟子训师兄那洪亮的声音:“我说师弟啊我正后悔呢让你独自一个人和那个小魔女出去快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见我后的如梦和如烟急忙收声又变回到掌门的样子的翁声翁气道:“天星你怎么把她们两个带来了?”

    我看着师兄的变化忍住笑道:“她们说下山有事要办刚好顺路这会天又黑了只好在我们这里借宿一宿明再赶路。--凤舞文学网--”

    这都是我们路上说好的谎话现在是过得一天算一天如烟听我这样说连忙道:“子训叔叔我们只住一晚明早就走再说天都黑了你总不忍心赶我们走吧。”

    师兄见我们都这样说了况且天也确实黑了只好点头道:“只有一晚你们要知道不是子训叔叔不留你们两个这四大书院的规矩就不需要再对你们说了吧只此一次下次绝不破例。”说完招来两个门童低头附耳几句让门童带着如梦和如烟到客房休息去了。

    等如梦和如烟消失在门内的时候,师兄转对我道:“师弟,拿着,这是监院的令牌,以后你带在上,有事的时候,拿出来,我想也没有哪个修真再会为难你了.”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块古铜色的金属令牌交到我手上.

    我向师兄道了谢,小心地接过令牌,放在乾坤袋里,正要转离去,这才忽然现,我竟然不知道自己的房间该在哪里,只好回头对着师兄不好意思得讪笑道:“师兄,我还不知道自己该在哪休息呢.”

    “哦!呵呵.”师兄,笑着拍了拍脑袋道:“这几忙糊涂了,你的房间我早就叫人收拾好了,现在我就带你去吧.”

    “有劳师兄了.”

    我跟在师兄后,向嵩阳书院内走去,这还是我第一次真正地进入到四大书院的内部,不由得不停打量四周,这嵩阳书院其实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毕竟是几百年前才进入修真界的,虽然地位比较崇高,但是就建筑风格上来说,倒没有像少阳那种老修真门派那样脱,这里还是中规中矩的一派唐宋风格,可是就算是如此,也让我为之一叹,十层高的木制楼阁比比皆是,宽大的广场,幽静的小道,小巧的溪流,钢劲的松柏,妩媚的垂柳,这一切衔接的都毫不做作,仿是天成,让人不由不惊赞叹做这项浩大工程的能工巧匠,的确是别具匠心.

    正当我沉迷在这景色的时候,前面的师兄突然说话了:“师弟,你和如梦如烟两姐妹是什么关系?看样子她们很着紧你,你在面壁的那三个月,她们都来打听好几回了.”

    “哦!只不是普通朋友,很早就认识的,现在她们有事相托,我想那一段时间才会来得比较勤吧.”我轻描淡写道.

    “那就好.”师兄突然说了这句话,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没有说下去.

    然后是令人难堪的沉默,寂静.

    被师兄打断了思绪后,我也没有绪再去欣赏周围的景致,只是懒散的跟着师兄后,踩着师兄踩过的石路,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师兄!”我忽然想打破这样的宁静,抬头向师兄问道:“你那乾坤镜修好了吗?”

    “修?怎么修?都被你打烂了,再说即使修好了,里面的阵法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摆弄,能修的只是一个模子,有什么好修的.”

    听到乾坤镜不能修复了,我心怀愧疚道:“真不好意思,这么好的法宝就这样碎了.”

    “呵呵,师弟不用自责,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个法宝吗?丢了个法宝,换回来个师弟,我钟子训开心还来不及!哈哈”

    听到钟子训那爽朗的笑声,我心中也是一阵敞怀:“我记得在乾坤镜里还骂过师兄呢,我在这里向师兄道歉了.”

    “恩!没事的,不过,说到这个事,我倒是有点想不通.”钟子训师兄疑惑道:“那你在乾坤镜中,我使用法术不知道为何只能看破你肤浅的一层思想,每当我想深入的时候,总是被一层能量隔挡开,师弟你上是不是有什么法宝?”

    法宝?难怪那师兄不能直接从乾坤镜中出我的想法,看来一定是这玉佛珠了.我点头道:“恩!师兄说的没错,我上的确是有些法宝.”

    “哦!那这样就好,我正愁没有法宝送你防呢,你自己有法宝就最好了.”师兄对于法宝的事倒是没有再问下去,在他的眼里似乎只要我安全了就可以了,这又让我一阵莫名的感动.

    “师兄!你说师傅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突然很想知道老杂毛在师兄心里的地位,因为那师兄为追寻老杂毛下落时,出的气势实在太过骇人,我实在很好奇,老杂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不知道吗?”师兄反问道.

    “不,我不是很清楚,师傅他都很少和我说话.”我说的是实话,我和老杂毛在一起的时候一共说了不过一百句话,而且每句话,我到现在基本上都可以回忆起来.

    “恩!我想也是的.”师兄头也没有回,只是沉着声音回了一句,然后半天没有声音,默默地向前走着,忽然道:“师傅那个人很奇怪,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师傅抱上山了,他给我取了道号后就经常让我一个人在书库里学习,而他本人却基本不来教导,总是不知道在忙碌些什么,所以,我隐隐中对他总有些恨意.”说到这里,师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本来以为对师傅,我是不会有太多感的,可是那天你告诉我他飞升了,我突然之间现,我可能永远都看不到他了,我这才知道,原来他在我心里一直都扮演着父亲的角色,他在的时候,有些恨他,可他走了,我才学会怀**.”师兄说着,声音开始有些颤抖,这时,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失态,继续道:“还好,他飞升之前还给我找了个师弟,总算能让我在你上看到些他老人家的影子.”

    我看着师兄的影,觉得师兄活得好累,明明心里想的,却不能表露出来,就因为他是四大书院的掌门之一,是一个高位者,过多的表露会让人觉得他的软弱.

    我只能尽力的安慰他道:“师兄!你其实不必这样伤心的,仙界和人界不过是一步之遥,我想以你的修为,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飞升,到时候,你和师傅就可以在仙界相见了.”

    “若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就好了,一步之遥,可那一步要走多久啊,仙界?仙界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好吗?”

    对于师兄的感慨,我自己也是感触颇多,仙界真的是一块乐土吗?从袖女这件事来看,我想倒是未必吧,也许那不过是另一种高位者的生活方式罢了.

    “啊!师弟到了.”师兄突然在一座平房前停了下来,指着屋子道:“师弟,这就是你的房间了,以后你就住在这,我就在你边上,这院子就我们两间房,好了,今天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了.”说着向边不远处的一处房子走去.

    “师兄慢走.”我对着师兄的背影说道.

    师兄向我挥了挥手,边**着诗边消失在房内:“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凤舞文学网--仙人抚我结受长生。误逐世间乐颇穷理乱。”

    呵呵想不到师兄还有些雅兴我笑着推开自己的房门,这才现原来这房子和少阳一样,屋内的东西都带着些法力,这到省了我在上附着法力的麻烦,我走进屋内,环视了一眼四周,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一张,一张桌子,几张椅子和板凳,还有一副壁橱,再加上几副字画这就是屋内的全部,简单而又实用,我重重得往上一躺,安逸地想到,这才像个家.

    睡觉,一个好久都没有出现的字眼,但这一刻躺在上,我突然想睡觉了,也许是太累了,灵体需要休息,这一闭眼,直到第二天早晨才被师兄那急促的呼喊声叫醒.

    我睁开双眼,迷迷糊糊地看着师兄道:“师兄什么事啊?”

    “快起来!少阳派来人了,说让你快去一趟,似乎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师兄急切道.

    “什么少阳?”想起旋照那张猪脸,我就忍不住的一阵厌恶,虽说我已经参透天道,但看来对于旋照的免疫力还是没有提高,我嘟囔着:“他们找我有什么事呢?”

    我嘟囔着:“他们找我有什么事呢?”

    “不知道,因为少阳径直说了要找你,我也不好问,不过,看样子似乎很紧急.”

    “少阳找我能有什么事啊?”我不解地跟着师兄向屋外走去.

    “你自己去问问吧他们正在议事厅等候呢。”

    “恩!”我边走边想到,该不会是旋照那个猪头突然反悔,想把从嵩阳书院要回去为邵飞报仇吧?可是按理说也没有道理啊,不过,少阳之前不向我追究也不是一样没有道理吗?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跟着师兄在嵩阳书院的弯弯拐拐里走了几圈,来到一处大约十层大小的楼阁面前,师兄停了下来,指着楼阁道:“你进去吧少阳的人在里面等你呢。”

    我看着师兄道:“师兄你不进去了吗?”

    钟子训摆了摆手:“我就不去了你曾经也是少阳的门下这次他们找你多少有些关于门派的私事若是我进去恐怕不太适合。”

    我想想也的确如此就不再勉强师兄揖道:“那我就先进去了。”说完抬脚就想楼阁内走去前脚刚迈进厅内一个人影就冲到我的面前把我吓了一跳。

    “小师叔啊!小师叔真的是你啊哈哈哈哈真的是你啊。”

    这声音这声音是青松的!我定睛一看眼前那人的一副憨样那不是青松还能是谁我当下欣喜道:“青松怎么是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青松嘿嘿一笑道:“是掌门叫我来的。”

    “掌门?”我听得眉头一皱道:“他找我做什么是为了邵飞的事吧?”

    “不!小师叔你误会了!”青松连忙摇头道.

    “那是为什么?”我实在想不出,除了这个,少阳找我还有其他的什么事.

    “师傅也没和我说,反正找你应该有事吧,看师傅着急的样子,这事应该很棘手.”

    “无尘子师兄?这这么又扯到无尘子师兄了,刚才不是说掌门找我吗?”我纳闷得看着青松.

    “师傅就是掌门,掌门就是师傅啊?”青松猛的一拍脑门,嘿嘿傻笑一声道:“我都忘了师傅接掌掌门的事小师叔还不知道。”

    “你是说无尘子师兄做了掌门?”我不可置信地看着青松道:“那师傅呢?”

    “小师傅听我慢慢说。”青松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悠然道:“其实这事是这样的那次离开少阳后……”

    我耐着子听青松说完这才知道原来我离开后少阳生了这么多事先是璇照找到口实将璇玑真人推下掌门之位并把无尘子师兄和青松赶出少阳自己登上掌门而后参加斗法会想要借此机会扬名立外没想到邵飞死后自己暴虐之大失去理智在少阳内疯狂杀戮一时间少阳腥风血雨无人不谈虎色变只好找到已经隐匿山林的璇玑真人和无尘子师兄来收拾残局最后虽然将璇照打成重伤却也被他逃脱而璇玑真人认为师弟铸成大错自己应该负很大一部分责任所以将掌门之位传给无尘子师兄后自己便四处云游寻找璇照的下落以免再铸大错。

    我听后心久久不能平静,想不到璇照竟然凶狠如斯,杀戮门人,只怕已经快要坠到魔道了,也是造化弄人他一心想要向上爬没想到等他爬到顶峰却落得这样的下场也算是罪有应得了我想少阳在大师兄的打理下应该会比以前要繁荣得多。

    “小师叔我们该走了师傅还要让我今回去复命呢。”

    “今天就要回去吗?”我收回心思看着青松问道。

    “恩!师傅说过越快越好今天能回就今天回连我来都是连夜兼程赶来的。”青松看着我道。

    看来这事一定很重要要不然大师兄也用不着这样着急我思索片刻对青松说道:“这样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和钟子训师兄说一声然后我们就起程你看如何?”

    青松点头同意道:“好的小师叔快去吧我就在这等着。”

    “好!你等着啊我就回来。”说完我转向外走去可是钟子训师兄早就不在门口不知道去哪了。

    面对一个若大的嵩阳书院我只好边打听边找等我找到钟子训师兄的时候竟然已经过了一个小时这时他正在书房处理杂务见我进来便放下手中的笔墨抬头问道:“师弟事处理好了吗?”

    “师兄恐怕我要出去一次我来是和你打声招呼的。”我看着钟子训道。

    “哦?”钟子训师兄奇道:“这次的事需要你回少阳亲自处理吗?”

    我点头道:“恩!”

    “那好吧你尽管处理好再来反正这嵩阳书院也没有什么大事。”

    我谢过钟子训师兄正要转离开师兄忽然挥手道:“等等!如梦如烟那两个丫头似乎还没有走你去看看这嵩阳书院可不是她们久留之地我可不想让她们师傅知道他们的房间让诗剑带你去好了。”说完击掌招来一个书童打扮的人。

    诗剑走到我面前恭敬道:“请监院跟我走吧。”说完转离去。

    我转再次向钟子训师兄告别跟着诗剑向外走去边走边在心里嘀咕总感觉钟子训师兄和如梦如烟她们的师傅之间有些什么过节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从钟子训师兄刚才说话的语气中可以揣度出一些什么想到这里我笑了笑怎么我突然喜欢猜测别人的**了这可不是我的好。

    “到了如梦和如烟两位姑娘的住处就在前面的厢房请监院过去吧。”说完自行转离去。

    “如梦!如烟!在不在啊?”我站在门口大声喊道。

    “来啦!来啦!”如烟的声音马上从屋里窜了出来门吱呀一声打开如烟走出来站在门口抱怨道:“叫这么大声要死啊!吵死人了。”

    “不可无理。”如梦款款地从屋里走出对着我笑道:“公子早安!”

    我看着如梦的脸呆了一会连忙回礼道:“如梦姑娘早。”

    “喂!死天星这么早来叫我们干什么?难道是想赶我们走了?”如烟在一旁叫道。

    我站在那看着如烟的模样实在有些不明白这样俊俏的女孩怎么就这么泼辣呢?我好声没好气道:“是啊!师兄来让我赶你走怎么样?”

    “哼!”如烟知道我是故意气她向我瞪了一眼。

    “公子这次来难道真的是为了这件事?”如梦看着我问道。

    我连忙将瞟到一边道:“是啊可是我还有另外一件事因为我要下山去少阳派有些事要办而这嵩阳书院我看你们也不能长住不如早点回去算了。”

    “你下山去少阳?”如烟看着我喜道。

    我看着如烟那惊喜的表道:“你不会也要去吧!”

    “是啊!是啊!”如烟连连点头道:“我们很少有机会可以出去玩呢这次离家出走当然要出去玩玩啊!”

    “如烟!”如梦见如烟说话说漏了嘴急忙插道:“不要多嘴。”说完小心翼翼地用眼角瞟了我一眼。

    呵呵还以为我不知道呢不过当时我都没有揭穿她们这时候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成没有听到随便敷衍道:“带你们去也可以不过你们可一定要听话。”

    如梦的眼角划过一丝欣喜道:“那如此多些公子了。”

    我看了一眼如梦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自问道为什么要答应带你们走呢我摇摇头真是想不通不过我知道我心里却是非常愿意和她们在一起的。

    带着如梦和如烟来到议事厅内这时青松老远就跑过来道:“小师叔你总算来了我都等急了咦?她们是谁?”

    我对青松笑道:“她们两是我的朋友这次去是帮忙的。”

    青松听见如梦和如烟是去做帮手的开心道:“还是小师叔厉害在四大书院找两个高手回去等会就算真的有事也不怕了。”

    如梦和如烟见青松竟然信以为真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我见青松张张嘴还想问什么急忙打断道:“好了好了快带我们走无尘子师兄还在那等我们呢。”

    “恩!”青松被我提醒这才拿起手中的灵剑向空中飞去。

    一路上青松不停的问东问西一开始还好可是连续问了几个小时都把我给问晕了还是如梦和如烟两个人好在后面优先在看着周围的风景不时指指点点看起来就像出来观光的。

    一路没有休息总算是在落西山之前赶到少阳了我看见少阳四周那绵延的群山心中升出几分惆怅穿过结界来到少阳里面看着眼前的景物几年前如烟带我来少阳的形忽然再次浮现在我面前看着四周错落有秩的景物应阳大万剑冢……这里一切都没有变可是却已经物是人非了哎!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小师叔你为什么叹气啊?”青松看着我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我跟着青松边走边道。

    “哦!”青松应了一声低着头继续向前走去但却沉默了许多不知道他是否也想起了从前。

    一路无语很快就来到了应阳大上的人显然没有以前那样多看来璇照的事让少阳伤了不少元气。

    步入大内更显得有些萧条在帷幕后似乎只有无尘子大师兄一个人坐在那整理事务而其它的几位师兄都不见影。

    青松走到帷幕前向无尘子道:“师傅!小师叔来了!”

    无尘子大师兄听后忙合上手中的书卷走出帷幕向我迎了过来。

    我见按耐住激动的心向无尘子师兄鞠躬道:“大师兄安好。”

    “好好好!”大师兄的声音有些颤抖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我抬起头看着大师兄这才现大师兄老了比起上次见面的时候要老的多两鬓已经染上了白霜鱼尾纹也爬上了眼角眼神中的疲惫显而易见看来是少阳的变故让大师兄心了我看着无尘子师兄这么多年不见了心中有许多话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只是这样看着无数的话都已经从对方的眼神中读懂这一刻也许话语才是多余的。

    过了片刻大师兄才看到后的如梦和如烟奇道:“这位姑娘不是四大书院的吗?”看来他对当年的如烟还是有些印象。

    如烟莞尔一笑正要张嘴答谢却忽然窘迫地站在那里不住的用眼神向我求助。

    我忽然想起来原来如烟还不知道该怎样称呼大师兄于是笑着将大家互相介绍一遍这才解了如烟的难堪。

    大家一阵客之后我看着空地应阳大问道:“大师兄其他几位师兄呢?”

    “哎!”大师兄听我沉默了一会叹气道:“你二师兄四师兄都被璇照他……”

    想不到二师兄和四师兄都已经去了我立刻就呆了虽然两位师兄和我接触的比较少但在少阳内我一共也才认识那么几个人没想到突然就走了两个我一时也难以接受本来还说这次回来可以放下心中的芥蒂大家好好的叙叙可是……

    “那三师兄呢?”

    说到三师兄大师兄的表才稍微好些强笑了下:“你三师兄他还不错上次胜了斗法会现在正在白鹿洞书院参悟呢以后少阳的复兴也要靠他了。”说话间仿佛又老了几岁。

    我听到三师兄去了白鹿洞书院参悟心里有些开心稍稍冲淡了心中的悲哀看来以后等我回到嵩阳书院的时候有空就可以去看看三师兄了我还记得上次三师兄在少阳放我一马的事。

    “对了!天星这次找你来是因为你的事!”大师兄忽然提到。

    “什么事?”我心里也正在十分好奇这样急着要我回来到底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大师兄看了一眼如梦和如烟我看着大师兄笑道:“没事的她们是我的好朋友。”

    大师兄见我这样说便叹了口气道:“你还记得上次来少阳找你的狐狸精吧?”

    “七夜!”我惊讶地看着大师兄。

    大师兄重重地点了点头。

    *****************************************************

    哈哈,传说中的广告:

    《梦开始于篮球》/sho?b1_id=26o8o

    《网游之异世》/sho?b1_id=3o356

    《流氓龙将》/sho?b1_id=27566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