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记忆碎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隐若 书名:鬼道
    <---凤舞文学网--->--凤-舞-文-学-网----凤-舞-文-学-网--    “你!”

    “啊!”

    我脚刚落地,四周便传来几声惊诧的声音,我举目向四周看去,只见周围围坐着九个书生打扮的人,而其中四个已经颓然倒地,看脸色苍白无力,似是受伤不轻,另外四个端坐在地上,看样子是在调息,只有站在我正对面的钟子训的脸色比较好些,我茫然得看着周围的这几人,心知一定是刚才一时兴起,用剑气破了乾坤镜,才让这几个正在施法的人受伤不轻.

    “你……”钟子训掌门站在对面出浑厚的声音.

    我不等钟子训掌门说话,急忙抢过话头道:“钟子训掌门,这次实在是小子我无意所为,一时按耐不住心中兴奋,一不小心将掌门的乾坤镜打破,还让贵派门人受伤,实在是无心,要打要罚,悉听尊便.”说完,小心翼翼地看着地上已经散落成碎片的铜镜,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先不说别的,就只是这铜镜,我就赔不起,好歹也是个古董吧.

    “哈!好大的口气,一不小心就可以将这乾坤镜打破,哈哈哈哈.”钟子训出大笑,突然间上爆出惊人的气势,须无风自动,整个人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峰压在我的心头,让我根本就无力反抗,使我刚才冲破乾坤镜时,那种藐视天下的感觉,瞬间被一扫而空,这钟子训只是凭上出的气势就可以让我有种不堪为敌的感觉,实力高的实在有些恐怖.

    钟子训眼不斜视地看着我,道:“你以为我们四大书院的法宝就这么好破吗?若不是刚才我们怕伤了你,极力反制法宝的威力,被你趁虚而入,才破了我的乾坤镜,而且,门人也被法宝反噬受伤,所幸伤势不重,但,小子!我告诉你,如果你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的话,我钟子训可以担保,就算你有剑心的帮助,我如要取你的命也是易如反掌!”

    这几句话虽然不中听,但我承认,钟子训说的确实是实话,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我才答应剑心会遵守诺言,当然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而且,是我打坏了别人的东西在先,错的是我,我理应道歉,想到这里,我对着钟子训揖道:“请掌门息怒,我已经说过了,要打要罚悉听尊便.”我抬头看着钟子训乌黑的脸色,只好咬咬牙道:“如果要赔的话,我也认了!”

    “赔?你拿什么赔?不过……”

    “不过?不过什么?”我听见钟子训的口气似乎事有迂回的余地,急忙问道.

    “哼!也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手中这把紫宵与你的关系而已.”说着从虚空伸手一抓,一道紫色光芒闪现在钟子训手中.

    我反地负手向背后抓去,只感觉背上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紫宵,看来自己是根本没有资格和钟子训对抗了,连自己的武器被拿都豪不知觉,我心中只好苦笑一下,道:“这紫宵是老杂毛送我的.”

    “老杂毛?老杂毛是谁?”钟子训抚摩着手中的紫宵反问了一句,但随即急道:“他是不是常做一道士打扮,头花白,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虽然没有抬头,但口气中却透露着焦急.

    我忽然想起老杂毛只是我和师傅私地里的称呼,我连连点头道:“钟掌门说得不错,刚才小子一时糊涂,忘了这是我和师傅私下的称呼,师傅的名讳其实和我说过,是清明子.”

    “啊?”我话音刚落,钟子训掌门顿时乱了方寸,张着大嘴,眨巴眨巴地呆在原地,半晌没有反应.

    我难道说错什么了吗?我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钟子训掌门好不容易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吞了口口水,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看着钟子训掌门的样子,我小心道:“我说,老杂毛就是清明子道长.”

    “恩恩!再呢?”

    “没了,刚才我就说了这些啊.”我茫然道.

    “不对!你刚才说清明子道长是你什么人?”钟子训掌门盯着我的眼睛道.

    “老杂毛.”我话刚出口,见钟子训掌门脸腾的一黑,忽然想起,老杂毛在嵩阳书院的地位肯定不低,于是急忙改口道:“哦!不,清明子道长他老人家是我的师傅!”说完,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钟子训掌门,看他有什么反应,也好为自己下一步早做打算.

    “师傅?你说他是你师傅!”钟子训掌门看着我一副不可思议的表.

    “是啊!紫宵就是他送我的.”我怕钟子训掌门不相信,急道:“连我的名字也是师傅取的,他说我是天字辈的,该叫天星.”

    “天星,天星,天星,天幸……”

    “天星,是天星,不是天幸!”我见钟子训掌门读错,急忙纠正道.

    但钟子训低头囔囔自语,仿佛没有听进我说的话,只是从他握着紫宵那略微颤抖的手可以看出来,他此刻的心绝不平静,钟子训掌门只是呆泄了片刻,马上大步向我走来,乌黑的脸色再加上强大的气息,让我本能地向后退了几步.

    一步,两步……

    每一步都显得这样艰难,强大的气息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剑心早已经化成一片片金芒护在我的边,但澎湃的剑气却丝毫阻挡不了我对钟子训的恐怖,阻止不住他前进的脚步,我只能一步一步向后倒退,因为,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如果我此刻转逃跑的话,那么,子宵就会毫不留的穿过我的灵体.

    “说!师傅他在哪?”

    师傅?我根本没有余力指出钟子训的语病,边退边道:“师傅他不在了!”

    “不在了?”钟子训掌门听到我的话,猛得停了下来.

    上的压力顿时消失,我虚脱得差点倒在地上,这才现,原来和修为高的人对阵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或许,我根本就没有资格和高手交战,只是凭借上出的气势就可以把我意志打垮.另一方面,我又在考虑其他问题,老杂毛的份本来呼之出,但是钟子训的态度,却让我对老杂毛的份倍感疑惑,本来以为老杂毛应该份崇高,但从钟子训刚才的气势来看,我有些怀疑老杂毛是不是偷了人家的紫宵,让别人四处追杀.

    正在我在心中痛骂老杂毛的时候,钟子训那略带颤抖的声音传来过来:“你说师傅他不在了?飞升了?”

    “恩!”我惊奇得现钟子训的眼角竟然含着两滴目光.

    钟子训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呆立在原地半天没有说话,半晌,面朝东方轰然跪了下去,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其他的弟子,包括刚才负重伤的弟子,都和钟子训掌门一样,恭敬地朝着东方磕了三个头.

    我看待这一幕,也呆了,老杂毛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师傅他老人家临走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钟子训拜扣完从地上从容地站起来,只是脸上还挂着一些悲伤.

    “你,你说什么?”我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钟子训,他居然又称呼老杂毛是他的师傅,我没听错吧,如果不是语病的话,那就是说……天啊!

    “我说清明子师傅临走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当然如果他真的是你师傅的话,你就是我小师弟了.”钟子训说话的声音有些软绵绵的,显然过度的悲哀让他失去了往的神采.

    听了钟子训的话,我立刻呆了,看来我的猜测应验了,我虽然曾经想过老杂毛的份,但根本就没想到,他的份竟然高得这样离谱,居然是四大书院之一的掌门,我一下子就成了钟子训掌门的师弟,这意味着什么?我不知道,我站那囔囔地问道:“你说老杂毛是你师傅?”

    钟子训听我这样称呼师傅,自然眉头一皱,但随即暗自叹了口气,也就随了我,点了点头道:“不错,清明子道长确实是你我的师傅,只是百多年前他一声不吭地走了,从此就将嵩阳书院交给我打理,所以刚才听到师傅的消息,我才会如此激动,我想知道他百多年前为什么会一句话都不留,就这么突然的离开,难道他连嵩阳书院的基业都不要了吗?”

    没想到老杂毛竟然是这样一个不守承诺的家伙,不过想起以前老杂毛把我一人丢弃在雷电交加的山谷中的景,我有种和钟子训同仇敌忾的感觉.

    “师傅他走的时候没有说什么吗?”

    我看着钟子训那盼望的眼神,略微摇了摇头道:“老杂毛走的时候只是告诉我他的道号,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哦!对了!”我忽然想起来,老杂毛还留下一颗舍利子,老杂毛既然是嵩阳书院的掌门,那这舍利子理应还给嵩阳书院,更何况钟子训是老杂毛的徒弟,给他我也比较放心,毕竟这是除了紫宵之外,老杂毛留下的唯一可以纪**的东西,若是放在别处我还真有些不放心.说着我从怀里摸索出老杂毛的舍利,递给钟子训掌门道:“这是师傅留下的.”

    钟子训见到我手中拿着的舍利,颤抖着双手将舍利捧在手中,凝视了半天,张合着嘴角半天才说出话:“这就是师傅?”

    在那一刻,在黎明的阳光照下,我忽然觉得钟子训掌门那伟岸的躯佝偻了好多,在旭中显得那样渺小,透露出的无助感觉是在平里绝对感受不到的,虽然他努力地控制自己,不让眼角的泪水划落,但这一刻这种修饰却又显得这样苍白无力,看着悲哀之言于意表的钟子训,我心中感慨道,谁说修真没有感,像钟子训掌门这样的修为,都还摆脱不了生死离别的痛楚,摆脱不了红尘六,难道仙就可以吗?

    我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沉浸在悲伤中的钟子训掌门,这样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也来得太突然了,不知道他能不能撑下去,或许像当年我一样尽地将悲伤宣泄出来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我也知道为掌门他根本就不能这样做,我想,他能做的就是尽量把悲伤藏在心里吧.

    果然,钟子训独自一人面对着旭站了半天,然后转将紫宵递给我道:“喏!拿着,这是师傅给你的,刚才的舍利已经证明了你说的话,你以后就是我的小师弟了,也就是嵩阳书院的监院.”说这句话的时候,钟子训掌门的表又恢复了常态,只是从他那跌宕起伏的口气中,还能勉强听出些绪的波动.

    “我是嵩阳书院的监院?”我接过紫宵,呆呆地问道.

    “恩!不错,在师傅把紫宵给你的那一刻起,你就是了,这是师傅的决定.”钟子训掌门点头道,但随即话锋一转:“但在你成为监院之前还有些事要解决.”

    “是关于邵飞的事吧?”对于这点我心里早有觉悟,该来的总是要来,我想即使我是老杂毛的徒弟,但是以嵩阳书院的地位也不好寻私枉法.

    出人意料的,这次钟子训掌门摇了摇头道:“不,不是他,他的事已经解决了.”

    “已经解决了?”我大吃一惊,也就是说在知道我份之前就已经解决了?想不到钟子训掌门竟然为了我,敢开罪那么多修真,我真的有些不敢想象.

    也许钟子训掌门看穿了我的心思,对着我道:“其实,这件事我们嵩阳书院并没有出面,而是少阳书院主动要求的,因为他们少阳内部似乎出了些乱子,再加上邵飞那孩子的确是自杀,还有这记忆碎片为证,所以其他的修真门派也不好再追究下去.”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块圆球一样的水晶,递给我道:“这记忆碎片是邵飞留下的,按照少阳派的意思,我把它交给你,你看过之后就什么都明白了,使用的时候你只需要注入一些五行之力就可以了.”

    我将记忆碎片拿在手中,久久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仿佛我手中拿的不是一块小小的水晶碎片,而是重逾千斤的山石,这块水晶在我心里的分量实在是太大了,我拿到的将会是真相,一个让邵飞转变的真像.

    “这碎片等会你拿回去再看吧.”钟子训掌门对着和蔼道:“我们现在说的事,是对你做出的处罚.”

    “处罚?”我将碎片放入乾坤袋的时候,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奇道:“邵飞的事不是已经解决了吗?怎么还有处罚?”

    “哦?难道你不该为打破乾坤镜负责吗?难道你伤了同门不该接受惩罚吗?”

    我听着钟子训掌门那咄咄人的口气,只好甘认下风,连忙点头道:“该!”

    钟子训掌门见我点头承认,面露笑意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其实这次你即使没有打破乾坤镜,我也要处罚你的,你在斗法会上的表现实在太骇人了,我不想看见你再次陷进去,所以,你必须面壁半年!半年内你好好参悟一下天道.”

    面壁半年!我虽然有几分不愿意,但是想想自己有机会可以静下来思考一下,也无偿不是件好事,便点头表示接受处罚.

    “既然如此,你现在就去吧,早参透天机,也好早摆脱烦恼.”

    “是,钟掌门.”我对着钟子训揖道.

    “等等!”钟子训见我转离去,忽然道:“你以后就不要叫我掌门了,叫我师兄吧!”

    师兄?多么亲切的词啊,短短的几句话,顿时温暖了我的心,我按耐住激动地心,对着钟子训点头应了一声:“是,师兄!”

    钟子训的躯一抖,面含微笑得对着我点了点头:“去吧!去之前先换衣裳,再让八贤带你去藏剑峰面壁思过.”说着,对着边那八位修真中的其中一位说了几句,那修真点头领过命后,走到我边,恭敬道:“监院这边请.”

    我向师兄微笑着点头示意表示谢过,转随着修真走开.

    ***************************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是广告

    《乞儿传奇》链接:/sho?b1_id=26321

    尘梦浮生

    /sho?b1_id=26988

    &1t;高衙内新传>

    /sho?b1_id=2619o(丫的这书还要我做广告Bs)

    《冠军之路》

    /sho?B1_id=2746o

    《幻侠志》

    /sho?b1_id=31124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