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有道一鹄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隐若 书名:鬼道
    <---凤舞文学网--->    我独自一人回到屋内回想着刚才听到的话青龙战将光臣到地球上做什么?如果光臣真的是闯入无幽谷的仙人难道那次是偶然的吗?又或者是专门针对我去的如果是后者的话看来以后自己以后的子并不好过虽然有玉佛珠护但是我将要面对的是仙界的八大战将之一的光臣仙人都没有碰过的我却要面对仙人中的佼佼者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世事似乎总是玩弄我于鼓掌之间。--凤舞文学网--

    我踱步走到窗边轻柔的月光洒在上我不经意地抬头看了看天空皓月当空好久没有看过如此美丽的月亮了我面对着月亮深深吸了一口气今天该是二月十四了吧是人节又是一个没有人的人节我忽然感到心中没有来由地一阵刺痛是七夜吗?还是如梦?

    我摇了摇头轻轻笑了一下我怎么会想起如梦难道只因为刚才听到得那些话?袖女?袖女是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说如梦是袖女呢我想起当年激怒如梦的样子笑了下看来是我多虑了依照如梦冰清玉洁的格袖女应该不是什么卖笑的差事吧。

    夜总是比白天短在寂静中如一缕青烟滑过不经意间已是旭初升。

    “抱松!抱月!走出去逛逛。”  我推开房门叫道毕竟明天就是斗法会了今天我打算进谷去摸摸底熟悉下场地。

    恩?怎么搞的?若是往抱月要是听到逛街一定会第一个冲出来的怎么今天没有反应。

    我看着抱松和抱月那紧闭的房门眉头一舒心中宛然差点忘了昨天晚上我让抱松和抱月独自游玩想来他们肯定是玩到很迟才回来虽然修真不需要睡眠但是昨天白天一路奔波晚上又在嬉戏况且他们修为尚浅现在应该是趁着清晨在打坐恢复精力吧这样也好我自己出去看看清净很多。

    想起抱月那粘人的样子我赶紧打开大门钻了出去。

    虽然只是阳二月但是浮云谷内早已意盎然四处绽放的花朵肆意遍部在谷内每一寸角落旭带来的暖流扶遍全在这里我感觉不到一丝初的寒意。

    看着漂浮在边不远的云彩如同走在仙境中一般我伸手掠过一道云朵感觉着云彩穿而过的奇妙忽然想起李白的诗句心中难免几丝惆怅不呤道:“浮云游子意,落故人。”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我顺着声音回头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后不远地方已经站了一个古装打扮的年轻人此刻正背负着双手面带笑容地看着我。

    好深的修为啊我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我忍不住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人来人大约双十年华看衣着应该修真有些时了背上负着一把古剑一双朗目神光流离剑眉直冲云霄甚是俊郎虽然背负着双手但给人的感觉却如同一把出鞘的宝剑一般令人不敢直视其芒。

    来人见我回头拱手微笑道:“一时唐突打扰了朋友的雅兴还请原谅”

    我看来人彬彬有理心里面顿生几分好感决定问个明白当下微笑道:“没有关系的我也是一时由感而。”

    “听朋友的语气似乎修真的年限并不长久不知道我猜的对否?”

    “哦?”来人竟然可以从我说话的语气中得知我的修真年限可见细心以极惊讶过后我也坦然道:“你猜的不错我修真还不足十年。”

    “啊!”来人显得十分惊讶瞪大了双眼不感置信得看着我:“你是说你修炼不足十年?”

    “恩!确实如此。”我确认地点了点头。

    来人惊得楞在原地半饷才缓过气来摇着头口中连呼:“想不到啊想不到。”

    想不到?有什么想不到得?我不解得看着来人奇怪的举动但来人接下来吐出的话却让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本以为百年内取得剑心已经惊天动地想不到不足十年的修为竟然可以取得剑心。”

    听到来人的话我心中如同被锤头砸了一下顿时心乱如麻他竟然知道我取得了剑心天啊!他竟然知道我有剑心?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是少阳派的?那么他除了知道剑心他还知道什么?他会少阳的死猪头派来杀我的吗?那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一点杀气呢?我强压下心中的慌乱向后退出一步试探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有剑心的?”

    来人见我的举动抱歉地笑道:“对不起在下又唐突了说起剑心就不得不说起我的师门。”

    我疑惑得看着他这和他的师门又有什么关系?

    来人弯下腰席地而坐顺手示意我坐在他的边仿佛一切来得那么自然丝毫不容我的反对看着他脸上慈祥的微笑我心头袭来一阵温暖的感觉心稍稍平复了一些小心翼翼地坐在他的边。

    来人见我坐下含笑道:“说起我的师门也是专注于用剑的门派一度是修真门派的领袖。”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打断:“领袖?修真的领袖不是四大书院吗?”

    “四大书院吗?如果蜀山剑派还在的话他们恐怕还不能出其左右。”话语之间透露出的自豪意于颜表。

    “蜀山剑派!”难道真的有蜀山剑派?我心中莫名的兴奋蜀山奇侠传在我脑海中的印象还是十分深刻的只是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有这样的一个剑派。

    “霞落乌云遮剑破蜀山出。遥想当年学剑蜀山中可是每一个习剑修真的梦想。”

    看着来人自信的表和蜀山先入为主的思想让我渐渐地认同蜀山在很久以前的确是修真的领袖。

    “每一个进入蜀山的弟子都会去寻找一把剑一把为自己而生的剑去慢慢地习惯它惜它与剑培养感因为每一把剑都会有自己的心一个和人一样的心得到了剑的认同才有机会人剑合修最终达到人与剑合二为一的至高境界人就是剑剑就是人不分彼此无出左右强过任何法宝这不但是每个蜀山弟子的梦想而且是每个修剑修真的梦想。”说到这里顿了顿:“但梦想终归只是梦想自从有蜀山剑派以来哪怕在最辉煌的时候也没有人真正的得到剑心人心难免有些瑕疵无奈剑心不与有些蜀山弟子实在按奈不住甚至依仗着自己的修为强制取得剑心但抢来的剑心又怎会人剑合一因为习不得真正的人剑合一蜀山剑派也渐渐地没落下来剩下的也转战其他星体以求找其他的方法得到剑心的承认留下来的人也只有我一人。”

    “哦!”他说到这里我也有些渐渐明白了有些庆幸自己在万剑冢中的一通漫骂竟然会得到万剑的认同想一想实在是有些侥幸。

    来人接着说道:“这近千年来我也一直在寻找着答案如何才可以得到剑心的认同一再提高自己的修为但却感觉到剑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沮丧得想让自己放弃却又不想放弃这些年来的梦想就在我徘徊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万剑的欢鸣感应到了万剑的心我知道一定有人获得了剑心的认同于是急忙破关寻找但是剑心给我的感觉却是忽强忽若有一段时间竟然完全消失了直到前不久我才又感应到了剑心的存在所以才赶了过来。--凤-舞-文-学-网--”

    “你是想问我是如何获得剑心的认同的?”

    见被我说中心事来人不好意思地点头道:“不错我的确想知道朋友你是如何获得剑心认同的。”

    在万剑冢生的事难道要告诉他吗?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来人仅从我说话的口气就猜我修真的年限可谓十分细心而且只是一面之缘不知道他为人怎么样如果我说了我是如何获得剑心的凭他的细心难保不会猜中其中的端倪从而知道我的秘密难道不告诉他吗?我看着来人期待的目光却有忍不下心毕竟别人近千年梦寐以求的答案就在我的脑海中我的心中左右摇摆难以作出决定。

    来人见状大度地笑道:“看来我还是有些冒昧了朋友不想说就算了吧。”

    “不!我不是不是想说。”我急忙辩解道:“只是……”

    “没关系的我们相交甚浅而剑心难求也是世人皆知你不说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不如我们先做个朋友你看如何?”

    见来人误解了我的意思我也不好辩解不过和他做个朋友也算不错至少表面上看他倒也不坏便愉快地答应道:“那好吧我们就做个朋友我叫天星天上的天星星的星。”

    来人见我答应开心道:“我名叫一鹄万物归一的一刻鹄类鹜的鹄。”

    一鹄?一壶?哈哈哈他师傅肯定喜欢喝酒竟然取了这个名字。

    “天星你笑什么?有什么开心的事吗?可否告诉我?”

    我急忙道:“啊!没事没事!只是想到今天出来竟然无意间多认识了一个朋友心中一时开心忍不住而已。”

    “我又何尝不是呢你可是我一鹄近千年结交的唯一一个朋友啊!”说着大声向山谷长啸一声亢长的啸音震得山谷嗡嗡作响山谷上空的云雾竟然被声音带得向空中飞卷。

    好厉害我在傍边看得呆了起来只是这随便一啸竟然有这样大的威力如果不是他自己说他是蜀山弟子我甚至有些怀疑他是不是仙人了。

    等我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才现四周已经站了不少修真正对着我们指指点点我不想太引人注意于是急忙站起来道:“鹄哥我们该走了。”一鹄年龄比我长我叫他鹄哥倒是叫得理所当然只是叫起来却有几分别扭。

    一鹄听到我叫他鹄哥似乎十分受用笑眯眯地看着。边走边问道:“天星我们要去哪啊?”

    “回去啊!”

    “回去?蜀山离这很远啊难得出来一回难道这么快就回去了?”一鹄一脸的不乐意。

    听一鹄口气好象他并不知道在这里要举行的斗法大会我奇道:“回蜀山?难道你不是受到邀请来参加斗法会的?”

    “斗法会?”一鹄一头雾水:“不知道啊我是受到你剑心的感应才用蜀山追来的你说的斗法会是什么?”

    看来一鹄是真的不知道斗法会了我于是将召开斗法会的原由告诉了一鹄。

    “哦?四大书院竟然破例召开斗法大会招纳门徒?虽然四大书院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不过我好久没有找人试试手了这次刚好舒展一下筋骨嘿嘿嘿嘿。”

    我见一鹄那一脸的坏笑心中打了个冷颤不知道等下斗法会谁要倒霉了至少我这样的手碰到一鹄是占不到什么便宜的甚至可以说是败多胜少。

    “哎呀!”

    突然走在前面的一鹄惨叫了一声几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怎么了?”我停了下来疑惑地问道。

    “前面有结界。”一鹄摸着脑袋站起来向前走去用手小心翼翼地摸着前面的空气似乎触摸着一层看不见的墙一边摸一边惊讶道:“怪哉怪哉!竟然同时有双层五行难道这段时间竟然有人掌握了复合五行的方法?”转瞬又自言自语道:“看样子并不象是复合五行应该是五行叠加术想不到四大书院竟然可以做到蜀山做不到的看来在五行术上他们确实有一。”

    五行叠加术?看着一鹄的怪样我也走向前去小心地摸着前看不到的结界土这是我接触到结界的第一感觉然后再仔细地感觉了一下不对这并不是单纯的土在土的里面还有火土与火我尝试着将包裹着火的那点土元素去掉谁知道刚拨去一些土元素结界的红光突然从四周由远及近向我迅袭来。

    “快让开!”一鹄见状不对急忙向我扑来。

    不好!在一鹄向我扑过来以前我向后一退“碰!”这是一鹄扑空摔落在地的声音紧接着整个结界如同被火烧一样一瞬间出赤红的光芒炽浪烧得地表一片焦但光芒也只是出现了几秒钟然后又恢复了正常。

    “好险!”一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裳向我走来口中小声的嘟囔道:“早知道你躲的掉我就不扑了。”

    “……”听了他的话我真得无语了这家伙脑袋里到底想些什么啊。虽然如此但想起刚才一鹄竟然不顾自己的安危向我扑过来我难免有几分感动心中对他又多出几分好感。

    一鹄拍着什么上的尘土走到我边道:“刚才你对结界做了什么?居然会被结界反扑?”

    “没什么?我只是听你说什么五行叠加术心中好奇所以就看了下不知道结界怎么就突然反扑了。”说着我就向别处走去害怕等下一鹄刨根问底我露出一些马脚就不好了。

    幸好一鹄听了我的解释也没有怀疑的意思马上自己找到了答案:“我想你也是偶然以我的修为都琢磨不透这五行变化你又怎么会了解内里?不过你以后还是小心些好千万不要再被这五行叠加术伤到了要知道现今我一鹄可就你这一个朋友呢。”

    我没有听进一鹄的话心中有些窝火道:“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放了这个结界?”

    “是四大书院吧?我想我们来到不该来的地方了。”说着一鹄用手指了指头上。

    浮云谷!四个刚劲有力的大字刻在头顶的山壁上怎么到浮云谷了看来是刚才聊天聊昏头了但是这里下了结界也就是说浮云谷不许生人进入哎!看来想熟悉场地的愿望是没有办法实现了不过这样也倒是公平除了四大书院的人以外其他的人也没有办法进去。

    “看来此次误打误撞我是来对地方了。”一鹄显得有些兴奋:“想不到这四大书院居然会双层法术叠加有机会一定要向他们讨教一下。”说着忍不住摸拳擦掌起来。

    双层法术叠加一鹄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如烟说过她们岳麓书院似乎会三层法力叠加这法力叠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心中十分好奇。

    “天星!天星?”

    “恩?”

    “你在想什么呢?我都唤你好几声了。”

    “我在想这法力叠加到底是什么回事。”

    “哦?看来你也对这法力叠加产生兴趣了?”一鹄笑道。

    我讪笑道:“哪里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对了你好象还没有住处吧?”

    “没有。”一鹄摇了摇头对着我贼笑道:“你不是有吗?”

    “我?”我瞪着眼睛看着一鹄:“你不是想住我那里吧?”

    “不住你那我住那?你不会叫我露宿吧?”一鹄答得心安理得。

    这家伙皮厚得可以啊我看着一鹄那张英俊的脸蛋有些忍不住想用紫宵砍砍试试能不能戳破不过幸好抱月他们带来的房子够大多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也就悻然答应了带着一鹄向住处走去。

    “宗主!你去哪里玩了?也不带人家去。”我刚进屋抱月就开始撒幸好她也现了一鹄马上停了下来指着一鹄好奇道:“他是谁啊?”

    “他是我的朋友这几天他要住在这里和我们一起参加斗法会。”我笑着解释道。

    抱月嘟着嘴似乎不太高兴一鹄在一旁笑道:“想不到你居然是一派宗主失敬失敬嘿嘿嘿嘿。”

    听着耳边一鹄的贼笑我有意整他一下便笑道:“哪里见笑见笑抱月还不来见过一鹄道长等会一鹄道长一开心说不定送你两个法宝。”

    抱月一听急忙跑过来对着一鹄拜道:“月儿拜见一鹄道长!”说完眨着眼顽皮地向一鹄伸了伸双手。

    一鹄顿时傻了眼但一转眼便笑着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玉簪子一边递给抱月一边对着我笑道:“还好我出来的时候搜刮了一下宝库要不然这下可要出丑了。”

    我依旧笑嘻嘻地看着一鹄一言不心道:你以为抱月这么容易就打啦?呵呵等着吧她一定会帮抱松再要一份的。

    抱月果然没有令我失望接过玉簪子自言自语嘟囔道:“不是说要给两份的吗?真小气师兄那一份还没有呢。”说话的声音不高不低刚好我和一鹄都可以听到。

    高!实在是高!果然是抱月皮有够厚我在一边对着一鹄嘿嘿的直笑我看你怎么办。

    一鹄听了抱月的话张大了嘴楞在原地半天才缓过来又抖抖擞擞在衣袖里摸了半天变魔术一样又拿出一支玉簪子送递给抱月道:“此为龙凤簪一阳一是集世间阳二气锤炼而成对元婴以前的修为有莫大的好处。”

    抱月一听马上接过手去不释手地揣在怀里笑道:“多谢道长!”

    一鹄听后连连擦着额头的汗道:“满意就好满意就好。”

    我见一鹄一出手就是两样法宝虽然说是我有意整他的但却也不见他有任何心疼之处知道他并非小气之辈心中对他的评价又高了几份同时心中也为抱月和抱松拥有这样的法宝感到高兴这样一来抱月和抱松的修为又可以有所精进对土宗的壮大来说无偿不是件好事。

    在房中我又与一鹄聊了许久然后两人都有些疲惫互相告辞回房打坐修养去了毕竟明天就是斗法会了。

    正当我打坐正酣时忽然听到屋外喧哗正要起看个究竟门口就传来抱松急促地敲门声:“宗主!宗主!快起来了斗法会开始了!”

    斗法会开始了?睁开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天已经微微亮了起来可能是这两天太累了好久都没有打坐这么长时间不过经过一夜打坐倒也觉得神清气爽不少。

    我打开房门抱松焦急道:“宗主!快点去谷口四大书院快要开始召集修真颁布比赛规则了。”

    “抱月和一鹄道长呢?”我看了看四周没有他们两的影。

    “抱月等不急先走了道长怕人多出事就和抱月一起去了留下我来叫宗主。”抱松说得有些急。

    一鹄果然细心啊如果让抱月一个人去我是有点不放心但有一鹄相陪想来也没有什么事我随手关上门道:“那我们赶快去吧。”

    幸好我们离浮云谷并不是很远三步并成两步很快就到浮云谷口了只见浮云谷口不大的地方早已经站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我看了看我还是算来得比较早的还可以找个地方站一下而比我来得迟的那些修真就惨了站在后面离浮云谷太远看不清楚想用法术嘛却没有人敢打破浮云谷的规矩只好站在那干着急不过有些机灵的干脆就爬到房顶上看不准用法术可没有说不准爬房子一时间后来的众多修真也纷纷效仿顿时四周的房顶上也错落了不少的人影。

    “宗主!你看到抱月了吗?”

    “没事的有一鹄道长在抱月边你还害怕谁把她拐了去?”我有些好笑地看着焦急的抱松。

    抱松被我说的脸上一红低下头去也不再四处张望。

    “哇!”突然人群中爆出一阵赞叹声。

    怎么了?我寻声望去只见昨天封住整个浮云谷内的巨大结界一瞬间变得雪亮将谷口照得一片通明然后唰得一声化做万紫千红四散在空中看起来很是壮观当然众修真并不因为这个而激动让他们激动是浮云谷这个修真的圣地今天终于为他们开放了斗法会终于要开始了。

    等四周结界散尽后谷内穿出悦耳女声:“请大家都进谷中来。”

    话音刚落哗的一声大家如同听到圣旨一样一齐向谷内涌去我也只好顺着人流向里挪去。

    一进到浮云谷内我利马就感觉到浮云谷与外面的不同了怎么说呢浮云谷给我的第一感觉不是很大甚至看起来似乎没有谷口大但奇怪的在谷口显得十分拥挤的人进入到浮云谷内却显得十分宽松甚至再多来十倍的人都容纳的下如此强烈的反差让我一下接受不了。

    再看浮云谷上空一个椭圆型的蔚蓝结界清晰得笼罩在浮云谷上空就如同一个穹顶一样罩住浮云谷但是飘在浮云谷的云却无视这个结界穿梭在结界内外我来得时候在空中并没有看到这个结界不过这很好结实就象单面玻璃一样里面看不到外面外面看得到里面一样只是我记得少阳的结界可是密不透风也不知道这浮云谷的结界是怎么做的但肯定比少阳的结界要先进的多。

    我看着四周心中感叹道:四大书院实在是高过俗世的修真门派太多单单只一个浮云谷就可窥一斑。

    “诸位修真同人!”忽然从头顶的结界处传来声音大家顿时安静整个浮云谷内一丝杂音都没有。

    女声顿了顿继续道:“这次召开斗法大会的原因我相信大家都知道了这里我就不重复了本来比赛规则都已拟订完毕不过最近突了一些事件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慢慢来瓦选修真所以比赛规则有所变动。”

    一时间浮云谷里一片低声的吵杂大家都纷纷在置疑到底生了什么了不起的事居然能让竖立在地球顶端的四大书院如此紧张。

    我心中也十分好奇到底生了什么事。

    “咳!”声音似乎不满地咳嗽了一下浮云谷内又恢复了平静

    “至于生了什么事为了不影响诸位修真比赛的水平这里暂不宣布等比赛结束以后大家自然就会知道。”

    “比赛规则现在修改如下将初赛去除修改为能力瓦选只有达到我们四大书院承认的能力就可以进入复赛这样可以节约时间另外四大书院的掌门有急事商议不能来现场观看而该派弟子观战以维持公平。”

    大多修真倒是不关心谁来观战毕竟这些于他们无关他们关心的事四大书院的能力标准纷纷在私下里互相猜测。

    “如果大家没有异议的话现在就开始瓦选若是有人支持不住请立即退出浮云谷。”

    话音落下后大家都表示可以开始我心中也十分激动不知道这个瓦选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我感觉到四周的火元素开始变得十分活跃起来我心中奇道:用五行干什么?如同回答我一样四周的温度突然变得十分干燥如此温度持续上升我感觉还好但是我从四周的修真来看有些修真已经支持不住周已经汗如雨下还有一些虽然苦苦支撑但看脸色也好不到哪去。

    “你支持的住吗?抱松?”我关心地看了下边的抱松。

    抱松摇了摇头皱眉道:“我没事只不过我怕抱月她熬不多去。”

    “没事的就算熬不过去一鹄道长也会护送她出去的。”我对一鹄的修为很有把握他的修为绝对在我之上除非我支持不住要不然他是不可能比我先退出的。

    十多分钟多后四周的浪还没有消失我忽然感到灵体一震整个灵体的重量似乎增加了好几倍我仔细观察了下四周的元素土元素很明显比刚来的时候增加了一倍有余而且还在源源不段地增加又是火土两系叠加的法术。

    我仔细的感觉四周元素的变化想在这变化中找到叠加的方法我闭上眼睛把灵体的知觉散到五行中觉四周并不是单纯的土元素在土元素里面还有些红色的火元素在不段燃烧火生土在我脑海这个基本概**闪现出来但是火生土并不是说火可以转化成土等等如果一边维持着一定量的火元素而另一边再放入一定量的土元素会怎么样呢?

    我知道这就和配原子弹一样土元素和火元素都不能多多一丁点就是失败而且可能造成元素崩溃而引爆炸难怪虽然原理简单但是没有修真愿意拿自己的生家命开玩笑所以只有四大书院之间知道这个秘密。

    想到这里我心里有一些喜悦因为修真不可能感应到四周的能量的密度但是为灵体的我就不一样我斜了下嘴角用灵体散出去一些意识包裹住边的一团复合元素仔细的观察起来。

    土火元素之间的比例好象是七比二不不对好象还差一点点就在我快要知道比例的时候忽然外面冲进来一团金元素硬生生将我的意识切开。

    三层法术叠加是岳麓书院做的因为如烟曾经说过三层法术叠加只有他们岳麓书院会差一步就要成功的我有些负气得睁开眼睛。

    “抱松!你怎么样了?”我看到抱松的脸色苍白急忙问道。

    抱松断断续续道:“宗....主我....好难受。”

    难受?我看了看四周修真已经不多了大概还剩下百来个这第三层法力才开始抱松就这样不知道他熬得熬不过去我正要鼓励他忽然感觉自己的灵体似乎也有些吃不消有种轻轻地眩晕感我猛得甩了甩头对抱松道:“你一定要坚持做这是最后一层法力了只要再坚持几分钟你就可以参加比赛了。”

    “恩!”抱松咬了咬牙使劲点了下头。

    一分钟二分钟四分钟我焦急得看着抱松一分一分得在心里数着千万不能倒下去倒下去就没资格参加比赛了在这段期间里本来就不多的修真又有几个倒下或者是走出浮云谷。

    我看着抱松就要支持不住摇摇坠的时候这时突然四周密集的元素突然全部散开。

    结束了!我心中松了气这三层元素叠加果真不是好玩的虽然只是测验但已经让我感觉有些头晕这还是四大书院为了顾及大多数修真的修为而调整过的若是在打斗中遇到三层法术叠加哼!只怕我也讨不到好去。

    “宗主!结束了?”抱松在一边憔悴地问道。

    “恩!应该是吧。”我看了看抱松苍白的脸这下对他的法力消耗实在太大了。

    那沉厚的声音从空中传了下来:“瓦选已经结束了剩下站着的五十三位修真明再来谷中参加复赛。”

    “哎!结束了!”抱松这才长长得送了一口气急忙向四周张望。

    “看什么呢?”我好笑道。

    “我在找师妹不知道她有没有通过!”

    “呵呵我帮你找找看!”我抬头向四周扫去当我的眼神扫到后不远处的时候我体猛的一震一股杀意涌上心头果然他也来了在我眼中赫然出现的邵飞只见他的脸色虽然不太好看但还是有些红润我在心中冷笑一下想不到你也可以撑过去这样也好这次斗法会我们之间的恩怨也该有个解决了。

    “宗主你怎么了?”抱松有些疑惑得看着我。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道:“没什么我们回去吧回去问问抱月她有没有通过就知道了。”

    “恩!”抱松点了下头叹气道:“只有这样了这里这么乱想找也找不到。”

    我和抱松向谷口走去途中我狠狠得向邵飞的背影扫了一眼心中长叹一声:这次斗法会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起点又或者是我的终点毕竟在斗法会上以命相搏我想众多修真是不会视若无睹的我摸了下后的紫宵定下心来无论如何也该有个交代了哪怕是把命搭上因为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比这次更好的机会了。

    我看着邵飞的影渐渐消失在少阳大院中这才一言不的和抱松向自己的房屋走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