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初至浮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隐若 书名:鬼道
    <---凤舞文学网--->    次天还未明。--凤-舞-文-学-网--

    “宗主!宗主!快起来了我们要出了。”

    要出了?这么早吗?我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四周四周黑压压的一片耳边偶尔穿来一两声远处动物的鸣叫天空中的启明星都没有升起。

    “宗主!快点走嘛人家都急死了。”

    呵我看着抱月期盼的眼神看来是把他们憋得太久了我笑了笑:“抱松人呢?该不会丢下他不管了吧。”

    抱月捂着嘴轻笑道:“师兄听说要出去一早就打点好东西现在就等宗主一声令下呢。”

    “是吗?这么积极啊?你先回洞里等我我化化装就出。”我昨天坐在火山口想了一晚我一定不能以自己原来的相貌出现在斗法会上甚至最好不能让人知道我是灵体因为别的不说单是修真的偏见与固执我可是深有体会我可不想节外生枝更何况很可能遇到邵飞!

    幸好困在锁龙柱上那段时无聊地将五行吸附在灵体表面的玩耍给了我提示何尝不能按人体的五行分布将灵体上附上一层元素经过一夜的尝试我现在基本已经可以做到本来装作人类对于鬼妖来说都是基本只要知道原理作起来并不困难难的是隐藏自己的气息当然在玉佛珠的帮助下这已经不是问题。

    “化装?”抱月显得有些惊诧:“为什么要化装呀。”

    “鬼的份太显眼了而且行事有诸多不便所以我想换个份。”

    “什么!”抱月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有些不信道:“宗主可以幻化成*人吗?”

    听了抱月的话我笑道:“不是幻化成*人是化装就是表面看起来和人差不多好了好了你还想不想早点出快回去等我。”

    “哦!那宗主可要快点啊别让我们等心急了。”

    看着抱月那一蹦一跳的影我心中一阵莞尔这么大的人和孩子一样贪玩也没有什么心计修真界真是个奇妙的地方如果让抱月和抱松呆在凡间的话恐怕八成会被人看成怪物看的其实凡间又何尝不是少了这些天真而又有太多的尔虞我诈。

    想到这里我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感应了下四周的五行不一会我上炫起五色的光芒那是五行汇集在我上的表现我集中心神按照比例将五行仔细的排列只见附在灵体上的五行替换着闪耀个不停如此过了十多分钟后方才满意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在空中一抓一面水镜浮现在我面前。

    我满意地看着水镜中的那中脸说不上英俊但是棱角分明的五官再配上国字脸给人一种刚毅的感觉如果不用手触摸的话只凭外表看是不会有人知道我灵体份的而且因为玉佛珠的原因甚至包括修真都不会知道我的份。

    不知道抱月和抱松看了我的化装会是什么表我斜了下嘴角右手轻轻一弹水镜四散消失在空中转向火鳞洞飞去。

    “小雪等会你要跟我在一起哦不要和师兄在一起我给你吃好多好吃的。”

    我一进火鳞洞就看见抱月在虐待小雪只见小雪连抓带挠得向抱月比画好象在告诉她自己不喜欢吃那点东西但是在抱月的眼中小雪就是个可的宠物仍把小雪抓在手中孩子气的威胁道:“再叫我就把你卖了哼哼!让宗主都找不到你。”

    ......我无语了。

    小雪听了抱月的话挣扎得更厉害了抱月抓着小雪不放嘿嘿的险道:“知道害怕了吧知道就乖乖地听我的话我会对你很好的哦会拿你最喜欢吃的松子给你。”

    这时小雪已经现我的存在对着我吱吱直叫。

    见小雪向我呼救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走到抱月的后哭笑不得道:“抱月!我和你说过了小雪喜欢吃的是能量不是松子你给它乱吃点东西会把它吃坏的它当然会怕你。”

    抱月明显没有现我已经到了她的后这时突然听到我的声音条件反地跳了起来:“啊!”

    小雪一摆脱抱月地魔爪就向我蹿了过来在地上对着我使劲地作揖点头我看着小雪的滑稽样心里好笑这段时间跟着抱松混这小子居然学了不少礼仪。

    “你你是谁?”抱月从惊诧中回过神来拔出晶彤指着我问道。

    “我?”看着抱月的惊慌的样子我忽然想起来这时我的外貌已经改变突然我玩心大起故意满眼含着笑意得看着抱月闭着嘴不说话想看看抱月接下来会怎么样。

    “师妹不得放肆。”抱松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火鳞洞里走了出来。

    “为什么?”抱月疑惑地看着抱松手中的剑仍指在我的前。

    抱松没有理睬抱月径直走到我的面前对着我作揖道:“宗主我们已经打点好了随时可以出。”

    “恩?”突然被抱松认出我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难道我有什么地方露馅了吗?我疑惑得看着自己上感觉与常人没有什么不同当我眼光落在玉佛珠和紫宵处心中恍然看来是这两样东西出卖了自己当然还有小雪那个小精灵也是罪魁祸。--凤-舞-文-学-网--

    见份已经被拆穿我只好讪笑道:“抱松好厉害的眼力啊。”

    抱松谦虚的笑了笑道:“哪里刚才若不是见了小雪如此亲密和宗主上的两样宝物单凭外表就算抱松再厉害也是看不穿啊。”

    “师兄你说他是宗主?”一旁抱月似乎有点不信的跑过来用手指戳了戳我见手指穿而过惊讶道:“呀!真的是宗主。”然后疑惑地看着我道:“宗主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和常人差不多啊好厉害而且相貌也变了。”

    我笑着正要解释抱松早就拉着抱月道:“师妹以前师傅叫你好好用功学习你就是不听鬼化常人是正常的事而且变化相貌也不困难。”说到这里看着我好奇道:“只是一般来说人有人气鬼有鬼气但与宗主相识以来别说鬼气就连人气都感觉不到只能感觉到一些缥缈的气息原本我还是没注意但今宗主如此打扮我忽然想起这个问题。”说着瞪着大眼对着我道:“宗主你真的是鬼吗?”

    嘿嘿要是能透过玉佛珠察觉到我的鬼气那还能叫玉佛珠吗?我当下对着抱松笑道:“废话!不是灵体是什么?”

    抱松忽然大声叫了起来:“难道宗主已经达到上善若水的境界了?”

    “上善若水?”

    “对!上善若水宗主你已经到了那样的境界了吗?”

    我看着抱松一脸惊羡的表狐疑道:“修真的十一层境界中并没有这一层啊!”

    “难道宗主不知道吗?”抱松歪着脑袋看着我。

    “不知道!”我肯定的点点头。

    “上善若水语出《老子》: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意思是说最高境界的善行就像水的品一样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

    我越听越糊涂疑惑道:“难道这和修真有什么关系吗?”

    “师傅曾经说过修真修为的进长就是心灵净化的过程若是到上善若水的境界将心中的一切名利恩怨放下那么他的修为进度将不可限量甚至可以一飞升!”

    “啊!”抱月惊讶道:“一飞升?”

    “对!一飞升。”抱松肯定的回答道:“瞬间拥有渡劫期的力量师傅曾经是这么说的。”

    “那怎么可能?”抱月不可置信道。

    “可能的!”我在一旁点头道因为我曾经看到一句话就使三师兄顿悟一个月不到就修到元婴因此我也相信上善若水的心境可以让人修为顿时提升。

    听了我的话抱月无限向往:“呀!那如果我修到了上善若水的境界该多好?那我就可以马上飞升了。”

    “呵呵师妹你总是想些好事。”抱松在一旁笑道。

    “怎么?不行吗?”

    “上善若水就算是神仙都不见得能完全放下名利恩怨何况是人呢上善若水只是一个神话一个流传在修真之间的神话。”

    是啊我站在一旁心中感慨上善若水没有名利和恩怨试问水可以达到这样的境界呢?人可以吗?连仙都不行一飞升只是神话吧?

    听说是神话抱月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失望但转瞬就被期待所替代走到我的面前撒道:“宗主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呀好不好嘛!”

    “啊!”差点忘了被抱月一提醒我忙点头道:“好我们现在就出。”打开乾坤袋低头对脚下的小雪道:“来!小雪我们出罗。”小雪机灵地一纵跳进乾坤袋我唤起紫宵冲出火鳞洞向空中飞去在空中对抱松和抱月喊道:“你们快些跟上啊。”

    抱松和抱月此刻以化作两道飞虹向我追来。

    我转看着急追而来的抱松和抱月心中有些安慰虽然我的度没有到极限但就是目前的度按照一个月以前的抱松和抱月的修为来说稳稳当当的跟上已经是很不错了而现在看他们俩面色红润气息均匀丝毫没有吃力的表现这一个月的修为由此可窥一斑。

    我站在紫宵上痛快地呼吸着四周自由的空气忽然想起来自己还需要一件衣服一件宽大的长袍来遮住玉佛珠还有紫宵也需要用布来包裹住只有这样才能万无一失才不会被少阳的熟人现。

    心**所及我站在紫宵上用右手稍微聚集一些木气闪着青色气息的木元素一点一点地聚集在我手中星星点点川流不息再用左手夹杂上少许的水元素不多时一件雪白的长袍就出现在我手中我将长袍罩在上试了试感觉还不错只是还少些什么我看了一下左手聚了些金元素在肩膀两侧加了金质的垫肩并且在长袍的裙摆和袖口处袖了四条金龙。

    做好这些我满意地笑了笑再将紫宵也用白色的布包裹起来这样就没有人认识我了哪怕是大师兄想认出我也没那么容易吧。

    “宗主!好漂亮啊我也想要给我也做件嘛!”

    听到这个声音我一时头大了起来只好嘿嘿地回头对着抱月笑道:“这个法术这么简单你自己不会做吗?”

    “很简单吗?应该怎么呀?教教我呀。”

    我受不了抱月的纠缠再看看抱松也是一副我很想知道的表看着我只好笑着解释道:“其实就是应用五行相生的原理用木水之气作出衣服再用金做些修饰就可以了。”其实我说得这么简单但却故意漏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使用木水之气之前必须先用法力在手中作出衣服的模型要不然做出的只会是一团布料我之所以不说就是想让他们自己思考。

    抱月和抱松听完我的解释后站在自己的飞剑上开始慢慢地尝试抱松终究是对法术有着特殊的癖好凭着自己多年对法术浸的经验连续作出几块布料后就现不对思索了片刻下次出现在抱松手中就是一件黑色的紧装。

    而抱月则不行连续失败了几次以后抬头瞥了瞥我和已经穿上新衣服的抱松眼睛一红。

    看着抱月要哭的表我皱眉道:“抱月你想想看你是不是缺少了什么步骤。”

    “缺少步骤?”抱月毕竟不是呆子经我这么一提醒哪有不知道的道理不多时也做出一条红色的裙子罩在上。

    法术成功的抱月脸上马上雨过天晴笑着问抱松道:“好看不好看。”

    本来就清丽脱俗的抱月穿上这条大红色的裙子后整个人更显得美可人抱松早就看得痴了这会只知道恩恩恩点头哪里还会说什么话。

    抱月脸上红云翻飞对着抱松嗔怪道:“呆子。”

    看着互相陶醉的抱松和抱月我受不了地咳嗽了两声这才将陷入郎妾意的两个人拉回现实。

    抱松难堪地望了望我另一边抱月早就羞地低下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了。

    呵呵真好玩我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们。

    路上如此一闹原本长远地旅途倒也显得不再苦闷一转眼就已经到了浮云谷口。

    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白云如同入仙境一般浮云谷当真是浮云千里我心中赞道。

    “宗主这里就是浮云谷我们下去吧按这里的规矩是不能仗剑飞行的。”抱松在一边解释道。

    “不能飞行?这是为什么?”我好奇道。

    抱月笑道:“是这样的浮云谷是四大书院的专属修炼场所为了表示对四大书院的尊重修真界都有个不成问的规矩就是在四大书院的管辖的范围都必须以礼相待不能使用法术这浮云谷自然也不例外。”

    看来四大书院的地位实在是然既然修真都如此我也不能特殊当下和抱松抱月降下飞剑落了下去。

    站在浮云谷中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我不感叹道:人真是多啊!刚才在空中被厚厚地云层挡住没有看到这时落了下来才现在浮云谷四周早已经是人声鼎沸各路修真来往络绎不绝而浮云谷四周的广场上林立着不少木制阁楼每个阁楼上空都盘旋着几个法术凝结成的大字有正一崂山华山之类的大门派还有些没有听过的小门派林林种种多的难以记数。

    我置其中难免感慨道:“这些人真是有远见啊这么早就过来抢地盘盖房子了连修真界都如此难怪凡间地皮房价那么高。”

    “那个宗主那些房子不是盖的。”

    “不是盖的?难道是种的吗?”我现抱月的眼中分明透露着几丝得意。

    果不其然抱月有些怜悯地看着我道:“宗主那个房子真的是种出来的!”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看着抱月不过转**一想这里是修真界什么事都可能生剑都可以种种种房子有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让抱月这个丫头抓到把柄让我有些不爽我当下装做老沉道:“你们有种子吗?”

    “种子?”这会轮到抱松和抱月对着我大眼瞪小眼了。

    “对!种子种房子没有种子怎么行你们应该有吧可别告诉我没有。”我心安理得摊开手对他们招了招示意他们把种子交出来我也种个房子玩玩。

    听了我的话抱松和抱月终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碍于边上修真众多抱松强忍着笑走到我边附耳道:“宗主没有种子的只有这个。”说着从自己的乾坤袋里掏出一个木制的小房子递到我手中。

    我看着手中和玩具一样大小的房子在看看抱月和抱松那强忍着的笑意完了这回糗大了我将手中的房子把玩了一会稍微用意识感应了一下才现这个木制房子并不是只用木头制作那么简单严格来说这是一个经过木元素压缩过的房子水生木如果用水元素刺激里面的木元素的话房子就会急的膨胀。

    “这房子需要灌溉三成的水分吧?”我一边感应着木元素的密度一边问道。

    抱松听到后显得有些吃惊道:“不错宗主怎么知道的。”

    我微微笑了一下对抱松道:“现在离浮云谷口比较近的位置都被占据了我们先去找个位置吧再迟只怕没有位置了。”说完带着抱松和抱月向外面走了一里多地终于这里显得不那么拥挤。

    我看了看四周这里只有零散的几个修真门派也不怎么有名气不过也好至少很清净我对着抱月道:“你看我们就这里怎么样?”

    抱月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我把手中的房子放在地上对抱松道:“你来吧。”我没有结印的习惯所以这些事还是让抱松来做比较好些省得还没比赛就漏了自己的底细。

    抱松用了片刻就将房子弄好并且用土元素在房子上空做了大写的土字表示这里住的是土宗。

    走进房子里房子不大就四层大小家具倒是一应具全不过与刚才看得那些大门派的带着院子的房子来说我们这里是相当简陋了我们三人一人选了一层住下。

    想起后天就是斗法会了心有些激动盘坐着怎么也合不起来眼睛这样还不如索出去走走呢这浮云谷我以前还没有来过顺便还可以看看大师兄他们有没有来。

    想到这里我打开房门正准备向楼下走出忽然现黑压压地屋里有两个黑影在小心翼翼地往门口挪动有贼?我急忙用心神感应抱松和抱月心中顿时哑然哪里是什么贼那气息根本就是抱松和抱月两个看他们的样子好象是想趁我不注意溜出去玩正好吓吓他们。

    “咳!咳!”我站在楼梯上大声咳嗽了两声。

    “哎呀!”伴随着一声惨叫紧接着“咕咚”一声。

    呵谁那么倒霉不知道是抱松还是抱月摔倒了我在强忍着笑意伸手唤出一道火焰浮在手中把屋内照得一片通明只见抱松摸着股愁眉苦脸的站在地上抱月则躲在抱松的背后。

    我好笑道:“你们两个半夜三更的这是要到那里去?”

    抱松和抱月见被我识破讪笑道:“不瞒宗主我们想出去转转。”

    “呵呵带不带我一起去啊?”

    本以为自己出去没有希望的抱松和抱月见我竟然主动要求出去转转当然求之不得连忙点头。

    我和抱松抱月来到门外门外的大多数修真也是睡不着毕竟后天的斗法会关系他们终修为心都有些激动一时间这浮云谷口也是熙熙攘攘再合着边上的景色我有几分回到古代的错觉。

    我们一路走走望望我是在找少阳的门面而抱松和抱月则是在看闹听着边的修真高谈阔论看着边这些神仙般的人物我如同置梦中一样曾几何时我还嘲笑那些相信鬼神的人是封建而现在我自己却真真实实地站在这些传说中的人物中间并且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听着耳边抱松和抱月的唧唧喳喳不期然间我抬头向前看了一眼这一眼看得我心头猛震少阳!两个玄金色的大字错落在我眼前少阳又看到这两个字了少阳。

    我呆呆地立在少阳大院的门前。

    “宗主!你怎么了?”抱松看出我的失态连忙问道。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来一些往事算了我们走吧。”路过少阳大院我不时地回头看了几眼期望可以看到大师兄和青松的影子但直到少阳消失在我眼中他们的影都没有出现。

    正当我心中有些失落的时候突然前面两个修真之间的谈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喂!你听说了吗?这次仙界好象来人了。”

    “是啊我也听说了好象份好不低是掌管东方仙界的两大青龙战将之一的光臣。”

    “是吗?是仙界统领所有战力的八大战将中之一啊那修为一定很高吧。”

    “恩据说是大罗金仙的修为。”

    大罗金仙的修为?我忽然想起不久前闯入无幽谷的那个仙人难道两个人会是一个吗?我不由地跟在他们后仔细听了起来。

    “你说他过来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反正现在他好象和岳麓书院的一个袖女关系比较密切那个袖女叫什么来着好象是叫如梦吧。”

    “哎!算了神仙的事我们还是少管点好先把自己的修为修炼上去再说吧。”

    “是啊是啊!”

    如梦?刚才他们说的话打开我沉寂已久的心扉他们说的那个如梦是曾经让我惊为天人的如梦吗?那袖女又是什么?

    带着这些疑问我已经没有心思再闲逛下去我对着抱松和抱月道:“你们慢慢逛吧我需要回去休息一下。”说完不顾抱松和抱月惊讶的目光独自向回走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