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集 春风不度玉门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4月21行军队列开出兰州,一路上坦克、装甲车故障不断,修理连根本忙不过来。--凤-舞-文-学-网--所有人都后悔,早知如此,该带一个“修理团”才行。

    每天只能白天行军,夜晚必定要驻扎。因为路况不好,有些段是柏油路,大多数路段都是土路。而且不论柏油路还是土路,一律是坑坑洼洼,夜间行军容易出事。而且以现在的况来看,仅仅白天行军故障已经太多了,假如全天候行军,那故障还得翻出两三倍。

    现在的模式是,白天行军,修理连尽量先挑最急的修理,能凑合上路别掉队就行。到了夜晚,修理连还不能闲着,趁着大军驻扎,在对一些白天暂搁下来的毛病进行修修补补。往往一忙就是一通宵,第二天还得跟着行军、修理。

    从兰州到张掖,这五百多公里沙土路,装甲车辆故障率已经高达了7o%,坦克故障率高达85%,几乎每一辆坦克都坏过。有的坦克还坏了不止一次。向小强根据修理连的意见,下令所有坦克和履带车辆不能连续行驶。每行驶4小时,不管坏没坏,都要停下来维护半小时。要不然坏了再修,更麻烦。

    这样一来,故障率是大为减少,可是这样开开停停,整体行军度也没上去。唯一的好处就是增加了坦克寿命。

    从兰州到张掖,五百多公里的距离,要是坐汽车的话,就算不,那也是八、九个小时就到了。可是这么一支庞大的装甲师,竟然走了六天。全师每天平均前进不到一百公里。轮式车辆故障率很低,但是总不能把坦克都甩掉,自己前进吧?

    这六天,把向小强搞的是暴跳如雷,骂骂咧咧,不断地往后方催促增援。——增援修理队伍。而全军官兵也都是垂头丧气。大6气候天昼夜温差大,白天一沙土和着汗碱,风一吹**的。晚上气温骤降,冻得直打颤。沿途还没地方洗澡。吃的饭里总是有一些尘土沙粒。这个没办法。可是连喝的水里也有,不管再小心,沙尘总能跑到水壶里。也不知怎么进去的。

    说到水,别说洗澡,连部队的基本用水都差点没保证上。先这一万多人都要喝水,一三餐做饭也要用水。而且人用水还是小头。大头是车辆用水。那么多坦克、装甲车、自行火炮、汽车、摩托车,每天除了耗油,耗水也不含糊。这里还不比东部战场,那里即使是华北战场,开上十几里路也总会碰到小河小沟的。--凤舞文学网--而这里,甘肃丝绸之路,简直是中国最缺水的地方,起码是之一。这五百多公里就没见过几条有水的河,而且居民点也奇少无比,几十公里见不到人烟是很正常的事。没有人烟,那就意味着连一口井也找不到。

    就这样,每现一个村庄,部队都要把燃料车和水车全开进去,从井里玩命抽水。不但水车装得满满的,向小强还命令把用空了的燃料罐车、空油桶也装上水。虽然混了燃料人不能喝,但能给车辆用。

    沿途的地下水经常是苦涩难喝,和东部地下水的甘甜完全没法比。这里的水即使烧开了,也漂浮着一层薄膜似的东西要小心倾倒出来才能喝。

    这一切加起来,让全师士气降到了最低点。

    幸好还每天都能吃到带水果,还有香烟也加倍放,这才提振了一些士气。本来向小强还想多些巧克力振奋士气的,但试验了一天就现不行:巧克力吃多了腻,喝水太多。而水又是紧张的,只得作罢。

    ……

    从张掖到酒泉这一段,公路北边几十公里就是腾格里沙漠。每年天,内蒙古的大风从腾格里沙漠过境,都形成遮天蔽的沙尘暴。

    这可是苦了人民卫队装甲第一师了。之前的路程还只是扬尘、普通风沙,而现在可是真正的沙尘暴了。沙尘暴一起来,简直看不到太阳,风声鬼哭狼嚎一般,天地间一片凄惨镜像。

    光线骤然从白天变成了“黄昏”,进而变成了“夜晚”。所有车辆都打开车灯,也勉强只能照到前面一辆车的股。本来开的就够慢的了,时只有十几公里,现在陷入沙尘暴,度再次放慢,时只有几公里。

    作为机械化部队,这时候面对沙尘暴,好处和坏处都分别体现了出来。坏处,自然就是故障率加倍,由沙尘引起的故障骤增几倍。但好处,就是士兵们可以躲在车里,不必像普通步兵部队一样,直接暴露在沙尘暴中。

    军卡自然都把帆布蒙关得严严实实的,而装甲车的顶面也都蒙上了油布,士兵们躲在油布下面,听着侧面装甲板被飞沙走石打得“噼啪”作响,好像被子弹扫一样。这时候,车里谁说话互相也都听不见,只是看到头顶上的油布慢慢的压下来,因为凹面积蓄了太多的沙子。这时候,里面的士兵就要敲打油布,让沙子飞走。

    坦克的车长也都缩进了炮塔。但是坦克驾驶员可不能关上观察窗,那样就没法驾驶了。这时候,驾驶位的观察窗就成了沙粒大量涌入的通道。旁边的机枪手这时候就得负责清理沙子,把重要的地方用雨衣盖上,防止沙子进入机械部分。每隔一会儿就要用手捧着沙土扔出车外。可就是这样,还是有大量坦克因沙尘进入太多,而抛锚待修。

    每当沙尘暴有所减弱的时候,修理兵就穿着雨衣、拎着工具箱一路小跑,像工蜂一样穿梭排障。

    不管是汽车、装甲车、还是坦克,外表都是惨不忍睹。表面的漆伤痕累累,就像被砂纸打过一样,几乎看不清原来的颜色了。

    好在这个时候,从后方增援的修理部队赶到了。这次来了三个修理连,和装甲一师原有的修理连加起来,组成了一个加强“修理营”。这才算缓解了修理人手紧张的境况,整师前进度才快了一些。

    ……

    部队在沙尘暴肆虐的路段艰难前行了三天,直到4月3o到了酒泉,才算把腾格里沙漠抛到了后。以这个天的风向,风中虽然还有很多沙尘,但总不至于是沙尘暴了。

    逃出了沙尘暴的魔掌,再加上修理人手大增,每天的前进公里数才算过了百。过了酒泉就是嘉峪关。从嘉峪关到玉门关之间12o公里的公路,一天就开到了。

    酒泉到玉门之间,还算有一些绿洲,但是过了玉门关,眼前就是一片更荒芜的景象了。

    古诗有云:风不度玉门关。

    向小强到现在,才算体会到这句诗的意思了。

    汽车轮子在满是盐碱硬土的公路上轧着,出“喀吧喀吧”的声响。向小强叉着腰,戴着风镜和口罩,围着围巾,扶着长官车的挡风玻璃,昂站在车上,沿着长长的队列一路开过,扬着手向车上的官兵们致意,鼓舞士气。

    只有右侧是车队,而前方、后方、左侧,全是一望无际的大荒原。前方的夕阳血红血红的,惨淡的仿佛要滴出血来。简直就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圆”。这里除了没有“长河”,其他的全有了。

    苍凉、荒凉、悲凉。

    怎么形容呢?向小强现在俺脑子只有一个电影,就是《新龙门客栈》。

    他一边乘着汽车在沙土公路上前进,顶着风沙,心中不断哼着《新龙门客栈》里的苍凉的调子、那种琵琶、铁筝乱弹出的杀伐气,想象着大明东厂“曹公公的马队”裹着黑披风、打着高高的幡子,在大漠风沙中无地疾驰,屠光龙门客栈,灭了周淮安……

    但是,他回头怎么看,都觉得自己这只狼狈的装甲师无论从气势上、还是行军度上,都不能跟人家“曹公公的马队”相比。

    唉,妈的……向小强在心理自我安慰道:电影就是电影。真把曹公公那马队穿越来,让他们在沙尘暴里跑十分钟,那些马就全得**而亡。

    ……

    西出玉门,行军将近四天后,已经进入哈密地区了。总算进了“回疆”的地界了。过了哈密、穿过吐鲁番、从昌吉和乌-鲁-木-齐穿过天山北脉,就进入北疆了。

    哈密和吐鲁番都在天山南边,属于南疆。但是,在明苏协定中,这两块汉人众多、物产富饶的地方并未割给苏联。现在苏军已经把南疆的其他地区都占领了,但并没进入这两块地方。到目前为止,苏联还是说话算话的。

    但是向小强并不敢掉以轻心。他知道斯大林现在就像一头熊一样,在一旁小心谨慎地观察着。如果大明不能打好这一仗,不能在这一仗中向斯大林展示:明军即使劳师远征也能保持很高的战斗力,那么斯大林就会认为大明不具备守住西域的能力,他一定会进一步吞并北疆。

    5月8,部队进入了吐鲁番盆地。5月9,部队过了乌-鲁-木-齐,进入昌吉地区。

    现在,已经正式进入北疆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