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6集 让女皇赐婚的好办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1937年2月14人节,也是向小强和秋湫秀秀结婚一周年纪**。--凤-舞-文-学-网--昨天13,明军主力刚刚跨过黄河攻入直隶,今天是最忙的一天。向小强在徐州也要“两线作战”了,既要指挥北线的五个重装甲师作战,又要指挥南线的五个机步师配合6军作战。但即便如此,向小强仍没忘了这个重要的子。他是个多的人,现在事业蒸蒸上,却没忘记当初来大明的要目的。

    向小强一大早就给两位夫人“”了结婚周年礼物。秀秀得到的是一名贵的钻石饰,而秋湫的礼物就拉风多了。

    当秋秋一眼看到庭院中站立的骏马时,第一个反应是出一声尖叫,第二个反应是脱口而出:

    “大宛马!!!”

    然后第三个反应,就是兴奋地抱住向小强,拼命的吻。

    行了……

    向小强心中也乐开了花——效果达到了。那三万多明洋总算花的值了。

    他感叹着,男人费尽血汗追求功名利禄,有时候所图的不就是这个么?一掷千金,哪怕能博得心上人的片刻幸福,也是值得的啊!

    ……

    自从上次在德国亚琛的森林里,向小强见识了秋湫优美的骑术后,就一直琢磨着送她一匹好马。但是他不懂马,而且大明在南方,本不产良马,上流社会玩马的风气也不盛,弄好马的机会不多。前段时间全歼清军中原兵团,俘获到了一批名马。中原兵团司令英寿喜欢玩马,于是上行下效,下边的军长、师长为了逢迎司令大人的好,也都成了“马友”,不少人豪宅的马厩里都有一到几匹名马不等。

    现在这些名马统统被缴获,一共几十匹。有最高雅美丽的阿拉伯马、度最快的英国纯血马、最神秘的中亚阿克塔-塔克马,还有德国汉诺威马、丹麦腓特烈斯堡马、美国阿帕卢莎马、法国塞拉-法兰西马、内蒙古乌珠木沁马、甚至还有外蒙古野马……就差非洲斑马了。这些清军官员的马厩,几乎就是世界名马博览会。而按照他们账面上的薪俸,一百年也买不起一条马腿。

    最好的几匹都被运到南京进献给朱祐榕了。剩下的几十匹,朱祐榕话让就地拍卖,所得款项就补充到赈济款里去。所以这次拍卖就又有了慈善质。向小强当仁不让,派武炎彬到现场去举牌子,拍下了一匹。这是一匹中亚阿克塔-塔克马,中国传统叫它“大宛马”,也叫“汗血马”。现在这种马只有苏联的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才出产。苏联每年都要出口一些,换取紧缺的黄金和外汇。

    当向小强得知那几匹“阿克塔-塔克马”就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之后,便吩咐武炎彬,不管多少钱都要买到手。中学时代的《雕英雄传》结,现在挥了巨大的作用。还好拍卖现场是在北方,大明除了一些马到“烧级”的富豪专门乘火车前去买马,大多数富豪都不远千里迢迢的只为了几匹马。而原北清的很多阔佬正惶惶不可终,根本不敢露富。向小强以三万多明洋的合适价格就拍到手了。

    和有着美丽曲线的阿拉伯马不同,中亚大宛马有着中等的材,瘦削如同刀削出来的脖子,充满着一种直线条美。再加上枣红的毛色,雪白的四蹄,无怪乎当年汉武帝为它而倾倒,为得到它竟宁可动战争远征中亚。

    幸好朱祐榕那妮子是在英国受的熏陶,也只喜欢纯种阿拉伯马和英国马,对东方的马兴趣不大。要不然这几匹大宛马少不得也要被她搜刮了去。

    虽然秀秀的那珠宝价格将近五万明洋,要比这匹马还贵重不少,但显然这匹马对秋湫起的作用要明显得多。向小强估计秋湫起码得高兴几个月。

    ……

    经过了早上的“礼物”,在这个结婚周年纪**里,哪怕向小强再忙碌、再没空浪漫,两位夫人心里也都像喝了酒和蜜糖一般,晕陶陶,甜蜜蜜。她们跟在向小强的后,带着幸福的笑容,如两朵旋风般地工作着……就算没有浪漫的烛光晚餐、中午和晚上都只能吃盒饭,但她们的心,也早已被夫君的浪漫彻底征服了。

    漂亮的珠宝、漂亮的马儿……还有比这更浪漫的吗?

    15,人民卫队在京津唐战场展开的部队,已经达到了三个重装甲师。--凤-舞-文-学-网--后两个还在6续上岸、卸装备。前三个装甲师还在唐山和清军八旗师激战。而在南线战场,明军6军主力在人民卫队五个机步师的先导下,摧枯拉朽,又恢复了战争初期那种如入无人之境的气势。15一天,全线平均推进了8o公里,最远处推进了1o5公里,已经近了德州。

    但是16晚上,向小强却抽空偷偷“潜回”了南京。

    他坐着一架容克-52,连秋湫和秀秀都没带,只带着胡炯和武炎彬,傍晚降落在南京仙林机场上。随后,就坐上十四格格派来的一辆外观不起眼的防弹轿车,不声不响地直接开回了辽阳公主府。

    轿车直接开进了**花园。辽阳公主府的**,一般是没什么人的。前边的人民卫队卫兵不得命令,也是不准到后边来的。后边就只有小五等少数几个心腹走动。

    向小强下了车,小五已经在车下等着他了。小五见到他,恭敬地鞠躬,轻声道:

    “大人晚安。公主下在等您,请大人随我来。”

    向小强虽然才离开南京没几天,但是正应了那句话:一不见,如隔三秋。还是那间熟悉的房间内,向小强一看到正恬然跪坐、温柔地望着自己的十四格格,立马感到中一股激动涌上来,浑的血液也似乎控制不住了。此刻,眼前的仿佛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的人,他只想冲过去,将心上人拥入怀中。

    十四格格对小五点点头,小五退出去了,关好推拉门。

    然后,十四格格微笑着望着向小强,笑道:

    “向大司令,这两天你可是……”

    还没说完,向小强就纵扑过去,一下把她压倒,按在榻榻米上,嘴巴不住地亲吻着她的嘴唇、面颊、和脖颈,两只手也不住地乱摸,一边喘着粗气,口中一边含糊地说着:

    “阿芳……我你……要是没有你……我该怎么办……我们结婚吧……”

    十四格格中猛跳,双手抗拒着,口中低声呵斥他,但是很快也面红耳赤,全也几乎就要酥软了。直到向小强说出“我们结婚吧”这几个字的时候,她才猛然清醒过来,最后狠狠呵斥了一声,然后右手五指呈鹰爪状,在下面猛地一使劲。

    向小强全一紧,脸上慢慢变白,脸上渐呈痛苦表,呲着牙,从牙缝里出:

    “啾……啾啾……啾……啾啾……”

    十四格格在他下,红着脸喘息着,但仍冷冷地说道:

    “改了没?”

    “哎呀……改了……改了改了……”

    “还敢不?”

    “啊……不敢了……”

    十四格格板着脸道:

    “下来!”

    随即松开手。向小强也松了口气,乖乖从她上爬下来了。

    两人重新相对坐好。向小强可是规规矩矩的,不敢再动手动脚了。

    ……

    十四格格整理了一下衣领,面颊上仍带着红晕,瞥着向小强,嘴角上又浮上了戏虐的笑意。

    她眉眼间带着笑,但口吻却是冷冷地说道:

    “看来以前对你是太客气了,你越来越过分了。向小强,现在给你立一条规矩。从现在到我们结婚,不许你再碰我一下。要不然,我就废了你,顺便让你家里的那两个小妮子尝尝守活寡的滋味。明白了没?”

    向小强笑嘻嘻地,老老实实地点头:

    “明白了。”

    突然,他听出了话中的玄机,猛然抬头笑道:

    “什么?到我们结婚?呵呵……阿芳,你最近就能嫁给我了吗?”

    十四格格带着一抹羞看着他,微笑着点点头:

    “可能吧。”

    “真的?”向小强惊喜道,“你想好名目了吗?让陛下赐婚还是怎么的?”

    虽然两人相恋朱祐榕已经知道,而且也已经接受,但是向小强接下来要娶进门的三个女子可都是重量级的。不要说连娶三个,就是连娶两个,在大明的王公贵族和大臣们眼中,都已经太过分了。所以,先后顺序很重要。而且,合适的名目也很重要。

    十四格格微笑道:

    “现在北京有一帮人,已经开始想着怎么干掉广武、然后和大明媾和了。而且看起来,把握还不小。”

    “怎么?北清那边有人来找你了?”

    “来找我了。”

    “哦!”

    向小强点点头,心中盘算起来。说实话,这种况也属于意料之中。广武对内统治益严厉,对外战争节节败退,这都会大大的损害他的统治根基。有人想反叛他,这也在理之中。

    不过,这和十四格格能否顺利嫁给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十四格格接着说道:

    “向小强,我问你,现在朱祐榕也好、内阁也好、统帅部的老头也好、你也好,面对即将到来的北京战役,最担心什么?或者说最希望生什么?”

    “嗯?”

    向小强皱着眉头,眼珠转起来。……我最希望什么?那还用问吗,当然是打赢了。

    但是他没这么说。这么说很傻,会让十四看不起。

    过了几秒钟,向小强试探着说道:

    “要说我、统帅部、内阁、还有朱祐榕,同时都最担心的……那一定是可能产生的巨大伤亡了。”

    十四格格点头道:

    “一点不错。巨大伤亡。现在大明高层最担心的,就是清军最后的精锐死守北京,打成像扬州、台儿庄那样的惨烈巷战。明军不仅伤亡惨重,而且北京这座千年古都也会被破坏殆尽。这一条,也是朱祐榕最不愿看到的。”

    “对,不错!”向小强马上领悟过来,“朱祐榕一贯对文化上的东西都是极为尊重的。上次南京保卫战前,朱祐榕恨不得把南京紫城的一草一木都用沙袋包裹起来,生怕震掉一个小角……现在可是整个北京城,是宏大壮丽的多的北京紫城,还有北中南三海、太庙、天地坛、月坛、社稷坛、钓鱼台、法源寺、前门、孔庙、国子监、各大王府……天哪,这要是在里边打起巷战来,那朱祐榕的心非得活活疼死不可!……嗯,不过,这和我们结婚有什么关系呢?”

    十四格格笑道:

    “现在北京城有人在谋划干掉广武,控制政权,然后向我们求和。而我们只需答应他们一点小条件,就能和平进驻北京,免除刀兵。这个结果,肯定是朱祐榕和满朝文武最希望看到的结果。为此,他们肯定愿意答应很多条件。”

    向小强眼珠又转了转,狐疑道:

    “不会吧……阿芳,你打算干什么?授意北京那帮人加一个条件?就是一定要让辽阳公主下嫁向小强?不然就不投降?别告诉我你打的这个主意啊……”

    “不是,”十四格格摇摇头,“大方面的条件,他们基本有两个。一是请求不要彻底灭掉大清,只要留下一小块地方,大清愿世代向大明称臣,就像暹罗那样。不过这一条我估计你们不会答应。”

    十四格格说着,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向小强的反应。

    向小强也在观察着她,脑中快分析着十四格格想干什么,是不是又准备“吃里扒外”了。他拿出冷酷的面孔,点点头,淡淡地说道:

    “你说对了。我可以现在就可以代替朱祐榕、满朝文武、还有大明全体国民回答你:绝对不会答应。满清这个政权必须终结。”

    所幸,十四格格并没有显露出什么惋惜的表。她显得很自然,只是点点头,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

    然后她接着说道:

    “他们的第二个大的条件,就是善待满人。他们提出,大明必须把战后的‘民族和解’提到国策层面上来。……小强,你知道,他们很怕战后的满人会沦落到德国犹太人那种境地。”

    说着,十四格格认真地看着向小强,也在观察他的反应。好像连她也有同样的忧虑。

    向小强皱着眉头,笑道:

    “我说阿芳,你从哪里看出来,战后的满人可能会和德国犹太人一样?”

    十四格格很郑重地说:

    “是的,以前我也觉得这种担心很可笑。但是自从13号……13号朱祐榕的那篇演讲你听了没有?”

    向小强一愣,说道:

    “听了。怎么了?”

    十四哥哥淡淡地背诵道:

    “……罪恶,即便是一千年之后,也是罪恶。只要人类还在地球上存在,这种罪恶就不会被遗忘。今天我们的北伐,不仅是在解放北方的土地人民,也在或多或少地抚慰两百多年前的几千万冤魂。……小强,如果你是旗人,听到正在占领你家乡的军队的皇帝在公开演讲中这样说,你会不会害怕?”

    向小强怔住了,接着是哑口无言。过了片刻,他苦笑道:

    “你……唉,真是的,你又不是不了解她……她这么说,不过是强调收复北方的合法罢了……苏联的报纸整天唧唧歪歪说大明北伐是侵略,朱祐榕她总得隐晦的驳斥一下啊!嗨……朱祐榕善良到什么程度,你还不知道吗?”

    十四格格冷哼道:

    “好,就算我知道,那么此刻在北京准备起事的谋集团骨干可不知道。朱祐榕这几句话,他们就理解成统一之后,汉人要报复旗人了。”

    向小强仍是不明白,说道:

    “那你就说你什么意思吧。”

    “我的意思……”十四格格又露出了狡黠的目光,说道,“你去跟朱祐榕说,或者让卫子衿跟朱祐榕说……就说对于北京的那帮人,只是口头承诺远远不够,我们得做出点实际行动来表示一下……比如说,为了表示大明今后民族和解的诚意,安排一位汉人的年轻勋贵,迎娶一位旗人的高贵小姐……”

    “啊!!”

    向小强头脑中划过一道闪光,顿时心中豁亮了。

    “哈哈……十四啊……”他高兴的一下蹦起来,转了几步又坐下,哈哈笑道,“你这主意可真是好,太好了,太绝了……哈哈,这下朱祐榕赐婚,也能赐得名正言顺了!满朝文武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就算国民也只会祝福我们!因为……哈哈,我们两人的结合,乃是新大明民族和解的象征,的典范,的经典,的……的……的一切!!!啊……哈哈哈哈……”

    对面的榻榻米上,十四格格依旧端庄地跪坐着,脸上带着迷人的笑,望着他。

    向小强兴奋地绕着十四格格直转圈,搓着手,就差扑上去了。可是有了刚才的“教训”,他可老实多了,不敢不把十四格格的警告当回事。眼下,直到两人入洞房的那一刻,眼前的这位人间尤物、梦中人,都是仍像荷花一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