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3集 瀛台的囚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连来空的街道,沿街紧闭的门窗,荷枪实弹巡逻的近卫师士兵、守在路口的敦实的重型坦克,确实给了广武、还有大清金字塔顶端的那百十个高官权贵家庭以不小的安全感。--凤舞文学网--但是多来的戒严,已经导致北京城内的经济近乎崩溃。百姓不准出门,无法自行谋生。家中余粮耗尽,无法出去买。整个北京城处于人为饥荒的边缘。

    广武的头脑很清醒,他知道安全感归安全感。眼下虽然安全,但只是暂时的。仅仅是这“不许百姓上街”,就难以长期实行下去。这十几天“安全”换来的,是北京已经成了一个处于爆炸边缘的锅炉。不说别的,再过几天大多数家庭家中余粮耗尽,面临饿死的时候,那么就算是机枪坦克,也阻止不了暴民涌上街头了。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连平时根本不敢给自己提建议的几个近臣们,现在也大着胆子,拐弯抹角地向自己进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广武自己也完全明白。他和几位近臣商量了一下,决定采取暂时的、逐步的放松措施,至少让北京老百姓不至于因为饥饿铤而走险。

    于是,在12早上的《大清报》头版,全版登载了广武皇帝最新的“民德政”:即起,凡是符合条件的家庭,均可凭份证尾号,上街买菜了!

    详细规定是这样的:每个汉族市民都可以在自己份证最后一位数所对应的期、在规定的时间段内、到规定的菜市场、按照规定的价格,自由自在地购买规定的粮油菜品。比如张三的份证号组后一位数是“7”,那从今往后,他都可以在每个月的7号、17号、27号三天出去采购。当然,要在规定的时间段内。一般都不能过一个小时。

    北京城内的满族市民只需要排“单双号”上街即可。也就是份证号的最后一位是单数,就可以在单数的期上街采购,双数的话就在双数的期出门。

    北京城内的外国人不在戒严令的范围之内。只要是外国人,都可以自由出行,不受限制。

    ……

    之前分散在全北京城的若干个小菜场,现在几乎被关闭殆尽。只留下四个最大的菜市场,由官方统一控制,统购统销,按照官方价格出售。

    广武这是一举两得。一来维持了戒严的基本状态,二来也能最大限度的搜刮民间的金银。现在,广武对于保住大清基业已经不抱希望了,他已经在筹划外出流亡了。现在,他要尽可能地把整个大清的财富搜刮干净,然后转移到海外。--凤舞文学网--

    最大限度的搜刮民间,这也是下面朝廷官员的共同需求。他们虽不一定要像广武一样流亡海外,但是南明承诺只要主动投降,就保证北清官员的既得利益。那么现在能多捞一点是一点。南明来了就没法捞了。

    《大清报》像往常一样塞到了每一家的报箱里。大街上的宣传车也缓缓开动着,大喇叭里播放着皇帝陛下的“民德政”。除了内容本,还有若干封在北京的“外国友人”的来信,都是洋溢地盛赞皇帝陛下的这一伟大的民举措。他们“羡慕地”说,即使是在欧美,这种戒严中还能许百姓上街的况,也是十分罕见的。“外国友人”们劝告大清的百姓,一定要怀着感恩的心、幸福而平静地生活。因为要不是皇帝陛下,大家怎么可能有机会上街买菜。而他们亲眼所见,南明的百姓在这种况下只能活活饿死……是大清广武皇帝陛下救了全城的百姓……

    北京城的百姓们本来都不太鸟这份《大清报》的。经常是好几天才打开报箱,取出一大摞报纸,然后往那儿一扔,该糊窗户糊窗户,该擦股擦股,反正一般没有病的都不会去看。送报纸的差人也不管,反正只要交钱了就行。但是今天,满大街的大喇叭广播不停传进窗户,好像说的还是报纸上的事。这一下,报箱里积攒多天的报纸,都被人们取出来翻看了。

    被关在家里十几天、就要断粮的北京老百姓们,这一下仿佛是久旱逢甘霖,全城顿时一片欢腾。很多老年人抑制不住激动的心,直接在家中对着皇宫的方向跪下,颤巍巍地叩头,口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还有很多人从窗口向外喊着“皇上万岁”。

    当然,那些老年人大部分是真实感。而趴在窗口向外喊“万岁”的,有多少是被安排好、喊给街上的外国人看的,就不得而知了。

    第一批被准许上街采购的市民。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打着整齐的横幅,喊着整齐的口号。横幅上写着:

    “恩同再造”、“吃水不忘挖井人”、“叩谢吾皇,叩谢朝廷”、“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买菜”、“国有广武,生活不苦”、“吃上荤腥,全靠大清”……

    大街上,零星的外国人和外国记者站在路边,用复杂的眼神望着这种队伍。外国记者的拍照收到了严格的管制,别的不能拍,只能拍这种打着感谢横幅的队伍。如果拍了不该拍的,则旁边一定会冲出来“流氓”,抢掉他们的照相机。

    ……

    各路市民渐渐的都行进到了四个大菜场内。菜场内一共有十种商品:葱、姜、蒜、大白菜、白面、玉米面、高粱面、盐、豆油、蜂窝煤。其他的一样没有。而且价格也是由官府定的:玉米面两角一斤,白面七角五分一斤,大白菜一元一斤,盐两元一斤,豆油四块五一斤。

    当然,这里说的几元几角都是指清洋,是银元。“一元”就是那种七钱四分的一枚银元。“一角钱”就是指一角银毫子,是一种小银元,十枚毫子等于一块大洋。而且,菜场里的官商明确规定:不收纸币,只收现大洋。

    刚刚欢天喜地到这里的老百姓们,现在开始叫苦不迭。官商不收纸币这在他们意料之中,可既然用现大洋,竟还是那么高的价格——一斤豆油等于原来全家人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最近一年,京师造币厂开足马力夜印刷钞票,清洋的纸币不断贬值,吃穿住行等一切东西的价格都在飞涨。但要是按现洋算价的话,涨幅则很有限。很多地方都或明或暗地开始拒收纸币。尤其是各大垄断官商,虽然名义上仍然接受纸币,可一般没背景的小老百姓,谁也没那个本事用纸币从官商那里买来东西,一律得拿现大洋。而且官商找钱的时候,如果买者是老百姓,则一定会找给他纸币,不收还不行。

    因为广武政变上台之后,深感根基不稳,生怕下面的统治机器不稳-定,不忠于自己,于是除了大撒特务、半公开默许卖官鬻爵、用**拉拢军政官员之外,还使出了一条各大独-裁者维护统治的最后手段:用印钞票的方法从老百姓手里抢掠财富,然后补贴给统治阶层。

    具体手段就是多印钞票,然后把这些钞票用各种名目优先给政府官员、军警系统等统治阶层。统治阶层花这些钞票的时候,这些大量钞票就会流入市场,使纸币贬值,同时拉高各行各业的价格。但是这时候,统治阶层的钞票已经花出去了,而且换回了实实在在的物质财富,他们只赚不赔。而损失会转嫁到底层百姓上。因为老百姓手里的钞票会同时贬值,而他们什么也没得到。这个过程等于从老百姓口袋里直接拿钱、然后分给统治阶层,使全社会财富快往统治阶层集中。和明抢唯一的区别,就是中间用了“货币贬值”这个障眼法而已。而缺乏信息的老百姓,也只会把这归咎于“自己命不好”、“自己没本事”上去。

    ……

    北京紫城的西侧,从北到南分布着三个相连的环湖皇家苑囿:北海、中海、南海。其中在南海的湖心有一座圆形的岛。这个岛很小,直径不过一百多米。岛上绿树葱葱,中间有几间宫。在后世,这个岛可是大大的有名——瀛台。

    但是在这个时空里,光绪戊戌变法取得成功,并没有像标准历史里那样,被慈禧太后幽在瀛台。所以现在“瀛台”这两个字并没什么特殊意义,不过是皇家园林中无数景点名称中的一个罢了。

    但是就在广武上台之后,瀛台里还是住进了一位特殊的“客人”。这个“客人”的份一点也不比光绪皇帝逊色。他就是被废黜掉的嘉德皇帝,现在的“庆国公”。

    广武政变之后,原皇帝嘉德就在朝野上下的视野中消失了。不管是“嘉德”这两个字也好、“庆国公”这三个字也好,都像“十四格格”这四个字一样,成为了大清的众多违字眼之一,被吸进黑洞,彻底从广播、印刷品、以及人们的公开谈论中消失了。很多人都在猜测,先帝大概已经被杀死了。

    但是实际上,广武并没有直接杀死嘉德。他只是把嘉德秘密囚在瀛台上。那个时空的慈禧和这个时空的广武都选中了瀛台,并不是巧合。瀛台作为幽重要人物的地方,的确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先四面环水,离岸最近的北侧也有百米左右的湖面,另外的东西南三侧,湖面更是宽达两百多米。进出都要乘船。另外瀛台的面积大小正合适,一万多平方米,既能够安排下必要的人员和卫兵,又不至于大得监控不过来。最重要的是,瀛台处在南海皇家园林里,警卫森严,安全没的说,而且隔壁就是皇宫,宫内的手握大权者可以随时掌握瀛台囚犯的况。

    自从广武上位之后,整个南海园林就被重兵封闭起来。湖心那个小小的圆形岛,更是成了最最神秘的地。整个大清帝国准许踏上瀛台的人,一共不过三十个。周围湖岸上的卫军重兵把守,如临大敌,但是那些官兵们握着荷枪实弹,整天眺望着碧波远处的那一座绿树簇拥的小岛,却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守这座岛,不知道岛上生了什么。

    ……

    瀛台的中央盖起了一座结实低矮的水泥房子,没有窗户,只有一个黑幽幽的门洞,像一座碉堡,和周围的玉砌雕栏很不相符。门洞上一扇又厚又小的铁门,锁的非常结实。

    门口,两个高大的士兵面容冷酷,守在两旁。铁门上有一扇小窗,小窗上装着几根粗钢条。二月份的天气,北京的寒风嗖嗖的渗进去。里面刺鼻的臭味不时地散出来,有时还伴随着几声虚弱的咳嗽。

    铁门上钉了一个木牌,上面四个小字:

    ——庆国公府。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