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6集 啊,军舰!(5)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正在武炎彬站在照相馆门口呆的时候,边一个声音小声道:

    “武长官,咱不必排队的。--凤-舞-文-学-网--”

    武炎彬一扭头,那个清军下士已经从车上下来,到了自己边。

    这个清军下士叫孙有田,倒是显得非常机灵的一个人。

    武炎彬看着他,问道:

    “怎么不必排队?”

    “武长官,咱手上有这种底片,咱就说咱是沈阳北方兵团司令部派出来侦查的,中间被军打散了,回不去沈阳了,只好往南边来旅顺。手上这些照片都是紧急的军事报,要赶紧洗出来交给旅顺司令部,再让旅顺司令部交给朝廷。耽搁一会儿都吃罪不起!看照相馆的人还敢让咱排队不!”

    武炎彬想了一下,说道:

    “好是好,可要是照相馆的多个心眼,要看咱的证件怎么办?或者他们直接让我们送去旅顺司令部怎么办?司令部里肯定都有报部门的,处理照片是最基本的了。你想,我们不直接把底片送到司令部,反而拿到这个民间的照相馆来冲洗,既不怕麻烦也不怕泄密,岂不是很可疑?”

    孙有田一怔,低头喃喃地道:

    “嗯,长官说的是啊……是这理。那,怎么办呢?”

    武炎彬摸了摸腰里的手枪,一咬牙,说道:

    “事到如今也没别的法子了,只有这么试一下了。老板识相便罢,不识相就扣个‘妨碍军务’,当场把他抓起来!”

    “哎哎,长官,”孙有田连忙抓住他的胳膊,急道,“万万使不得……武长官你看啊,这店面开得那么大,人家后台肯定硬,根本不怕咱们!”

    “后台?什么后台?”武炎彬不解道,“因为店面大,所以后台就硬?”

    “那是当然啊!后台不硬怎么开得起来那么大的店啊!”

    武炎彬不耐烦了:

    “难道非得后台硬才开得起来?后台不硬就开不起来?”

    “长官……”孙有田为难地笑道,“您……您这还有什么不懂的吗?这么说吧……没后台的话别说开店,就是在路边摆个小摊,也得整天像做贼一样……难道……难道大明还有两样不成?”

    武炎彬盯着他看了片刻,确定没有装傻的成分,才“切”了一声,不屑道:

    “我算是知道你们大清为什么穷了。自己不争气,还整天赖别人封锁它。”

    孙有田心里不服气,但也不敢顶嘴。在他一贯的理解中,大清正是因为南明的封锁破坏才穷的,难道和后台不后台的还有什么关系?南明那么富,还不是因为没人封锁它?

    “好了,”武炎彬一摆手,“那也没别的办法,只有试一试了。照相馆如果让我们直接送到司令部去,那我们只好再做打算。”

    武炎彬整整衣领,拿足了架势,然后让孙有田跟着,两人带着底片大步走进去。

    ……

    这家店面的后台果然够硬,连店伙计都是牛得跟大爷一样。孙有田跟在后边陪笑着足足喊了好几分钟,那伙计才一脸不耐烦地回过脸来。看到是军方的人,也是面不改色,依旧是一副“我是大爷”的表

    直到孙有田说出“紧急军务、高度机密”的字眼后,那店伙计才打量了他们几眼,表和缓了些,说了句“里边请吧”,带着他们来到了楼上经理室。--凤-舞-文-学-网--

    楼上几个人正在搓麻将。那个店伙计凑到一个貌似老板的耳边而语了几句。然后,那个老板抬眼瞅着这两个人。

    “什么照片?”老板叼着烟卷,眯着眼睛,微笑着,“二位怎么不直接拿到司令部去洗?现在查得这么严,回头我再摊上个‘泄密’罪名,还做不做生意啊。”

    他一边摸牌,一边点头笑道:

    “好了,二位请便罢……妈的,东南西北风,白皮带红中……谁要?”

    一抬手,一张大大的“红中”扔到了桌子中央。

    店伙计正要往外撵人,孙有田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灵感,上前一步开口笑道:

    “掌柜的,呵呵呵……弟兄们这趟任务那么辛苦,还差点把命都丢了,都想弄两包烟钱……呵呵呵,掌柜的,你说旅顺城里就您这一家照相馆,弟兄们不到您这儿洗又到哪儿洗啊!要是直接拿到司令部,省事儿是省事儿,那……呵呵,那弟兄们的烟钱不就没了吗。”

    那掌柜的又抬起眼来,眯着眼睛笑道:

    “洗点照片,还想揩官家油水?……你们能洗多少?”

    孙有田一看有门,马上笑道:

    “呵呵,谢谢掌柜的,一共25张底版,每张底版都要洗……洗很多张。”

    掌柜的眯眼笑道:

    “很多张是多少张?”

    孙有田迟疑地望向武炎彬。武炎彬因为是南方口音,一直不敢开口说话。他从怀里掏出一包银元,然后跟孙有田耳语了几句。

    孙有田接过银元,放在桌子上,然后对掌柜笑道:

    “掌柜的,这是弟兄们凑的,您看能洗多少?”

    掌柜的伸手拿过沉甸甸的布包,掂了掂,对三个牌友笑道:

    “哟嗬,还不是笔小生意哩!”

    四个人都大笑起来。掌柜的打开布包,把里面的银元倒了出来,用食指随便点了几下,又拿起几枚在嘴边猛吹,然后拿到耳边听了听,确定是真银的。

    “好,接下了,”掌柜的笑道,然后把这些银元递给旁边的牌友,也是一个帐房先生,“老赵,拿去算算,按价钱洗给他们。这些大洋,能洗多少洗多少!”

    ……

    帐房先生接过大洋,带着两人下楼。中途老赵笑道:

    “呵呵,两位兄弟,开票就归我管的。怎么着,想开多少钱的啊?”

    孙有田很上路,从银元包里单独拿出一枚,塞进帐房先生的手里,小声笑道:

    “先生拿去喝茶……剩下的全部洗照片,票么……少开点,两倍的就行了。”

    武炎彬心中一紧:乖乖!多开两倍的票!这也太离谱了吧?

    没想到那老赵笑道:

    “小兄弟这么老实啊……刚进部队?呵呵,我跟你说……就这几个钱,两倍真有点少了。一般怎么也得开个五六倍的,不然没意思。……都是这么的。”

    武炎彬听的心中砰砰跳,就听得孙有田笑道:

    “唉,没法子啊……不比平时了……现在打仗,朝廷提倡‘保家卫国,节约每一分钱’,各处都在紧缩开支,现在玩真格的了,票也只敢多开两倍的了。再多的上边就不让了。”

    老赵也摇头感慨道:

    “是啊……这一打仗,谁的子都不好过啊……”

    武炎彬在旁边听得七窍生烟,心说这样的国家、这样的军队不打败仗,那真是没天理了。

    ……

    果然,在帐房先生老赵的安排下,他们的照片被排在了最优先的位置冲洗。饶是如此,也是从早晨等到了中午。

    暗室的窗口开了。里面的冲洗技师拿着一大筐照片,往窗口上一放。

    武炎彬和孙有田连忙迎上去,只见那个技师透着窗户看着他们,惊恐地问道:

    “两位兄弟,这些照片是在哪里拍的?……啊,啊,要是机密的话,算我没问。”

    武炎彬觉得这是个散布恐慌的大好机会,示意孙有田可以说。

    孙有田于是大肆渲染了一番军大屠杀的形,说现了多少个万人坑、人头都被砍掉了、还有多少尸体都烧焦了……现在,军正在大举南下,直取旅顺。

    窗口里面那个技师的脸慢慢白了。

    他五十多岁,是当年旅顺大屠杀八百多个生还者之一。当年城内尸山血河的恐怖景象,现在好像还在眼前。

    这个老技师当场两眼黑,两腿软,把照片筐子往他们面前一推,什么话也没说,也不上班了,直接推门出来,回家叫全家准备逃难了。

    紧接着,暗室里又是好几个年轻技师、学徒都跑出来,边跑边大喊着“本人来了”,各自跑回家准备逃难了。

    武炎彬看到,“军屠杀”这个词在这些普通旅顺人上生了如此大的作用,心中很满意。孙有田当时说的“这事儿别的地方人不信,旅顺人肯定信”,还真没说错。

    大筐子里放着25个大纸袋,每只纸袋里除了底版,还有一百多张洗出来的照片。粗粗清点,这一大筐照片共将近三千张。而且每一张都很清晰,照片下方也按照要求加了一行字:

    ——军屠杀战俘现场

    “太好了!”武炎彬非常满意,先把底版都收好,然后和孙有田抬着筐子,“走,回车上!”

    卡车朝着军港的方向开着,后边九个清兵守着照片筐子,每到人多的地方,就抓一把照片撒下去。片刻过后,这个地方就会一片慌乱。

    ……

    他们穿过整个旅顺城,也把照片撒了一路。就这样,也只不过撒出去了三四百张。手里还有两千几百张,是准备在旅顺舰队水兵中散的。

    卡车从城南门开出,直奔旅顺湾而去。

    接近军港的地方,再不能往里开了。整个军港周围全是用围墙和建筑物封闭起来的,只有几处出口,每一处都是机枪碉堡把守,岗哨宪兵严查证件。他们既没有证件、穿的还是6军军服,根本就进不去。

    武炎彬把车子停在对过路边,盯着远处的军港大门,见不时有海军官兵进进出出,还时不时有汽车和马车出出进进。当然,都要经过检查。

    他思考了一会儿,问道:

    “有田,你下车找个水兵问问,这附近哪里有水兵们比较集中的小酒馆什么的。”

    孙有田明白了他的意思,下车去了。

    过了片刻他又回来,说道:

    “武长官,问明白了。前边一拐弯有个‘劳军一条街’,全是酒馆、赌场、院什么的,都是舰队里当官的亲戚开的,那一整条街的生意全靠这个旅顺舰队养活……开车吧,我给您指路。”

    武炎彬一踩油门,卡车奔着孙有田指的方向而去。

    ……

    果然,开了不到一公里,一拐弯,出现一条繁华的大街。在北清,城外有这样繁华的大街可不多见。

    街口停着一大溜军车、轿车、骡马车、自行车,里面酒馆院赌场的招牌鳞次栉比,清军水兵熙熙攘攘,人挤人,吵得震耳聋,地面上污水横流,酒的香味和泔水的臭味混在一起。经常还能看到中下级军官搂着女人嘻嘻哈哈地经过。而旁边的普通水兵很少能玩得起女人,只能把精力宣泄在酒馆和赌场里。至于高级军官,则是不来这个地方的。他们直接坐着小车,到旅顺城里去玩高级的了。

    他们这十来个人虽然穿着6军军服,但是这条街里除了水兵,6军士兵也有不少,他们仍是不太显眼。

    武炎彬看着周围的景象,喃喃笑道:

    “妈的,都快亡国了,都还能这么铆足了劲玩。”

    他看了一下表,把十个清兵都召集过来,给他们一人一块银元,然后简单分工了一下:

    “这条街也不算长,人却很多,主要都是舰队里的水兵,正方便我们干事。大家每人找一家酒馆,先坐下来点些酒菜吃。喝酒的时候就拿出一叠照片来摆弄,在桌子上摊开了摆弄,再装的悲痛一些。肯定就会有很多水兵围过来看,你们就说这是机密,不能给别人看的。越是这样,人家越想看。那你们就装着喝醉了,借着‘酒劲儿’,把照片给那些水兵看,一边一边鼓动。然后赶紧出来,在卡车这里集合,别让宪兵逮着。明白了吗?”

    十个清兵都觉得这安排不错,都点头领命。

    武炎彬又最后动员一番:

    “大家好好干,这次真干成了,你们下半辈子能当大明人不说,大明政府也会给你们重赏的。知道吗?”

    清兵们都又兴奋起来了,都点头嘻嘻笑道:

    “俺们听武长官的吩咐!”

    “好,大家去吧!注意,酒馆进得平均一点啊!”

    “长官,啥叫‘平均’?”

    “妈的,就是散开,别都扎在一堆!”

    “嗻……哦不,是!”

    ……

    武炎彬别看着这些清兵没人穿着一大摞照片消失在人流中,自己也觉得浑充满了流,觉得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他按了按怀里的一大摞照片,大步走进旁边的一家赌场,用力挤进赌桌边,粗着嗓子喊道:

    “来,押上!”

    说着往怀中一掏,一块银元拍在桌子上,紧接着“哎呀”一声惊叫,怀里的一摞照片也被“不小心”带了出来,散了一桌子。

    “哎……哎……都别抢啊……”武炎彬一边喊一边往外抽,一边学着东北人的腔调喊道,“抢啥啊?介都是机密……啥叫机密知道不?……都别抢啊……”

    然后挤出已经一片混乱的赌场,夺路而逃。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