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2集 啊,军舰!(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下午四点多钟,两人开着卡车有惊无险地过了岫岩县。--凤-舞-文-学-网--本来徐向德已经做好了再杀人的准备,但是奉天的二月份,下午四点多天色已经比较暗了,岫岩县路口的本哨兵不是宪兵,而就是普通士兵,可能还是两个新兵蛋子。这两个新兵蛋子就这么看着这辆军卡开过去了。这反而算是保住了自己的一条命。

    刚过了岫岩县没开上一公里,两人就现路上有部队走过的痕迹。深深的积雪已经被划出了两道沟,看得出来是很多人排着队,趟着雪过去的。中间还有更宽的雪沟,在“沟底”能看到碾得很深的轮胎印。这应该是队列中的车辆,或者是火炮。

    而且,前边隐约传来马嘶叫的声音。

    “遭了,”武炎彬紧张道,“前边有军大部队!”

    徐向德咬着牙说道:

    “不错。”

    “怎么办?徐哥,我们返回去吧!”

    徐向德从后视镜里看到,后路口的那个检查哨上,那两个哨兵还在看着他们。他沉声道:

    “不行,再回去非暴露不可!我知道了,刚才也没检查我们就让过去了,是那两个兵把我们也当成了队列里的一部分。现在我们突然拐回去,他们非生疑不可!”

    “那我们干掉他们!”

    “不行,前边的队伍刚过去,连马叫声都还听得到,我们开枪他们怎么会听不到?那才真是跑不掉了哩!”

    武炎彬急得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下来,小声道:

    “徐哥,那到底怎么办?”

    徐向德盯着前方白茫茫的纷飞雪幕,嘴唇道:

    “闯一闯,就这么大大方方开过去。”

    “啊?!”

    “赌运气了……越是大部队,越没有人多管闲事。我们放自然一些,装得像本人一些。”

    “啊?!”

    ……

    果然,只开了几十米,包茫茫的雪幕中就隐约出现了走在最后的本兵。徐向德和武炎彬对视一眼,都深吸了一口气,表尽量放自然。徐向德把得稳稳的方向盘,油门也踩得度适中,大模大样地开进了军的行军队列。

    两旁的本兵都穿的厚厚的军大衣,背着行囊和刺刀步枪,卡车驶过的时候也就是抬头看一眼,接着仍是低着头,迎着大雪艰辛地行军。两人在驾驶室里,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他们知道自己这辆车的车型、车头插的小旗子,都和军的不一样。要是万一有哪个兵看出破绽来,那就完了。

    在路中间开了一会儿,前边出现了一队马车。那是辎重车,车上高高的蒙着帆布,大概运的是一些后勤补给。--凤舞文学网--这队马车也不知有多少辆,反正纷飞大雪中只能看到最后几辆。路并不宽,路中央的马车队又走得很慢,和步兵一个度,卡车被堵在了后边。

    这时候,二人的军车才引起两边本兵们的注意。那些本兵们都好奇地望着边缓缓开动的大卡车,好些人都注意到了这辆军车前头的黄色小旗子,开始议论起来。他们都看出这不是平时军车上的小太阳旗,却又不知道这是什么旗子,代表什么单位。

    徐向德和武炎彬坐在驾驶室里,只敢用余光瞥着下面的本兵。下面的本兵也都在抬头望驾驶室里瞅。

    纵使是徐向德,也是紧张得半死。他现在庆幸这酷寒的天气。正因为外面这么冷,驾驶室的侧玻璃上才会凝成一层雾气。之前他们还嫌这雾气讨厌来着,影响看后视镜,还不断用手擦拭。而现在,他们恨不得让这层雾气好好的凝结,最好在外面生出冰花来,把玻璃变成毛玻璃才好。

    不过,侧玻璃上现在这斑斑薄薄的效果可能恰到好处。下面的本兵只能勉强看到里面的人是穿军装的,戴着大檐帽,是军官。这对那些本兵来说,“是军官”已经够了。军是全世界上下等级最森严的军队,纵使有士兵觉得车型不对,小旗子不对,但为一个士兵,也是绝不敢把长官的车拦下来问一番的。

    更何况,这辆军车这么大大咧咧地在行军队列中开,也使得两边的本兵谁也没往“明国”上想。

    徐向德看前边的辎重马车走得那么慢,觉得这不是办法。一来时间紧迫,一定要在天黑前赶到庄河,二来自己着一辆汽车,就这么被前边的马车堵在后边,什么表示也没有,时间长了也会让人生疑的。

    前方最后一辆马车上的本兵,也在频频回头看这辆军车,显得有些不安。

    徐向德下定决心,按了一下喇叭。

    武炎彬吓了一跳:

    “徐哥,你……”

    徐向德又按了两下喇叭,显示出一副极不耐烦的样子,然后小声问道:

    “你会说语吗?”

    “不会啊。”

    “妈的,连我还不如。我还会说好几句呢。”

    “哦,几句的话,徐哥,我也会。”

    “那好,‘快点’怎么说?”

    武炎彬想了一下,说道:

    “好象是‘哈亚库’。”

    “确定?”

    “确定……吧。”

    “***,”徐向德骂道,“别带‘吧’,你最好确定。不然我们就确定交代在这儿了。”

    说着,他把头上的大檐帽摘掉,摇开车窗,伸出半个脑袋,一边按喇叭一边大喊道:

    “哈亚库!哈亚库!”

    这招果然惯用,前边辎重车上的本兵连忙回,诚惶诚恐地低头行礼,大声说了几句什么,应该是在道歉,外加解释。

    徐向德心中有数了,冒险把胳膊也伸了出去,对着路边的本步兵们挥着胳膊,命令道:

    “喂,哈亚库!哈亚库!”

    在路旁行军的本兵们不敢有怨言,马上都避让开来,给汽车让出了一条勉强通过的道路。

    “哟西!”

    徐向德把脑袋缩进来,摇上玻璃,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慢慢转动方向盘,加大了些油门,让军车越过路中央的辎重马车队,以更快的度前进了。

    一边开车,他还一边按着喇叭,催促着前方的本步兵让出路来。而前边的步兵队列也真的都不断让路,最多抱怨几句,没有一个人敢把这辆陌生型号、插着陌生旗子的陌生军车拦下来,盘问一番。

    武炎彬也很庆幸,天上下那么大的雪,车前面的小旗子都让冰雪半裹住了,一般本兵都看不出这是什么旗,不敢确定这是哪个单位的。要是大晴天、再有点风,两面大明小国旗迎风招展,那他们早就被拦下来了。

    ……

    就这么开过了几十辆辎重马车。隔了一段距离没有车了,只有两边的行军队列。徐向德心中松了些,把汽车开上路中央,加快行驶。

    但是只开了几公里,远远的现,前方路中央又有车辆了。

    这次是汽车,而且还不光是车,车后面还拖着炮。那些炮都不大,只有半人高,裹着炮衣,也看不出口径和型号。

    “炮兵部队。”徐向德说道,“这应该是一个大单位,光辎重队列就已经十来公里了。现在又有炮兵。这可能是一个师。军叫师团。要真是一个师团,那队列长着呢,几十公里都弄不好。”

    武炎彬猜测着:

    “军大概是在往辽南进军?”

    徐向德点点头:

    “有可能。弄不好庄河那里已经成前线了。小武,我在这里停车,你赶紧到后边去把电台拿过来,我们和舰队联系一下。搞不好庄河不能去了。”

    “在这儿停车?”武炎彬吓了一跳,向后看看,“前后都是本兵,我们上穿的可是大明军服,一下车就暴露了!”

    徐向德也向后看了一下,说道:

    “没事,动作快点。这里正好,前边的炮兵还有几十米,后边的步兵也有几十米,雪又这么大……你动作快点,应该没事。”

    “那……驾驶室里没空了。”

    “把机枪放到后车厢去吧。前后都是大部队,真被现了,抱着机枪也没用。”

    说着,徐向德停下车,靠在路边。武炎彬一咬牙,推开车门,抱着轻机枪跳下车,飞快跑到后车厢,钻上去。他紧张万分,望着后面的本步兵越来越近,赶紧放下机枪,背起电台,又飞快地跳出来,跑回驾驶室。

    “快开车。”

    他喘着粗气靠在座位上,说道。徐向德也不用二话,马上踩下油门,继续前进。

    中间有大狼狗坐着,电台是放不下了,只能抱在腿上了。武炎彬把电台放在腿上,拉出天线,开始呼叫东江舰队。

    ……

    这时候,东江舰队也正在联络他们呢,马上就回答了。根据最新报显示,军昨天下午已经派出了一个师团,正在往辽南进军。估计今天中午已经过了岫岩县了。现在他们碰上的应该就是。南京分析,这个师团的目标极有可能是旅顺,目的就是俘获旅顺军港内的清军军舰。

    奉天虽然已经划给了大明,但是双方在谈判中,却对清军旅顺港内的现存舰队——两艘重巡洋舰、一艘轻巡洋舰、八艘驱逐舰——的归属,一直没谈出结果来。本和大明都想要这些军舰。

    按照本的说法,我辛辛苦苦打下了奉天省,却要双手交给你明国。整个奉天省都给你了,我自己留下几艘军舰怎么还不行?

    但是大明的说法,既然整个奉天都已经划入大明的版图,那奉天境内的所有东西自然都是大明的。也自然包括军舰。

    本的海军已经比大明海军强了,所以大明非常不愿意军再得到这三艘巡洋舰。而本也知道,明国海军虽比自己弱,但却弱得不多。现在明国海军每增加一艘军舰,哪怕是巡洋舰、驱逐舰,都会大大拉平双方的吨位差距。明国占领山东,已经得到了青岛、威海两处军港内的三艘重巡和一艘轻巡。但那是在山东,军无法染指,只能望舰兴叹。而旅顺可是在奉天,在奉天用兵的可是军,本再不愿意大明得到旅顺的军舰了。

    现在本海军已经牢牢控制住了黄海,把北清海军的航路完全封锁了。现在旅顺的清军军舰已经被堵在港内了,想开回天津都不可能了。现在旅顺军舰的归宿只有两种:要么落到本手里,要么落到南明手里。

    其实本也不太着急,反正海上已经封锁的严严实实了,奉天又是它的用兵范围,打到辽南也是早晚的事。本已经把旅顺港内的三艘巡洋舰、八艘驱逐舰看作口中了。

    而大明这几天却急得不得了,不断派人去给旅顺舰队上层人物做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外加封赏许愿,千方百计要说服旅顺舰队南下投诚大明。

    可清军旅顺舰队的几个头面人物却有自己的心思。他们想待价而沽,周旋于明、两国之间,看谁出的加码高。要说价码,肯定是大明出的高。因为海上已经被本封锁了,旅顺舰队要投降南明是很不容易的,要冒着葬大海的风险。相反,投降本却很容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