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集 粘杆处?还是东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人民卫队司令部后院,就是临时监狱,是关押、审讯那些重要嫌疑犯的地方。--凤-舞-文-学-网--书生涧.而人民卫队不管刑事案件、不管经济案件,管的都是政治案件。而大明的“政治案件”和北清的那些“政治案件”基本不是一回事,完全不涉及“思想”领域、“言论”领域,而只涉及“行动”领域,主要就是些间谍案、叛国案之类的。

    现在,在临时监狱的审讯室里,又多了一位新客人。一位容貌嫩、吓得像小白兔一样的少女。

    白晓曼被按在椅子里,边哭边瑟瑟发抖地打量着自己所处的环境。

    四壁是灰色的水泥墙,下半截刷着淡绿色的油漆,脚下是水磨石地砖。前面是铁灰色的窄门,只有一个小窗洞。在铁门的旁边,还有一扇木门,木门上包着厚厚的橡胶、皮革什么的,好象是隔音门。

    后面,只有一扇狭小的后窗,透过几根粗大的铁栅栏,可以看见后院碧绿的草坪。

    一名小女兵抱着双臂,凶神恶煞地站在后窗边,盯着她。看白晓曼可怜兮兮地望着窗外,便喝了一声:

    “看什么看!”

    一伸手,“呼啦”一下把黑色厚窗帘拉上了。房间里顿时黑了下来。

    白晓曼吓了一跳,又哭着转过头来,望着面前的女军官。

    面前摆着一张桌子,桌上摆着几份资料、一摞纸、台灯、墨水瓶、羽毛笔。一个女军官坐在桌后,是个上尉,面无表地盯着她。

    这个女上尉是个四十来岁的胖女人,也戴着人民卫队领章,面容冷酷,一副青楼老鸨子的模样,脸上的每块都散发着“小蹄子不识相的话,老娘治不死你”的感觉。

    这冷酷的胖女人伸手拧开台灯,黑暗的房间里顿时有了一个亮的角落。但是她又摆过灯罩,一下让刺目的灯光全照到白晓曼脸上。

    一瞬间,白晓曼除了雪亮的灯泡,其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她下意识地就用手去挡,但是强光后面,那个“老鸨子”拖着长长的声音说话了:

    “手……拿下来……嗯,对了,不许挡。”

    白晓曼终于“哇”地一下哭出来了。但是她并不敢放声大哭,哭了两下之后仍是哆嗦着低声抽泣,却再也不敢去挡眼前的强光了。

    “我……我要回家……”她泣不成声地哭着,“我……我要见秀秀姐……她……她说过要照顾我的……她说过不让人虐待我的……她是我男朋友的姐姐……”

    强光后面的胖女人冷笑道:

    “秀秀姐?呵呵……别想你秀秀姐了,尚秀受你和你男朋友的牵连,现在已经自难保了。别说你见不到他,现在连向小强也见不到她了。她现在呆的地方,可能比你还不如呢。……小姑娘,进到这里面,头脑一定要拎清楚。这儿不是你们家。”

    白晓曼听到这话,吓得嘴唇发青,浑颤抖个不停。

    门外走廊的尽头,突然传进来一声干嚎,叫得凄惨无比。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白晓曼再也受不了了,又“哇”地大哭起来。

    ……

    隔音门的另一边,是一间小办公室。秀秀正靠在舒适的沙发里,托着茶盏慢慢喝着,皱着黛眉,凝神听着小扩音器中的对话。

    她的两个心腹,也是原来的“蚱蜢号”姐妹,李问梅少尉、秦双儿少尉,正一左一右坐在边沙发里。一个也伸着脑袋听着,另一个低头翻着这个间谍网其他人的审讯卷宗,随时挑出重要的一张摆到秀秀面前。--凤-舞-文-学-网--

    听到白晓曼哭着说“我要见秀秀姐……她说过要照顾我的……她是我男朋友的姐姐”的时候,秀秀的眉头不皱得更紧了,“哼”了一声,一下把茶盏重重放下。

    旁边李问梅吓了一跳,赶紧把扬声器抱起来,秦双儿赶紧拿过抹布擦干桌上的茶水。

    接下来听到审问的女上尉的回答后,秀秀显得满意了些,“嗯”了一声,点点头。

    但是接下来的审讯却没什么进展。问了好几遍,白晓曼就是一个反应:又惊又吓,哭得像个小白兔,但是却一口咬定自己就是福特公司副总裁的女儿,自己就叫白晓曼。至于间谍什么的,吞吞吐吐的不知道。

    秀秀若有所思,突然伸手按了桌子上一个按钮。

    隔壁的审讯室里,那个女上尉的书桌上,一只小红灯无声无息地闪烁起来。

    女上尉威严地咳嗽了一声,做了个手势,让小女兵看好白晓曼,然后起,通过隔音门进入隔壁房间。

    她进来见了秀秀,马上收起那副威严,脸上的横也不横了,很乎地笑道:

    “尚副官!”

    秀秀毕竟军衔比她低一级,站起来笑道:

    “孙大姐,辛苦了,快坐。”

    孙上尉殷勤地靠过来,坐到秀秀对面的沙发上,听着秀秀的指示。

    秀秀沉吟着,说道:

    “孙大姐,这个间谍网一直是你们负责破获的。我一直跟着大人办事,对这具体的案子不如你们熟悉……嗯,那个周克生……就是中午从你这儿提出来、提到我家的那个小伙子,目前他是把白晓曼牵连进来的唯一口供。他和这个白晓曼……到底都是处在间谍网中的什么位置?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孙上尉赶紧说道:

    “周克生还是浦口粘杆处那份名单上的人,开战前一天的‘大清扫行动’,他就进来了。白晓曼这个间谍,是他最近新供出来的。他在间谍网里的地位很低,只是奉命去跟白晓曼见过几面,白晓曼的真名他也不知道……主要任务就是传达让白晓曼接近……嗯,接近您弟弟的指示,还有教他怎么接近,让她冒充福特公司副总裁的女儿……还有,给了她一些关于您家里的信息,主要就是您弟弟的信息,他喜欢什么,什么习惯,等等。还有……还有尚副官您的信息,您的……您的出,您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还有您母亲的信息,还有我们大人的信息……这都是帮助她更好的接接近您弟弟用的……”

    秀秀听的心中很是不悦。尤其是提到了她的出,这是秀秀最忌讳的。秀秀都能想象到,当时那些所谓的“信息”详细到了什么程度。有一种被剥光了供人观赏的羞辱感。而且是被敌人观赏。

    但是她没打断孙上尉,而是表平静地听完。

    “不要再耽搁时间了,”秀秀淡淡地说道,“她一时半会儿不会说实话的,用些手段吧。”

    “哦……好。”

    听到秀秀授意要用刑,孙上尉答应了,就要起。秀秀又叫住了她。

    “等一下,孙大姐,”秀秀犹豫了一下,说道,“嗯,她……她看上去弱不风的样子,怕是也用不着什么重的。先来点轻的吧。”

    “哦……好。”

    孙上尉打量着秀秀,心想那小姑娘说的“秀秀姐会照顾我”,怕也是所言非虚。

    秀秀一下就看出了她心中所想的。她马上说道:

    “孙大姐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我们要做好她真的是福特小姐的思想准备。毕竟她吓成这样了都没改过口。如果我们给她用了刑,万一她又是真的,那回头交涉起来我们会很被动。……所以,还是先用些小手段。”

    孙上尉半信半疑地转了一下眼珠,又笑道:

    “那……尚副官,如果担心她真的是福特公司小姐,要验证这个很容易啊,我们派人到大明福特公司那边查一下不就行了?”

    秀秀也看了她一眼,微笑道:

    “查出来,就算她就是福特公司小姐又怎么样?反正间谍案她是跑不了的。不然她堂堂的福特副总裁大小姐、美国参议员外甥女、我弟弟的女朋友,怎么见了一个周克生就吓成这样?如果她清白的话,刚才就不应该哭着要见我,而应该盛气凌人地要见律师。”

    “哦,对对,我明白了。”

    “我们不知道她的份,还可以对她用些手段。如果我们一查,真的查出来她就是福特的小姐,那我们该怎么办?用手段还是不用?”

    “嗯,不错,是这么回事。”

    秀秀也点点头,示意她可以过去了。

    孙上尉猜到秀秀有心照顾这个“弟媳”,又因为被提到出问题恼羞成怒,想给她一点小颜色什么“她可能真是福特公司小姐”,那不过是说辞。

    她转又进入了审讯室的门。

    ……

    孙上尉选了最轻的一种“小手段”,夹铅笔。

    这种小手段痛苦程度最低,不会留下什么伤痕,也最方便作。一般都算不上“用刑”这个概念,只用来对付一些意志力极差的嫌疑人。因为稍微有点意志力的,都得住。

    孙上尉坐回桌子后面,然后对那个小女兵吩咐了一句。那个小女兵马上走过来,从笔筒里拿出一支铅笔,捉住白晓曼的手,把铅笔夹在她食指和中指之间,然后握住这两根指头,稍微用力往中间一捏,同时喝道:

    “说不说?”

    白晓曼疼大叫一声,“哇”地一下大哭出来:

    “啊……痛啊……饶了我吧……我不敢了……我说……我什么都说……”

    隔壁,秀秀靠在沙发里,重新捧起茶盏喝着,听到扬声器里白晓曼的哭声,摇头微笑着,心中说道:

    子羽啊子羽……你这傻小子……我这也是够照顾这女孩的了……就这一小下而已,接下来就好了……

    但是接下来的声音,却让她一下子坐了起来,并且长大了嘴巴。

    扬声器里传出白晓曼的哭叫声:

    “……我不敢了……我被他们骗了,他们说这只是一次考试……考过了就让我进东厂,呜……”

    那边的孙上尉显然也很吃惊,马上问道:

    “什么考试?什么东厂?他们是谁?”

    白晓曼抽泣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断断续续地说出来:

    “他们说……说观察我好久了,说无线电机要专业里,就我最适合当报员,别人都不如我……他们说给我布置一次考试,考过了,毕业后……毕业后就直接进东厂,当报员……呜……”

    孙上尉紧接着问道:

    “什么考试?”

    白晓曼哭道:

    “考试……考试就是……接近叶子羽,接近秀秀姐……接近向大人……”

    “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算考过了,就不让我再干了,就给我签合同,毕业后就进大明东厂了……”

    孙上尉静了一下,然后又问道:

    “你说的‘他们’是谁?”

    “东厂的……人……人事官员……”

    隔壁的秀秀吃惊的几乎昏过去。她喃喃地说道:

    “不对……怎么会是东厂?”

    她心中说道:如果是东厂想给我们家下扣子的话……那为什么之前和她联络的是北清间谍?周克生……那可是个北清间谍,他自己也承认,浦口粘杆处的名单上,也是白纸黑字写着他的名字啊!

    ……难道是东厂的双面间谍?

    秀秀马上命令道:

    “把周克生的所有资料都给我拿过来!最重要的是他被捕前的资料!还有被捕后的所有提审记录!”

    边的两个心腹姐妹也看出问题的严重,也很是肃然,立刻起出去找了。

    果然,隔壁的孙上尉也提出了同样的疑问:

    “白晓曼,你要知道你现在说的严重。你说是东厂指使你的,那为什么你的上线却是个北清间谍?你说他是东厂的人事官员,有什么证据?你跟他到东厂去过吗?”

    白晓曼哭道:

    “没有……我也不知道……不怪我……他没带我去过……我一直以为他是东厂的人……”

    秀秀听着,松了一口气。听这意思,周克生应该不是东厂的,应该就是北清间谍。不过做的够聪明的,冒充东厂人事官到陆大去招募满脑子间谍梦的无知少女,然后勾引自己弟弟,打入自己的家庭,从此在大明高层安下一个高质量的“超级间谍”……

    但是,接下来白晓曼的哭诉又推翻了秀秀的假设:

    “……后来我觉得不对头,我觉得这不像是考试,就是让我嫁进向大人家里当间谍来着……我就害怕了,不想干了……然后他也没说什么,好几天不露面了……后来十月初一天,南京城到处抓人,然后第二天就开战了……然后接连好长时间,他都不来找我了……然后东厂又来了一个人,说我必须尽快嫁进向府,要不然就把我抓起来……我问凭什么,他说我犯了间谍罪……之前跟我接触的那个人不是人事官,是北清间谍……他还拿出了好些照片,都是我们俩接头的照片……说要是我不嫁给叶子羽,就把我抓起来,然后以间谍罪起诉判刑……还说我就算上法庭解释也没用,没人相信我编的故事……呜……”

    孙上尉愣了片刻,然后问道:

    “这些话,为什么刚进来的时候不说?”

    “我……我害怕……”

    “怕什么?”

    白晓曼抽泣道:

    “他们说……会杀了我爸爸……还有我妈妈……”

    孙上尉一怔,立刻又问:

    “那你到底是不是福特公司副总裁的小姐?”

    白晓曼大哭道:

    “是!我是!我一直说就是!呜……”

    ……

    隔壁的扬声器旁,秀秀直接呆掉了。

    难道,这就是一个怀揣着浪漫的间谍梦的、被人利用的天真的富家千金……如果是这样,那么到底是谁在利用她呢?

    粘杆处?还是东厂?

    整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