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集 南京的旗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永贵“腾”地从沙发上跳起来,转只见十四格格正从入口处走进来,脸上带着那种“十四格格式”的难以捉摸的微笑

    她摘下手帽子,递给边的侍女,又对永贵笑道:

    “怎么,永贵,这才多长时间没见,不认识了吗?”

    永贵望着眼前的十四格格,喉中紧张地滚了一下,眼睛慢慢盯她一的明军校官墨绿呢军礼服,还有在宫灯下散发着金丝绒光的人民卫队上校肩章。--凤舞文学网--

    十来个月前,眼前这个女子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和主子,现在……这十来个月中,十四格格叛逃来南明、被封公主、出任人民卫队要职、出席记者招待会……十四格格在南明和世界其他地方,已经成了名人,成了一位传奇公主,成了各种媒体和公众切追逐、谈论的对象。

    但是,在大清境内,“十四格格”这四个字,却被“强制消失”了。报纸上、广播里、文件上、会议上、以及每个人的平时说话里,一概不许出现。就连他们这些粘杆处内部的高官,偶尔悄悄地谈论“十四格格”四个字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噤声,四下确认没有被人听见,才敢小声往下说……

    永贵很清楚,这样经过几年、十几年,最多经过一代人,在大清控制的土地上,“十四格格”这四个字就彻底消失了。老一代人到死都会明智地保持沉默,年轻一代人将完全不知道有“十四格格”这么个人。“十四格格”不管是作为一个人,还是一段记忆,还是仅仅这四个字,统统将被投入“遗忘黑洞”,以前没存在过,现在没有存在,将来也不会存在。

    是的,将来也不会存在。就算将来有哪个王爷生女儿正好生到第十三个,接下来也会很默契地打住、封刀,绝对不会再去生第十四个。

    ……

    但是现在,那个被尘封了十个月的“四个字”,突然就站在自己对面,而且是有血有的一个活人,永贵一时有点接受不了。

    “你……十……十……格……”

    永贵嘴唇颤动着,努力想说出那个在北边被止的“四个字”。他完全没预料到会在南边碰到十四格格。因为在北清的高层、包括粘杆处看来,十四格格在南明被封为公主、又在人民卫队任职,对南明来说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十四格格就算在人民卫队里挂个衔,也是没什么实权。秘密谈判这种事说什么也不会把她牵扯进来。

    但现在看来,远不是这么回事。

    对永贵来说,现在甚至怎么称呼十四格格,都是个很大的问题。还有对待十四格格的态度应该怎样?是该横眉冷对?义正词严地斥责一顿?还是顺其自然、一团和气?前者的话,自己在政治上当然很安全,毕竟一上来就明确地表明了立场。但是自己是负着皇命求和来的,这样的话,也别和谈了。可要是一团和气的话,不管和谈再成功,回去后都难保不被人借题发挥,诬陷整倒。

    永贵呆呆地盯着十四格格,脑门上的汗已经“哗哗”地下来了,一时像根木桩般地立在当地。

    十四格格是从北清过来的,永贵现在脑中想的什么,她岂能猜不到?

    她看着永贵现在可怜的处境,心中竟然突然涌起了一股难言的畅快。一种透得过气、能够随意呼吸的畅快。

    十四格格到永贵对面的沙发里坐下,掏出纯银烟盒,夹出一支修长的女士烟抽了,吐出一口淡烟,笑道:

    “永贵,你很害怕?”

    永贵头上的汗流得更厉害了,脸色开始变白,喉中滚动着,想说什么,但就是说不出来。--凤-舞-文-学-网--

    “算了,永贵,”十四格格抽着烟,摇头微笑道,“你不必说,我了解你的感受。”

    她靠在沙发里,拿着烟感叹道:

    “在北边,我曾经也这么害怕过。而且比你害怕得多。在北边,没人不害怕,连你我这样的人害怕,不要说别人。掌权的太心虚了。……最心虚的就是广武本人。我告诉你,他自己整天都害怕的不得了。他太心虚了。他不敢提我。一提我就要牵出我到南边来的原因。那就要牵出六个王爷是怎么死的。就要牵出广武是怎么上位的。他就要拼命捂别人的嘴。唉,这也是大清朝廷的特有逻辑了。不让说,就等于没发生过。呵呵,鸵鸟嘛,脑袋钻进沙堆了,全也就都钻进沙堆了。”

    永贵现在是全冷汗,站在那里摇摇晃晃就要昏倒了。他喉咙滚动着,努力鼓起勇气来,准备反驳她。在北边,谁也不敢把话说到这份儿上。现在十四格格说到这份儿上了,自己要是再不厉声反驳,那要是传到北边去,自己就太危险了。

    但是,十四格格抬了抬下巴:

    “子腾。”

    “哎,哎,”肚子疼赶紧凑过来,殷勤地笑道,“下有何吩咐。”

    十四格格笑道:

    “给永贵安排个房间,一部电台,让他先跟广武请示一下,就说在南京意外遇到了本格格,为了谈判大计,应该用什么态度面对本格格。呵呵,要不然永贵连这顿饭都过不去。”

    肚子疼心领神会,笑嘻嘻地对永贵道:

    “永贵兄,请?”

    永贵这才喘过来一口气,还想再找几句话说,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但是望着笑呵呵地十四格格和肚子疼,他发现自己一句话也找不出来。他慌乱地点点头,又摇摇头,拖着虚弱地步子,踉跄地跟着肚子疼出去了。

    ……

    过了一会儿,永贵又由着肚子疼领回来了。

    现在的永贵神色轻松,谈笑风生,已经完全换了个人了。他来到刚才的休息厅,发现已经坐了好几位男女,除了十四格格外,都是“传说中”的人物:人民卫队司令向小强、人民卫队的“内掌柜”尚秀、乐平郡主郑玉璁、东厂一局副局长江美庐,甚至还有两个很刺眼的人——

    一个是刚投降南明的方城军军长惠璋!一个是前不久叛逃南明的那个坦克设计师、多罗贝勒新觉罗溥恒!十四格格和溥恒坐在一起,聊得好像很开心。

    所有人都在说笑聊天,见他进来,房间里一静。

    但是这时候的永贵已经不是刚才的永贵了。他大大方方地迈着方步进来,朝着四下团团一揖,笑道:

    “各位好,各位好,呵呵呵……”

    肚子疼笑道:

    “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北京来的谈判特使,永贵先生。粘杆处右次长永贵先生,呵呵呵……”

    然后其他人也都“呵呵”笑起来了,点头寒暄,好像来的是老朋友一样。

    永贵半眯着眼睛,看着十四格格上的明军制服,嘴角微微向上一翘,计上心来。他大步走过去,众目睽睽之下,对着十四格格一个千儿扎下去,用满语大声道:

    “阿哈永贵,恩都尔林额,额直尼显勒赫博拜密!(奴才永贵,给格格请安了!)”

    屋里立刻一静,所有人都看着十四格格。空气中多了一丝异样。

    十四格格转过头来看他一眼,点头笑道:

    “伊立(起来)!”

    然后依旧转过子,继续跟溥恒小声笑谈。

    永贵扎在地下,低着头,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他原想借着这个旗人请安,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十四格格“打回原形”呢,没想到人家大大方方的,根本不在乎。

    见他仍扎在地上,十四格格转过头来,又用京话笑道:

    “起克!”

    永贵深吸了一口气,笑嘻嘻地起来了。他上前一步,满脸堆笑道:

    “格格,这几个月您可好?属下们都想着您呐!”

    十四格格抬着头,也笑呵呵地道:

    “我也想你们啊!我走这几个月,你们都出息了,永贵你也出息了,和崇善两个把粘杆处挑起来了,呵呵呵!好好干!……那什么,过几个月我回北京看大家。”

    永贵脸上一僵,肌抽搐一下,看着十四格格笑容可掬的样子,马上就明白最后一句的意思了。

    传来一声没憋住的偷笑声。永贵飞快转过脸,看到是郑玉璁,面带微笑,正用毛巾擦拭着下巴上的茶水,然后又优雅地把毛巾放回盘子里。

    永贵又转过头来,跟十四格格呵呵笑笑,又跟旁边的溥恒点头笑笑,微微做了个请安的动作,算是意思一下,笑道:

    “哟嗬,贝勒爷,您呐好啊!”

    溥恒三十多岁,戴着眼镜,很是文质彬彬的,他虽然是十四格格的堂叔辈,但他是做学问的人,是个老实书生,只是点点头,笑了笑。

    永贵转就要离开,旁边的惠璋把他喊住了:

    “我说永大人,你这就不对了。六贝勒就算过来了,也还是咱们旗人的贝勒,也是格格家里的长辈,也姓新觉罗,你就这样请安的啊?”

    永贵一怔,转过来,盯着惠璋,心中骂道:你这个投降将军,现在拿了南明的赏钱,当了汉人的奴才,就来转过来教训我了?

    他飞快地瞥了一眼十四格格,只见她没说话,只是低着头,捧着茶盏,一下一下地拨着茶叶,轻轻吹着。而溥恒本人却颇有些尴尬,低头微笑着,轻轻扶着鼻梁上的眼镜。

    永贵顿时心中明了:惠璋现在肯定是察言观色,替十四格格以眼还眼,给自己难堪的。

    周围的几个南明权贵,也都在那里托着茶盏,微笑着“围观”。

    永贵咬着牙,重新堆出笑容,又是对着溥恒一个千儿扎下去,含糊说道:

    “给贝勒爷请安了!”

    溥恒很忠厚地摇摇手:

    “唉,起来吧,起来吧。”

    永贵心里冷笑一声,仍然不起来,只是抬起头,望着十四格格。意思是说:你溥恒算老几,让我起来我就起来了?你惠璋算老几,让我请安我就请安了?我这都是给十四格格的面子!

    十四格格看来是不打算再难为他了,轻轻喝了一口茶,放下茶盏,说道:

    “唉,起克吧。……到现在了你还那么敬重我,我得谢谢你。但是永贵你要知道,恒六叔是我的六叔。你要是敬重我的话,也得敬重我恒六叔。”

    永贵只得道:

    “嗻。”

    然后才起来了。

    ……

    重新坐下后,十四格格又笑呵呵地把这厅里每一个人,都跟永贵介绍了一遍。永贵本来以为十四格格在南明,也就是个无权无势的挂名公主呢,但看她当着这一屋子南明高层,俨然就是这些人的中心,谈吐气度根本就不像个“挂名公主”,完全就是个手握大权的实际负责人。就连她的顶头上司向小强、和那个正牌的南明郡主,对他都是笑嘻嘻的,像个大姐姐一样尊敬。

    而且,就连惠璋和溥恒这两个人,也就是溥恒格老实,显得比较内敛,惠璋可是完全没有那种降将的诚惶诚恐,谈笑间那是自然得很。

    惠璋没有穿军装,穿的是西装礼服。永贵知道他已经不是军人份了,只是个拿了50万明洋的民间阔佬而已。但是永贵不知道的是,惠璋现在已经拿到南明公民份了,现在是作为一个大明公民坐在这里。50万明洋带来的自信、大明公民份带来的安全感,这双重作用,让惠璋现在的感觉好到非常,纵然和南明的高层人士们坐在一起,也是完全放得开。

    这些满人投到南明后的境况,和永贵原先想的可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

    7:30开宴了。这个接风宴规格虽高,但是规模却很小,只有一桌,参加的就是这些人。

    十四格格俨然就是宴席上的主人,先带着大家举杯,欢迎永贵大人的到来,然后又带着大家举杯敬郑玉璁。

    “璁璁是这里的‘少东家’,”十四格格举着酒杯笑道,“永贵你知道吧,这座吴王山庄就是他们家的产业,今儿晚上这桌饭,也是他们老郑家做东,呵呵呵……”

    “啊,哈哈哈,”永贵马上举着酒杯,对郑玉璁笑道,“那咱们真得敬郡主一杯!郡主娘娘,也请代永贵谢过延平王了!哈哈哈……”

    “好说好说,款待不周……”郑玉璁言不由衷地笑着,上次的北清谈判经历,让她对这些粘杆处官员一点好感没有,“嗯,理应尽地主之宜……”

    十四格格笑道:

    “今天呢,我们一来是借璁璁家的这桌酒,为远道而来的永贵大人接风,二来也是借着这个机会,我们在南京这些旗人也在一起聚聚家常……呵呵,大家平时都很难得凑在一起的,正好永贵也来了,我就做主,把恒六叔,哦,还有惠璋也都叫来了……呵呵,璁璁啊,待会儿你吩咐下面,烤一只猪上来……你们知道吧,北京挂炉烤猪,这可是我们旗人的传统大菜……这江浙菜全是鱼,我吃得惯,恒六叔、永贵和惠璋他们可吃不惯,呵呵呵……”

    ……

    今天这一晚上,永贵可是见识了十四格格在南明的地位了。有她罩着,在南明的这些旗人也是差不了的。开战一个月来,明军对清宣传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灭清不灭满”,承诺统一中国后,实行“满汉和解”政策。但是北清的满人高层大部分都是不怎么信的。尤其是他们粘杆处,可以较全面的接触到当年入关大屠杀真实史料的满人,更是不相信,也不敢信南明会对旗人客气。这也是八旗师对明战斗力强的重要原因。

    但是现在,永贵看到了和印象中不一样的地方。虽然这只是一个小角落,也很可能是故意作戏的,但毕竟还是打破了他的一贯印象。何况,做戏的话,也做不了这么自然吧?

    ……

    第二天上午,双方谈判正式开始。

    整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