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集 明子小姐和熊田先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北清突然派密使和南明主动接触,寻求停战谈判的消息,让统帅部最高层和朱佑榕都惊讶不已。--凤-舞-文-学-网--

    因为这件事及其敏感,所以被严格控制知范围,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也就是朱佑榕、向小强、十四格格、统帅部的几个核心人员、人民卫队的几个核心人员、内阁的几个核心人员而已。知人数不超过三十个。

    南明高层总的来说,都感到很意外。因为他们都觉得北清现在还没到求和的时候。不错,虽然现在明军节节胜利,一路进,也占领了大片土地,但是最重要的中原之地,也就是山东和河南大部还没有拿下来,陕西也只是刚刚进去而已。北清仍然保持着相当大的战略纵深,最主要的兵源基地、工业基地、产粮基地、能源基地、赋税基地、铁路网等等还在手里,也就是说战争能力基本未受到致命打击。

    原来南明高层也想过北清会求和,但是那至少得是中原大战清军惨败、明军完全占领河以南之后。说真的,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北清不向南明求和,南明恐怕也得主动向北清劝降了。那时候,明军左右两路进攻顶点差不多都到了,冬天也到了,已经到手的大片地方也该消化一下了,北伐战争的保守胜利线也达到了,再往下打就比较吃力了。正好北清看到败局已定,也该接受现实、寻求议和了。那个时候,双方谈判停战应该是顺理成章的。

    但是现在,北清求和似乎“求”得太早了些。

    现在的局势是:

    在东部,仍是一片可怕的沉寂,明军和清军的主力双双对峙,双方的精兵强将都在这里,明军的五个装甲师也全在这里。清军中原兵团夜修筑阵地,明军右路集团军群也在囤积物资,一场大战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之所以还没爆发,就是明军故意把主力囤在这里,给北清造成一种“利剑悬在头上”的效果,好让左路明军顺利进攻豫西和关中,让清军中原兵团不敢动弹,眼睁睁不敢去增援,否则就会把后背露给明军主力,导致大溃败。

    在西部,双方都在抢占山西。明军从南边进山西,清军从北边进山西。明军机动力强,但是要过河,目前只有一条浮桥,成为影响进军速度的“瓶颈”。而且山西虽然空虚,但毕竟是清军控制区,明军总得时不时停下来仗。而清军完全是在自己控制区内行军,一路畅通无阻。太行山纵队势力还没到北边大同那一带。清军抢下三分之一个山西总是没问题。

    现在,一边是大战在即,一边是都在抢地盘,玩“看谁手快”的游戏。盅子还没揭开,这种时候一方突然提出和谈,另一方肯定怀疑。

    现在南明这二十几个知者,从沈荣轩到张照先,再到向小强,大多数人都认为很明显,北清这是缓兵之计,想争取时间的。

    但是应对措施大家也很统一,就是不排斥谈判。但是在谈判期间,还是该怎么打怎么打,不能让谈判把战争进程耽误了。北清如果要求先停火再谈,那肯定就是缓兵之计,大明不必理睬就是。--凤舞文学网--如果北清能接受边打边谈,那就说明不是缓兵之计,那就可以考虑认真谈一谈了。反正现阶段的重点还是抢占山西,在占领山西之前,东部战场不会有什么大的动作,不会有影响谈判的大决战。

    ……

    27下午,东京上野公园。

    这是东京历史最悠久、最美丽的公园之一。苍松翠柏中,西乡隆盛的铜像若隐若现。西方的远处,在偏西的斜阳中,依稀能看见富士山的雄伟姿。

    环着公园的池沼上,天鹅水鸟悠闲地游弋,岸上一对对侣在小径上散步,相互依偎着偶偶细语。男的一般都是穿着西装,有的穿着军装。女的着和服,挽着传统发髻,低眉顺眼地略落后人半步,和服下小碎步“滴滴答答”跟进。

    还有一些青年学生,穿着深蓝色学生装,戴着学生帽,三五成群地散落在岸上草坪间,抱着画板在写生。在远处的樱花树下,一个青年陆军下级军官坐在树下,边一个水手装的漂亮女学生,含羞依偎着他,两人在说着甜蜜的话。那女孩不时咯咯笑着,满面通红,轻轻打他一下,小声发出“呀达……”的声音。

    不时有一个背着木箱子、额头缠着白布的小贩,一边跑着一边用滑稽的腔调吆喝着,兜售各种零食:豆包、羊羹、麦芽糖、小鱼干、以及一两种清酒。学生们吃不起,而那些年轻军官则总是很潇洒地一招手,叫过小贩,给自己的心上人买零食吃。

    湖边草地上那些男学生们一边写生,一边不时地看那些年轻军官,相互嘀咕嬉笑几声,都又是羡慕又是嫉妒。都大不了几岁,看看人家。我们高中毕业也要考军校。

    现在世道变了,在大本,军人越来越吃香了。就连把马子,也总是被那些青年军官把去了最好的。

    湖中,两三条小船悠闲地划着,和那些天鹅水鸟们颇为相安无事。船上也都是一对对的年轻侣。上野公园,几乎成了年轻恋人们的圣地。

    ……

    其中的一条小船上也是一对青年男女,两人中间放着给养食物,一瓶清酒。男子西装礼帽,一边划着桨,一边伸着脑袋,和自己对面的少女说话。少女着学生装,也是高中生的模样,很贤淑地端坐着,听男子说话,不时伸筷子夹起东西吃。

    “呼……所以……我们皇上说……”男子一边划桨,一边气喘吁吁道,“……呼……请大明给个面子……呼……退出山西……大清……必有重谢……呼呼……”

    女学生放下筷子,淡淡地说道:

    “说来说去,重谢到底是什么?……也不是我为难你,现在贵方明显是缓兵之计,这连三岁孩子也骗不过。不要说南京,就是我自己,也觉得你们这个先停火的要求不实际。不但过分,还是非分之想。”

    “呼……明子小姐……”男子累得不行了,停下双臂,喘着气说道,“你误会了……怎么会是缓兵之计呢?我们是说,双方同时停止前进,不是要求你们单方面停止前进。小姐你看啊,现在东部战场本来就是静止的是吧?这个咱们没有异议,可暂且不论。西部战场,还有什么?不就是两边都在抢山西么?我们皇上的意思是说,两边都先停下来,别往中间走了,保持各自的占领区,中间的真空地带呢,就让它真空着,先谈判再说……”

    “喂喂,熊田先生,”女学生打断他,扬了一下下巴,“往那边划划,人家的船过来了。”

    “啊?啊,好,好……呼……”

    男子还没歇过来呢,听到命令,又忙不迭地握起双桨,加劲儿往远处划去,避开了另一条靠近的小船。

    两人都是中国人,说的都是汉语,但是都不知对方的真实份,都还是称呼对方的语化名。

    “那……呼……明子小姐……”熊田先生边划船边气喘吁吁地问道,“刚才说……说到哪儿了?呼呼……”

    “真空地带。”

    “嗯……对,对……”熊田先生好容易又把船划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揉着膀子说道,“中间的……呼……真空地带,就先让它这么真空着,咱们两边谈判。谈好了,那就没啥问题了,该怎么划分怎么划分。万一谈不好,你们大明不满意,咱们便重新打过……也不迟……呵呵,在哪儿停的,在哪儿打就是。贵军反正是机动力强过我们,抢地盘不吃亏,呵呵呵……”

    “嗯。”

    明子小姐点点头,也不说话,只是用筷子夹起零食,边吃边听。

    “啊,吃,吃,别客气,呵呵……”熊田先生连忙让着,又满脸堆笑吞吐地道,“那……明子小姐,你们那边有什么条件?这个……也说说啊……”

    明子小姐吃着零食,说道:

    “是你们要谈判,又不是我们要谈判,我们哪有什么条件。”

    熊田先生一愣,马上又笑道:

    “也是,也是……嗯,要不,明子小姐先给南京汇报一下,请贵方准备好条件,尽快派代表来本谈判?呵呵……我这也是没办法,战势不等人啊……”

    明子小姐把筷子一放,抬头瞪眼道:

    “不行!南京说了,你们想谈判的话,派代表来大明。在本谈什么谈。”

    熊田先生又是一愣,随即苦笑着,点点头:

    “这……好好,我给上边汇报一下再说吧……唉,估计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诚意嘛,大家诚意才是最重要的……”

    明子小姐拿起小竹筐里的巾擦擦嘴,说道:

    “几点了?”

    熊田先生赶忙掏出怀表,看了说道:

    “快五点了,呵呵,还差五分。”

    “嗯,”明子小姐把巾扔回小筐内,命令道,“好了,送我上岸吧。”

    熊田一怔,笑道:

    “明子小姐,那……今天就到这里了么?”

    “嗯?那你还想怎么样。”

    熊田吓了一跳,连忙摆双手道:

    “啊!没……没想怎么样……那,呵呵,明子小姐,我送你上岸……那,什么时候能有结果?我怎么再联系你?”

    明子小姐说道:

    “我来联系你。我回去报告,快的话今晚就会有结果。把你的电话号码抄给我。”

    “我的电话号码?”熊田面露难色,犹豫道,“这……?嗯……”

    “我说你担心什么?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还会去跟本人举报你吗?我是小虾米,能让你和我接头,说明你也是小虾米。我们两个小虾米互相举报,有意思吗?”

    熊田脸上一红,讪讪地笑着,还是没动弹。

    明子小姐拉下脸:

    “好了,那送我上岸吧,算了,不谈了,吹了。”

    “哎哎哎……”熊田吓坏了,赶快掏出小本子,刷刷写下一行号码,递给她,“就是这个号……这不是我房间的,不过请楼下的欧巴桑叫一声就行了……”

    “行了,”明子小姐一把抢过来,装进裙袋里,说道,“晚上在房间里呆着,哪儿也别去。我回去向上边报告,可能给你打电话。”

    “呵呵……”熊田凑着笑,没话找话,“晚上和南京联系的时候小心点,这两天本人的侦听车转悠得勤,主要在京、千代田那一带转悠,明子小姐要小心啊……”

    明子小姐耳朵很敏感地动了动,抬头愠道:

    “没有你这么试探的。我住哪一带关你什么事?我是不是直接跟南京联系,也关你什么事?”

    熊田的花招被识破,窘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讪笑着:

    “呵呵……明子小姐,你误会了,误会了……我没有探听贵上的意思……呵呵……你看,我是直接跟联系的,所以也就以为你是直接跟南京联系的……你看,我误会了……”

    明子小姐“咦”了一声,不气反笑:

    “我说,熊田君,你是打算要把真相探听到底是吧?……唉,我的直接老板是谁就不能说了。你实在好奇,我只能告诉你,我们的总老板是十四格格。”

    熊田一愣,随即讪笑着:

    “还真是巧啊……我以前的总老板也是十四格格……你看,我们还是一个老板的……呵呵,巧了,巧了……呵呵呵……”

    ……

    当天晚上七点多钟,人民卫队驻间谍“明子小姐”发回南京了密电,把初步接触的结果报告给了南京。向小强拍板,让“明子小姐”告诉“熊田先生”,下面明军仍会该怎么打怎么打,北清想快点谈判呢,就抓紧派正式代表到南京来。而且要求,级别一定要高,要能最大程度的代表广武,不能派个小虾米来,一会儿发电报请示、一会儿发电报请示的。

    晚上八点多钟,明子小姐和熊田先生又出去谈了一次“恋”,两人手挽手地在东京夜市上逛了一圈。

    当天夜里,一串加密电波从东京飞回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